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叶慕晴 第530章 一辈子

小说:林霄叶慕晴 作者:豌豆君 更新时间:2021-10-04 14:54: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目所能及之处,几十辆军绿色的摩托车突然出现在两女的眼前。

  摩托车上涂了各种各样的颜色,看起来有一丝呆萌的感觉。

  叶慕晴忍俊不禁:“看来人家还是很懂女孩子的浪漫。”

  “不过,我看这架势应该不是想见见我跟你哥,应该是想跟你求婚吧?”

  王楚楚捂嘴一笑,好奇地问道:“那要是有人这样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不会!”

  叶慕晴直截了当:“又是飞机,又是摩托,太吓人了。”

  “我想象中的求婚,应该更加平静,温馨,有蓝天,有花海,有我们。”

  她的话刚刚说完,汽车开进了戍卫军的大营,江宁十分绅士的拉开车门,两女走了下来。

  突然,不远处传出一声嘹亮的集结号声。

  “全体都有,正步走!”

  “一!二!一!”

  “一!二!一!”

  “一!二!一!”

  ......

  面前穿着礼服的人整齐划一,从四面八方向着叶慕晴和王楚楚走了过去。

  哒!哒!哒!哒!

  整齐的脚步声,振聋发聩,好似能够将地板都跺碎一般。

  声势浩大,一眼望不到头。

  叶慕晴的眼睛瞪得老大,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心脏怦怦直跳。

  “楚楚,我......”

  似乎自己应该离开了,毕竟主角不是自己。

  可是这个时候,叶慕晴才发现,早已经没有了王楚楚的踪影。

  哒!哒!

  整齐站定声之后,所有战士在距离叶慕晴一米的位置停下了。

  叶慕晴提线木偶一般,呆立当场,原本口齿伶俐的她,这一刻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从前有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因为父辈的关系,他们从小青梅竹马。”

  “小男孩是富家小少爷但生性木讷,不善言辞,常常被人欺负。从小到大,小女孩总会第一时间站在小男孩面前。”

  “对于小男孩来说,小女孩不就像是天使一样,给他的生命带来的光。长大之后,女孩对男孩说:我们结婚吧,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你了。”

  叶慕晴一怔,身体微微颤抖,眼中的泪水打转,却有捂着嘴笑了起来。

  因为第一次表白就是叶慕晴自己主动的,那时候的林霄就是块木头。

  “男孩真的很开心,他们定下婚约,男孩兴奋地几天几晚没睡好觉。”

  “他一直在想女孩穿上婚纱的样子。”

  “天意弄人,一次意外,小男孩失去了所有,家人,朋友,亲人,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小子。”

  “他离开了江城,他参军入伍,在部队获得了新生。”

  那声音越来越近,叶慕晴泪眼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在旗杆下,兀地出现一人,他剑眉星美,英姿勃发,身上的戎装笔挺,同样手中也捧着一束玫瑰,好似一杆标枪一般直直地插在地面上,剑指苍穹。

  他便是林霄。

  “我半生富贵,半生漂泊,半生战火,从始至终,让我走到现在的理由,从来只有一个你。”

  林霄对着叶慕晴在旗帜下,单膝下跪。

  “慕晴,往后余生,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看吗?”

  咚!咚!咚!咚!

  所有的人单膝下跪,高声喊道:“嫁给林戍卫长,成为我们的嫂子吧!”

  “嫁给林戍卫长,成为我们的嫂子吧!”

  “嫁给林戍卫长,成为我们的嫂子吧!”

  “嫁给林戍卫长,成为我们的嫂子吧!”

  ......

  属于军人铁血的浪漫,军嫂是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光荣的称呼。

  正是无数的军嫂在背后默默的付出才能让他们安心保家卫国。

  也正是,叶慕晴的坚守和等待,才让林霄成为了现在华夏少将!

  诚如林霄所言军队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也将最重要的誓言放在了旗帜之下。

  那是对于叶慕晴最庄严的承诺!

  叶慕晴的情绪有些失控了,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想哭,又想笑。

  从前想不明白的很多事情,在这一刻豁然开朗。

  原来他是林戍卫长啊,一方封疆大吏,怪不得所有人都对他如此敬重。

  也怪不得那天电视中的那一道“我是江城戍卫长林霄。”那么的亲切和熟悉。

  叶慕晴朝着前方走去,她快走两步,又是两步,然后,一只手提着裙子,跑到林霄身边。

  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林霄,故作生气的扭过头:“你骗了我好久,林戍卫长!”

  “对不起,慕晴。”

  “光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骗我这么久,还想让我答应你?”叶慕晴插着腰,一副这事情过不去的样子。

  “只要你答应,任打任骂认罚,我都认。”林霄急忙道。

  “那就认罚吧。”叶慕晴把林霄拉了起来,一把扑倒了林霄的怀中,“罚你宠我一辈子!”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欢呼雀跃,将手中的花朵高高抛起,碧蓝天空之下,下了一场醉人的花雨。

  叶文将张梅紧紧搂在怀里,心中无限的感慨,在知道林霄原来是省城戍卫长之后,心中更是涌起无限的苦涩。

  “你说林霄是吃了多少苦才走上这个位置,我一想到我就.......”

  张梅心软,一个木讷内向的孩子到底是吃了多少苦,才能在八年的时间走到这个位置。

  叶文默不作声,心中却是明白,哪怕是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

  叶琳儿趴在宋雨时怀中嚎啕大哭。

  “我姐跟姐夫太不容易了,呜呜呜呜呜。”

  “雨时,呜呜呜,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叫我姐夫弄死你,呜呜呜!”

  少女时期最见不得这种感动,现在叶琳儿已经开始捉摸到时候宋雨时该怎么跟自己求婚了。

  宋雨时表情凝重,从怀中掏出一个钱包递给了张灵玉,小声道:“老张,老子的青春结束了,未来就交给你了。这是我攒了二十多年的全部积蓄。”

  “钱?!”

  “比钱更加珍贵,现在是你的了。”

  宋雨时淡淡道:“从现在起,我要做一个五好青年。”

  张灵玉接过钱包打开一看,足足超过二十多家会所的高级会员,甚至其中还有几张黑卡会员。

  “厉害!”他不由地感慨道。

  “偷偷去的时候,记得跟我描述下过程,让我有点参与感。”

  张灵玉:“???”

  与林霄这边的感动,温馨的氛围不同,现在整个肖家笼罩在悲伤的氛围中。

  肖乐山抱着肖春燕的黑白照片,那张饱经沧桑的老脸上写满了悲伤,一夜之间好似苍老了几十岁,头发上的白发越来越多,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怎么能不痛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