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25章 Chapter 25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警局内,两派人已经分了开来,互不搭理。

  陆母搂着陆林程坐在一个角落,和陆林程一伙的两个孩子也跟着缩在一起,看上去茫然又无助。

  而另一边,瑜路凡霸道地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上抖腿,眼睛不断扫视着四周。

  于燃将卫衣的帽子罩在头上抵着墙,抱着手臂坐在她的身边。

  于燃闭目养神了一会儿,还是没克制住探索欲,睁开眼试探道:“yu路凡?”

  瑜路凡停下动作,斜睨着他。

  这小眼神拽得飞起,她都不用开口,于燃也能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总的来说两个字——有屁快放。

  这个小崽子在直播间里可不是这样的啊?

  虽然有点叼,还想当他爹,但总体来说还是挺随和的。

  于燃瞬间不知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瑜路凡并不能洞悉他的内心活动,她现在身处他人的领地,身边还带了这么多幼崽,敌人就在不远处,自觉负担略重,实在没闲心唠嗑。

  气氛回归沉默。

  而一群幼崽则在林霜霜的带领下,伏在矮桌子上……刷题。

  王小胖痛苦挠头:“我真的不会这个啊……”

  小伙伴:“这个真的没学过啊!丑…林霜霜,你从哪搞来这些练习册的?!”

  “网购啊,”林霜霜道:“这些题很简单的,我都会,你们都上小学了,难道还做不出来吗?”

  林霜霜脸上带着些许嫌弃,指着时潜道:“你们看潜潜,他也没上过小学,但是我一教,他就会了啊。”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啦!”

  家长们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

  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气氛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和谐一片。

  有家长惊讶道:“哦哟,我们家臭小子竟然会主动做题了?以前我打他怎么就没这种效果?是我打的方法不对吗?”

  警察:“……”你这个家长怎么回事??

  林父看到桌子上熟悉的练习册,干巴巴笑道:“丫丫,你这是在以文会友吗?”

  “不!”林霜霜扬起下巴:“这是惩

  罚!”

  时言蹲在时潜面前,温声细语说着什么。

  顾峰默默坐到瑜路凡身边,掏了掏衣兜,摸出几块奶糖递给小崽子,余光却不小心扫到小崽子旁边的青年,略微惊讶道:“burn?你怎么在这?”

  于燃微微点头:“有点事想找你确认一下。”

  顾峰疑惑挑眉,这么久没联系,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可以谈的?

  于燃:“私事。”

  顾峰还是打了个ok的手势。

  瑜路凡坐在两人之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拉着顾峰的袖子问:“他是谁?你们认识奥。”

  顾峰:“他是于燃。”

  “嗯……”瑜路凡意味深长哼了一声,她对这个名字可谓印象深刻。

  好巧哦……

  瑜路凡看着于燃问:“你想做我爸爸?”

  于燃咧了咧嘴,回敬:“你不也一样?”

  瑜路凡勾起唇角:“那就来一场强者之间的较量,这个爸爸,谁赢谁当,怎么样?”

  虽然这个人很强,但瑜路凡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而且她只要赢了这个人,领地内不就多了一员猛将了嘛!

  稳赚不亏!

  于燃实在没有和小朋友打架的兴趣,便敷衍道:“不怎么样。”

  瑜路凡闻言,晃着腿扭头:“切。”

  没劲。

  顾峰:“……”你们幼不幼稚??

  另一边,梁娟拉起王小胖的手左看右看,关切道:“乖孙哟!有没有受伤啊?是谁打你的?奶奶帮你教训她!”

  眼睛却是死死瞪着瑜路凡所在的位置。

  王小胖在看到顾峰进来那一刻就已经很心虚了,闻言拽了拽梁娟道:“不是凡哥打的……奶奶你别看啦!”

  之前要键盘的事情被他爸妈知道后,他差点没被混合双打鞭笞到傻。

  凡哥竟然是电竞战队的崽……难怪这么厉害!

  王小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自豪情绪。

  “凡哥?”梁娟不可置信瞪着眼:“你什么时候和他们关系这么好啦?!”

  王小胖嗫喏道:“……还行吧。”

  此刻,已经有家长牵着自家小孩的手找到警察面前说

  “警察同志,不好意思哈,都是一个院子里从小皮到大的孩子,平时也是打打闹闹的,给你们添麻烦啦!”

  “是啊是啊,这件事情我们私了就可以啦,不劳烦警察同志费心。”

  警察尴尬道:“其实不是……”

  林父一拍脑袋道:“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要交罚款呐?您说总共多少,我这边全付了!”

  警察:?

  您是来炫富的,还是来解决问题的?

  弄堂的家长闻言,开始争先恐后掏出钱包。

  “别别别,我来!怎么能让小林付呢!”

  “我来我来!你们跟我客气什么!”

  “别啊……”

  警察:???

  你们这些个家长以为在饭局呢?

  态度怎么这么不端正!

  警察深吸一口气:“不是你们的孩子互殴,是你们的孩子和其他小孩互殴!”

  掏钱的家长们一愣:“啊?”

  警察指了指站在角落的另一行家长道:“你们小孩是和他们起的矛盾!”

  那边也恰巧叙旧结束,两方隔着半个大厅对望。

  弄堂家长礼节性打招呼道:“你们好你们好。”

  陆母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

  警察简要概括:“他们在xx站那个小树林里打架,那位女士当时情绪激动,所以这个小伙子报了警,你们看看怎么解决吧。”

  末了,拿手点了点瑜路凡道:“应该是这个小姑娘牵的头,凡哥是吧,家长好好问问。”

  所有家长一同扭头看向瑜路凡。

  瑜路凡只是拆开一颗奶糖,塞进自己嘴里慢慢咀嚼:“放心吧,幼崽们都没有受伤哦。”

  虽然有点累,但保护幼崽的工作完成得还是很不错的。

  家长们:“……”

  小姑娘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们,脸颊红润,两侧腮帮还一鼓一鼓的,看上去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奶团子而已。

  挑架?怎么可能!

  家长们笑道:“怎么可能!警察同志肯定搞错了!”

  “她才几岁啊,就这么小只,肯定不可能!”

  “是啊,小姑娘多可爱啊,肯定是被我们家臭小子骗啦

  ”

  警察:“…………”这群人怎么回事?他要自闭了啊!

  目睹人畜无害小姑娘施暴全程的于燃看了眼顾峰,拿眼神无声询问:她平时都是这样的?

  顾峰耸肩:习惯就好。

  梁娟是早早在瑜路凡手里吃过亏的,看着她这副无辜表情只觉恼火,率先发难道:“好啊!自己小小年纪不学好也就算了,还想着带坏我孙子?!”

  瑜路凡:“我没有收他当小弟哦,他还不够格啦。”

  梁娟:“你说什么?!”

  “奶奶!”王小胖急得跳了两下,指着陆林程一行道:“跟凡哥没有关系!是他们!他们虐待小动物,我们是想救小动物才打起来的!”

  梁娟怒道:“这小兔崽子都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陆母在一旁冷笑道:“难怪小孩这么没教养,原来家长就这副德行啊!”

  梁娟不乐意了,一个眼神刮过去:“你说谁没教养呢?”

  陆母:“谁应我就说谁,我懒得同你们浪费口舌,你们孩子今天要是不给我儿子赔礼道歉,就谁也别想走!”

  陆林程得意地哼了一声。

  “不可能!”王小胖大叫:“凭什么给陆林程道歉啊?!要不是凡哥阻止,他差点就把小猫掐死啦!”

  陆母眼神不善看着小胖道:“你这小孩再多嘴,别怪我不客气!”

  梁娟粗声道:“你要是敢动我孙子,看我不抽死你!”

  陆母:“你敢!”

  “你看我敢是不敢……诶,等等,陆林程?”

  梁娟忽然一拍手,大声笑道:“原来你们就是陆林程的家长啊!哎哟,你们这家教,真要命诶!”

  “你怎么说话的?!”

  弄堂家长则好奇看向梁娟问:“怎么回事啊?”

  梁娟扯着嗓子道:“三小家长谁不知道陆林程的凶名啊!拉帮结伙霸凌同学,把人家小孩都逼退学了!啧啧啧,原来在外面还会虐待小动物啊?那长大了是不是要去杀人啦?”

  陆林程伙伴的家长一听,不着痕迹将自己的小孩往外拉了拉。

  陆父笑容有些僵硬:“这位女士,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不然你就是

  造谣啊。”

  说完,扫了林父一眼。

  最近公司周转不顺,林父手里的项目他已经争取很久了,可别坏在一场可笑的孩童闹剧里。

  结果下一秒就被自己亲生儿子拆了台。

  陆林程指着王小胖狠厉道:“好啊王小胖!跟我对着干?最好别让我在学校再看到你们,不然见你一次我打你一次!”

  “我要让舅舅把你们都抓起来!通通关进监狱!”

  瑜路凡闻言,糖也不吃了,走到所有人前面面无表情看着陆林程。

  一点记性没长。

  不把这幼崽驯服,她瑜路凡就不是神梦泽最强首领了还。

  瑜路凡盯了他一会儿,忽然冲陆林程露齿一笑,一口洁白的乳牙在冷光灯下泛着白光。

  这个笑在陆林程眼里,简直比魔鬼还可怕,他条件反射一缩,但很快又梗着脖子道:“我弄死他们以后,你也跑不了!”

  “还有那些死猫!”陆林程扭曲着笑说:“就算你今天保护了它们又怎样,我等会儿就去宠物医院把它们全掐死!”

  幼崽们被他脸上恐怖的表情吓到,纷纷往家长怀里缩去。

  陆父警告道:“陆林程!闭嘴!”

  陆林程熟练扑进母亲怀抱:“妈妈!”

  陆母不满看向丈夫:“你凶他做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

  “你能少说两句吗?!”

  陆父脸色铁青,半晌后笑着看向林父道:“不好意思林总,童言无忌,不能当真的,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林霜霜从林母怀里抬起头,反驳:“才不是呢,丫丫抱着小猫的时候,他就来抢啦,他是真的想掐死猫猫。”

  她晃了晃林父的手:“爸爸,等一下丫丫能不能把猫猫们带回去啊,丫丫想保护它们。”

  林父松开皱着的眉头,笑道:“好啊,一会儿带丫丫过去接它们好不好?”

  林父一直觉得他们家的家庭教育问题已经很大了,今天这个陆家却又让他大开眼界。

  什么叫童言无忌?遮羞布罢了。

  孩童的语言就是父母言传身教最直观的体现方式。

  这个陆总……以后还是不接触为好。

  陆父:“林总啊……那个——”

  这时,一位警察大步走入大厅,道:“刚送医院那几只猫里,有一只小的气管破了没救回来,刚咽气啦!”

  瑜路凡听到后,表情出现瞬间的空白。

  然后猛地低下头,双手握成拳头,用牙齿咬住嘴唇,一声不吭。

  她没能保护好弱小的生命。

  ……要是能再早一点发现该多好。

  顾峰屈膝蹲下,拍了拍小崽子的背,安抚道:“凡哥已经做得很好啦,活下来的小猫们会感谢你的。”

  瑜路凡沉默地盯着地板,极力隐忍着没说话。

  小朋友们低声啜泣起来。

  “猫猫没了呜呜呜呜……他们好坏啊!”

  “我不要猫猫死呜呜呜……妈妈……”

  “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警察叹了口气,忍不住看着陆家父母道:“法律是没有针对虐待动物的处罚条例,但善待生命是生而为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

  “你们身为父母,就有义务和责任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三观,”警察有些痛心道:

  “他才几岁啊,就已经能毫无心理压力害死一只猫,那等他长大以后呢?这样他迟早会遭报应的啊!”

  “你们做父母的真的该反省一下啊!”

  陆母听到这些话,只觉得是在诅咒她的儿子,她有些歇斯底里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儿子的命是一只野猫能比的?!我告诉你,我儿子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谁也管不着!”

  “什么狗屁报应,你不要给我危言耸听!”

  警察深深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不再说话。

  陆父忍无可忍,大声呵止:“张莉娜!陆林程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你给我消停一下行吗!”

  陆母被吼得一愣,随即更加激烈道:“你竟然吼我?!你…”

  “猫妈妈的孩子没有啦。”

  清脆的奶音忽然打断了陆父陆母的争吵,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瑜路凡微仰着头,看着陆母道:“你也是妈妈,你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伤害,可是你的

  孩子却害死了另一位母亲的孩子。”

  陆母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你拿我跟猫作对比?!”

  瑜路凡不想仰视这样一个人,她低下头,脚尖划拉着地板道:“你是一位母亲,爱护幼崽是你的天职,所以你能是非不认颠倒黑白地保护他。”

  陆母:“你!”

  “但是,无论你的爱有多厚重,都不可能遮掩住他犯下的恶行,”瑜路凡抬起手掌,静静盯着掌心道:“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错了,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瑜路凡收拢掌心,扬起下巴冷冷道:“就算他有你的庇护,我也有千万种方法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完,头也不回往警局外走去。

  “瑜路凡!”顾峰立马追了出去。

  时言带着时潜急匆匆跟上。

  于燃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今日是今日毕。

  弄堂里的家长们见状,也纷纷带着孩子往外走去。

  陆林程没由来地打了个寒战,他拽着陆母的衣服急切道:“妈妈你快帮我教训她啊!她要走了!!要走了!”

  在陆母做出反应前,陆父忍无可忍:“够了!是还嫌不够丢人吗?!”

  一旁的林父抱起林霜霜,意味深长看了陆父一眼道:“陆总啊……有些原则性的东西,是丢不得的,您好自为之吧。”

  陆父脸色苍白,挽留道:“林总,这只是个误会——”

  “行了,”林父摇头:“看看您儿子现在的眼神吧,到底是不是误会,您自己心里清楚。”

  陆父闻言,猛地低下头去,就看到陆林程直勾勾盯着瑜路凡的背影,眼中的怨恨几乎凝为实质,仿佛要将人抽筋拔骨一般。

  陆父的脊背上瞬间惊起一层冷汗。

  弄堂居民在警局门口互相道别,顾峰一行跟着林父前往宠物医院查探猫咪的情况。

  路上,瑜路凡就静静坐着,一直杵着下巴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林霜霜和时潜担忧地看着她,却不敢开口说话。

  宠物医院离警局不远,众人很快到达目的地,询问医生情况后得知,除去那只不幸身亡的猫仔外

  其他几只都没有太大问题,林父就直接拍板将猫咪都接回去照顾。

  医生领着众人去后面找猫。

  到了地方后,几人刚靠近,原本安安静静趴在笼子里大猫忽然抬头,冲着瑜路凡叫了一声。

  瑜路凡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下将手伸进笼子,轻轻摸了摸大猫的脑袋,感受到它示好的顶撞后,轻声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哦。”

  大猫:“喵……”

  瑜路凡沉默片刻,认真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那样做的。交给我就好。”

  到了弄堂门口,林霜霜不舍与瑜路凡和时潜道别,然后抱着猫咪们跟父母一起离开了。

  瑜路凡回到基地后,马不停蹄开始拿着背包搜刮桌子上的各种零食,直至背包装不下了才停下来。

  余火包小颂几个捏着ad钙,目瞪口呆看着站在自家大厅中间的亚洲第一adc,小声哔哔:“卧槽……这也是凡哥捡回来的?!”

  “难不成……凡哥真是burn的女鹅??”

  “难道burn真要跳槽啦?!”

  “卧——靠——!”

  于燃打量着rtg新基地,被狠狠的寒酸了一把,又听到新rtg队员的哔哔声,不禁皱着眉看过去。

  网瘾少年们瞬间噤声,吹着口哨东张西望。

  于燃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反应,就感觉到低处起了一阵小风,定眼一看,刚回来没多久的小姑娘已经又跑了出去。

  于燃看着视若无睹的几个队员,疑惑道:“你们不管?”

  李维达:“没关系的。”

  余火:“凡哥本事通天,管不着啊。”

  “是啊是啊,”包小颂:“这地界凡哥比我们都熟。”

  顾峰从厨房出来,顺手扔了一瓶ad钙给于燃:“这里小孩多,队里好久没喝过别的东西了,将就一下。”

  于燃:“……”

  顾峰:“说吧,什么事?”

  于燃放下ad钙,开门见山:“她到底是谁的孩子?”

  “不造诶,”包小颂很快接道:“江湖传言是燃神您的孩子哦~”

  “……”于燃:“我没在开玩笑。”

  余火:

  “我们也是真的不知道呀,就天空一声巨响,凡哥从天而降啊。”

  顾峰:“确实不知,到底怎么了?你知道?”

  于燃抿了抿唇,开口道:“她姓yu,你们知道是哪个yu吗?”

  “不知。”余火澄清:“反正肯定不是我这个余。”

  于燃双手交握,垂眼看着自己的手指,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yu,可能是瑜舟的瑜呢?”

  顾峰一愣:“……什么?”

  于燃望着他,一字一句认真问:“他是不是回来了?”

  瑜路凡轻车熟路在弄堂里穿梭着,很快就找到初元的领地,弓着身子钻了进去。

  “喵~”初元正好在,见到瑜路凡便粘了上去。

  瑜路凡蹲下,摸了摸它的肚皮,将身后的背包取下:“等一等哦。”

  初元歪歪头:“喵?”

  四周的猫咪逐渐聚集起来。

  “这是给你们准备的报酬。”

  瑜路凡打开背包,将里面的食物全部抖落出来:“能帮我一个忙吗?”

  作者有话要说:神秘倒计时:5

  题外话:最近太忙辽,更新不太稳,尽量早点更,然后白天的话可能会修文这个样子。【鞠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沉鲛20瓶;c苹果果5瓶;啊我脱水啦要狗带啦2瓶;瑶、布熊不是小熊、46842168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