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35章 Chapter 35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rtg的热度还在持续发酵,并未如以往一样很快别人遗忘。

  其实很多这两年刚入mos的新人玩家根本不知当年到底发了什么,就算有无数“热心前辈”科普,也不是很能get到他们为如此愤怒。

  诚然,那位叫jeffrey的远古传说听起来确实牛的一批,但对于近两年入坑的玩家来说,他们现在看到的华夏赛区顶尖战队也只能在世界赛堪堪进个四强而已。

  他们从未见过辉煌,自然无法会到骨灰玩家们的落差。

  世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啊,没经历过就是没经历过,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同仇敌忾跟风嘴rtg两句。

  反正不骂白不骂,又不要钱。

  当然,最重要的是,rtg下下,包括三只小崽子在内的九口人在视频里说的话是太特娘的欠抽了!

  【rtg,我要是你们,我肯定自觉和赛方申请退赛,别给脸不要脸了,让你们自己退赛是兄弟们给你们最后的面。】

  【rtg你们有什么脸出现在mpl?你们的存在就是在玷污电子竞技这项运动!】

  【就脸大如盆死猪不怕开水烫呗,还特么拿冠军?您配吗!】

  【事实摆在眼前,竟然还找来两小孩洗白?呵呵,再怎么洗也是汉奸卖国贼,脏透了。】

  视频里,面对记者的提问,顾峰是这样说的。

  “重返赛场?没什么看法,”顾峰的嘴角扬着在他脸上很难看到的傲然弧度:“这是我们凭本事努力争取到的成果,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如果rtg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被击败,不用你们送,我们自己会走,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rtg会一直赢下去。”

  余火几个听到后,巴巴赶来凑热闹,大放厥词:“不就是少拿了一座金锅么,补回来不就完了?”

  说完,还转头看向一旁的小女孩道:“是吧,凡哥。”

  小女孩叼着棒棒糖,闻言眨了眨眼:“在神梦泽,弱者寻求庇护,强者引领规则,虽然有时候强者的历史并不是非常光鲜,但那又如?”

  “轻蔑、嘲笑

  谩骂和质疑,”瑜路凡伸出三根手指:“这些只会出现在你们登顶前的路途中,是阻力也是磨砺,等到你们登顶的那一刻,这些都将成为积灰的历史,被众人遗忘。”

  余火愣了愣,不禁吹了声口哨。

  “当然啦,”瑜路凡拿起林霜霜的课外读物,熟练翻开某一页,指着面的一句话话锋一转:“如果你们从顶峰坠落,就会墙倒众人推哦,就像现在这样。”

  她指了指门口排成队的长枪短炮们。

  林霜霜也道:“是呀是呀,丫丫查过哦,rtg明明拿过三次世界冠军了,可是所有人都只记得最后一次失败,确实是墙倒众人推呢。”

  对上儿童清澈的眼睛,记者里发虚,下意识反驳:“大家抵制rtg是因为打假赛,才不是因为没有夺冠……”

  林霜霜晃着脑袋:“这个丫丫也查了,当年无论是mos赛方还是游戏官方,从来都没说过rtg打假赛哦。”

  瑜路凡赞赏地点了点头:“但是在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都没等你们所说的官方发布一个说明,rtg打假赛的新闻与帖子几乎在同一时刻出现,说什么卖国贼,然后所有人都信了。唔……对,这叫带节奏。”

  包小颂忍不住道:“哇哦,精辟。”

  抛开瑜路凡对于某些事情神奇的解读方式,她确实是一个与林霜霜一样早慧的孩子。

  在这类孩子面前,有些事只要被他们嗅到蛛丝马迹,他们就能以异常敏锐的直觉与信息搜集能力将所有异常与可能罗列出来,并加以推断。

  林霜霜继续说:“书上说,在群集情况下,个体会主动放弃独立批判的思考能力,听风就是雨,丫丫之前一直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丫丫好像明白了。”

  她们成熟的逻辑让记者忘记了她们还是孩子的事实:“当初jeffrey不战而退,不告而别,自始至终没有出来解释过一句,不是心虚是什么?”

  “是啊,他可以解释啊,有谁封了他的嘴吗!”

  瑜路凡却冷不防问:“他解释不解释,有什么区别吗?”

  记者们一愣:“什么?”

  瑜路

  凡眼神平静,像是在陈述某种论点:“输掉比赛已经成为事实,他无法再给你们提供你们最想要的价值,那他的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

  胜为王,败为寇,哪怕他的有由,试问谁又会去倾听一个失败者的“借口”呢?

  事实,在电子竞技这种打输比赛连谈恋爱都会变成原罪的行业,失败者解释任何都有可能被当做新的诟点狠狠攻击。

  你可以说还有人在等,但那股等待的力量,在铺天盖地的恶语面前就如蜉蝣般渺小,等待是自发行为,谁也不能要求被动接受者为等待产生的负面情绪买单。

  瑜路凡不知道那位当年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是怎样的想法,但用她在神梦泽征战多年的经验来看,失败者若是想翻盘,只有将当初打败他的对手狠狠打败才是最佳路途。

  rtg失去一枚金牌,那最好的解释方法就是去赢回一枚。

  “请注意一下,你们攻击rtg哥哥们的内核是‘打假赛’。”

  林霜霜再次强调:“你们觉得他们存在违规行为,有违竞技精神,所以抵制,而不是因为jeffrey失踪,但他们是否有打假赛,你们并不清楚……其实严格意义来说,你们只是因为没看到胜利所以愤怒罢了,只是你们很机智地给自己升华了一下高度。”

  瑜路凡将糖棍扔进垃圾桶道:“你们真的是想要他的解释吗?当然不是。rtg当年不是没打比赛哦,只是打输了而已。你们想要的是那份荣耀,但其实那份荣耀拿没拿到,都不会属于你们啦。不过也可以解啦,弱者大本营突然出现一个强者,大家当然会希望他能改变现况啊。”

  记者:“……”无法反驳。

  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将众人说得一愣一愣的,细想之下,似乎还有那么点意思。

  齐裴适时站出来道:“没错,作为老rtg一员,我可以负责地说——当年jeffrey是缺席了决赛,可rtg不只有jeffrey一人,失败的因素是多层叠加,绝对不是jeffrey一人的错,但我认为没有必要解释。”

  “请诸位不要过多关注队员

  私活,等rtg用成绩说话就好。”

  【谁特么想等你们用成绩说话,劳资只想要你们这群low逼原地消失!】

  【只有我觉得这两个小盆友很可爱吗?】

  【凡凡妈妈爱你!!!】

  【可爱个鸡毛啊!简直没养好吧,什么叫我们是愤怒无处宣泄啊?输了就是输了,打假赛就是打假赛还不让人说了??】

  【啊这,所以你还承认自己是在宣泄咯?】

  【呵呵,反正抵制rtg一辈子。】

  任由外边腥风血雨,rtg回到基地后大门一关,都不。

  既然大话已经放出了,他们肯定是要加倍努力去实现的,众人沉迷于训练无法自拔,倒是还又精进不少。

  月枝头,精疲力竭的网瘾少年们倒头就睡。

  瑜路凡从睡梦中悠悠转醒,有些无措地蜷缩起来,平复着莫名的悸感。

  她有些没由来的不安,直觉有什么事情将要来临。

  虽然有些慌张,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将要来临的并不是坏事。

  到底为什么?

  瑜路凡盯着难得澄亮的夜空看了会儿,努力思索依旧没能得到结论。听到肚子里的打鼓声,用了一秒做下去安抚肚子的决定后,跳下床。

  瑜路凡小翼翼打开门,却发现一楼大厅有若隐若现的光线,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有些刺鼻的气味。

  瑜路凡放轻脚步下楼,看到沙发坐着一道人影。

  是顾峰。

  足下乡远离城市,四面环山。置身其中,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绿海,偶有的虫鸣于浓郁的绿海中响起。

  足下乡历来封闭,依山傍水自给自足,除去乡民之外人迹罕至,像极了社畜向往的世外桃源。

  而这块世外桃源,今天却格外热闹。

  只是带来热闹的人们并没能让乡民拿出美酒热情款待。

  乡民们散步在四周,有的手里拿着镰刀,有的扛着斧子扁担,就连五六岁的幼童手里,都攥着一根粗圆的木棍,他们虎视眈眈,又忌惮着这群不速之客所拥有的武器,不敢向前。

  他们并不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因为就在

  不久之前,这群不速之客刚给他们朝夕相处的邻里带上了手铐。

  而这群人的同伙,将邻里从各地弄到的最新待卖货物从房子里牵出。

  这批货物是一群3—7岁不等的孩子。

  警察们警惕地举着枪,时刻提防这群乡民暴动,又分出一批人手将孩子们带下山。

  领队的警察对着对讲机道:“人已经下去了,注意接应。”

  等确认孩童们安全与留守警力会合,来的警察们才压着犯人撤退。

  审讯室外灯光昏暗,众人透过单向玻璃,一瞬不瞬盯着室内嫌疑人的动静。

  而在一众来不及更衣的警察之中,有一人格外突出——

  这是个身形挺拔欣长的青年男人,身上并未穿着警服,只是踩着一双黑色登山靴,裤脚被严严实实包裹在内,身罩着一件黑色的冲锋衣,冲锋衣的拉链被严丝合缝拉到最顶端。

  大半张脸隐于黑暗之中,周身气压又低又冷,看去不太好接近。

  这人是刚刚才进来的,一看就不是局里一员。

  “这个女孩是不是你们抱走的?”

  “……是。”

  男人闻言,托着头戴式耳机的右手手指一动,垂下眼睑,几绺发丝跟着散到额前,遮住了眼尾,也将年轻警察们克制不住的探究目光隔绝在外。

  耳机中的对话还在继续:

  “那她人呢?被你们卖到哪了?”

  “没卖嘞,我记得清楚得很,这女娃有病撒,怎么卖。”

  “……所以孩子呢?”

  “人啊……我记得当时是随便找了个地方放了,没卖!没买!”

  “咣——!”审讯室内的警察狠狠砸了一下桌子,问:“放哪啦?!”

  那人畏畏缩缩道:“s…s市的育馆。”

  “你当自己蛤>蟆呢一戳一蹦跶?你知道s市有多少个体育馆么?!”警察又敲了敲桌子:“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千多!你是想让我自己猜啊?!”

  “放在哪个育馆了?快说!”

  “我、我不识字,的不知道啊!”

  “……艹。”

  半小时后,审讯结束,不久后,监听室的门被

  人一把推开。

  “啪”的一声,墙面上的开关被按下,整个房间忽的明亮起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痛苦地捂住眼睛。

  来人边走边开门见山道:“瑜舟你也别着急,这不有线索了么,不就是一…千多个体育场么,我们马联系s市的同志们帮忙调查,很快的!”

  “三个月都熬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天了,啊。”

  “我知道,辛苦你们了。”

  众人听到一声平静得让人觉得有些温柔的声音响起,不禁睁开刺痛的眼朝声源处望去。

  这次,他们终于看清了这位叫“瑜舟”的冲锋衣男士长什么样。

  这人长着一张年轻英俊的脸,轮廓分明,头发似乎有段时间没有修剪,偏长,额前碎发依旧调皮地勾在他的眉尾,头顶的冷光灯打在他的皮肤上,将立的五官削弱不少,嘴角似乎天生就带着扬的弧度。

  眼角眉梢被罩在澄澈的白光之下,黑色的眼眸中光影缱绻,平静柔和。

  瞬间将众人心中‘冰冷不好接近’的初印象破坏得一干二净,偏偏当事人还丝毫未觉,淡定地朝所有人笑了。

  ……

  与警方沟通过后,瑜舟往警局大门口走去,唇角的弧度逐渐消失,眉眼间浮出零星冰冷倦气。

  他坐车,关门,点燃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几秒后又缓缓将烟雾呼出。

  眼前烟雾氤氲,瑜舟沉沉望着,一时出神。

  已经三个月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瑜舟扫了眼来电显示,随意开着免提接通。

  还未等他出声,那边青年的声音就咋咋呼呼过来了:“卧槽瑜舟,饭饭怎么会在热搜?!她不是丢了么!”

  瑜舟一愣:“什么?”

  “我给你截图啦,你现在、立刻马看微信!”

  紧接着,瑜舟的手机震动两下,他点开备注【程宴】的对话框里的图片,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的小脸一下闯入他的视线。

  瑜舟眼睛不由瞪大,忘记呼吸。

  屏幕中,小姑娘睁着清凌凌的眼,瞳孔水亮,面色红润,表情动可爱……仿佛下一秒就会像两年前一样踉踉跄跄跑着扑到他怀里喊

  他爸爸。

  幼童好像带着奶香味的声音,听一万遍也听不够。

  可他已经有两年没听见过了。

  “看到了吗?”程宴的声音再次响起:“到底是不是饭饭啊??”

  瑜舟回神,一脚踩上油门道:“地址,我现在就过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