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32章 Chapter 32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凡哥……?”

  包小颂挠了挠脸:“凡哥还小啊……不能吧。”

  齐裴:“我没让你们天天和小朋友练,我之后会联系别的打野跟你们排。”

  齐裴就是想让这群小孩心里有个数,看看没了顾峰,换做一个比他们强势太多的队友,他们能打成什么样。

  “不过话得说清楚,”齐裴抱着胳膊道:“我咂摸着她能和于燃打成那样……说实话吧,现在国内确实找不出比她厉害的打野,差不多的人家也不会愿意来,你们确定不打?”

  rtg几人疯狂摇头:“打打打,我们打!”

  齐裴朝几人摆手:“行了出去吧,别偷懒,练习!”又看向顾峰:“小顾等等,我有事跟你说。”

  顾峰:“好。”

  网瘾少年们迫不及待转头就跑。

  齐裴气笑:“出息。”

  看着几人消失后,齐裴将复盘室的门关上,还谨慎的上了道锁,才走过去坐回沙发上道:“来,坐下,谈谈。”

  顾峰正好也有事情想和齐裴谈,便坐到他的对面道:“齐哥,你现在也有自己的工作,再来给我们做教练,是不是太累了?”

  “还成,”齐裴无所谓道:“好歹我曾经也是rtg的一份子,带一带也没什么,倒是你。”

  房里只有两人,齐裴直接道:“你的手,是不是有伤了?”

  秘密被戳破,顾峰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握住右手手腕,然后自己楞了一下,又很快松开。

  齐裴呼出一口气,往后一倒道:“多久了?找医生看过没?”

  “……”顾峰抿了抿嘴,声音有些低:“看了。”

  “能治好不能?”

  “概率不大。”

  齐裴闻言,叹了口气道:“还能打多久?你还打算坚持多久?”

  顾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臂,沉默了。

  齐裴胸口有些闷得慌。

  他比顾峰年长几岁,也算是看着顾峰一路从青训挤进首发替补走过来的长辈了。

  要说换个别人在替补上一坐就是一年半载,怎么也会有些怨言,但是顾峰没有,他就是这么个不争不抢

  的性格。

  “顾峰,你给我句准话,”齐裴道:“假设,rtg夏季赛成功打进mpl,那明年你们就可以参加mpl联赛了,春季赛夏季赛,再大胆一点,如果rtg能摸到资格赛、入围赛的门槛呢?甚至打进小组赛、半决赛甚至决赛。”

  “你打了四年了,你还能坚持多久?”

  四年,普通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也基本到头了。

  “我不知道,”顾峰道:“我尽量。”

  “尽量?”齐裴冷笑一声,终于忍无可忍站了起来,插着腰在空地来回走了两道,“顾峰啊顾峰,rtg早该在两年前就散了!”

  顾峰:“……我知道。”

  齐裴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他,激动道:“你知道个屁!”

  “当初那么多战队想签你,你随便选一家,绝对是首发!哪个队伍不得讨好着你,供着你?!现在倒好,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

  “两年!你白白浪费了两年啊!”齐裴说:“你该在世界赛场和burn那臭小子对轰,而不是在这奶孩子!你到底为什么要留下?!”

  顾峰被骂也不恼,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轻声道:“齐哥,如果当年不是瑜队把浑浑噩噩的我招进青训队,又提携我做了替补,领一份闲工资,以我的学历,我现在应该是街道上随便一家网吧的网管,或者端菜的服务生。”

  齐裴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反驳的话。

  顾峰继续道:“我能有今天,都是rtg给的,我做不到就这么看着它散了。”

  顾峰对于mos也说不上非常热爱,对于胜负啊,首发位啊,都没有太强的欲望,但是他很珍视因为mos而认识的这群人,以及rtg这个地方。

  向导之河,不仅仅是玩家的向导之河,也是他的向导之河。

  他想再把它送上顶峰哪怕一次,如果他坚持不住了,谁都可以,让rtg重新上去,他能看到就满足了。

  最终,齐裴烦躁地抓了把头发,重重坐下道:“没想到啊顾峰,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你肯定是最先想开放下的那个,没想到…算了。”

  齐裴没有继续下去,而

  是转移话题道:“你这个情况…有没有打算找替补?”

  顾峰:“想过。”

  就是之前太穷,考虑到工资问题就暂时搁置了,现在直播收入渐涨,还有了林父林母的投资,确实该提上日程了。

  “行吧,我帮你也留意留意,这段时间你少练会儿,好好调整状态。”

  “麻烦齐哥了。”

  齐裴作为前rtg首发之一,因为贫嘴骚话连篇还自来熟,江湖人称齐大交际花。

  齐大交际花就算退役了,在电竞圈也是有人脉的,说拉人就拉人,没多久就凑起了一支rtg网瘾少年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豪华陪训团。

  豪华是豪华,打不过也是真的打不过。

  rtg几人在齐裴的要求下没有上大号,而是用了小号组队。

  比赛开始前,他们用求救的眼神望着顾峰,希望队长被他们真诚的眼神打动,不要就这么抛弃他们。

  结果顾峰目不斜视,主动下机。

  rtg:qaq

  至于瑜路凡那里,简直不要太好说话,对于她来说,操练小弟是分内之责。

  换打野可不是小事,rtg几人本来是非常担心与瑜路凡无法配合的。

  虽然以前和瑜路凡也打过,但那时她是替的时言,adc与野位还是有很大差距。

  然而比赛开始没多久,他们那颗高悬的心就渐渐放下了。

  瑜路凡的打法是和顾峰大相径庭,但不知为何,rtg几人却能打出和顾峰在时差不多的轻松感来。

  对面毕竟很强,不能说一点压力没有,但至少还是能打的嘛!

  几人不由松了口气,看来事情也没有齐裴说的那么严重。

  他们也还是能打的啦。

  结果还没放松多久,齐裴便在第二波团战即将爆发的时候,皱着眉申请了暂停。

  包小颂作为前排,操纵的角色都已经跃到半空了,画面却忽然停住,他一脸懵逼问:“怎么了?”

  齐裴咂嘴:“好家伙,我以为这里只有顾峰在奶孩子,没想到连小朋友都会奶人啊。”

  这群小孩被两个不同风格的大佬罩着,也是太过舒适了。

  瑜

  路凡大声道:“我不是小朋友,我叫瑜路凡!”

  齐裴故意道:“你比我小,还那么矮,你就是小朋友。”

  瑜路凡:“我只做漂亮姐姐的小朋友,你好丑,我不要。”

  “……”齐裴不可置信指着自己:“我丑?!”

  他当年在职业圈也是响当当的一枝花。

  竟然说他丑?!

  瑜路凡捂住眼,面无表情:“丑。”

  齐裴深吸一口气,咳嗽一声道:“得,大人不跟小孩子计较,小姐姐,我们来拎一下现在的重点。”

  小姐姐瑜路凡勉强接受:“什么重点啊?”

  齐裴指着电脑屏幕道:“你打比赛能不能不迁就他们啊?扶贫呢?”

  瑜路凡疑惑道:“他们那么弱,如果我不扶他们,怎么赢啊?”

  rtg几人感觉胸口又中一箭。

  “那就让他们输啊,”齐裴道:“怎么,还输不起啦?”

  “能赢为什么要输啊?”瑜路凡皱眉:“我那么强,当然要带他们获取胜利啊。”

  齐裴:“你现在能帮他们赢是没错,但你不能上赛场啊?”

  瑜路凡:“为什么不行?”

  齐裴:“因为你是小朋友呀,年龄不够就是不行。”

  瑜路凡:“可是我很强啊。”

  齐裴:“那也不行,这是规矩,比赛只能靠他们自己。”

  瑜路凡转头喊:“顾峰!”

  顾峰遥遥应道:“凡哥啊,这个真的不行啊。”

  瑜路凡对顾峰是信任的,闻言小声:“切。”没劲。

  齐裴咂嘴道:“小姐姐你就认真打,按你的节奏来,让他们瞧瞧自己的真实水平成不?”

  瑜路凡磨了磨牙:“好吧。”

  瑜路凡是很不想输的,但是听这个人说的什么比赛,她又去不了,只能让还弱弱的小弟上,那是有点危险。

  齐裴过去重新联系那边继续比赛。

  瑜路凡看了眼小弟们道:“你们尽量跟上我奥,不然……”

  余火:“不然?”

  瑜路凡眨眼道:“会输的很惨哒。”

  余火:“…………”

  比赛重新开始后,几人发现——瑜路凡,真的没在开

  玩笑。

  对面本来就是久经沙场的职业选手,经验技术都不是rtg几人能硬碰硬的,失误更是少之又少。

  暂停前,瑜路凡会等待时机,掂量他们的能力,有些破绽rtg抓不住,瑜路凡也不会冒进,而是直接放弃,然后去打乱对面节奏,开团时也是尽可能给几人制造拿人头的便利。

  可是现在,瑜路凡简直就是人形bug查找机,大多数时候几人根本没发现对面有什么可以击破的地方,瑜路凡就已经冲上去了。

  而当他们后知后觉跟上,要么人已经被瑜路凡带走,要么对面及时调整,他们又支援太慢导致错失良机。

  瑜路凡的撤退信号也给的及时,可几人屡次失误,急切地想证明自己并非齐裴说的那样,还是咬着牙往前冲了。

  时言犹豫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然后——

  【you"veslainanenemy!】

  【doublekill!】

  余火和时言被对面摁头爆锤。

  瑜路凡不忍直视:“诶——”

  余火抿着唇,脸色发白。

  他是平时最能浪的,也是今天被杀得最惨的,心态有些不稳。

  后期,几人被锤怕了,聚精会神,不敢再浪,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rtg发现他们就算高度集中,也根本跟不上瑜路凡的节奏。

  就像是在水里挥剑一样,有一种轻飘飘的凝滞感。他们拼命去追赶瑜路凡的节奏,却还是慢n拍。

  时言和李维达两人是下路搭子还好一点,余火和包小颂却总是走出互相干扰的位来。

  这就是经验,实力上的客观差距,对面就算是临时组建的陪训团,也能很快用经验磨合。

  反观rtg,失去顾峰和瑜路凡的迁就后,阵脚大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打。

  那种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却因为自己太垃圾,怎么也抓不住的无力感死死压在几人心头。

  这场练习赛,rtg输得可谓明明白白,从来没输得这么明白过。

  齐裴毫不客气嘲讽:“啧啧,这战绩,真美哈。”

  rtg低下头,不说话

  几人还没从失败中缓过神来,齐裴那边就接到了刚才陪训团一员的电话。

  刚接起,那边的选手就迫不及待问:“齐哥!!你组的这支战队的打野是谁?!好秀啊我的天!”

  齐裴并没有告诉他们陪练对象是rtg的事情,只说是他自己组的新战队。

  齐裴道:“那是肯定的啊!”

  “所以是谁啊!介绍给兄弟认识认识呗!”

  齐裴:“想知道?”

  “嗯嗯!”

  “你猜。”

  说完,齐裴无视那边呐喊,挂断了电话。又转头望向盯着电脑面色不虞的瑜路凡。

  这小崽子好胜心这么强呢……

  他这算不算欺负小朋友啊?

  齐裴忽然有些过意不去,摸了摸口袋,掏出两颗薄荷糖走过去道:“不就是输了一次比赛么,别不高兴啊小姐姐。”

  “我知道,”瑜路凡挥开他的手,绷着脸道:“我生气,别烦我。”

  明明可以赢,但是却输掉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但是那比赛她又不能上去,如果小弟们不成长,会摔得更惨。

  与其让他们在那时摔跤,不如在这里先摔个够。

  她身为强者却无法帮助到弱者。

  好!烦!啊!

  瑜路凡缩起腿,将头搭在膝盖上,开始装死。

  齐裴又喊了几声,见她完全没有要应的打算,只能把糖放在桌子上。

  齐裴站起来,扫向一群蔫了吧唧的少年。

  “一个二个愣着干嘛?复盘啊!赶紧的!”

  一行四人就这么被提溜进复盘室,这次都不用齐裴开口,几人都能看出没了顾峰和瑜路凡的扶贫后,自己的操作到底有多拉胯。

  这个地方,怎么能站在这?!这不是等死吗!

  这个地方怎么能莽?哪来的自信?!

  他们原来真的这么差的吗……!

  这种失误竟然是他们犯的?!好辣眼睛啊!

  rtg开始今日份的怀疑人生。

  齐裴转着笔道:“怎么样,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就在这时,复盘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小小的身影窜了进来。

  瑜路凡面无

  表情走到最前面,清了清嗓子道:“我想了一下,比赛凡哥没办法带你们打,但我会尽可能让你们多学点,进步快一点。”

  rtg几人可怜巴巴望着她。

  瑜路凡沉吟片刻,果断道:“就给你们说说作战思路吧,很简单哒。”

  说完也不耽搁,瑜路凡立马指着投影一点点分析起来。

  比如她为什么会判断敌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又比如对方这里为什么失误,如何把握微妙时机进行反攻,再比如如何预判对方的预判并加以反击。

  瑜路凡将自己当时做出的分析掰开揉碎好好讲了一通。

  rtg几人听得双耳嗡鸣目眩神晕,只觉脑浆沸腾,仿佛下一秒就要熟了似的。

  齐裴欣赏得直点头,心里可惜这小崽子为何这么小,主办方也真是的,小朋友怎么就不能打职业呢。

  暴殄天物!

  半小时后,瑜路凡拍了拍肚子:“我说完啦,都听明白了吗?”

  说了那么久,她都饿啦。

  “还有什么问题吗?”

  rtg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瑜路凡见状,就默认小弟们学会了,便愉快转身,出门,挥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

  小崽子离开半晌,几人才慢慢回神。

  包小颂看向齐裴问:“齐哥,怎么办呐……”

  “什么怎么办?”齐裴奇怪道:“小朋友都把思路给你们剖得这么开了,学啊。”

  余火欲哭无泪:“学不会啊……”

  包小颂痛苦地捂着脑袋:“我凭本事考上的985,一直以为自己的脑子还不错,但和凡哥比起来,它就是少了十道弯啊!”

  天知道她那小脑袋瓜是怎么在瞬息间判断这么多问题的啊!

  这就是电竞天才吗?!

  李维达默默点头。

  齐裴铁面无私:“那就练,练出本能来,他们姓瑜的用的这套思路,那叫经典永不过时,你们能在夏季赛开始前掌握那么两三成,mpl你们随便进,要能在春季赛开始前掌握个五六成,怎么也得是个八强了吧。指不定还能上入围赛遛一遛。”

  当年的rtg可是至今无人能复制的奇迹,不是齐

  裴自负,而是他们确确实实有这个能力。

  “我告诉你们啊,没得商量,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

  复盘室内哀嚎遍野。

  接下来的时间,rtg队员们除了吃睡就是争分夺秒练习,然后跟着齐裴一起复盘。

  于燃也会抽空过来提点时言一点,时言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他就像一块海绵一样毫无阻碍接纳着各种干货,短短一月,进步惊人。

  好在地狱集训模式的效果也是出类拔萃,rtg在练习赛中的胜率不断提高,队伍战术也初具皱形。

  瑜路凡看着小弟们快速得成长,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美美啃了一口手里的大鸡腿。

  口中香味让小崽子幸福地眯上眼。

  好好吃哦!

  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之中,mdl夏季赛的赛程安排终于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阴间码字人!耶!

  感谢在2020-12-1302:44:26~2020-12-1402:5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herry、布熊不是小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