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26章 Chapter 26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初元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尽是疑惑:“喵?”

  瑜路凡坐到草地上,盘起腿,摸着手边长毛猫顺滑的背毛道:“一位母亲和它的幼崽,在外面被人类幼崽欺负了,最后还有一只没能活下来。我教训了那个人类幼崽,好像没什么效果。”

  初元蹭了蹭她:“喵~”

  “我不是失落,”瑜路凡摇头道:“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它们,或许可以救下的。”

  瑜路凡垂着脑袋,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小声道:“好讨厌啊。”

  她是神梦泽最强的首领,庇护弱小生灵几乎是刻入瑜路凡本能里的职责之一。

  而今天,瑜路凡第一次失职了。

  瑜路凡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就像被扔进泥沼之中,越用力就会陷得越深。

  “或许我的方法是错的,”瑜路凡甩了甩手:“我不应该打他,也不该与他讲道理。因为我不是猫。我打他,他会畏惧我,但他永远不会去尊重比他弱小的生命。”

  人类思维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瑜路凡的想象。神梦泽里的生灵更多是用实力说话——

  在神梦泽,瑜路凡只要将欺凌弱小的人教训一顿,对方服软后,就算再不甘也会遵从强者命令,若是想要违抗,可以,打一场,胜利者制定规则。

  瑜路凡终究不是人类,她没办法真正理解他们的思想、行为与生活。

  来到这个世界后,瑜路凡一直维系着以往在神梦泽的行为准则,在面对领地内的小弟和居民们尽可能收敛棱角,表现得亲和一些。

  而在外则保持警惕,遇到被欺负的对象,在保证己方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就出手帮助。

  可是这次的事情告诉瑜路凡,这一套对人类是没有用的。

  但瑜路凡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那位母亲不希望这个幼崽以命偿命,但他不值得被饶恕,”瑜路凡跪起来,认真扫视着聚集起来的猫咪们:“所以我希望初元能用初元的手段,让他以后看到你们,就会觉得恐惧,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

  “可以吗?”

  初

  元端坐在草地上,抬起左前爪,轻轻搭在瑜路凡的手背上:“喵~”

  瑜路凡背着空空如也的背包回到基地时,rtg众人齐齐停下手上动作,用一种带着强烈探究欲的眼神看着她。

  但在瑜路凡眼里,探究=渴望。

  瑜路凡摸了摸扁扁的背包,遗憾道:“吃的没有了,下次会给你们留一点的。”

  瑜路凡扫了一眼大厅,问:“于燃呢?”

  包小颂:“于神走掉了呀。”

  他停顿一下接着道:“凡哥,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快快如实道来!”

  瑜路凡眨眨眼道:“我是你凡哥啊。”

  “一边去!”余火一把推开包小颂,看向小崽子问:“凡哥,你从何处来,又要往何处去啊?”

  瑜路凡歪了歪头,有些疑惑。

  李维达简化了一下问题:“凡哥,你是谁?你到这来有什么目的?你今后要往哪里去?”

  “啊,”这个瑜路凡知道怎么答。

  瑜路凡伸出一根手指道:“我是瑜路凡。”

  瑜路凡伸出第二根手指:“我是来找一个人的。”

  瑜路凡伸出第三根手指:“找到那个人之后,我就会回到我的故乡去了哦。”

  包小颂迅速问:“找谁?!”

  “嗯……”瑜路凡皱眉思索着小光球留下的模糊记忆点,慢慢道:“就是一个人啊,很高很高,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暖暖的,说话…慢吞吞的,应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吧。”

  “应该?”余火问:“凡哥,你连你要找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瑜路凡摇头:“不造啊。”

  想了想,又说:“但是那个人那里,也有那天你们穿的衣服上那种大大的图腾。”

  顾峰想了想,拿起队服问:“是这个?”

  瑜路凡点头。

  rtg众人陷入沉思。

  瑜路凡的描述太抽象了,他们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有没有可能真如于燃所猜测的那样。

  唯一的可靠的线索大概就是那人也有印有rtg队徽的物品。

  但这也并不能代表什么,rtg鼎盛时期,俱乐部所有员工都有队服,队员周边产品上也

  都带队徽,一经上架几乎立马脱销。

  那时候的rtg多辉煌啊,粉丝千千万,周边销量直到现在也以千万单位位居mos职业队榜首。

  当年的那些粉丝算算年龄,孩子也该会打酱油了。会带孩子去看职业联赛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算了,”顾峰道:“还是等于燃那边的消息吧,如果能找到瑜队的联系方式,问一下就知道了。”

  当年顾峰刚进一队当替补的时候,也是有听传闻说jeffrey是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的。

  只是jeffrey消失得突然,没多久所有联系方式就全部注销了,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女儿怎么会突然出现?

  顾峰心里还是觉得不大可能的。

  顾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你的故乡在哪呢?”

  瑜路凡指着几人的电脑屏幕道:“这里啊。”

  rtg众:“……”

  你是想说自己是从游戏里面钻出来的吗。

  就离谱!

  夜晚,瑜路凡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没一会而便一骨碌爬起来,跳下床往窗边跑去。

  瑜路凡扒着窗沿,看着无月无星的漆黑夜空,点了点头。

  黑,是最好的保护色。

  凌晨。

  s市著名富人小区的楼房隐匿在静谧黑夜中,只有零星几家还亮着光。

  “喵——!”

  一声尖利的猫叫划破黑夜的宁静。小区门口的路灯下出现一道黑影。

  紧接着,一道接一道的黑影悄无声息出现,叠在一起,越来越多,最后几乎完全盖住路灯投在地板上的光。

  不久后,黑影们开始乌泱泱往小区内移动,没有弄出丝毫动静,路灯下的阴影散去,白光重新打在了地板上,静静照耀着,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区内,还没休息的男人打开窗,半个身子探出窗外。

  “嗒——”

  他按下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

  男人呼出烟雾,习惯性低头看向楼下。

  这个点小区里早没什么人活动了,他也不是想看什么,就是找个合适的姿势发呆,静静抽根烟

  而已。

  男人很快有了目标——那棵树长得不错啊!就它了!

  只是……

  男人带着疑惑看向树下阴影。

  树荫也太深了吧?这棵树有那么密的叶子吗?

  男人眯起眼睛——

  下一秒树下出现的东西,险些没把他的天灵盖给吓飞了。

  ——只见树下,两点泛着绿光的小光点骤然亮起,然后像是触碰了某个开关一样,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开始出现,不断往黑暗阑珊之处蔓延。

  那斑驳的一片惨绿灯笼,如同阎王殿内指引亡灵道路的森森鬼火,在本就浓厚的黑里愈发诡谲迷幻。

  几乎是刹那间,男人寒毛直立,脊背后面腾起一股凉气。

  那让他辗转反侧的烟瘾几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顾不得其他,立马缩回房中,将窗子死死扣上,窗帘一拉。

  暗骂:“邪门儿了!”

  灭烟、熄灯,屋内再无动静。

  树下领头的初元收回目光,昂首挺胸,骄傲道:“喵……!”

  “喵——”

  “喵——”

  “喵……”

  一呼百应。

  初元满意地在原地打了个圈,然后一个纵身快速朝一个方向飞奔起来。

  树下的猫咪们纷纷追随,一段距离后,猫咪们开始有秩序地往四周散开,消失在夜色深处,仿佛从未出现一般。

  “程程,在家里休息几天吧,妈妈帮你请假啦。”

  “不要!我要去!”陆林程执著地背起书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翘着脚道:“穿鞋!”

  陆母拗不过,只能帮儿子将鞋穿好:“在家你可以玩电脑玩手机啊,为什么一定要去学校?”

  陆林程随意道:“你管不着。”

  陆林程心里算盘打得叮当作响——

  他就是要立刻去学校,将他的小弟们通通叫上,去堵王小胖他们。

  陆林程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欣赏这群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了。

  想到这,陆林程心情大好,连身上被石子路磕青的部位都不疼了。

  “好好好,去去去,妈妈送你。”

  陆林程快速跳下沙发,冲向玄关,不耐烦敲着鞋柜大喊:

  “你快点!”

  说完,陆林程迫不及待打开大门,一脚踩了出去,愣住。

  他感觉这一脚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与以往不一样。

  陆林程不禁低头望去,看清自己踩着什么之后,头皮都炸了。

  ——他的脚并没有落在地板上,而是踩在了几乎堆起门槛这么高的死耗子堆上。

  耗子们的头整齐朝着内部,死不瞑目,嘴巴大张着,每一只脖子上都有四个分布不均的血洞,浑身糊满还未干透的血液,湿泞泞的叠在一起,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陆林程呆呆地跌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眨了眨眼。

  “啊啊啊啊啊——!!!”

  “程程怎么了?!”陆母闻声赶来,在看到自家大门口的惨况后,也忍不住尖叫出声。

  反应过来后,陆母将儿子拉进房内,重重合上门,颤抖着拨通丈夫电话:“陆仲超!!你快回来啊——!”

  “谁把这些死耗子堆在我家门口的?!”

  “这……陆先生、陆太太,你们也看到了,监控里什么也没有啊……”

  “没有就查啊?!不然我每年交的物业费就给你们吃干饭的啊?!”

  工作人员一脸为难:“没有没有,只是我们这也是需要时间的嘛。”

  “两天!”陆父喘着粗气理了理领带:“两天之后我必须见到人!”

  “好的好的,我们尽快。”

  这房子暂时也待不了人了,陆家三口只能简易收拾行李,打算换一处房子暂住。

  陆母前往停车场的路上不停抱怨:“陆仲超,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啊?你做生意怎么就不为我们母子考虑一下?!做人留三分啊!”

  陆林程却不知道在想什么,眼底忽明忽暗。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