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20章 Chapter 20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弄堂的外围围墙年久失修,墙上的腻子松散,该脱落的脱落,发霉的发霉。湿气重的地方长满青苔绿藓,瑜路凡几个崽子一巴掌拍上去,均糊了一手青痕。

  黑猫初元试探着伸出爪垫碰了碰地上的青苔,感受到潮腻的质感,瞬间炸毛,“喵”的一声拱起腰从地上纵起跃到一旁。

  前爪贴地,撅着屁股,尾巴紧夹,如临大敌般朝着青苔哈气:“嗬……!”

  瑜路凡仔细观察着巴掌上的痕迹,感受其滑腻的手感,半晌后抬头和时潜林霜霜说:“以后要注意哦,千万不要单独靠近它!”

  林霜霜问:“为什么呢?”

  时潜迷茫地看向林霜霜,他从来都是凡哥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这个新加入的小伙伴为什么会问为什么呢?

  继而又期待地看向瑜路凡,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啦。

  “因为,”瑜路凡严肃地抬起头,看向一直蔓延到地上石板的绿痕,深沉道:“它们能让你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林霜霜不解:“书上说,从哪里跌倒,就能从哪里站起来呀?为什么要躺下。”

  “因为它会让你站不起来,”瑜路凡肯定道:“所以才要远离它。”

  当然,她这个英明神勇的首领不包含其中。

  她不会跌倒,所以不用为站不起来发愁。

  “喔——!”时潜卖力鼓掌。

  林霜霜捂住嘴,一副长知识的表情:“哇——丫丫记住啦!”

  瑜路凡揉了揉她的脑袋,夸赞道:“乖孩子。”

  瑜路凡几人围着弄堂边缘绕了整整一大圈,将清晨老人给的零食和从基地带出来的补给,你一个我一个地消灭掉大半。

  不知不觉,逛到了初元的领地。

  黑猫十分狗腿地蹭着瑜路凡的小腿,喉咙呼噜声不断,压着她的脚背躺下,露出粉嫩嫩的肚皮发出邀请:“喵~”

  瑜路凡考虑片刻,欣然答应:“好哇,带路吧!”

  林霜霜眼睛一亮,好奇问道:“凡哥能和猫猫沟通吗?!凡哥学过猫语吗!”

  瑜路凡:“你是说初元吗?可以听懂啊。”

  然后又奇怪道:“它正在邀请我们去它的领地做客,你们没听懂吗?”

  两只崽子同时摇头,并拿更加崇拜的眼神看向瑜路凡。

  林霜霜拳头一握,道:“丫丫不会猫语,丫丫今天回去就学!”

  她一定不会拖小伙伴的后腿哒!

  初元已经站起来,回头冲几人甜甜叫了两声,瑜路凡会意,手臂一挥:“出发啦!”

  不一会儿,来到一处灌木丛前,初元嗅着味道找到一个位于灌木丛深处的小洞:“喵!”

  小崽子们跟着黑猫往低矮灌木丛的小洞钻了进去,来到另一番天地。

  这是弄堂废弃一隅,围墙比外部还要更加破旧,爬满植物,有的地方已经倒塌,也只是用铁栅栏补上而已。

  往栅栏外看去,可以看到一片荒草杂生的废弃工地。

  这里的采光极好。

  阳光透过树荫呈柱状打到草地上,几乎每一个光圈内都卧着一只猫咪,它们或仰躺或侧卧,神情闲适,尾巴尖晃来晃去,好不自在。

  初元挺胸抬头:“喵——!”

  一呼百应:

  “喵唔……”

  “喵!”

  “喵——”

  猫咪们懒洋洋爬起来,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三个小崽子,好奇打量着。

  时潜和林霜霜已经被眼前这幅景象惊呆,瞪大眼睛傻乎乎望着,忘了说话。

  瑜路凡则自然地混进猫咪中间,摸摸大橘的头,玩玩鸳鸯眼的大尾巴,将背包里剩下的储备粮全部倒出说:“今天只剩这么点啦,下次多给你们带一些奥。”

  猫咪们井然有序将食物叼回各自住处,又重新回来围住这个让它们觉得异常亲切的人类幼崽,陪她玩闹。

  瑜路凡揉了揉还在撒娇的奶牛猫,指着后头的两只崽道:“他们是我这边的幼崽,你们以后要多照顾照顾他们奥。”

  猫咪闻言,纷纷起身朝两只崽围过去,嗅着他们身上的气味,友好地叫唤两声。

  时潜激动得小脸通红,蹲下试探着轻轻摸了摸一只纯白长毛猫的脊背,见猫咪没反抗,反而主动蹭了他的手,满足地嘿嘿傻乐。

  林霜霜不知何时从小背包里

  又掏出一本大本子和一支笔,嘴里嘀嘀咕咕,手下不停写写画画。

  与毛绒绒相处总是愉快的,时间飞逝,好在瑜路凡并未忘记顾峰的叮嘱,到点便站起身:“该吃饭啦!”

  时潜利落拍拍屁股起身,准备回家。

  林霜霜如梦初醒般眨眨眼,看着自己速写本上大大小小的人啊猫啊,情绪一下低落起来。

  她一点也不想回家。

  家里空荡荡,冷清清,爷爷奶奶都有自己的事情,不爱理她。

  保姆做的饭也不好吃,还不如幼儿园的好吃。

  ……可是她也不想回幼儿园。

  瑜路凡敏感察觉新认识幼崽的情绪变化,体贴问:“怎么啦?”

  林霜霜扭捏一瞬,道:“丫丫不想回家……丫丫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

  瑜路凡记得小弟们前段时间说最近食物充足,想着多给一口吃的还是没问题的,就点头答应了。

  几人与初元告别,钻出小洞,很快就来到基地门口。

  瑜路凡快速上前,敲门。

  门很快从内部被打开,余火出现在门后。

  余火低头看着浑身灰泥的三只崽:“…………”

  他们这是去工地搬砖了?

  rtg虽然穷,但还不至于啊??

  余火又看向那个多出来的小崽子。

  这只从未见过的崽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林霜霜见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大哥哥一直盯着自己,眼中神色晦暗,似乎很不欢迎她。

  有些忐忑地挪到瑜路凡身后,轻轻拽住她的衣角,藏住小小的自己。

  余火:哦。又是他们神通广大的凡哥拐来的。

  包小颂热情的声音从门内传出:“凡哥回来啦?凡哥!请求支援!”

  “嗷!!”瑜路凡闻言,快速冲进了屋,留下望着自己空掉的爪子发呆的林霜霜独自面对余火。

  林霜霜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一眼余火,瘪嘴。

  “……”余火无奈了:“进来吧。”

  林霜霜眼睛一亮,冲他端端正正一鞠躬,跟着时潜一起冲了进去。

  包小颂正在直播。

  之前那两波热搜的热度虽然散了许多,但仍

  然为rtg冷清的直播间带来了可观的流量。

  网友们抱着看戏或发泄的目的进来,又被突然出现的小女孩震惊到,再被其身世之谜所吸引,抓心挠肺想要破案,不知不觉也就留下来了。

  结果小女孩没见着几回,她爹是谁也没个准信,却被rtg这群大龄网瘾少年给吸引了。

  因为他们发现——

  rtg这群人……可真特娘的是一群人才啊!

  中单fire唱歌巨好听,上单包子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简直是辅导作业一把能手!

  辅助达达精通乐理,队长顾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简直就是居家必备啊!

  就连那个新请的保姆,脸都那么好看。

  rtg,除了游戏打得菜,实在是让人挑不出缺点!

  听说他们穷得几乎揭不开锅?

  天可怜见的,打赏!必须打赏!

  当然,他们也没有真的忘记来这里的理由。

  【我家崽崽呢?崽崽去哪啦!!!】

  【凡凡都多久没出现了!要再不让我看我就找客服投诉,把我砸出去的星空还给我!!】

  【礼物已准备,快放凡凡粗来!】

  【其实也不用,只要你告诉我她爹是谁就行。】

  包小颂心说我们要是知道,她也不能现在还在这啊。

  话说他们凡哥也是在网上有了曝光的小网红一个了,结果还是没有家长找来。

  他们凡哥不能真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这家长心得是有多大啊!

  恰巧此时,瑜路凡回来了。

  包小颂立马请求支援,准备让瑜路凡自由发挥,回答这种刁钻的问题。

  反正他们凡哥这张嘴也挺刁钻的。

  刁钻还得刁钻来克制。

  于是网友们就眼睁睁看着包小颂将浑身脏兮兮的小姑娘抱到椅子上,自己逃了。

  【?????无耻!!!】

  【包小颂你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把我的礼物还给我!】

  【淦!我还有道题没请教呢?!跑什么跑啊!】

  【rtg你们不是人,你们是让凡凡去挖煤了吗脏成这样!】

  瑜路凡眨巴眨巴眼,望着直

  播助手上疯狂奔跑的弹幕,用脏手挠了挠脸问:“挖煤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崽崽妈妈爱你!】

  【怎么感觉崽崽又瘦了?!不可以!妈妈不允许!!】

  【崽崽妈妈爱你——打赏火箭x5】

  【崽崽妈妈爱你——打赏火箭x5】

  【……】

  【小妹妹你几岁啦?读书没有啊?】

  瑜路凡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杵着下巴看着没回答。

  所以小弟让她支援,到底是支援什么嘛。

  瑜路凡打了个呵欠。

  网友又调侃了一阵,见小朋友并不回答,就直接切入正题。

  【小朋友,你的爸爸到底是谁啊?说一说嘛!】

  瑜路凡捕捉到爸爸这个词汇,有点不高兴了。

  这段时间,她也是有了解一下‘爸爸’这个词汇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比如,打游戏的时候,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都喜欢用‘爸爸’作为自称。

  瑜路凡自己归纳了下,爸爸两字还可以衍生为——“你爸爸我”,“你爹”,“乖儿子”……等等。

  大多出现在双方激情互喷的时候。

  就连她的小弟们,在打游戏上头的时候,也会面红耳赤,互相道爹。

  瑜路凡觉得,他们都那么想当对方的爸爸,那‘爸爸’应该就代表某种很强的存在吧?

  所以,瑜路凡绝对不承认,有人能做她的爸爸。

  她这么强,要是也只能是别人的爸爸!

  【你认识于燃吗?他是不是你爸爸啊?他为什么把你放到rtg啊?】

  瑜路凡眯起眼睛,问:“于燃?”

  这人想当她爸爸?

  见她终于有反应了,弹幕一下激增。

  【嗯嗯嗯嗯!!!!于燃是你爸爸吗?】

  【你认识他吗?】

  【小朋友说实话,给你买棒棒糖吃哦~】

  结果下一秒便看小姑娘无辜地歪了歪脑袋,人畜无害问:“他很强吗?”

  【是呀是呀,打游戏确实挺强的!】

  【亚洲第一adc!!!】

  “这样啊,”瑜路凡晃着脚,思索片刻后,像是得出什

  么结论一样,兴奋道:“那是不是只要我比他强,我就能当他的爸爸啦?”

  “我打败他,他会喊我爸爸吗?”

  网友:???

  ……啥?

  “哈哈哈哈哈哈——!!!!!”

  tgg一队的训练室忽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tgg首发中单fox摘下耳机,擦着眼泪看向对面的青年道:“哎哟我去,burn,这姑娘真不是你女儿?”

  就这嘴炮功底而言,两人还是颇为神似的。

  于燃手上动作不停,神色冷淡头也不回道:“滚。”

  “诶,别这么冷淡嘛,”fox并不在意于燃的态度,继续反复横跳:“我瞧这小孩长得还真有那么点像你,这好不容易在直播间逮着一回,真的不看看?”

  于燃无情无义:“不看。”

  看了也不会无中生有。

  正好一局结束,游戏回到首页,于燃挪动鼠标正要点下【排位赛】时,手一顿。鬼使神差地,鼠标接着移动,最后停在了浏览器的图标上。

  轻轻一点。

  输入‘辣条直播’,轻而易举在热门直播榜上找到一名叫rtg-baozi的用户开的直播间。

  于燃冷漠地盯着屏幕,右手食指搭在鼠标上有一下没一下磕着,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这段时间,于燃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他这些年勤勤恳恳训练,除去偶尔在网上和傻逼互喷外,也没做过更伤天害理的事啊?

  所以为什么偏偏是他?他像是有时间谈恋爱的人吗?

  这些人当他成绩大风刮来的吗!

  以前于燃出活动打呵欠被人拍到,大家会说他训练刻苦。而现在,都喷他夜生活丰富。

  于燃在微博上澄清,人家说他是敢做不敢当的渣男。

  啊,生气!

  于燃手指一颤,rtg直播间骤然变大,小女孩奶酥奶酥的小萌音从耳机里传来——

  “我为什么不能当他爸爸?”

  “你们也说啦,我姓yu,他也姓yu,那我当他爸爸,当然也是可以的啦。”

  于燃:?

  对面的机位又爆出夸张的笑声。

  于

  燃额角一跳,紧盯屏幕前的小女孩。

  哪里像?哪里像!

  他就算有女儿,也该可可爱爱跟在他屁股后面软软地喊他爸爸,才不会是这种叼炸天的小霸王!

  一点也不像!

  于燃正要怒而关屏,却忽然看到小姑娘杵着下巴,眼睛往下一撇,叹了口气。

  脑内忽然闪过什么片段。

  记忆中人的动作竟然与之重合。

  “咣——!”

  于燃猛地站起,吓了队友们一跳。

  fox:“……怎么了??”

  “……”于燃指尖微动,沉默半晌,又重新坐了回去,抹了把脸。

  于燃被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惊到。

  但是有些念头一但产生,就如细胞一样快速增殖,控制不住了。

  她姓yu。

  ……哪个yu?

  作者有话要说:凡哥:我要做所有人的爸爸:)

  明天应该能加个更~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慕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铃20瓶;花烛10瓶;麒御、瑶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