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叶慕晴 第995章 你去一趟执法殿

小说:林霄叶慕晴 作者:豌豆君 更新时间:2021-10-04 14:54: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95章你去一趟执法殿

  姬凌云听到这话,开口回答道:“根据我从其他家族的口中得知,元擎苍是想要插手武道台的事情,所以才和苏洛交恶,但具体元擎苍是怎么死的,没有人知道。”

  “师父,接下来怎么办,不管元擎苍是不是苏洛杀得,但这件事情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元擎苍又是执法殿的副殿主,消息一旦传到执法殿,恐怕执法殿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一旦双方发生冲突,后果可能很麻烦......。”

  姬无敌听到自己的徒弟的话,脸色格外的凝重。

  执法殿名义上虽然也是属于禁武堂,需要听从禁武堂堂堂主的命令。

  但实际上却是游离在禁武堂之外,甚至对于禁武堂的命令,有时候也可以不听。

  执法殿对于武者更是有着先斩后奏的权利,甚至对于禁武堂的武者都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但恰恰是执法殿这超脱禁武堂之外的权利,也让执法殿根本不将禁武堂放在眼里,而是将自己看作了炎黄武道圈的执法者。

  哪怕这次是元擎苍有错在先,苏洛只是被动防御,但在执法殿的眼中,执法殿的人,应该由执法殿处置,苏洛擅自斩杀元擎苍,这就是对执法殿的挑衅。

  执法殿断然不会善罢甘休,而是会擒下苏洛,将苏洛斩杀,以维护执法殿的威严。

  但按照苏洛的性格,绝不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一定会和执法殿死磕到底。

  而依靠苏洛在今天武道台上表现出来的势力,一旦双方发生冲突,影响有多大可想而知。

  可现在他就算想要化解两者之间的仇恨,恐怕都做不到,因为在执法殿的眼中,他们是炎黄武道圈的执法者,是维护威严的人,苏洛现在将他们的威严踩在脚下,不镇压了苏洛,执法殿如何浮服众。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凌云,你现在立刻带人前往执法殿,以元擎苍插手武道台这个理由,将这件事情给接管过来,不要让执法殿插手。”姬无敌直接开口说道。

  只要这件事情执法殿没有办法插手,那么这件事情就还有转机,可以压制下去。

  姬凌云听到这话,苦笑一声说道:“师父,只怕禁武堂想要接管这件事情,并不容易,执法殿殿主崔进元不会即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置的。”

  “哼,他不敢的。”

  姬无敌重重的冷哼一声,但是旋即还是站了起来,朝着房间内走去。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给你!”

  很快,姬无敌再次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他的手上多出了一个五寸长的玉剑。

  “这是我雕刻出来的玉剑,里面封存着我一道毁灭剑意,如果崔进元不听命令,那你就催动玉剑,给我将他镇压。”

  姬凌云接过玉剑,迟疑了一下,说道:“师父,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那就彻底和执法殿撕破脸皮了,未来我们想要掌控执法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不做,你觉得禁武堂就能掌握执法殿吗?”

  姬无敌看着姬凌云反问一句,再次说道:“乱世当用重典,当初执法殿游离在禁武堂之外,是希望执法殿不受禁武堂干涉,可以真正维护炎黄武道圈,做到公正廉明,但是现在执法殿已经变了,他既然已经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破而后立。”

  “是,师父,我知道了。”

  姬凌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任何废话,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

  姬无敌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叫住了姬凌云。

  姬凌云停下脚步,回过头,道:“师父,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顾长平败在苏洛的手中,他是否说出了苏洛父亲的下落?”姬无敌道。

  “没有,顾长平并没有说出这些。”姬凌云回答道。

  姬无敌眼神微微一眯,最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师父,告辞。”

  姬凌云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姬凌云的背影,姬无敌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喃喃道:“没有说,看来顾长平你是真的食言了啊,看来我有必要去你们顾家走一趟了。”

  “但愿你们顾家不要不识好歹,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顾家了。”

  一杯茶喝完,姬无敌站了起来,也是朝着外面走去。

  他要去顾家一趟,去逼问出有关于苏天战的下落来。

  而且,这件事情必须要快,要赶在苏洛之前,从顾家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然后告诉苏洛,否则的话,出现在顾家的人绝对就是苏洛。

  并且依靠着苏洛的行事手段,那么顾家极有可能会覆灭掉。

  他虽然看顾家不爽,但顾家怎么说都是炎黄顶级大家族。

  如果顾家出了什么事情,势必会引起整个炎黄武道圈的动荡,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与此同时,京城顾家!

  顾长平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但是在病床边,依旧有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在给顾长平检查着身躯。

  顾元礼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透露出化不开的阴鸷和冰冷之色!

  几分钟后,其中已经老者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顾家主,抱歉,顾爷的心脏被钢刀穿过,体内五脏六腑都被一股狂暴的力量给撕裂了,他的生机已经完全消散,他已经死了,请恕老朽无能为力。”

  “砰!”

  听到这话,顾元礼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旁边的铁木大桌上。

  大桌粉碎,那碎木屑疯狂旋转,呜呜呜鬼哭神嚎一般飞了出去,镶嵌在地面墙壁上。

  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这名老者,语气带着无尽的寒意:“救不了?你不是号称医死人,肉白骨吗?现在你却说救不活我弟弟,你知道骗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老者听到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一声:“顾家主,若是我真的能够医死人,肉白骨,我就不是医生,而是地府的阎罗王了,顾爷已经生机已经完全消散,我也无能为力。”

  “而且,不仅仅是我,哪怕是杏林第一圣手李元凯也救不活一个死人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