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21章 Chapter 21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于燃怔怔盯着屏幕,藏于队服立领下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面部看上去依旧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眼珠却在微微颤动。双手不自觉搅在一起紧紧握住,力量大到指节泛白。

  tgg的队员们面面相觑,却不太敢多说什么。

  burn可是tgg老板的摇钱树、金疙瘩。

  tgg是正儿八经的成熟商业战队,别看众人平时吃喝训练都在一起,但实际上,他们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比不过一个于燃重要。

  春季赛才刚结束,夏季赛不久后便要开始,要是于燃在这段时间心态出点什么问题,tgg拿不到全球联赛的直通门票,他们所有人不得跟着完蛋?

  和于燃关系最好的fox试探问:“burn,你这是……怎么了?”

  于燃不着痕迹深吸一口气道:“没。”

  他强行将心里杂念摁下,左手挡住半张脸,右手重新握住鼠标,关闭网页,回到mos游戏界面,光标重新移动到[排位赛]上。

  难道他真的回来了……?

  不不不,打住,别想别想别想……其实那个小孩长得确实有那么点……

  ……操!

  于燃烦躁地甩开鼠标:“啧……”

  tgg众人眼睁睁看着刚坐下的金疙瘩重新站起,拿上手机就往训练室外走去。

  “……什么情况啊?”

  “可别心态出毛病了吧?别吓我啊!”

  “fox要不你去看看?”

  fox摇头,坚定拒绝:“不去。”

  于燃站在tgg别墅的大露台上,杵在围栏上翻着通讯录里许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burn,”一道男声在他身后响起。

  于燃一惊,手机差点脱手而出,从三楼掉下去摔个稀碎。

  他转过头,看向来人,眉间不耐瞬间收敛,老老实实喊了声:“哥。”

  简誉程,前rtg中单,退队后摇身一变成为tgg战队股东之一,于燃以前的队友,现在的上司。

  当年rtg遭遇大动荡,于燃作为队内最小的选手,心理素质不太行,差点一蹶不振。

  是简誉程将他带到tgg,于燃才重新振作,慢慢打到今天的位置。

  他一直将简誉程当兄长看待。

  简誉程扫了一眼他的手机,随口调侃道:“真谈恋爱了?”

  于燃兴致不高:“没。”

  简誉程:“在这站着做什么?”

  于燃:“透透气。”

  “行吧,”简誉程随意道:“要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夏季赛马上开始,好好调整状态。”

  “我还要去开会,先走一步。”

  “嗯,”于燃犹豫了会儿,最后什么也没说,看着简誉程离开。

  等人走远,于燃调出刚找到的联系人,编辑短信发送。

  -于燃:rtg的新基地地址,你有吗?

  那边很快回复。

  -齐裴:你真把女儿寄养在那忘了领回来啦?

  -于燃:……你有病?!

  -于燃:到底有没有?

  -齐裴:噫,你就这么对待你亲爱的前搭档啊。

  于燃耐心告罄,正要关掉手机,那边却又发来信息。

  -齐裴:别关机别关机!地址:s市xxxxxx。

  于燃默默记下。

  -齐裴:再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锋火嗦面条]账号ip,也在这个地方。我怀疑……你懂的,我们猜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于燃沉默,然后打字:

  -于燃: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齐裴:没有啊,那渣男玩失踪以后号码都注销了,谁知道他是死是活!要让我找到他我第一个揍他!

  -齐裴:过段时间我也打算过去看看,说不定能逮到人!怎么样,约不约?

  于燃自动忽略最后那段话,记住地址后,转身走进别墅。

  rtg几人看着沙发上三只看小猪佩奇看得津津有味的幼崽,相顾无言。

  包小颂偷偷瞄了一眼已经开始和瑜路凡互飙英文的林霜霜,捂着嘴道:“这孩子到底哪家的?这都七点了。”

  李维达满脸震撼,关注点却不一样:“难道只有我关注为什么凡哥英文这么溜这个问题吗?”

  “啊?这有什么好关注的,”包小颂现实道:“我们凡哥身

  上哪个地方可以用常理解释?没有!”

  所以何苦自寻烦恼呢?

  有理有据,李维达被说服:“也是。”

  时言看着在旁边傻乐呵,只学会猪叫的弟弟,脸红了。

  他们小地方的教育本来就不太行,再加上家庭状况使然,时潜确实……比同龄人要呆萌、一些。

  但是时言觉得,近朱者赤,和凡哥在一起久了,说不定还可以拯救一下!

  林霜霜一直在rtg这里呆到吃完晚饭,也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顾峰试着问过几次小姑娘住在哪,结果每次一问,林霜霜就缩到瑜路凡身后,一副打死不说的表情。

  没辙,只能随她高兴。

  rtg众人当然不怕一个小孩赖在这有什么目的,只是这么晚还没有家长找来,有些担心而已。

  别的不说,这家长,心真大!

  “别又是走丢了吧……”余火心有余悸:“实在不行……派出所走一遭?”

  就在这时,rtg的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一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出现在门后,青年礼貌道:“您好,请问林霜霜小姐在这吗?”

  顾峰问:“请问您是她的……?”

  青年立马递上名片,谦逊道:“不好意思,我是林霜霜小姐父亲的助理,我来接她回家。”

  顾峰意思着接过名片,随意瞟了一眼,朝屋内走去,不一会儿带着一串崽子走出来。

  助理看到自家小姐缩在最后,明明看到他了,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低下头盯着脚尖。

  助理:“……”

  他预感这送幼崽回家的艰巨任务,注定是完不成了。

  打头的小女孩满脸警惕,仰着头打量他,最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不屑地将头扭开,问:“丫丫,你认识他吗?”

  助理:“……”

  凭借他丰富的职场经验可以肯定,他,被一个幼崽,鄙视了。

  林霜霜纠结片刻,到底没有跨过心里的坎,憋屈地点了点头:“丫丫认识。”

  助理艰难保持得体微笑:“霜霜小姐,您的爸爸妈妈还有事情在忙,我先送您回去,好吗?”

  林霜霜

  默默往后退了一步,表示坚定地拒绝。

  rtg几人意味深长看向助理。

  有故事啊……

  助理:“……”

  瑜路凡重新看向弱到爆的青年,说:“她不愿意。”

  瑜路凡都想好了,要是这个人敢强行抢人,就别怪她不客气啦。

  助理犹豫一下,没有坚持,直接掏出拨通老板电话,简要说明情况后打开视频,将手机屏幕对着林霜霜:“小姐,您看这是谁啊?”

  屏幕里的女人笑着喊:“丫丫,是妈妈。”

  林霜霜闻言一怔,惊喜地抬起头,在看到屏幕上的人后忽然又失落地低下头,小声道:“屏幕里的东西都是投影,都是假的。”

  林母有些无奈,但还是好声好气哄着:“丫丫,爸爸妈妈还在忙,实在没有时间接你,你听话,跟助理叔叔先回去好吗?”

  林霜霜低着头:“不要,丫丫不要回去。”

  “丫丫乖,”林母捏了捏鼻根,有些疲倦道:“爸爸妈妈真的很忙,你先回去好不好?不然我们会担心你的。”

  林霜霜猛地抬起头,有些激烈道:“才不会!你们才不担心丫丫!你们根本不关注丫丫!”

  然后一甩头,较劲似的哼哼:“呜!”

  林母耐心告罄,不禁提高音量:“丫丫!听话!”

  林霜霜眼睛一红,抽了抽鼻子,憋着嘴倔强地不吭声。

  瑜路凡忍不住皱起眉,幼崽这么乖,怎么能凶幼崽!

  她不高兴啦!

  林母见女儿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自知言重,又按下脾气道:“妈妈已经很累了,丫丫听话,体谅一下妈妈。别任性了好不好?”

  rtg几人对视一眼,感觉这家人教育方式很有问题,工作繁忙怎么能怪小孩呢?

  但又觉得不便插嘴。

  “她说了她不愿意!”清脆的童声忽然响起。

  助理和rtg几人吓了一跳,一齐看向瑜路凡。

  包小颂:“凡…凡哥?”今天也这么叼的吗?!

  林母错愕地透过屏幕,看向护犊子一样护着自己女儿的小女孩:“小朋友你……”

  瑜路凡:“你是丫丫的妈妈,照顾她是你

  的责任!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其他人?”

  在神梦泽,她的小弟要是敢这样,她会很生气的。

  在rtg,小弟们也一样有着不同的分工。

  每个人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才能让部落欣欣向荣,若是所有人都如同丫丫母亲一般逃避责任,岂不是全乱套了?

  林母不甚在意道:“小朋友,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能不能让阿姨和丫丫说话?”

  瑜路凡坚持道:“丫丫被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你有体谅过丫丫的感受吗?”

  吃瓜rtg群众默默点头:嗯嗯!

  林母语塞:“我…不是、小朋友你怎么……”

  “还有,”瑜路凡绷着脸继续道:“你的累和丫丫有关系吗?”

  林母抿了抿唇:“……是没有。”

  瑜路凡仰着头看着林母,冷静道:“既然你的疲惫不是丫丫造成的,你要求丫丫单方面体谅的时候,你问过丫丫愿不愿意吗?”

  林母还没来得及说话,林霜霜便小声道:“丫丫不愿意……又不是丫丫的错。你们自己选择了工作,不要丫丫,凭什么要让丫丫一直一直乖乖听话。一直一直为你们的工作退让!”

  林霜霜是一个极其早慧的孩子,自我意识强烈,对于情绪的感知能力也比同龄人强太多:“丫丫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小猫小狗也会难受,丫丫也有情绪!”

  林母一愣。

  “听到没有,”瑜路凡道:“她说她不愿意。”

  林母说不上话来,只能继续试图和女儿沟通:“丫丫,爸爸妈妈给你道歉好不好,我们也是没办法……妈妈知道你聪明,那你肯定知道,爸爸妈妈为了给你提供更好的条件,必须努力工作啊。”

  林霜霜:“才不是为了丫丫!丫丫不接受你们的道歉!”

  瑜路凡听到后,觉得胸口有点闷闷的,这番话让她本能地感觉很不舒服。

  他们的道歉仿佛是面对任性孩子不得已的退让,毫无真诚可言。

  明明是他们自己的贪心造成失职,为什么往幼崽头上算?

  林母还在继续劝说:“爸爸妈妈不是故意不来接你,我们也是力不

  从心啊!”

  谁知林霜霜反应更激烈了,她挂着眼泪几乎用吼的道:“丫丫才不要什么更好的条件,那是你们自己想要的!不要强加给我!你们真是太讨厌啦!!”

  “丫丫!”

  助理默不作声把身子往后仰了一点。

  看不出来,老板的家庭矛盾都这么大了啊……

  瑜路凡疑惑地看向林母:“妈妈给幼崽提供庇护与关爱明明是义务,你们因为自己的贪婪和欲望而无法完成这份义务,为什么能理直气壮算在丫丫头上呢?这样很自私诶。”

  林霜霜擦着眼泪:“就是!”

  rtg几人偷偷摸摸跟着点头。

  林母狠狠皱眉,女儿不愿意听话,她重新打量站在旁边很有存在感的一干人,有些激烈道:“你们到底是谁?我的女儿为什么会和你们在一起?”

  rtg几人瞬间站直,目不斜视。

  顾峰:“我们……”

  “不关你的事!”林霜霜闻言也不躲了,一步跨出来看着林母大声道:“丫丫不许你说他们!你们从来没给丫丫做过饭吃!他们会给丫丫做饭!”

  “丫丫被欺负你们从来不会保护丫丫!凡哥却会护着丫丫,还陪丫丫玩!凡哥是最好的!”

  想了想,置气似的补充道:“丫丫喜欢凡哥!不喜欢你们!”

  林母闻言,怔怔道:“你、丫丫又被欺负了?谁欺负你?”

  “你看!”林霜霜插着腰:“你甚至都不知道!还天天说是为了我好!”

  林母哑口无言。

  瑜路凡抱着手臂,扬着下巴道:“要领走丫丫,就自己来,你们不保护幼崽,我会保护。”

  她不认为习惯推卸责任的人能够负责好看护幼崽的工作,那不如她来负责。

  说完,拉着林霜霜就进了门,然后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好不霸气。

  顾峰嘴角抽搐,看向屏幕,温和道:“这位……女士,如果可以,还是麻烦您亲自来一趟吧?您看这,小朋友也确实很不乐意啊。”

  林母沉默片刻,捏着额头道:“我知道了,再麻烦你们帮我照顾丫丫一段时间,我尽快来。”

  顾峰:“没问题的。”

  送走助理后,几人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幼崽的精力有限,饶是凡哥也不得例外。

  尽管瑜路凡尽量支撑,最终还是倒在了沙发上,三只崽子叠在一起,睡得不省人事。

  rtg几人分头将崽子分开,抱回房间,拿出小被子给林霜霜盖好。

  “啧啧,”包小颂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呐……”

  当年他为了打游戏,也是和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现在也没和好。

  余火:“可不是么,咱们这除了队长,有哪个和家里关系好的?”

  “你错了,”顾峰惆怅道:“这人到了年纪,催婚也就提上日程了啊。”

  他和宁夏八字还没一撇,双方父母就急得不行了。

  李维达自己骂自己:“哈哈,一群孤儿。”

  余火&包小颂:“滚。”

  林母来得很晚,接近凌晨。

  她将林霜霜从沙发上抱起,朝捂着嘴打呵欠的少年们道:“今天情绪有点激动,让你们看笑话了,不好意思。”

  “今天有些晚了,我们改日再来拜访。”

  顾峰挂着营业微笑:“好的好的,你们慢点走,注意安全。”

  拜访就大可不必了。

  出门后,林母抱着还在睡梦中的女儿坐进车内,打掉丈夫想要来捏女儿脸的手,低声道:“别吵到丫丫!”

  林父只能重新把手收回,握住方向盘,看了一眼rtg基地窗内透出的灯光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母皱眉:“不知道,好像是什么电子竞技俱乐部吧。”

  林父恍然:“这个啊,李总他们在上次交流峰会有提到过,说是有在试着投资,新兴产业嘛。”

  睡得脸颊通红的小女孩忽然嗫喏道:“凡哥……猫猫……”

  然后咯咯笑了两声。

  林母将女儿好好调整了一下姿势,感慨道:“好久没见丫丫这么开心过了。”

  林父闻言,只是叹了口气,发动车辆。

  他们也想多陪陪女儿,但随着事业越做越大,对于家庭方面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林霜霜对他们的疏远,两人不是没有发现,只是因为缺乏经验,以

  为是孩子长大的自然现象。

  内疚是有的,但要让他们为了孩子放弃事业,他们确实……做不到。

  所以两人只是在物质上尽可能补偿林霜霜,还为孩子的懂事沾沾自喜。

  现在想想,确实混账。

  若不是林霜霜所就读幼儿园的班主任打来的那通电话,他们甚至都没注意到女儿的异常。

  班主任告诉他们——林霜霜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而是一个智力超常儿童,俗称天才。

  智商超常,与别的同龄孩子格格不入,自然会受到排挤与欺负。

  学龄前孩童与大人不同,他们没有是非道德感,恶意总是纯粹而不加掩饰,林霜霜被欺负,被忽略,无处诉说,又过于早慧,父母无法提供她所需要的安全感,她自然与父母不亲近了。

  正因如此,女儿才总喜欢自称“丫丫”来强调自己是个独立的存在。

  哪怕林父林母在知道后第一时间给林霜霜办理退学,然后究责,又安排了顶级的心理医生为女儿疏导,也依旧无法挽回。

  林父林母第一次品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有的东西,真的不是能用金钱挽回的。

  医生建议将林霜霜送入某些学校专门设立的神童班,跟同类孩子相处,能让她感到轻松快乐。

  可神童班要到七八月份才开始招生,林父林母又工作繁忙,只能将女儿送到爷爷奶奶这里养着。

  老两口较为封建,听说孙女智力超常后,又见她丝毫没有孩童的活泼可爱,只觉林霜霜是个怪胎。

  虽然也还是帮忙照顾着,但真说不上多尽心,给口饭吃而已。

  谁曾想就算到了郊区弄堂,林霜霜还是被孩子欺负了。

  想起刚才那个小姑娘的指责,林母脸颊发烫,有些无地自容。

  身为母亲,确实有义务为孩子提供庇护与关爱,没办法和力不从心也确实不能成为逃避的借口,更不应该随意揣测心怀好意之人。

  到家后,林母将女儿安顿好,与丈夫商量:“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丫丫在弄堂又被欺负了。”

  距离天才班考试还有两三个月,考上了也不是立马能上,这段

  时间也不能就任由女儿被欺负。

  林父自然明白这一道理,沉吟片刻道:“我看丫丫和俱乐部那个小朋友玩得还不错?”

  “丫丫挺喜欢她,”林母点头:“可是也不太好一直麻烦人家啊?”

  “我看别的电竞俱乐部选址都是什么临江别墅,他们选在这……应该是有经济困难,”林父说:“我们可以投资一下?”

  林母皱着眉考虑了会儿:“你的意思是,我们赞助他们打比赛,作为等价交换,他们平时帮忙照看一下丫丫?”

  “没错,”林父笑道:“看那小朋友能跟你争辩成那样,逻辑清晰,还能和丫丫说上话,挺厉害,多半也是超智儿童,她们也算有缘,说不定以后会上一所学校呢!”

  “我们现在投资一下他们战队,要是他们以后成绩起来了,也是能得到可观的回报嘛。”

  林母不再犹豫:“那就让小李将这一行的资料快些整理出来,我们尽快上门和他们详谈,这事不解决一下,我这心就不踏实。”

  “行行行,今天太晚,先睡吧,啊。”

  rtg基地门口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

  原因无他——余火由于集训效果显著,提早出关了。

  虽然现在的rtg已经富裕不少,但最近约了不少培训队。

  rtg变强了,他们的钱包,也变瘦了。

  所以rtg仍旧贫穷。

  秉持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原则,余火又冲了。

  瑜路凡早早起来,就坐在大门口跟着余火哼哼,又被老人们塞了一堆吃的,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小崽子正眯着眼啃饼干,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rtg基地门口。

  车门打开,一道小身影一下纵出车门,看到瑜路凡后眼睛一亮:“凡哥!!丫丫回来了哦!”

  林霜霜背着小书包就往里边跑来。

  正在下车的林母看到,连忙喊:“丫丫慢点!别摔了啊!”

  时潜听到声音,也从屋内探出头,看到小女孩后,高兴打招呼:“丫丫!”

  林霜霜:“潜潜!”

  三只小崽子开开心心聚在一起,不一会儿便决定了今天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