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6章 Chapter 6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少年紧紧拥着弟弟,狠狠咬着牙。

  少年叫时,父亲是个人渣,母亲早些年丢下他和弟弟,跑了。

  时倒也不怨他妈狠心,这种环境,能逃一个算一个吧。更何况他妈本就不想生的,走前还给他和他弟偷偷留了一块可以换钱的玉。

  已经很好啦。

  当时他妈说:“你们的抚养权我实在没办法,抢不过来,等你满16,待不下去就带着这块玉,带着你弟,逃吧。”

  “先逃,逃得远远的,再找个地方把玉卖了,够你缓冲吃一阵的。”

  “以后别联系了。”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在时将要16的前一月的某天夜里,他爹酗酒失足,掉臭水沟子里淹死了。

  那条臭水沟子其实不深,就连时潜下去也才将将过膝盖,但是他爹就是淹死了。

  时想,可能是报应吧。

  把他爹送火葬场以后,时拿家里为数不多的钱买了距离最近的s市的动车票,怕自己脸嫩,也怕在车站被熟人认出,又斥巨资染了白发,还搞了几个耳钉。

  也不是喜欢,就是装逼用。

  就这样,他带着弟弟时潜来到了s市。

  玉一开始没舍得卖,时还没满16,平日只能靠在网吧打一打mos的小比赛赚些生活费,他水平不错,也勉强能养活两人。

  可就在前些日子,时赢下一场比赛拿到奖金后,像寻常一样到门口找弟弟时潜,却发现时潜正目不转睛盯着放学回家的小学生看,满眼羡慕。

  他突然意识到——时潜快7岁了——该上学的。

  时潜必须上学,只有学到知识才能往上爬。

  时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时潜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来得及改变。

  于是,时拜托了在网吧里认识的‘大哥’,找了个买家,想把玉变现。

  当时谈的价格是三万。

  哪想来的那所谓买家根本没打算给钱,借口检查拿到东西就想离开,好在时虽不算强壮也有一把子力气,两人在争抢过程中起了些肢体冲突,这男的自己没站稳把脸撞青,就“哎哎哟哟”报了警。

  人生地不熟的,时脑子一片空白,辩也辩不过,又不懂相关知识,心想这玉恐怕是拿不回来时,却被rtg几人帮了一把。

  玉是拿回来了,时却只能将它再次藏起,不敢轻易尝试出手了。

  所以对于tgg的邀请,他是心动的。

  哪怕tgg的二队已经恨透了他,还这样欺负他的弟弟。

  在生存面前,尊严与骨气就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小说首发.xs.m.xs.

  可如果他去了,时潜怎么办?tgg是商业队,不可能让带孩子的。

  时脑子里乱哄哄一片,直到唇边粘上冰凉凉的物体才猛然回神。

  他低头看向弟弟。

  时潜的眼泪已经歇得差不多,还有些抽噎,此刻正一手捧着一小捧信纸包的糖果,一手捻着一颗已经剥去糖衣的糖放在他嘴边,“哥哥,吃。”

  时勉强一笑,将弟弟的小手拿下去,“你吃。”

  一向听话的时潜却意外坚持,又将小手抬起,认真道:“哥哥吃,可以变强,不会被欺负。”

  意思是觉得时吃了这个就能变强,就能保护两人不受欺负了。

  然而,粉色的糖果真的只是小糖果而已,不是什么吃了可以让穷人变异的激素。

  但为了让弟弟放心,时还是吃掉了,却在不经意间瞟到信纸内被糖果压在底下的一行字。

  时将糖果扒开,看清字迹之后,眼睛微微睁大。

  时潜疑惑唤道:“哥哥?”

  时有些急迫地问:“这些糖是谁给你的?”

  时潜:“警局,女孩子。”

  时有些不敢相信。

  ——rtg。那个向导之河。

  时如同被当头棒喝,尘封于犄角旮旯的回忆一下清晰起来。

  三年前他没辍学时,在同学家看到过的mos全国总决赛现场,rtg队长j神身披国旗,万众瞩目、意气风发站在最高领奖台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那时,这个男人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神。

  台下观众和他的同学都疯了似的大声呐喊着他的名字。

  “jeffrey!jeffrey!jeffrey!jeffrey!jeffrey!”

  那一刻,时的血是沸腾的。

  刚才tgg二队青年的对话忽然在耳畔响起——

  “……是因为rtg那个打假赛的ad?害,真长情……”

  时知道,打假赛轻则禁赛一年半载,重则永久出名。

  rtg的adc被禁赛了……他最擅长的也是adc位。

  时看了一眼怀里抽噎着吃糖的弟弟,从未有过的妄想止不住从心底冒出头来,压不下去。

  他被tgg邀请了,也能碾压二队那些垃圾,是不是说明他的水平还可以?

  万一是真的。

  他,可以去试试吗?

  .

  rtg照常训练两小时后,顾峰再次试着拨通df教练的电话。

  结果这次人家接都没接,直接挂了。

  余火:“队长,凉啦。”

  包小颂:“顾队长,凉了呀。”

  李维达:“顾峰队长,彻底凉啦。”

  瑜路凡上蹿下跳两小时肚子里的存货已经清空,现在正在重新填充战备物资。

  虽然不太明白小弟们在说什么,却仍然举起小曲奇积极参与:“草。”

  众人:“……”

  顾峰额角青筋暴起:“你们几个大的闭嘴,练补兵去!以后别有事没事蹦个脏,特别是某些嘴贱的,给我注意点!”

  以前只是听说儿童学习模仿能力极强,谁知道竟然这么强?!

  还特爱活学活用。

  一个上午四人自食恶果,现在只感觉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刷屏的“草”和“傻逼”。

  然而,电子竞技,谁还遇不到几个黑洞队友。

  于是,一楼训练是变成了这样——

  “我r……日子过得针不戳!”

  “这傻…孩子会不会玩游戏呀。”

  “这孙…先生打得真烂哈。”

  明明是强度正常的日常训练,几人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艰辛,没打几小时就个个面色潮红,睚眦欲裂,一副被掏空的样子。

  正在众人即将崩裂之际,顾峰端着菜走出厨房:“吃饭了。”

  队内没有厨师,点外卖又太贵,所以rtg基本都是自己解决饮食问题。

  而顾峰作为队内在役时间最长,最年长的队长,自然而然就扛下了做饭的重担,偶尔宁夏会过来分担一下,如果顾峰出去了,剩下的余火几个仅仅能保持毒不死自己,且能把食物烧熟的底线勉强解决温饱问题。

  瑜路凡坐在顾峰专门垫高的座位上,手持筷子充满疑惑。

  ——今早她用一根棍棍可以戳到吃的,为什么现在要用两根?

  瑜路凡试着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很快就被手下软绵绵的触感转移了注意力,一戳一戳玩起来。

  玩也没玩多会儿,因为菜渐渐上桌,小崽子又被香味勾起馋虫。

  顾峰拿手机查着百度——五岁小孩不能吃什么?

  结果不能吃的没查出来多少,吃什么好倒是挺多,再点进去看看,顾峰沉默了。

  这年头,养崽是真的贵奥。

  顾峰重新抬起头,就看到瑜路凡小崽子已经成功学到正确的使筷手法,有样学样夹起一块排骨放进嘴里,尝到好吃味后,开心得脚丫子一晃一晃的。

  顾峰心里升起迷之欣慰。

  听说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吃饭都特困难,看看他们凡哥,多会吃!

  ……等等!

  “刚才她吃了多少零食?”顾峰问。

  包小颂回忆道:“好像……一盒曲奇、一盒pocky,还有两颗巧克力,三个小法式面包……卧槽。”

  这崽子的食量似乎有亿点惊人?

  关键是她现在还能吃、还在吃,并且能一直吃下去??

  顾峰掐指一算伙食费,感觉压力山大。

  瑜路凡是有自己的分寸的,每道菜都细细尝下一遍来,感觉肚子又有些早上胀胀的感觉,就主动放下筷子,继续巡逻去了。

  虽然暂时没有外敌入侵,但作为一个优秀的首领,必须随时保持警惕,随时准备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应敌!

  瑜路凡:今天,也是一个负责的好首领呢。

  余火疑惑道:“她整天除了吃,好像就满屋子绕来绕去,怎么都不嫌腻?”

  李维达想了想道:“确实,我妹这么大的时候,总想出去玩,劝不住的。”

  包小颂:“这叫什么?刻板行为?”

  余火:“你这叫畜生嘴里吐不出象牙,知道什么叫刻板行为吗?”

  李维达认真分析:“不可能,她该是多动症。”

  关于‘崽崽是多动症还是刻板行为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才频繁打圈’这个辩题,rtg还是没能得到结论。

  离训练赛开赛还有一个小时,顾峰再次拨通了df教练的电话。

  万幸,没被挂。

  df教练:“要再敢说一句垃圾话,别怪我们df不客气!”

  顾峰连忙澄清:“早上那是误会,小孩子不懂事儿您别放心上!”

  “行吧,”df教练:“说吧,在训练赛开始前一小时打来有什么事?刺探我方阵容?”

  “……”顾峰委婉提示:“您知道我们这里的队员出了点问题吗?”

  教练:“造啊。怎么啦?”

  顾峰:“所以这练习赛……”

  “啊,”教练爽快道:“明白了,没事没事!”

  顾峰松了口气,没想到df竟如此好说话:“那就好那就好,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害!”教练:“多大点事啊,不就是首发换替补嘛,你们这情况也是情有可原,换吧,我们不生气!”

  顾峰:“…………不是的,我们——”

  没有替补。

  “别告诉我你们没替补啊?这年头怎么可能有战队没替补,”教练豪迈道:“小顾,你们该不会是怕了吧?就算怕也没用,我是不会让队员放水的,做好准备!哈哈哈哈——!”

  “嘟——嘟——”电话再次挂断。

  顾峰盯着手机,整个人都放空掉了。

  ……df战队为何如此清奇??

  包小颂捂着心脏夸张道:“这腐朽的世道,这无情的人间!!啊!”

  瑜路凡听到后,决定暂停巡逻的步伐,关切一下小弟的心理健康问题。

  瑜路凡觉得一切心理问题都来源于对未知敌人的恐惧与焦虑。

  狌狌长老说了,这种时候,就需要鼓舞士气,给下属树立首领威严形象。

  她站于训练室中间,插着腰,胸有成竹道:“困难,只是暂时哒,我们要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新伙伴,会有的!大房子,会有的!好吃的,也会有的!”

  瑜路凡拍拍小胸脯,信誓旦旦:“放心,我们会赢下这次胜利,下次胜利,还有下下次、下下下次的!”

  众人:“……”她是如此小只,却又如此自信。

  让人不禁向仰天长啸,怒问一句为哪般!

  余火好奇地问:“你知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是什么意思?”

  瑜路凡:“造啊~”

  “什么意思?”

  “就是…”瑜路凡挠了挠脸,回忆着狌狌说过的话,照着记忆道:“等,再等,再等等。的意思。”

  话音刚落,房子的大门被敲响了。

  余火趿拉着拖鞋打开门。

  就看到来人顶着一头白毛,发丝晶莹剔透,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

  反光、刺眼,仿佛带着救世主般的光芒!

  余火眯起眼,试图窥破来人真容:“……您找谁?”

  白毛:“您好,我、我叫时,那个…我韩服在大师段,国服打得不多,钻一,我就…想争取一下贵队adc的位子。”

  “给个机会!”

  说完,弯下腰,鞠躬。

  余火这才看到他后头跟着的小男孩。

  好家伙,还拖家带口的……

  余火呆滞将头转回室内,看向自家豆丁老大,喃喃道:“……邪门了啊。”showbyjs('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