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叶慕晴 第120章 坑杀

小说:林霄叶慕晴 作者:豌豆君 更新时间:2021-10-04 14:54: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雨继续下着,即便到了早上八点多,天还是跟晚上一样黑。

  此刻,墓园之中几十个黑色的身影出现。

  周然跟他老婆孩子,三代之内,全部被带到了这里。

  时隔多年,林霄终于来到了父母的坟前,看着墓碑上双亲的黑白照片,他的心被狠狠的揪了起来。

  八年前林氏也是江城豪门大族,他作为林氏的少爷享受着所有人都艳羡的生活。

  严肃、睿智的父亲总是像坐高山挡在他的身前。

  慈爱、温柔的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唠唠叨叨,念叨着他和慕晴的婚事。

  他被保护了起来,保护地很好,每天无忧无虑,看尽这世间的美好,如此成长他的一生都将是一片坦途。

  可惜,一场有预谋的车祸改变了林霄的生活轨迹,从离开江城的那一刻开始,林霄将这世间的苦吃了个遍。

  早已不再是那个内向腼腆、纯粹的少年。

  他低着头眼眶红的厉害,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双亲的墓碑之前,两行清泪从他眼眶滑落,可是,他嘴角却努力的扬起。

  “爸、妈,儿子不孝,来晚了!”

  林霄对着墓碑重重的可了几个响头,脊梁笔直:“爸、妈,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今日,儿子便用这周家人的命,在告慰你们在天之灵!”

  淅淅沥沥的小雨,墓地中阴森的氛围,雨后带着一丝腐烂的气味以及林霄口中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每一个要素都在冲击着周然的肾上腺素。

  面对死亡,周然脸色惨白到了极点,哆哆嗦嗦说:“林霄,我们有话好好说!”

  “我知道错了!我们周家知道错了,当年是我找人撞死你爸妈,这一切都怪我!”

  “放过我,放过我的家人!”

  林霄站起身攒紧了拳头,眼神冷冽的似是能够冻结这世间万物:“放过你!你当年可曾给过我父母机会,放过他们!”

  “那些被你周家欺辱至死的人,你们可曾给过他们机会?”

  “跪下!”

  他抬起一脚直接踢碎了周然的膝盖,人扑通跪下。

  林霄扫视一周,指着周家众人说道:“都给我跪下!”

  那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压,一瞬间所有人眼前的景色变成了黑白,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墓碑面前。

  “磕头!”

  林霄按住周然的脑袋,砰的一声撞在地上,其余的周家族人也全都被人摁在地上。

  “再磕!”

  林霄再次按下。

  “再来!”

  “给我爸妈认错!”

  林霄几近疯狂,一遍一遍按住这些人的脑袋朝着地上猛烈地磕下去,每个人的额头上都鲜血淋漓。

  无论这些人如何惨叫,如何求饶,林霄的心冰冷的不曾有一丝动摇。

  为了今天他足足隐忍了八年,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父母的死必须有人要付出血的代价。

  “周然,八年前你可曾想过有今天!”

  林霄怒喝道:“你该死么?”

  周然磕的满脸都是鲜血,他恐惧至极:“你到底想如何!我周家上下已经全部过来道歉,你该知足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通天的手段,但是你得知道,我周家不过是一条被人家用完就扔的老狗!”

  “周战的身后更是你无法想象的庞大组织,若是周家亡了,背后之人绝对不会放过你!”

  林霄狂笑,死到临头居然还在威胁:“血月,还有你周家背后之人,我必清算!”

  他伸出一指,指向父母坟前不远处的一处深坑,说道:“而那里便是你周家的葬身之地!”

  周然抬眼望去,额头上的血水早已模糊了视线,隐隐约约看到那深坑仿佛怪物一般,正张着血盆大口,凝视着周家众人。

  他顾不得头上疼痛,双手撑地就要向后退去,嘴里大喊道:“不!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不只是周然如此,其他周家众人一个个都哭天抢地,惨叫声不止,可惜任凭他们多么卖力的哭喊,都没有任何回应。

  罪孽深重的家族,死一千次,一万次都无法清偿自己的罪孽。

  周成龙面无表情地将周家人一个个推入到深坑当中,任由着他们呼喊。

  心中没有一丝怜悯,周家人仗着自己的家世,视人命如草芥,一个个无恶不作,丧心病狂,根本不配为人。

  他看向周然,看向这位周家家主,眼神阴寒,下一个就到周然了。

  周然呆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亲戚、族人一个个带个惨叫被扔进了深坑,胃里只觉得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完之后嘴角还挂着口水。

  他木讷地抬起头看向林霄,疯狂的呼喊道:“死了!都死了!哈哈!”

  而后,猛地一把抓住林霄裤腿,面露狰狞之色:“林霄你放过我,放过我!”

  他指向那堆满周家人的巨坑,哀求道:“他们已经足够给你父母偿命了,不差我一个!你原谅我,原谅我,我给你当狗!”

  “我绝对是你最忠诚的狗!”

  林霄冷眼望着他:“原谅你?去跟我爸妈说,看他们给不给你机会,而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们!”

  他说完抬起一脚,砰的一声将周然踢进了巨坑当中。

  “坑杀!一个不留!”

  “是!”

  说完,林霄大步墓园外走去,耳中传来的是填土的沙沙声以及周家人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清晨墓园中薄雾慢慢消散,林霄抬起头呆呆的望向蒙蒙亮的天空,雨已经停了,东方开始露出鱼肚白。

  周家只是开始,绝对不是结束。

  无论是周战身后的血月,还是周然口中所谓通天的势力,都萦绕在林霄的心头。

  从小到大,他眼中的父母从不与人交恶,到底是怎样的势力,一定要致他们于死地呢?!

  就这样想着,林霄朝着墓园大门走去,刚刚来到门口,林霄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便是秦武。

  秦武脚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看样子已经没了生气。

  “大哥!”

  秦武长长吸了一口烟,指着地上的黑衣人说道:“狗日的,这小子在山里面跟猴子一样!”

  “具体说说,什么情况?”林霄问道。

  “抓了一个,跑了一个,他娘的!”

  秦武说着郁闷地将烟头扔在地上,用力的踩了一脚,指着地上尸体说道:“狙击手有两个!”

  “两个?!”林霄一惊。

  “对!”

  秦武继续说道:“开始我进山之后,按照你给我的狙击点去找,一开始就发现了这小子,然后我们就干起来了!狗日的,这小子是真能跑啊!足足追了这狗日的半座山!”

  “本来就快解决了,结果半路杀出了带面具的小子,看他鬼鬼祟祟,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想着顺手干掉拉倒!结果没想到,面具小子很厉害,跟我还打了几个回合,后来两人开始联合起来打我一个!”

  “一个放冷枪,一个近身,着实废了我点功夫,最后那面具小子跑了!他娘的!”

  “你的意思是有两拨人?”林霄皱起了眉头。

  “对!面具小子缠着我的时候,地上这个准备跑的,后来两人才一起动的手!”秦武说着还心有余悸。

  林霄想了想,又问道:“是不是用的八五式狙击步枪?”

  秦武一愣,点头道:“老大,你怎么知道?厉害啊!”

  他一指地面躺着的黑衣人:“狗日的不知道在哪搞的警用狙击,路子挺野啊!”

  听完了秦武的话,林霄沉默了,看来想要他的命可不止周家一个,这还是在自己的身份没暴露的情况下,要是真的将身份亮出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找上门。

  “老大,咱们现在怎么办?”

  秦武眉头紧蹙,即便是他也感觉到了危机感:“查下去?”

  “这还用查么?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林霄伸了个懒腰,拍了拍秦武的肩膀,眼神悠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