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24章 Chapter 2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修了细节~~可以重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辞暮归40瓶;瑶1瓶;

  瑜路凡虽然在锤人,被锤的人状况看起来十分惨烈,但她下手其实是很有分寸的。

  在真正的神梦泽里,部落征战从来都是真刀真枪真把式,与电脑上动动鼠标敲敲键盘就能赢得胜利的游戏可不一样。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首领,瑜路凡所掌握的可不仅仅只是理论。

  关于如何让一块屡教不改的硬骨头受最轻的伤,领最重的教训这方面,瑜路凡还是颇有心得的。

  只不过当事人可不觉得自己伤的轻。

  陆林程感觉自己要被揍没了,连哭都没力气哭了。

  与他一道的两个小孩白着脸,想劝架又不敢上前,只能指着瑜路凡底气不足道:“我、我现在就去找陆林程的妈妈!我告诉你,他妈要是来了,你就完蛋啦!”

  “你再不放手,他妈来了会把你打死的!”

  瑜路凡闻言一顿。

  两个小孩以为有戏,变本加厉道:

  “我告诉你不要不识好歹,等他妈来了,就不是我们那么好说话啦!”

  “陆林程的舅舅可是当官的!我们要告诉他舅舅,把你抓起来去坐牢!”

  “对!他会把你关在里面一辈子,你还不快放手!”

  林霜霜是一点也不怕,主动上前一步道:“你们说谎!如果他舅舅真这么做,就是徇私枉法,丫丫就去投诉他,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两小孩一噎。

  王小胖等人见他们气弱,也跟着道:“你们虐待小动物,你们才要坐牢!”

  “就是!你们不尊重生命,才该去坐牢!”

  “你们这群坏蛋!”

  两小孩气得脸红脖子粗:“你们等着!到时候不仅她要坐牢,我们还要让陆舅舅把你们通通抓进去!”

  狠话才放完,就见瑜路凡忽然抬起头,冰冷道:“不急。”

  小孩:“……你什么意思?”

  瑜路凡:“马上就到

  你们了。”

  说着,又将再次挣扎着反抗的人摁住头一把推倒在草地上。

  陆林程:“……”

  陆林程再次大哭起来。

  看到此幕,两个小男孩皆腿抖如筛,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其中一位抖着抖着,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瑜路凡道:“我现在就去找他妈妈!你完啦!”

  说完,一溜烟跑没了影。

  剩下的那个小男孩呆呆望着同伴消失的方向,眨眨眼,嘴巴一张,眼泪不要钱似的涌了出来:“呜哇呜呜呜呜——!”

  一时间,树林里的哭声此起彼伏,构成魔性乐章。

  瑜路凡就……看着他们嚎,等他们哭够了,才指着王小胖他们怀里的猫仔问:“知道你刚才掐住它们的脖子,它们是什么感受吗?”

  陆林程在瑜路凡松手后,哭嚎着四肢并用往坡上爬去,一门心思想要远离这个可怕的魔鬼,根本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瑜路凡三两步跨到他的前方,挡住陆林程的去路,蹲下问:“你在被欺凌的时候,会感到痛苦和恐惧,难道它们不会吗?”

  陆林程恐惧地用双手死死拽住身前的草:“呜呜呜呜呜……不要!”

  “你在害怕吗?”

  陆林程快速抱住自己的头,一动不动缩着。

  瑜路凡没有动他,只是平静地说:“你为什么要害怕?”

  “是因为你发现自己反抗不了我吗?”她歪了歪头,眼神平静看着他道:“但就算到现在,你还可以说话,求饶,你还在表达着自己的情绪,你看,你甚至还有力气逃跑。”

  陆林程僵住,肩膀微微颤抖,哭声变得隐忍起来,生怕这女孩一言不合再次动手。

  “可它们呢?”

  瑜路凡将自己的手掌摊开在陆林程眼前道:“它们只有这么大,被你掐在手里,它们甚至连挣扎都做不到。”

  “你在它们眼里就是可怕的巨人,轻而易举就能夺走它们的生命,”瑜路凡说:“它们不会说话,只能通过自己的方法向你示弱、求饶,奢望换取你丁点的怜悯,让它们能继续活下去。”

  “你明明知道,却选择视而不见,因为你很享受

  ”

  陆林程企图往另一个方向逃离。

  瑜路凡猛地站起身,一脚将不老实的人扒拉回原地,一字一句道:

  “你在享受凌驾于弱小生命之上的力量,享受着主宰它们命运的快感,它们的生命在你眼里唯一的价值就是证明你的高高在上!”

  瑜路凡扫视两个小孩道:“你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拥有超出其他生灵的智慧,而智慧给你们带来了更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本该用来让你们所处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让此方领地的弱小生物都能有所归、有所依,在强者的庇护下繁衍生息。但是你们没有。”

  “你们将这股力量化为锋利的刀刃,却不是为了保卫,反倒用它来攻击那些本该受到保护的脆弱生命。它们的命在你们眼里,是没有重量的。”

  可再弱小脆弱的生命,也是自然孕育出来的,鲜活的一条命啊。

  怎么会没有重量呢?

  “所以,如果世界按照你们的行为准则运作,”瑜路凡慢慢将手握成拳头:“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随意主宰你的生命了?”

  陆林程不禁想到自己对猫仔做的事情,吓得一激灵:“不要!我不要!我不想死掉呜呜呜呜——!”

  这一刻,陆林程切身体会到了猫仔们被他掐住时的无力感,仿佛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掏出这个女孩的手掌心。

  陆林程绝望哭喊:“妈妈——!”

  忽然,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在不远处响起:“你们在对我儿子做什么?!”

  瑜路凡被打断,转头望去,就看到刚才逃走的小男孩领着一个女人,正快速朝这边冲来。

  女人脚下的高跟鞋踩在坑坑洼洼的鹅卵石路面上,走都走不顺,更别提跑了,这十米不到的路不知崴了几次。

  女人像是感受不到疼痛般,刚靠近瑜路凡便毫不犹豫扬起胳臂,力度大到带歪自己半边身子,用尽全力朝瑜路凡挥下。

  “给我滚开!!”

  这位妈妈很爱自己的孩子。

  这是瑜路凡的第一反应。

  她的爱也仅仅只能容得下自己的孩子。

  这是瑜路凡的第二反应。

  瑜路凡面色阴

  沉下来,全身肌肉紧绷,很快决定先攻其底盘,出其不意制服她。

  在女人的手挥来瞬间,瑜路凡窜了出去,却没能抵达想到的位置,而是一头撞到了突然出现的黑影上。

  瑜路凡和黑影同时闷哼一声。

  一个头疼,一个腿疼。

  瑜路凡捂着脑门,面色不善抬起头,瞪向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还没看清来人长相,就差点被他头顶浓厚金雾的光芒闪瞎了眼。

  ——这个人,很强!

  比她到这个世界后见到过的所有人都要强。

  瑜路凡连忙往后跳了两步,挡在幼崽们前面。

  屈膝,微微压着身子,警惕地望着来人,好让自己能在此人有所动作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帮小崽子挡住了女人进攻之势的于燃:“…………”

  于燃试着开口:“那个……”

  陆母激烈打断他,大声质问:“你谁啊?!给我让开!”

  这时,陆林程从地上麻溜爬起,哇哇哭着撞开于燃,扑入母亲的怀抱:“妈妈哇呜呜呜呜——”

  于燃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这场闹剧。

  陆母心疼地拉着孩子检查他身上的伤势:“程程,伤着哪了?快让妈妈看看。”

  陆母扒拉着儿子的衣服看了又看,除去脏兮兮的衣服外,也只看出膝盖手肘处有些脏红,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陆林程迫不及待指着瑜路凡道:“妈妈她打我!!你快打她!快打她——!”

  瑜路凡暂时收回放在不速之客身上的视线,看向陆林程。

  在看到陆林程眼中毫不掩饰的暴戾与得意后,失望地叹了口气。

  所以她最讨厌讲道理嘛,一点用都没有……早知道刚才应该多揍他几顿才对。

  陆母听到儿子的倾诉,心中的火气直接烧上颅顶,她瞪向瑜路凡道:“你动我儿子了?!”

  “你给我过来!”说着,陆母伸手就去硬拽瑜路凡,却再次被于燃拦下。

  于燃面无表情:“你最好冷静一点。”

  “你到底是谁?!”陆母几乎失去理智:“滚开!”

  瑜路凡见于燃的动作,稍稍放松了些警惕。

  这位强者似乎对幼崽们并无恶意。

  陆母又试着推了于燃几下,结果于燃纹丝不动,只能恼火尖声道:“你们家就是这么管教小孩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于燃莫名其妙被指责,忍不住扬起眉:“??”她又知道了?

  什么叫他们家的家教?

  “放手!”

  “喵唔——!”

  “啊!”

  “陆林程你滚开!”

  几道幼童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陆母和于燃皆是一愣,齐齐往声源处望去。

  只见刚才还在另一端的陆林程带着两个同伴不知何时摸到了幼崽们那,想要抢夺林霜霜和时潜怀里的猫仔。

  而王小胖等人则堵在前面极力阻拦。

  显然,陆林程觉得有人撑腰了,还想继续撒野。

  一群小孩互相推搡着挤在了一起,不一会儿便扭打起来。

  “不许你欺负小动物!走开!”

  “猫是我们先找到的!放手!不然就打你们!”

  “不放!就不放!”

  王小胖他们一看就从来没有过真人solo的经验,根本放不开手脚,几乎是被动地接受着对面三人的拳打脚踢。

  瑜路凡后一步到场,毫不留情用胳臂死死箍住陆林程的脖子往后扯,警告道:“放手!”

  这可是她领地里的幼崽!!

  “啊!”陆林程踉跄着后退,痛苦大吼:“妈妈!妈妈!!!!”

  于燃简直……惊呆了。

  怎么又打起来了??

  现在小学生干架都这么猛的吗?!

  “程程!!”

  母爱力量让陆母瞬间冲破于燃的防线,直直向小孩们冲过去,一把抓向瑜路凡绑在脑后的长发。

  于燃立马回神,又是一个箭步上前,死死拦住女人,各种混乱的声音吵得他脑袋瓜里嗡嗡作响。

  “不许你动猫猫!”

  “它是我的玩具,你管不着!!”

  “滚!!”

  “打死你!”

  陆母撕心裂肺:“你这个野种放开我儿子!程程!”

  瑜路凡不仅没放,还给了陆林程一套铁拳。

  “呜哇哇哇——!”

  “程程!”陆

  母快疯了。

  于燃架着胳臂,强忍被陆母爆锤的疼痛,又实在不好和一女子动手,只能朝小崽子大声道:“yu路凡你先松手!”

  瑜路凡铿锵有力道:“闭嘴。”

  于燃额角青筋直跳。

  ……这都什么事啊!

  于燃腾出一只手艰难拿出手机,不假思索拨通三位数号码,那边一接通便快速道:“xx公交站旁边那个的小树林有人打群架,双方情绪激动,可能要出人命。”

  他快要死了啊!

  半小时后,警察局内,值班的警察叔叔们看着站在厅中的两大n小,面色怪异。

  他们接到报警电话,据说是打群架,还要出人命了,一刻不敢耽误地安排了一队警察出警,路上还想着需不需要武装支援。

  但等到了事发地后,警察叔叔们就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树林里,一群小孩挤在一起互殴,两个大人在一旁不仅不制止,女的还疯了似的对男的拳脚相向,要不是青年阻止,她看上去是还想参与一下互殴的节奏。

  最后这群小孩还是警察们给硬分开的。

  警察们这才注意到被其中一群小孩怀里护着的猫咪们。

  猫咪状态不怎么好,警察就近送了宠物医院,留了个同事看着,又将一串人提溜了回来,一个个问了家长电话号码,顺着打了过去。

  国家法律实在是没有适用于年龄不到两位数孩子的条款,批评他们也不一定能听得懂。

  唯二的家长一个失去理智,在路上就一个电话打到丈夫那告状了,一看就是个不顶事的。

  另一个冷着脸一言不发,看上去也不太靠谱,警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只能先了解了解详细情况这个样子。

  打群架的是一群豆丁,气氛变得有些滑稽,队长强迫自己严肃起来,清了清嗓子:“说说吧,怎么回事?”

  陆母皱眉道:“什么怎么回事?!我儿子被打啦!你们是瞎了吗!”

  警察铁面无私:“不好意思,我们只看到了互殴,您的儿子当时也有参与。”

  陆母:“小孩子家家叫什么互殴?!”说罢,又强调道:“我儿子

  被打啦!”

  “……”警察:“……”好难沟通的家长。

  警察面无表情:“我看你也打人了,你在旁边锤这小伙子锤挺欢快啊?”

  陆母发飙的模样给警察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幸好这小年轻没还手,不然那就是真的互殴了。

  “我儿子被打了!我要保护我儿子!”

  警察不着痕迹摁了摁太阳穴道:“你要是能冷静点,这小伙子用得着拦着你?”

  陆林程用尖锐的声音道:“是她先打我的!”

  警察觉得自己的脑壳更疼了。

  王小胖气愤道:“凡哥要不阻止你,猫猫就被你掐死啦!”

  警察摆正态度,严肃提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霜霜逻辑清晰:“警察叔叔,是这样的,他们三个在小树林里虐待猫猫,被我们凡哥看到了,被看到后他们不仅不改正,还故意掐猫猫给我们看!”

  警察若有所思看了眼陆林程三人:“喔……”

  “凡哥想要救下猫猫们,所以在迫不得已之下和他们发生了一点点小冲突,”林霜霜用手指比了比,证明冲突真的很小:

  “后来他们自己打不过,就叫了妈妈,这位阿姨一上来就想对凡哥动手,是这个叔叔帮我们拦下来的。”

  林霜霜说着,朝于燃一鞠躬:“谢谢叔叔!”

  王小胖等人后知后觉,有样学样:“谢谢叔叔!”

  于燃:“……”他已经这么老了吗?

  警察惊讶道:“你们都不认识他吗?!”

  所以其实这边这群小孩的家长一个也没到场?!

  小朋友们整齐摇头。

  警察伸出双手,摁上两边的太阳穴。

  这里,痛啊。

  “后来他们还想来抢猫猫,我们不让,所以就打起来啦,”林霜霜总结:“警察叔叔,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陆林程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对,大声反驳:“你放屁!那些猫本来就是我们找到的,就是我们的玩具!它们死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众人听见后,不禁眉头一皱。

  这三观……有些许感人啊。

  警察好奇地问:“所以凡哥是谁?”

  这么说着,眼神在几个男孩身上晃荡。

  让他看看是哪位小朋友这么社会。

  幼崽们闻言,非常快速朝两边散开,露出中间的小女孩来。

  林霜霜骄傲引荐:“哝,凡哥!”

  “……”警察:“……”

  竟是个女孩。

  可以,就很社会。

  男孩子还好说,女孩警察实在狠不下心批评,更何况还是这里面看上去年龄最小的。

  他只能没话找话问:“小朋友,是你先动手打人的吗?可以说说为什么吗?”

  “我不是小朋友,我叫瑜路凡,”瑜路凡道:“他打猫,我就打他啊。”

  警察:“你可以和他讲道理啊?为什么要动手呢?”

  瑜路凡眨眼问:“你觉得呢?”

  “……”警察想到刚才陆母的表现,竟无言以对。

  “道理是讲给还能听得进道理的人听的,”瑜路凡刚吃过讲道理的亏,语重心长道:“对于他们这种行径恶劣的幼崽是没有用的哦。”

  “你听听!”陆母气道:“警察同志你听听,这小孩就是个神经病!我儿子只是和动物玩玩,她就把他打成这样!”

  警察同志有些气笑道:“这位女士,我可以理解你护子心切的心理,但大猫小猫现在还在医院呢,在您这还只是玩玩?”

  陆母无法理解:“畜生而已,有什么好不好的?我儿子愿意玩就玩呗。”

  “这根本不是重点吧?”她继续说:“现在的重点是我儿子被打了!你们让这些小孩的家长赶紧来,他们必须得赔偿!”

  众人闻言,看向陆家母子的眼光都带上了嫌弃,甚至有些认同那位叫凡哥的小孩说的话。

  这位女士从进到警察局开始,就一直在强调自己儿子被欺负这一件事,对于她儿子身上的问题,那是一概不提。

  他们自我且自私,缺乏同理心。

  对于这种人,讲理确实有点浪费口舌。

  警察强忍不适,决定坑小伙子一把,指着于燃:“这不就有一个么,要不你们先谈谈?心平气和那种。”

  于燃:??

  陆母:“我和他没什么可谈的!”

  仅这一观点,

  于燃表示赞同。

  想到这,于燃看了一下从进了警察局就自觉缩到他屁股后面幼崽们,略感心累。

  于燃沉默着呼出一口气。

  瑜路凡察觉到这位陌生的强者情绪不高,便前拍拍他的腿,试图用首领的赞扬让他高兴一点:“你是个好人哦。”

  于燃:“……哦。”我可谢谢你了。

  rtg基地,林父林母刚与顾峰敲定大概投资方案,便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林母歉意一笑接起,在对面三言两语之后,面带震惊拔高音量:“什么?!打起来啦?”

  顾峰没由来眼皮一跳,直觉有事情发生。

  果然,林母挂断电话快速道:“警察说丫丫她们和一群小孩在外边打起来了,现在人在警察局,让我们赶紧过去。”

  “什么?!”林父一拍桌子站起来,狠狠皱眉道:“是哪一群?是不是弄堂那几个男孩子?!”

  “好像不是……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女儿还在警局等着呢!快走!”

  林母没有忘记顾峰:“小顾,你们这的那两个小朋友多半也在,一起去?”

  顾峰点点头,喊上时言,简要说明情况后,跟着林家父母,四人一起赶往警局。

  没想到四人在警局门口竟然遇到不少熟人。

  警局门口站的大半是弄堂里的居民,就连梁娟都赫然在列。

  众人一左一右隔门对望,恍然。

  好了,多半是自家院里的孩子起矛盾了。

  同时又松了口气,是熟人就好办,问题不大。

  梁娟看到时言的一头白毛,先入为主眉毛一扬:“是不是你们那的几个小兔崽子欺负我孙子了?!我孙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

  时言张张嘴,担忧得扫了一眼警察局内部,也不太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潜应该是没那个能力的,但这貌似是团伙作案来的。

  顾峰不慌不忙:“您也别太早下定论,您孙子都上小学了,没道理能被几个学龄前儿童欺负,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弄堂其他家长立马圆场:“好啦好啦,大概就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嘛,大家平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