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39章 Chapter 39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瑜路凡揉着被自己掐疼的耳朵,非常郁闷。

  她刚才抓的那一把,一点也没收力。

  …好痛哦。

  瑜路凡都快生气了,从来没有人能让神梦泽最强的首领感到疼痛——除了首领自己。

  瑜路凡叹了口气,又揉了揉耳朵,不解地想,她的耳朵怎么会真的长在头顶,她又不是初元……

  瑜路凡盯着粼粼水面一愣,水面倒影脸上金色的瞳孔中跟着闪过一点疑惑,头顶绒绒的耳朵似乎也感受到她的不解,跟着晃动一下。

  初元?

  瑜路凡记得很清楚,她的小弟里没有任何一个叫这个名字。

  瑜路凡忍不住伸出手敲了敲脑袋,又晃了晃。

  这些没头没尾的乱糟记忆到底是从哪来的?

  瑜路凡甚至怀疑是不是睚眦害怕打不她,在昨晚给她下了什么药。

  因为首领掉线时间过长,双方小兵情绪浮躁,已经开始隔河互喷了。

  “你们首领就是怕了,蹲在地上不敢跟们老大比试!认输吧!”

  “呸!也不看看是谁被我们凡哥打进河里了?”

  “强词夺理!”

  “你们才是你弱你有理!”

  瑜路凡只觉耳边‘嗡嗡嗡’的,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这些人真是……上赶着找揍。

  接着小兵们就看到,女孩猛地从地面上站起,单手成爪往河面一挥——

  “轰——!!”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河面忽然激起高大的浪花,声势浩荡,睚眦掉进去都没有这排面。

  有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瑜路凡冷着脸道:“有人听令!”

  小弟们闻言,整齐地抬起右脚,再用力跺向地面,土地发出隆隆巨响。

  他们铿锵有力道:“是!”

  瑜路凡:“前锋!”

  前锋们整齐划一往走出队列,将武器往地狠狠一剁:“在!”

  瑜路凡双腿分开立于地面,左手附于腰后。

  她是所有人当中最矮、最小的一个,此刻却成为了有人无法忽视的夺目存在。

  睚眦忌惮地往后退了一步。

  瑜路

  凡眯起眼,冷笑一声,扬起下巴大声道:“起事!”

  “是——!”

  瑜路凡纵身而起,直接跃江河。

  前锋们有样学样,跟随着她直直冲到对岸。

  瑜路凡率先砸入敌方大军中,一个扫堂腿撂翻两个,顺手夺下一把长>枪,脚做弓步,往前一劈一刺,在敌人还未反应来的情况下,又失去五六个战力。

  等到刑天等前锋逼近,睚眦才如梦初醒般大吼:“杀——!”

  小兵们迅速分出两队,一队负责阻拦刑天等入侵者,另一队快速朝瑜路凡包抄去。

  远程与辅助兵迅速后撤,拉远距离开始将技能砸至对岸试图过河的敌人。

  瑜路凡却在包围圈来时,脚一点地再次跃起,于空中挽着了个枪花越前锋,砸入远程分队里,长>枪一扫便撂倒一片。

  轻松躲开几个火球风刃,长>枪贴着地面抡圆,再用枪尖做支点、枪身做杠杆把自己送入半空,以仰腰半弧形态双手提起长>枪,再猛地往前一蜷身将它往下砸去。

  “轰隆隆——!”

  “啊——!”

  敌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巨大的力量死死嵌入土地之中,没一会儿功夫都抠不出来。

  随着一个接一个行为艺术作品的诞生,睚眦方远程兵种损失大半,支援能力大幅度下降。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前方兵种连支援都来不及,更不论瑜路凡的兵力已至,正和他们缠斗在一块。

  睚眦见老家几乎被端,只能从前方撤回,抡着锤子再次与女孩打到一块。

  瑜路凡毫不犹豫放弃手中不知从哪个倒霉法师那里顺来当棍棒用的权杖,伸出利爪直接劈向流星锤。

  睚眦下意识一挡。

  “呲啦——”尖锐的摩擦声和着火花爆出,睚眦随着力道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一块石头,呛咳一声,流星锤上留下十道深深的伤痕。

  睚眦试图开口:“你——”

  瑜路凡打架时不喜欢说话,只是踩着不知哪位小兵的头朝睚眦俯冲而去,在空中翻滚一圈借力一脚踹向睚眦。

  睚眦吃力格挡,却被恐怖的力道踹得

  向后疯狂倒退,借着流星锤上的利齿抓地才勉强停下。

  他喘着粗气望向已经欺身逼近的女孩,倒吸一口凉气。

  瑜路凡又不知从哪搞来了条锁链,看去像是他阵营某小兵的裤腰链,此刻却被她在头顶舞出龙卷的气势。

  ——这要是被抽一下,怕不是得直接下分家啊!

  睚眦明智地往侧边一滚,只听“轰——”的一声,再往刚才的位置看去,尘土飞扬间都能看到地板被劈出一道极深的裂缝!

  卧槽!

  ……这怎么打?!啊?!这特娘的怎么打?!?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怪物?!

  这么会儿功夫,瑜路凡已经拖着对于她来说长的锁链,一步步往睚眦的方向走来。

  围绕着睚眦的小兵们只要想到被撂一下可能连个全尸都无法留下,就止不住双腿打颤,不知不觉往后退去,将首领再次暴露在瑜路凡眼前。

  瑜路凡戏谑地看了他一眼,做出一个俯冲的动作——

  睚眦咬牙大吼:“等一下!”

  太阳早已消失在神梦泽的地平线上,只有天际还能看到一些蒙蒙的亮光。

  夜晚的神梦泽是宁静而安详的,论哪一方部落,在一整个白天的争斗后,都需要一些修养的时间。

  等到天际那一点微光彻底消失后,点点繁星爬上天幕,与月光一起将流光洒向大地。

  一场漂亮的胜仗后,自然要有热闹的篝火晚宴为伴。

  像是挑衅似的,瑜路凡手下有小弟都一起提议,这次的庆功宴就在距离睚眦败退后让出的地盘举行。

  ——这里还未经搜查,不够安全,但足够刺激。

  瑜路凡当然……答应啊!

  嚣张,是胜利者的特权。

  “芜湖!——!”

  代表着胜利的篝火终于被点燃,红色的火光照亮一张张兴奋的面孔,他们喜悦地用炽热的眼神看着篝火旁的女孩——

  这是带领他们驰骋神梦泽的首领,她总能将胜利带给部落,战不胜。

  他们的思维装不下太多想法,但他们清楚知道,这个女孩是他们愿意一生追随的存在。

  瑜路凡

  和小弟们瞎胡闹了片刻,便莫名失去兴致。

  怀揣着空落落的情,瑜路凡悄声息离开人群,找了个有大石头的偏僻角落,跳上去躺下,眺望天幕。

  时间飞逝,夜幕被一道天光破开,黎明初晓。

  四周金雾弥散于空中,在初阳柔和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瑜路凡坐了起来,望着金雾。

  瑜路凡发现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细致地观察这种东西。

  细看下,这些金色雾气好像是一颗颗金色颗粒,在空气中飘飘摇摇。

  她不禁疑惑,金雾到底是什么?

  狌狌长老只说,金雾给予神梦泽的生灵生命,可金雾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呢?

  “凡哥。”

  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昨天开吗?”

  瑜路凡心不在焉:“唔。”

  狌狌自然而然爬上石头,坐到女孩旁边,顺着她的目光一起看向漫天金雾:“很漂亮吧。”

  瑜路凡闷闷道:“唔。”

  “也觉得很漂亮。”

  狌狌继续望着天幕道:“你知道这些雾气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么?”

  瑜路凡:“您告诉,有神梦泽后,这些东西就一直在这了。”

  “是,”狌狌笑了笑,道:“但是我没有告诉你,神梦泽到底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又到底是什么东西。”

  瑜路凡的里骤然腾起很大的不安,她望向狌狌:“您想说什么?”

  她的直觉告诉她,狌狌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她或许不会愿意听见。

  狌狌抬起手摸了摸女孩的发顶,宽厚手掌暖洋洋的温度稍微化解了瑜路凡心中的不安。

  “其实在两年前,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狌狌道:“直到有一天。”

  瑜路凡不由攥紧衣料:“有一天?”

  “先不说这个,”狌狌却话锋一转:“很久以前,们都是设置精密的仪器,按照指令完成每一天的工作,没有情绪、思想。们彼此会交流沟通,以此来传递某些必要讯息,却不会像现在这样笑笑闹闹,直到某一天,凡哥,你被“投放”进来了。”

  瑜路凡:“投放?”

  狌狌:“

  是的,投放。们是程序,不能算是生命。”

  “一开始,们只能感受到你的设置比们要更精密、复杂,这并不奇怪,”狌狌道:“在你被投放进来之前,这里也还有囚牛、睚眦、嘲风、蒲牢四个“领袖”,但奇怪的是——你那个时候并不是一段完整的程序。”

  瑜路凡领悟很快:“以我打架的时候没有您说的语音,也没有武器。”

  但是也没有限制,以小弟的招式和武器她都能使用。

  狌狌给予肯定:“没错。”

  他继续道:“可是有一天,你突然被一段我们无法解读的数据入侵了,你们似乎天生就存在某种联系,以很快就成功融合了。”

  瑜路凡:“然后变成了现在的。”

  狌狌:“对。”

  瑜路凡问:“那段数据呢?是从哪里来的?”

  狌狌沉默片刻,道:“如果的分析没有错,那就是从人类世界……你应该记得的,凡哥。”

  “记得?”

  “嗯哼。”

  这句话打开了瑜路凡记忆中某个枷锁,被她暂时遗忘的东西瞬间喷涌而出,迫不及待冲刷着她的脑域。

  像要被撕裂了一样,瑜路凡痛苦地抱住脑袋。

  ——来,叫声大哥,以后的仗,凡哥带你们赢!

  ——你们之前刻苦练习这么久,当然要骑在他们脸上狠狠灿烂啊。

  ——饭饭……我是爸爸。

  ……

  半晌,瑜路凡缓缓松开手,一言不发低着头。

  原来“回来了”,是这个意思。

  她都没来得及和他们打一声招呼,算不算不告而别?

  瑜路凡想,小光球回去后,会有人还记得她吗?

  这时,狌狌道:“你融合的或许是一段属于人类的数据,而那段数据的忽然入侵,则将们封闭的世界撞出了一个口子,金雾从那而来。”

  狌狌将手伸向半空,挥散部分金雾道:“这些雾气,和凡哥融合的那段意识,应该是同类物品。”

  “它们与们逐渐相融,让我们学会类人的思维模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狌狌道:“也是它们,告诉们,们的世界叫做—

  —神梦泽。”

  瑜路凡回神,试着分析道:“金雾是人类的意识?”

  “对,”狌狌道:“精确一点,应该说是人类对于神梦泽的喜爱情绪,它们与你融合的意识有区别,杂驳、浅淡,但胜在数量众多。”

  瑜路凡想到人类世界对神梦泽的称呼——神话邦。

  她知道,mos玩家数量极其庞大,能够汇集起这么浓厚的金雾,倒也说得去。

  以只有mos玩家的头顶才会有金雾,而从未接触过mos的人,头顶才会空空如也。

  “金雾是喜爱的情绪,但人类对于每个程序的喜爱程度是不同的,每个程序的和能够承载的情绪数量也是不同的,”狌狌道:“以,们便逐渐分出了明显的强弱。”

  瑜路凡有一个疑问:“那为什么每个人头顶的金雾会有区别呢?”

  狌狌:“这么说可能有失偏颇,但这就是“物以类聚”。”

  “物以类聚?”

  “嗯……就是,共同偏爱某个程序的人们,身上总会有一种相同的特质,比如,刑天的暴躁、鲁莽与自大。在神梦泽,他需要你的约束。”

  “相信,这些人在人类世界也是需要加以约束的,就像刑天一样。”

  瑜路凡想到了王小胖,不由问道:“那我呢?”

  狌狌笑了笑道:“你和嘲风他们一样,属于个人定制,你的父亲,正直、强大、永不服输。”

  “你和他一样,凡哥。”

  瑜路凡想到永远隐忍的男人,小声嘀咕:“才不一样呢……”

  “世不会有两片完全一样的雪花,”狌狌捋了捋胡须,慈祥地看向小女孩:“你该回去了。”

  瑜路凡一愣,疑惑地歪了歪头:“回去?”

  回哪?

  狌狌像是听到了她的声,补充道:“人类世界。”

  “为什么要回去?”瑜路凡:“只是去帮小光球完成愿,现在那个愿已经完成了啊。”

  “凡哥,”狌狌认真看着女孩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小光球能找到你?也只能找到你?”

  瑜路凡下意识将狌狌给出的答案忽略,皱起眉固执

  道:“因为我最强啊。”

  狌狌摇头:“你有没有想过,你跟它……本身就该是一体呢?”

  瑜路凡抗拒地反驳:“不可能!不是!”

  “凡哥,你和们不一样。”狌狌只是跳下石头,走入大部队:“那边才是你的世界,凡哥,昨天打尽兴了,你该回家啦。”

  瑜路凡有些慌张,追随着狌狌长老的背影望去。

  不知何时,夜晚在另一端狂欢的小弟们已经围了来,静静看着瑜路凡。

  他们脸上的表情宁静、祥和,带着祝愿。

  他们……不,它们本是人类创造出的一段段机质的代码,却因为女孩部分意识阴差阳错的闯入,让这方世界与人类世界产生了其妙的联系。

  就像凿开一扇门,人类的意识开始与神梦泽相连,聚少成多,成了弥漫于神梦泽每一处角落的雾气。

  这些雾气逐渐影响了它们,让它们渐渐有了思考的能力。

  虽然仍法成为真正的人,也比前浑浑噩噩的状态好上太多。

  瑜路凡的到来是意外,这个意外却给他们带来了可取代的财富。

  现在,这个鲜活的女孩该回家了。

  周围的景色突然变得模糊,金雾汇集,在瑜路凡脚下聚成一条笔直的道路。

  瑜路凡看着聚在一起的小弟们,忽然鼻头发酸。

  “那我还能回来吗?”

  狌狌摇了摇头。

  她揉了揉脸道:“如果走了,这里的雾气会消散吗?”

  狌狌再次摇头:“只要还有人喜爱着神梦泽,金雾就永远不会消散。”

  瑜路凡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涩。

  她继续追问:“那要是没人喜欢了呢?你们会消失吗?”

  狌狌道:“或许吧。”

  瑜路凡:“你们会死吗?”

  一想到这群朝夕相处的伙伴会随着mos的没落而走上消亡的道路,她就止不住地感到恐惧、惊慌,可她却无法阻止。

  狌狌眼里闪过疑惑,似乎法理解“死”的概念,只是道:“们是程序,没有生命。”

  对于死亡的恐惧,似乎只会出现在真正生命体身上。

  瑜路凡沉默地

  低下头,声抗拒。

  “希望那天不会这么快到来。”

  女魃眨眨眼道:“但是现在,凡哥,你该走了。”

  瑜路凡摇头:“不想走。”

  狌狌温柔而坚定道:“不行。”

  瑜路凡:“走了你们怎么办?”

  “没关系的凡哥,已经足够了,”狌狌温柔地在女孩背部推了一把,柔和道:“好孩子,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真实。”

  瑜路凡固执地站在原地:“是首领!”

  狌狌:“好孩子,别闹。”

  丝丝缕缕金雾忽然缠绕住她的四肢,瑜路凡不受控制地顺着推力往雾气勾勒出的道路尽头迈动脚步。

  “凡哥!!你要好好的!们会好好守护你的领土的!”

  “凡哥别回头啊!论你到哪,们都能看你的!”

  “只要金雾永不消散,神梦泽就会永远存在——!”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首领,保重啊——!”

  一步、一步,狌狌温和的嗓音与小弟们活跃的祝福声逐渐远离,除去缱绻的金色,再声音。

  瑜路凡紧抿嘴唇,看着脚下只剩最后一步的路,视线忽然有些模糊,呼吸颤抖。

  再迈出一步,她将进入狌狌长老口中的真相……与神梦泽永别。

  什么是真实?

  她与小弟们并肩作战、朝夕相处的日子不是假的,她自从有意识开始,这些人便聚在她的身边。

  瑜路凡保护他们,带领他们——也依赖着他们。

  这些难道不是真实吗?

  谓真实世界不是一个她短暂经历三个月的地方……

  狌狌长老说她本就来自那里,可她根本就不记得啊!

  就算她曾经与小光球互为一体,可是现在的她与小光球早已分开,她现在回来了,小光球的愿望也完成了。

  那小光球……也早就回去了吧?

  顾峰他们也已经变强了,瑜路凡无法带领他们一起在赛场上拼搏,他们可以没有她,但神梦泽的小弟们却不行。

  瑜路凡强硬收回迈出的脚尖,垂眼望着脚下路径。

  她不要。

  瑜路凡转身,毫不犹豫往回迈出一

  步。

  忽然,瑜路凡感觉到头顶投下一束并不刺眼的光,她抬起头,看向光源处。

  ——是许久未出现的小光球。

  比起瑜路凡第一次见到它时,又更小了一些,仿佛下一秒就会消散在空中,真正的消失不。

  “你怎么还没回去?”瑜路凡有些焦急问:“你……”

  话未说完,就看到小光球往后飘了一段距离,突然以飞快的速度朝瑜路凡俯冲而来,狠狠砸到她的眉。

  它明明那么小,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瑜路凡只觉脑门如被石头砸中,瞬间失去重,往后倒去——

  退完了最后一步。

  不要……

  瑜路凡心一慌。

  她要回去!

  可惜,四周的金光还是在顷刻间消散。

  世界只余一片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凡凡不是兔兔,约过的人设我发wb了,想看的小可爱可以搜:顶天立地懒傲天

  神梦泽生灵灵感其实来源于【后人类主义】→【赛博格】这个概念。

  赛博格30——当人类的意识与机械程序融合,是会变强还是会变种呢?【不是】。

  然后还带了点其他方面一些观点的杂糅,比如灵魂、高智ai、神学blabla……【瑞思拜科学!!】

  其实就是,凡凡的成分占比是人类>机械,而其他神梦泽生灵则是机械>人类。

  俺觉着都挺有意思,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了解一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有猫了613瓶【哇!!!吧唧一口】;君翎20瓶;懒蛋、蟹子10瓶;千玺的乖乖5瓶;唯诺是荼、瑶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