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40章 Chapter 40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儿童医院。

  加急拿到检查结果后,医生还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医生:“这……很健康啊,哪哪都正常,怎么会不醒呢?”

  不一会儿,医生又叫来了另外个医生,一起揣摩报告,结果所人的看法都是一的。

  就是没问题啊!

  无法,能先开一点葡萄糖这类的营养补液,再观察看看。

  夜幕降临,瑜舟暂时离开女儿的房间,送齐裴往门外走去。

  车,齐裴拍了拍瑜舟的肩:“饭饭平时活蹦乱跳,很健康的!可能…就睡得沉些,你别太担心,注意身体。”

  瑜舟扬起一个笑容,温和道:“好,今天麻烦齐哥。”

  齐裴比瑜舟要两岁,也比当时rtg所人都些,当年一起打比赛的时候,除去于燃这倔脾气,其他人都会喊他一声哥。

  齐裴叹了口气,又力摁了摁瑜舟的肩膀道:“不笑就别笑了,跟我面来这套就没意思了啊。”

  瑜舟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像是才反应过来一,嘴角弧度慢慢摆平,些懊恼地抬起手捏了捏鼻根道:“抱歉。”

  笑容无哪都是一味效果良好的迷幻药,能很好的掩盖住一些不太漂亮的情绪,且使方便。

  瑜舟已经习惯了,今天又些疲惫,不知不觉就应付了起来。

  齐裴能感觉到瑜舟变了挺,比起两年的锋芒毕露,的他内敛许。

  时候看瑜舟的眼睛,齐裴会到山谷中清澈见底的深潭,人岸能看到光线折射来的谭底,觉得它人畜无害,可若是妄图一探究竟,半是要付出代价的。

  齐裴认定瑜舟不是那种…人。

  每个人都自己的秘密,齐裴知道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瑜舟的其他秘密,他是没探究欲的。

  “跟我客套什么,”齐裴拉开车门道:“赶紧回去吧,小姑娘还等呢,先走了啊,什么电话联系。”

  瑜舟目送齐裴的车滑出医院,才快步往回走去。

  回到病房,却发床小小的身影些不对劲。

  瑜舟连忙,走近一看,却发就出门这么短短分钟,小姑娘的脸色就烧红起来,呼吸也些急促。

  瑜舟轻轻抚女儿的额,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会发热?

  瑜路凡从一片黑暗中爬起,四处张望,却没找到刚才跌下来时的方向。

  她既没能返回神梦泽,也没直接回到人类世界,而是来到这个像是第一次与小光球相遇的空间里。

  尝试往走了一段,毫无收获。

  瑜路凡烦躁地一屁股坐到地,盘起腿,将发挠得乱糟糟的。

  就这时,小光球又忽然出了瑜路凡眼,静静漂浮空中,一动不动。

  瑜路凡抬,语气并不温和:“你到底干嘛。”

  当初它可没告诉她,找人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瑜路凡又不是没脾气。

  小光球左右摇晃一下,似乎并不明白她说什么。

  瑜路凡皱眉:“我人也你找到了,你既然还,为什么不回去?”

  这次小光球听懂了,亲昵地贴过来,绕瑜路凡飞了一圈。

  身的白光频率的忽闪忽闪,像是游戏界面的小喇叭。

  瑜路凡莫名懂了它的意思:“你说我该和你回去?我为什么要回去?!”

  “我那生活过三个月!”瑜路凡重重呼吸,激动道:“神梦泽才是我的家乡,他们需要我!”

  小光球晃了晃。

  瑜路凡冷声道:“瑜舟找的是你,你才是饭饭。”

  “你的愿望我已经帮你完成了,”瑜路凡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找我,我是神梦泽最强首领,守护是我的职责,你该放我回去了。”

  小光球停顿了一下,忽然就这么瑜路凡面缓缓散成一粒一粒的白色尘埃。

  瑜路凡一时松怔。

  那些白色微粒空中漂浮了一会儿,缓缓朝她贴来,像是漩涡一汇集她的眉心。

  瑜路凡感觉到眉心一阵滚烫,精神被奇怪的微粒侵入,她却没感到排斥,仿佛…仿佛两者本就该一起一。

  两者结合好像产生了某种独特的反应,量陌生的

  记忆出瑜路凡脑海中。

  既不属于她,也从未小光球记忆中出过的,被遗忘的回忆。

  等瑜路凡再次睁开眼,就发刚才漆黑一片的空间已经完全变了模,变成一个粉色的小房间。

  而她,正坐一个白色围栏之中。

  瑜路凡试活动身体,失败了。

  她好像是被人团吧团吧扔到这的球,能观看,感受,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房间的门这时被推开,一个的身影缓缓靠近。

  瑜路凡看清了他的脸。

  ——瑜舟。

  比她所见的更加年轻、明朗的瑜舟。

  男人目光柔和,笑将一手臂伸过围栏,柔声道:“饭饭,我是爸爸哦。”

  话音刚落,瑜路凡便感受到胳膊不受控制的抬起,一小得离奇的爪子握住了男人的一根手指。

  一阵稚嫩的笑声从她的嗓子里发出,听起来很开心的子。

  瑜路凡:“……”

  然后就见年轻瑜舟欣喜若狂地跟傻笑起来,一身气质生生没了一半,活像个二傻子。

  瑜舟兴奋道:“饭饭记得爸爸啦!”

  瑜路凡:“……”

  好蠢。

  她才不要这的爸爸。

  眼景物不断变换,这些记忆并不是连贯的片段,能算是一些生活琐碎的碎片。

  这些零碎的记忆中,出场频率最的,就是瑜舟和一位看不清面孔的女人。

  瑜舟喜欢尝试各种各的蠢办法逗她开心,总能找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带她,然后……

  “呜哇——!”

  剧烈的哭声从瑜路凡口中爆出。

  紧接,女人出,将手忙脚乱的瑜舟轰出了房间。

  瑜路凡……快要气死了!!

  这小哭包怎么可能是她?!

  她不承认!

  女人很快回来,将她抱怀里,拍背轻声哼歌。

  女人的怀抱很暖,歌声很温柔,瑜路凡不受控制的生出睡意,眼景象再次模糊……

  记忆走马灯似的飞速瑜路凡眼经过,瑜路凡一种温暖、真、怀念的感觉。

  与她神梦泽的生活完全不一

  ,却也是鲜活的。

  瑜路凡感受到胸口逐渐充起来,好像某种残缺正被逐渐填补。

  瑜路凡之所以肯定自己不是人类,是因为她虽然能感受到人类的情绪变化,却无如何也无法理解。

  人类所拥的情感与情绪比神梦泽的生灵要充沛复杂太,还充满不确定。

  为什么陆林程对待弱小生命如此?

  为什么温吞的顾峰愿意放弃将来,对rtg这么坚持?

  为什么瑜舟伤心难过了,却要表得一派云淡风轻?

  她从丫丫那里得到了很书籍数据,却仍然无法完整诠释这些东西。

  可是,随记忆的河流漂泊进,瑜路凡好像渐渐得到了理解的能力。

  她和小光球就像两道被强行割裂开的,不完备的程序。

  一半代表思维,一半代表情绪。

  思维离开情绪可以单独运转,可情绪失去思寄托,就会变成一汪死水,失去活。

  ,她们正慢慢整合。

  当两者完全交融,她们才会成为完整的“瑜路凡”,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

  ——瑜路凡终于看清了小光球记忆里模糊的书房。

  书房的书柜里摆满奖杯、周边。

  的东西或刻或印jeffrey,些则雕鸣鸟图腾。

  书柜从里到外一尘不染,可以看出它们的主人非常爱惜它们。

  很快,眼景物再次重组——女人朝她伸出手,这手带好闻的香味。

  很亲切。

  这或许就是她的妈妈。

  瑜路凡要看清女人的脸,却发女人的面孔模糊一片,怎么也看不清。

  为什么?

  景色又是一转。

  ——瑜路凡被人抱怀里,还可以闻到这人身好闻的香气。

  与刚才的如出一辙。

  眼景物倒退,女人单手抱她,另一手举电话说什么,瑜路凡能听到她说话,语气焦急,内容却像蒙雾,听不真切。

  很快,瑜路凡被放到了一辆车的后座,牢牢固定。

  女人打开驾驶位的门,坐了进去。

  点火、起

  步。

  路,女人似乎非常焦急,些心不焉,瑜路凡明显感觉到轿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超越方的车辆,引来不少不满的喇叭声。

  这时,一个电话打到架一旁的手机,乎是女人看向手机的瞬间,刺耳的喇叭声疯了似的响起——

  “哐——!!”

  一股巨的冲击力直接将眼景象全部撞碎。

  瑜路凡顺惯往冲去……

  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所声音就随景物一起消散了。

  ……

  五感逐渐聚拢,喉咙些干痒,莫名的沉重感同时瑜路凡的浑身下一起出,像是憋股劲,要将瑜路凡压扁似的。

  瑜路凡……怎么可能认输!

  瑜路凡努力与沉重的眼皮对抗,最后终于颤颤巍巍将它掀开了不到一半的缝隙。

  眼睛像被氤氲水汽,眼的景物并不清晰,能勉强辨认出周围都是一片没生命的白。

  瑜路凡抬起胳臂,将水汽拂去。

  这一动,却惊动了一直守床边的人。

  “…饭饭?”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圣诞快乐!!今天是凡哥的生日哦~

  开了个新预收,暗搓搓求个收藏!=w=

  《穿进游戏后我穿回来了》

  文案:

  颂晨穿进过很多游戏。

  包括但不限于惊悚类、益智类、策略类、战争类、求生类、角色扮演类……

  有一天,快穿公司突然破产了,债务所有员工均摊,只有还完债,才能拿回以往任务中的奖励技能。

  ——颂晨又变回了联邦全民群嘲的花瓶明星。

  还是一尊面瘫又无趣、影视歌全不能、黑料缠身菜得惨绝人寰的花瓶。

  而她的眼前——

  【系统债务】:1000000000000(能者多劳=w=)

  【现有财产】:-100000(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颂晨:……

  电视机里——【联邦第一军校机甲特战系,联邦高端人才孵化基地!考上即可获得30w奖学金!】

  【联军校内比

  赛众多!奖励丰厚!单项比赛最高奖金可达亿元!】

  颂晨:……哇哦!

  好肥的羊啊!

  颂花瓶晨本登上联军官网,投了一份报名表——

  报考方向:机甲特战系。

  并在全息模拟选拔考试里大显神通,以第一名拿下入学名额。

  众人摩拳擦掌等待着新生训练营开幕,见识一下第一的风采,结果……

  a:卧槽卧槽这麻杆一样的弱鸡竟然是第一?!

  b:黑幕!!!绝壁是黑幕!!

  c:是那个颂晨?!这年头花瓶炒作都炒到军校来啦?!

  颂晨:给钱,带躺。

  当颂晨列兵成功成为颂晨少将时,她在娱乐圈留下的最后一部作品上映了。

  那一天,人们终于想起了颂将军的本职工作。

  众人恍然:卧槽!这特娘才是真正的国际巨星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