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叶慕晴 第531章 给你个痛快

小说:林霄叶慕晴 作者:豌豆君 更新时间:2021-10-04 14:54: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他得知自己的女儿被杀的消息之后,足足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几个小时。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近五个小时的时间,肖乐山的书房紧锁,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也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肖乐山一共有两儿一女,不像其他大家族那般重男轻女,他将肖春燕看做自己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事事顺着她,只要是肖春燕想做的事情,肖乐山从来不会刻意的阻止。

  无论是她的婚姻,人生,只要肖春燕喜欢,肖乐山都依着她的性子。

  而现在,肖春燕死了,不是得了病死的,而是被人杀死的。

  杀死他的那个男人,看不出有任何的背景和势力,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

  居然敢到万州,敢杀到肖家,敢干掉他肖乐山的女儿。

  肖乐山怒不可遏,像极了一头发狂的狮子,愤怒,憎恨,怨毒.......

  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化作两个字:报仇!

  书房门口,站着肖春燕的两个儿子。

  二儿子肖雄,三儿子肖亮。他们两个掌控着肖家百分之八十的生意。

  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两兄弟都颇有名气。

  万州肖家能够在万州稳如泰山,他们兄弟两功不可没。

  肖雄前段时间去了一趟米国,为了肖家那个准备已久的大计划,虽然没有得到国外大资本的支持,但是,很幸运的从米国请回了一位高手。

  此时此刻,两兄弟都面若寒霜,肖春燕的死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挑战,巨大的打击。

  “把刘奎给我叫过来。”

  书房内传来了肖乐山的声音,阴沉而且沙哑。

  刘奎负责肖家的情报工作,此时的他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进去吧。”

  肖亮不断地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淡淡说道。

  刘奎早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跪在地上丝毫不敢动弹,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闯了弥天大祸,要是真的走进去,怕是出不来了。

  “三少爷,救......救我......”

  刘奎哆哆嗦嗦地说道,看着肖亮一阵哀求:“三少爷,我可是你的人.....”

  他话说到一半,肖雄直接一脚踹到了刘奎的肚子上。

  “你他吗的还知道跟我三弟的,我大姐找你办事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三少?”

  旁边的肖雄暴跳如雷,顺手拿起一个花瓶,就要给刘奎开瓢。

  肖乐山的三个孩子中,肖春燕还算得上有些智谋,肖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莽夫,脾气暴躁,凶残暴虐。最小的三少爷肖亮还算有些城府。

  如今,肖雄主要掌管着肖家在地下圈子的生意,名气很大,是人见到肖雄都得叫一声雄爷。

  “还不快滚进去,不然老子砸爆你的脑袋。”

  刘奎终究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从地上站了起来,战战兢兢推开了书房的门。

  在书房里,肖乐山不住地用双手在自己的老脸上揉搓着,好似想用这种仿佛来舒缓自己的痛苦。

  一走进门,刘奎二话不说便直接跪倒再地,对着肖乐山不断地磕头。

  “老爷,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道邱秋玲放过我,求您放过我。”

  “我是按照大小姐的吩咐办事,真的不知道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

  “而且当时我已经和大小姐说过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大小姐执意如此。”

  刘奎进门便开始求饶,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

  肖乐山将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松开,这一刻,他的那张脸平静的如同一汪清泉,看不到半分情绪,没有一丝表情。

  他的五指,连续不断地在书桌上敲击着,非常具有节奏感。

  “刘奎,你别紧张,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要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那个神秘的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到万州取春燕的性命。”

  “我看了别墅的监控,那个男人貌似不是林霄吧?”

  肖春燕在说出这番话之后,语气依旧平静如水。

  刘奎压根都无法从语气中听出半点愤怒的意思,就好像是正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一般,轻松如常。

  不过,这并不能够让刘奎感觉到踏实。

  他在肖家这么多年,自己家老爷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他心中清楚的很。

  肖乐山现在只是想用平静来掩盖心中滔天的怒意。

  刘奎吓得一哆嗦,不敢对肖乐山有半分隐瞒,将冥将以及肖春燕下毒的事情,原原本本交代了出来。

  听完这些时候,肖乐山深吸一口气。

  “刘奎,我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你,包括春燕,我也警告过她。”

  “现在对于肖家而言是非常时期,家族的大计划马上就要启动。”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节外生枝。”

  “你倒是好,不仅仅帮着春燕欺上瞒下,还帮她联系海外的雇佣兵,来对付林霄。”

  刘奎急忙磕头:“老爷这件事情只是个巧合,那群人本来就和林霄有仇。”

  “我当时也告诉过大小姐这个林霄不简单,但是大小姐根本不听啊。”

  肖乐山那张平静的脸上终于还是皱起了眉头:“所以刘奎,你的意思是春燕她自己活该喽?”

  刘奎浑身一颤,急忙回答道:“老爷,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肖乐山突然将手伸进书桌的抽屉,他居然摸出一把枪握在手中,枪口对准了刘奎的脑门。

  “刘奎,你在我们家做事,也做了好多年了吧。”

  “平日里做事还算靠谱,怎么到了这种关键时刻,脑子变得这么不灵光呢,既然这样你的脑子还留着有什么用。”

  刘奎吓得魂飞魄散:“老爷,看在我跟肖家做事这么多年的份上,您饶我一次,就一次.......”

  “我一定尽快查出来杀害大小姐的凶手,求求你放过我吧。”

  肖乐山摇了摇头,看着刘奎浑身杀机毕露。

  “你对我们肖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这份上,我.......”

  “给你个痛快!”

  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