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34章 Chapter 3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mdl决赛赛场。

  穿着红色吊带连衣裙的主持人用甜美的声音道:“面有请mdl决赛参赛队伍,cet战队入场——!”

  四周看台上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cet粉丝们将灯牌、应援横幅举过头顶,高声呼喊队员的id。

  “八万!八万!八万!……”

  “run!run!run!”

  “……”

  cet的队员们边走边朝观众席招手,不时还耍帅似的撩撩头发,朝灯牌方向抛个媚眼。

  “啊啊啊啊——!”

  女粉的尖叫声将主持人宣布rtg出场的引言吞得一干二净。

  余火边往走边道:“我去,cet什么时候这么红火了?”

  cet再怎么也就是个次级战队,哪来这么高粉丝量?

  “不得多亏了我们,”包小颂道:“为了让我们止步决赛,天知道来了多少临时粉。”

  随着rtg一步一步往mpl迈进,当年那成千上万的rtg黑也开始闻风聚集。

  他们的宗旨就是——们rtg烂在mdl或者原地解散我们都ok,但们要是敢上来,我们就让你们吃不了兜走。

  他们不惜花费重金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给rtg尽可能制造多一点劣势。

  余火摇摇头道:“真是,爱之深,恨之切。”可惜这一颗真心,注定要喂狗咯。

  他们rtg心大如盆,这个,小场面啦。

  顾峰无所谓一笑:“那感情好,咱今天就按凡哥所说,狠狠把他们灿烂了,这口反向毒奶给cet喝个够。”

  双方选手在场地中间面对面站,均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昨天cet那条微博,和明着说他们与rtg不合没什么区别。

  八万依旧对之前练习赛耿耿于怀,在两队错身而过时,在时言耳边狠声道:“给我等。”

  时言:???

  等到了位置,时言是忍不住问:“cet的中单为什么看上去很讨厌我的样子?”

  他完全不记得他有和cet有过交集啊。

  余火咬着唇,以防自己一

  不小心笑出声。

  包小颂张嘴就来:“他有病,不用理他。”

  时言眨眨眼道:“啊,好的。”

  “那咱还是按原计划走?”包小颂问。

  顾峰:“嗯,没问题。”

  时言再次迷惑:“什么原计划啊?”

  余火道:“一会儿你打八万,他走哪条道就走哪条。”

  这是rtg新研究出来专门用来对付cet这种队伍的脏战术。

  八万当初被瑜路凡披着young的壳锤出0/13/4的战绩,要说没有心理阴影是不可能的。

  虽然是瑜路凡锤的,但八万又不知道打他的人不是时言。

  rtg决定将计就计,让时言将这份恐惧延续下去。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时言,那是因为做戏就要做全套,想要骗过敌人,当然需要先骗过自己。

  凡哥提前好几个月给他们铺好的路,当然要好好利用。

  果然,八万在看到和自己对线的是young后,忍不住道:“他们还想来那套,怎么办?”

  “先别慌,”队长冷静吩咐:“辅助先过去帮他一把,按我们的节奏来。”

  现场的解说也很震惊:“rtg这套阵容有些奇特啊?中下路互换在职业联赛里也是很少的。”

  解说b顺着道:“这……或许是什么新招?”

  弹幕狂刷——

  【我看这是自暴自弃吧,算有自知之明。】

  【有一段时间没关注rtg了,竟然打进决赛了?】

  【一人血书求rtg禁赛。】

  【rtg不配,真的不配,他们要是进了mpl那才是污染空气好吧。】

  【解散解散解散解散解散解散…………】

  也有少量刚被rtg的清奇画风圈粉的水友帮忙说话,但这股力量在仇r大军面前,就如蜉蝣撼树般没有存在感。

  仇r大军恨不得cet直接两局定胜负,将rtg锤出局。

  可惜老天并未倾听他们的请求。

  从比赛开始,cet八万的行动就异常谨慎,丝毫没有他以往比赛中的勇,要不是看到他坐在电脑前面,观众都以为cet中单换人了!

  说你一个前期怎么都比adc强势的中单法师,干嘛躲着adc走啊??

  辅助都来帮了上啊!!

  “啊这,”解说a干巴巴:“可能……cet也准备了新战术?”

  “啊这,”解说b说:“可能吧?”

  顾峰冷静吩咐:“young,把中单逼过来。”

  时言目测了一顾峰与自己的距离,盘算怎样一边和八万对招一边将人引过去才能减小技能消耗,却发现队友们已经开始朝中路靠近。

  时言不敢再犹豫,突然发难一招朝八万砸了过去。

  出乎他预料的是,八万根本没有迎战的意思,直接就往河道蹿了过去。

  然后……

  【1stblood!】

  电脑前,八万色狰狞。

  rtg迅速中路集合,cet四人竭力阻拦,是被压制到了二塔之。

  rtg顺势拿龙,节奏起飞。

  【卧槽cet这中单是被rtg了蛊??】

  【可能脑子进水了吧。】

  【不是说rtg是他们手败将吗??就这?!】

  十分钟后,余火和时言换回,时言单杀对面上单一次,连拆二塔。

  顾峰跟入侵cet野区,捉住了正在打蓝的八万,再次将其斩于刀。

  第一局结束的太快,cet的阵型甚至还没做出来。

  让cet感到棘手的是,他们切实感受到rtg变强了。

  是所有人从单体实力到支援配合都变强的那种变强。

  以前他们前期能将拖字诀进行到底,然后一波针对反杀,可是这一次,他们针对谁都不顺手。

  更不论前期为了提防young花费了太多精力,young随便一个动作他们就草木皆兵。

  结果young竟然什么都没做?!

  这让cet有种一拳打倒棉花上的感觉,憋屈!

  时间一点点过去。

  目前比分是1:1,所有人屏息凝等待后一局的结果出来。

  终,在四十分钟时,顾峰抢到一龙,rtg直接跳大开团,打出一波漂亮的团灭来。

  新一波兵线刚好

  到达,rtg一路推到水晶。

  【victory!】

  大大的胜利出现在公屏上。

  余火松开鼠标,忍不住激动喊出声来:“yeah!yeah!yeah!!!”

  几个大龄网瘾少年兴奋地抱在了一起胡言乱语。

  “啊啊啊啊——!我们真的进去啦!!”

  “mpl!老子来啦!!!”

  胡闹一阵,几个少年就被顾峰拎了出去,与面色阴沉的cet例行握手。

  观众席也是安静的有些过分。

  解说干咳一声:“呃……今天的比赛结果也是有些出人预料啊,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哈。”

  “话不多说,让我们恭喜rtg,时隔两年重返mpl赛场,恭喜!”

  然而,观众并不买账。

  一块灯牌从观众席被扔,‘哐’的一声砸到体育场的地板上,四分五裂。

  有人大喊:“rtg滚出mpl!!!”

  这一嗓子,直接点燃了所有观众的情绪,一个接一个的灯牌飞入场地,远的差一点就砸到了rtg队员身上。

  “们不配——!要求重赛!!”

  “rtg滚出电竞圈!!”

  “们还有脸回mpl?!汉奸!卖国贼!!!”

  观众们开始哄闹着要挤下观众席,往rtg方向靠近。

  解说大喊:“保安!保安大队在哪?!快来维持秩序!”

  饶是见过大阵仗,rtg几人还是被吓了一跳,就连cet都满脸错愕,连两队的恩怨都暂时抛之脑后。

  八万呆愣愣问:“们这是刨过他们祖坟啊……?”

  余火若有所思:“看上去可能更严重些,应该是扬了他们祖宗的骨灰吧。”

  八万竖起大拇指:“牛掰。”

  余火抱拳:“过奖。”

  两人同时被队长揪了回去。

  回到休息室,rtg几人迅速关上门,松了口气。

  面依旧异常哄闹,但这个后台,他们肯定是进不来的。

  齐裴正站在窗边讲电话,三只崽子捧着林家父母赞助的小零食吃得正香。

  瑜路凡拍拍手跳下沙发,竖起大拇

  指道:“比赛我都看了,很棒啦!”

  虽然还是有些小失误,但也已经进步很多啦!

  林霜霜兴奋道:“丫丫也想上去比赛!”

  时潜:“只要丫丫多吃一点,就可以快快长大,然后就能上去比赛啦、”

  林霜霜看向瑜路凡道:“那凡哥也要多吃一点才行,然后我们就能一起参加啦!”

  “嗯!”瑜路凡重重点头,高举手臂道:“到时候,凡哥带们赢!”

  面忽然一片吵闹,没待众人反应过来,休息室的门便被粗暴打开。

  一群电竞记者扛长枪短炮挤了进来,将包小颂挤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

  包小颂大喊:“队长!他们杀进来啦!!快逃!”

  余火一把扯过傻逼队友:“闭上的狗嘴。”

  记者们看到站在正中间的三只幼崽皆是一愣,很快又反应过来,发现顾峰站在侧边,便疯了似的将镜头怼了上去:

  “顾队长!请问rtg为什么会出现三个小孩?”

  “请问顾队,这次rtg回到mpl舞台,您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顾队,大家对你们重返赛场的反应都比较激烈,怎么看??”

  “我们的视频将无剪辑公布于账号上,请接受我们的采访!”

  s市南郊别墅区。

  一西装革履的青年刷卡进门,晃晃悠悠在人行道上走着,那疲倦的背影让保安都担心他会不会一秒便要倒地不起似的。

  能在这地界买栋别墅的人,哪个不是身价百亿起的?

  他们摔一跤,那摔掉的可不仅是医药费,有可能是全国gdp啊!

  他这种小保安可担不起这责任!

  保安立马掏出对讲机通知:“注意注意,西门,d3区程户主,看上去状态有点不对,需要重点看护。”

  “d3区收到,d3区收到。”

  程宴正用和乌龟慢爬差不多的速度往自家别墅挪去,不知为何,总觉得身后忽然多了点什么动静。

  程宴停住,仔细分辨,却又什么都没听出来。

  这段时间太累所以幻听了?

  程宴揉了揉

  耳朵,动了一步。

  声音再次响起。

  程宴:“……!”

  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敢回头。

  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大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怕鬼。

  程宴深吸一口气,猛地迈开腿朝前狂奔起来,一直跑到自家别墅前,一秒指纹解锁,‘嗖’的一冲进去将门重重合上,松了口气。

  然后隐约听到外面有声音响起:“d3区户主已安全到达。”

  程宴:“……”

  巡逻保安啊……

  虚惊一场。

  歇了会儿,将别墅里的灯全部打开,程宴快速冲了个澡,一头栽倒在自己床上,忍不住慨叹:“这是生活嘛……”

  这几个月跟发小东奔西走找孩子的辛酸经历让程宴觉得——不婚不孕简直就是个优选项。

  如果像瑜舟一样结了婚生了孩子,没甜蜜几年就很悲催的成了单亲,孩子出了问题,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这也就算了,到最后孩子被拐走了!

  这种事情,想想就可怕。

  瑜家枝繁叶茂,错综复杂,孩子丢了都不能明目张胆找,生怕被别有用心之人先一步得到消息,找到孩子后用来要挟瑜家。

  赔钱赔产都不算什么,他们怕的是杀人越货啊!

  想到瑜舟近些时日周身越来越浓的低气压,说实话,若不是瑜舟从小和他一块长大的,程宴都想离瑜舟远点。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几个人贩子总算是被找着了,不是他们想象中最坏的那种仇家报复的情况。

  ——只是普通的拐卖。

  人贩子找到了,孩子的落也就有了。

  瑜舟继续跟警察南,他,瑜舟的发小兼生意合伙人,终于能放松会儿,回来睡个懒觉了。

  程宴是个时髦的五毒青年,睡前不冲会儿浪就浑身难受。

  程宴躺在床上,像以往一样打开微博热点,一刷新——一条叫做【rtg自觉滚出mpl】的词条瞬间窜上榜首。

  rtg?

  程宴记得以前瑜舟打游戏的时候,战队好像就叫这名。

  手指一滑,戳了进去。

  热度排行第

  一的是一段视频,程宴顺手点开。

  视频镜头有些摇晃,好半晌画面才清晰起来,扛摄像机的人打开了一扇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道幼童的身影。

  其中一只幼崽背对着镜头,手高高地举,不知在做什么。

  另外两只就崇拜地望,一个将手里的棒棒糖递给她,一个将巧克力递给她。

  程宴咂咂嘴,不得了了,真是海王要从娃娃抓起。

  幼童似乎是被突然闯入的人惊扰到,猛地回过身来,一张白嫩嫩红扑扑的小脸就这么暴露在镜头中。

  小姑娘警惕地盯着镜头,龇牙,刚要朝镜头扑去就被人拎起,提出了镜头。

  程宴被逗乐,不由笑了两声,又忽然顿住。

  这小孩……怎么有些眼熟啊?

  程宴不禁将视频往回倒放一节,盯着小孩沉思片刻,打了个响指道:“长得和饭饭挺像——”

  ……嗯?!?!

  程宴一从床上跃起,捧着手机定眼再看……瞳孔震颤。

  这张脸?!?!

  程宴倒吸一口凉气:“卧槽——!”

  作者有话要说:…………淦,我忽略了jj还有高审这种东西,干等一小时……【孩子刚被放出来,人傻了,磕一个!】

  说一个我朋友身边发生的事情,她小学同学父母做生意树大招风了,然后同学就被竞争对手雇凶绑架了,父母报警,但最后还是被撕票了,挺惨。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慕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鹿小妩、花慕10瓶;别枝鹊4瓶;怀中璧、布熊不是小熊、雪恋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