首辅娇娘 第971章 教父

小说:首辅娇娘 作者:偏方方 更新时间:2021-10-22 13: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顾娇与萧珩被迎面灌来的冷风吹得腮帮子鼓起,一转弯,脸颊都变型。

  可是二人毫无办法,他们要么闭嘴,要么张嘴被吹成两只面无表情的悲伤蛙。

  龙一想夹顾娇很久了。

  顾娇怀孕了,不能夹。

  顾娇生宝宝了,不能夹。

  顾娇坐月子了,还是不能夹。

  现在可以夹啦!

  萧珩是附带的,夹一送一。

  岛上的渔民正在处理鲜活的海鱼。

  咻!

  一道残影自头顶闪过去了!

  渔民们面面相觑。

  不知过了多久,咻!那道残影又自他们头顶闪过去了!

  顾娇黑着脸要炸毛了。

  你已经绕岛两圈了!

  绕完三圈,天彻底黑了,龙一才意犹未尽地将二人放了下来。

  而另一边,常璟早看见了在岛上施展轻功飞来飞去的龙一,知道自己人来了,忙去渡口将其余三人也接入了暗夜门。

  常璟是认识了尘与清风道长的,他们三人曾一起在边关打过仗,后面了尘还在昭都住了一段日子,与宣平侯府颇有来往。

  他唯一不认识的是人风无修。

  “我弟弟。”清风道长介绍。

  话音刚落,二人便瞧见一旁的风无修拉着了尘的袖子,一边吸溜口水,一边说:“哥,我方才看见岛上有野鸡,晚上咱们吃鸡!”

  常璟:“……”

  清风道长:“……”

  ……

  暗夜门其实也有内外门之分,但全都在岛屿上,成为暗夜门弟子的流程是先拜入外门,经过刻苦训练、层层筛选,才有资格进入内门。

  内门弟子能享受暗夜门最厉害的武功秘籍与心法,也能得到更丰富的丹药资源。

  别看常璟是少门主,然而他也是从外门一步步练到内门的,包括他的七位姐姐也是如此。

  顾娇与萧珩是家人,不是江湖上的访客,因此常璟与龙一直接把人带回了他们的住处。

  值得一提的是,龙一在岛上也有自己的住处,甚至比常璟的更大哟。

  龙一想向小主人与顾娇展示自己的地盘,但是要先见常坤,这是礼貌。

  花厅中,一行五人见到了常坤与常家七千金。

  了尘、萧珩、顾娇与常坤是旧时了,清风道长与风无修是生面孔。

  大小姐:“七妹,那个道士很帅。”

  二小姐:“我觉得和尚更帅。”

  三小姐:“道士身边的小帅哥好奶,看上去真乖,七妹,就他了吧?”

  四小姐:“是呀是呀,别想那个叫叶青的了!他要守孝三年,三年后,你都快三十了!”

  七小姐常玉忍无可忍地咬牙道:“什么啊!你们怎么总是把我说大那么多岁!我今年才二十一!”

  “二十二,昨天过的生辰。”常六小姐严谨补刀,“虚岁二十三。”

  一直沉默的五小姐喃喃开了口:“你们有没有觉得,最好看的是小丫头身边的那个男人?”

  几人齐刷刷地看向了牵着顾娇的手走进花厅的萧珩。

  他们赶了这么久的路,每个人的形容都很狼狈,但几乎并不影响他们的年轻俊美。

  萧珩不一样。

  他身上有一股有别于其余几人的气场。

  七姐妹说不上来的那种。

  二小姐若有所思道:“他看上去不会武功,但他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慑。”

  常玉说:“小丫头漂亮!”

  常璟来到双方中间,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爹。”

  主要是介绍给风家兄弟。

  清风道长拱手:“白云观清风,见过常门主。这位是我弟弟,风无修。”

  常坤笑道:“清风道长,久仰大名。”又看了眼风无修,年龄合适,模样也俊,他眼睛发亮,“风少侠,久仰久仰。”

  风无修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个无名小卒而已,常坤说的是客套话。

  他客气地行了个晚辈的礼:“常门主。”

  常坤很满意。

  常璟又走到几位姐姐面前,这回是向五个人介绍:“我大姐常瑛,二姐常玲,三姐常芸,四姐常绣,五姐常颖,六姐常珺,七姐常玉。”

  常瑛的年龄比信阳公主小不了多少,常玲、常芸也都是三十多岁。

  她们看上去很年轻,身上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正义之气与江湖侠气。

  顾娇感觉自己碰到了现实中的七仙女,美轮美奂,风姿各异,还全都武艺高强,本事了得。

  常璟接着介绍:“昭都小侯爷萧珩,黑风骑统帅顾娇,他们成亲了。”

  一般在人在介绍女子时,倘若未婚便是哪家哪家的千金,倘若已婚便是谁谁谁的妻。

  常璟并不这样。

  他记得信阳公主和玉瑾姑姑说过,每个女人都应该先是她自己,之后才是别人的妻。

  夜里,六位姐夫也过来了。

  常坤家风很好,七位千金性情豪爽,语直率,姐夫们也非勾心斗角之人,大家相处起来没有包袱。

  晚饭是暗夜岛最高规格的待客方式全鱼宴。

  主要食材是渔民们捕捞的海鱼、海虾与海蟹,烹饪方法上并不像顾娇前世的全鱼宴那般复杂,而是以烤鱼、酱腌、熬汤、生鲜为主,最大程度上保留了食材的原汁原味与鲜美。

  风无修吃得停不下来。

  他像极了一只进食的小胖松鼠:“我第一知道鱼还可以生吃,而且一点都不腥!”

  “酱蟹更好吃。”常璟说。

  风无修起先有些不敢尝试,可生鱼片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他拿了一片沾满了红油辣酱的蟹块儿,闭着眼一口咬下去!

  晶莹剔透的蟹肉混着咸嫩多汁的蟹黄,一下子在嘴里爆开,所有的味蕾都被激发了。

  蟹块儿用酒去了腥,又以秘制酱料腌制,咸味儿恰到好处,又辣又甜。

  啊啊啊!

  好吃!

  了尘委实有些吃不惯生食,难得与清风道长口味一致了一次。

  顾娇每样都尝了一点,她最喜欢鱼汤,很鲜美。

  顾娇本以为萧珩在昭国长大,会不习惯桌上的生食,哪知他比龙一还吃得惯。

  一顿饭过后,常璟带了尘与清风道长、风无修回到为他们安排的院长歇息,顾娇与萧珩则留下来,与常坤说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第一任岛主可能是我认识的故人,我想要去看看他。”顾娇说得很委婉。

  第一任岛主去世时,顾娇根本没出生,从年龄上看他俩是不可能有所交集的。

  可常坤在第一任岛主身上见证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他不敢再拿常理去推断一切与他有关系的人和事。

  常坤道:“我冒昧地问一句,你和他……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吗?”

  他知道第一任岛主是来自异世,而顾娇既然说与他是旧时,那可能也是异世之人。

  “是。”顾娇坦白承认。

  她如此干脆,倒叫常坤愣了下。

  常坤笑着道:“老实说,关于你的事,第一任岛主的事,我其实都充满了好奇。”

  顾娇道:“你想听的话,我可以说给你听。只是三两语说不清,我可能要在岛上多叨扰几日。”

  常坤忙道:“怎么会是叨扰呢?你是第一任岛主的朋友,那便是我们暗夜门的贵客,暗夜门永远为你敞开,你想住多久都可以,我求之不得。”

  他是真心话。

  顾娇点头:“好。”

  “我先带你去第一任岛主。”

  常坤将二人带去了暗夜门的禁地,其实就在常家的后山,后山的前半段是可以任意进入的,后半段以第一任岛主刻下的碑为界,非历任岛主不得擅入。

  就连常璟亦不曾进去过。

  龙一例外,因为他原本就住在禁地。

  路过那个界碑时,顾娇抬手轻轻地抚了抚,她似乎感受到教父的气息了。

  萧珩将她的怅然尽收眼底,心里再一次打翻了醋坛子。

  什么嘛,这么久了还念念不忘?

  到底谁才是你心里最重要的男人?

  萧珩黑着脸,跟在常坤与顾娇身后进了一座宽大的院落。

  常坤说道:“这里是第一任岛主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龙一也住在这里。”

  想到什么,顾娇问:“龙一小时候叫什么名字?”

  常坤看向身后的龙一,龙一两眼望天。

  常坤清了清嗓子,说:“萌萌。”

  顾娇:“……”

  龙一带二人参观院落的每一间屋子,萧珩不想参观,他为什么要看那个男人的东西?

  他坐在院子里与常坤喝茶。

  顾娇先去了教父的书房,发现了不少教父留下的笔迹,大多数在这个时空的见闻。

  再就是一些数学公式,推理她当初留下的坐标位置。

  顾娇看着熟悉的笔迹,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说的惆怅:“教父怎么知道我来过这里,还留下了坐标?我的记忆里究竟缺失了什么?”

  “这个书房应该不是教父真正的书房,他从不会将自己的秘密彻底暴露给别人。龙一,还有别的地方吗?”

  龙一想了想,将顾娇带去了一间密室,他指了指墙壁上的一处凹槽,说:“进不去。”

  这个凹槽与国师殿手术室的凹槽一样。

  难道这里就是教父留下的空间坐标?

  顾娇在心里默念小药箱。

  小药箱不出现。

  顾娇走出后山,走回自己与萧珩的厢房,黑着脸把桌上的小药箱抱了过来。

  她嘀咕道:“非要人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