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43章 Chapter 43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宴一只手着方向盘,一手搭在窗口,一会儿看看前方崎岖的路,一会儿又将注意力放到路旁的楼房上。

  半晌,终于在几乎是路尽头的地方找到了目标,咂咂嘴,熄火停车,拿上副驾驶座上随意放着的东西,下了车。

  看着楼房龟裂的外壁,程宴摇摇头,低声:“瑜舟这又发的什么疯,饭饭找到了也不赶紧带回家,一天到晚往这边跑……”

  瑜舟那状态……回赛场比登天还难,打比赛是不可能打比赛的。

  难是缅怀逝去的青春?

  瑜总也不像是那一挂人啊!

  正好,今天就亲自当一回快递员,看看瑜舟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三两步跨上楼梯,站到前,程宴骚包地捋了捋头发,然后敲响。

  很快就人打开,房内一阵响亮的哭声率先灌入程宴耳中——

  “呜哇——!!丫丫不要离开凡哥,丫丫就在弄堂,哪也不去!”

  “丫丫不要读书了,丫丫要和凡哥在一起!”

  “丫丫放学和周末的候还是可以过来的呀,听话,不哭了好不好?”

  “不要——!呜呜呜呜……!爸爸是骗子!”

  程宴:??

  怕不是误入托儿所了?

  程宴扬起社交假笑,往后退了一步,再次确认牌。

  好的,没错。

  程宴这才看向开之人,发现是一帅小伙,小伙正好奇地看着问:“您…是走错了么?”

  程宴:“rtg?”

  包小颂:“诶对。”

  “那就没错,”程宴直接冲屋内喊:“瑜舟你给我出来!”

  屋内哭声都这一嗓子给打断了,然后那哭声更加悲怆的再次响起。

  程宴一噎,莫名有些心虚,就见一个抱着小孩的男人走了出来。

  小孩哭得稀里哗啦的,停都停不下来。

  女儿怎么哄也哄不好,林父本来有些郁闷,却在看到程宴后化作惊讶:“程总?你怎么来这了?”

  莫非这是什么风水宝地。

  专聚财神爷?

  能一下碰到两位前途不可估

  量的新兴之秀,林父觉得,就算rtg到全员退役都打不出什么成绩,自己这份投资也已经值了。

  程宴努力在记忆里扒拉了一下,终于起前的人是谁,尴尬地笑了笑:“林总啊,刚才我声音是不是吓着小朋友了?”

  林父拍着女儿的后背,豪爽:“小孩子闹脾呢,没有的事儿!”

  又试探:“您这……也是打算来投资rtg的?”

  “没有,”程宴:“我找瑜舟,顺便送点东西。”

  “你找瑜舟做什么啊。”一声音突然从林父腿后传来。

  程宴微微侧望过去,就看到一个小姑娘从后面晃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根咬掉半个头的棒棒糖。

  不是不是的错觉,程宴总觉得自己从小姑娘里……看出了一丝微妙的嫌弃。

  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自己。

  今天出可是特地收拾过的,哪哪都挺好的啊?

  瑜路凡只是觉得,这人穿的跟求偶期的孔雀似的花枝招展,辣睛。

  见半晌没有回答,瑜路凡又复了一遍:“你找瑜舟干嘛?”

  程宴眨眨,恍然悟:“哦——!你是饭饭!”

  这精神面貌质变化太了,一下没认出来!

  瑜路凡挑眉:“你叫我什么?”

  “饭饭啊,”程宴:“怎么啦?”

  瑜路凡清清嗓子,声:“告诉我是谁!”

  林霜霜拿带着鼻音的声音声捧场:“凡哥!”

  “所以应该叫我什么?”

  “凡哥!”

  “我是谁的凡哥?”

  “家的凡哥!”

  “哼哼!”瑜路凡睨了程宴一:“听到没?”

  那个神,活像是在看一个不肖子孙。

  程宴:??

  然后,屋内突然传来顾峰的喊声:“凡哥!鸡腿好了啊!”

  “来啦!”瑜路凡瞬间将这不肖子孙忘在脑后,冲了进去。

  程宴:“……”是不是这辈子在姓瑜的面前都讨不到好??

  瑜舟平说话总是笑里藏刀暗搓搓突突也就算了,这小崽子竟然是一杆冲锋/槍!

  ……能不能好啦?

  而此刻的林父看着吼完三声后就忘了哭泣,陷入某种追星状态的女鹅,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程宴努力措辞,但的第六感告诉,和这只小崽子争是没有好结果的,只能回到最初的话题:“所以瑜舟在哪??”

  包小颂看可怜,便回答:“瑜神?瑜神在做饭啊。”

  程宴:??

  程宴还在厨房找到了正在做菜的瑜舟。

  不可思议:“操,瑜总,什么候学会这手的?!”

  打娘胎就认识瑜舟了,至今都没吃过一顿瑜舟做的菜!

  程宴搓搓手:“什么候请我尝尝啊!”

  瑜舟只是平静地拿清水将手洗干净,擦干,顺过程宴手中的文件夹就往外走去,临了抬起拿着文件的那只手挥了挥,头也不回:“下辈子。”

  程宴:……

  操!

  瑜舟找到正在复盘室嘶吼的齐裴,扫了一投影上的神梦泽地图,又很快挪开目光,:“齐哥,这个你看一下。”

  齐裴端着水杯转过头,视线划过瑜舟在投影光芒照射下有些泛白的脸,落到牛皮袋上。

  接过袋子将线圈绕开:“什么啊?”

  瑜舟没说话。

  齐裴狐疑地将手伸进去,先是摸出了一钥匙,感觉有些熟,又将里面的纸张摸了出来,一看——

  房产证。

  “哟!怎么着,看上我们队里的谁啦?”齐裴张口就是骚话。

  却在看清房产的位置后,怔住。

  “卧槽,”齐裴震惊地看向偏着头不正在看哪的瑜舟:“当的基地是你买下来了?!”

  rtg当的基地坐落于某生活便利的富人别墅区,可是万千战队羡慕嫉妒的存在。

  解散后,齐裴曾问过当东家这栋别墅怎么处理了,老东家说卖了,卖给了谁却语焉不详。

  没到是瑜舟买了!

  齐裴怼了一下瑜舟的肩膀:“没到你这渣男还有点感情哈,怎么着?这是打算让rtg从这弄堂挪挪了?”

  瑜舟笑:“如果愿意的话,随可以。”

  rtg几人听见,兴奋

  地抱在一起嘶吼。

  们终于摆脱贫穷,朝暴富迈进一步了!!

  要说谁得这个消息最高兴,那必然是刚才哭得稀里哗啦的林霜霜了。

  原因,只因林霜霜的家也在这个别墅区。

  林霜霜彻底开心了:“太好咯!丫丫不用和凡哥分开!!”

  瑜路凡摸了摸她的头表示安慰。

  王小胖一行崽子在听说rtg要举家搬迁后,急吼吼跑了过来:“你们的要走啦?!”

  林霜霜:“是呀是呀。”

  “那、那……”王小胖纠结:“那以后不是再也见不着了么。”

  林霜霜叮嘱:“丫丫走了以后,你们也要努力学习哦!”

  一群幼崽点头。

  有人提议:“我们要不然加个扣扣吧!这样以后还可以约啊!”

  瑜路凡疑惑:“那是什么?”

  王小胖:“一种聊天软件!我们都用这个!我帮你们都注册一个吧!”

  说完,王小胖便拿手机雷厉风行完成了注册,然后将手机递给她们:“填一下昵称吧!”

  林霜霜直接填了丫丫。

  瑜路凡思考一阵,填——所有人的凡哥。

  活动资金充足后,rtg搬家请了家政公司,半天间就完成了此项壮举。

  一行人此刻正背着随行李走在别墅区的小上,像是第一次进城的乡巴佬似的东张西望。

  “呜哇!快看那路灯,多亮!”

  “这里的空怎会如此清新,这就是金钱的味吗?!”

  等几人慢悠悠逛到别墅后,里面已经家政公司收拾得干干净净,所有设备都已经到了自己该有的位置。

  rtg几人兴致勃勃上楼,开始抢房间。

  林霜霜期间来窜了一次,蹭了一顿晚饭。

  三只小崽子火速约好相见的间后,林霜霜才找来的林父领了回去。

  林霜霜是一个说话算话的小姑娘。

  第二天一早,rtg众人才刚起床,她就已经来到基地,上背着一个斜挎包,不里面装的什么。

  但是很快们就了。

  林霜霜一蹦一跳来到凡哥面前:“

  凡哥!丫丫买了新外设哦!”

  说着,将背包打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鼠标键盘。

  包小颂一不小心扫到品牌logo,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卧槽!西里斯的定制款?!”

  ……壕人啊!

  三只小崽子兴奋地往楼上的备用训练室冲去。

  两只是去玩的,还有一只……正在为了通过入学考试而努力学习着。

  林霜霜不从哪里搞到了钻一的账号,瑜路凡就直接拿了【锋火嗦面条】和她一起排。

  至于坑队友?

  那是都没过的,她的小弟怎么可能打不过一群业余选手。

  【锋火嗦面条】上线,引来不少玩家的关注。

  当初有人猜测【锋火嗦面条】乃神马甲,可rtg都成功跃进mpl了,jeffrey也没有出现过。

  而另一个怀疑对象,burn,此刻正在季后赛吭哧吭哧争取第一种子位,之后又要马不停蹄备战全球联赛,哪有间练小号啊?

  锋火嗦面条上线频率并不高,可每次出现的机都是如此巧合,再加上神似jeffrey的打法,在高端局还是低端局都能稳住的carry技术,成谜的实份——

  就让mos玩家们有种倾家荡产也要将其马甲扒光的冲动!

  “草草草,终于上线了,我特么蹲了一个多月啊!!”

  “感谢mos开发的单向关注模式,虽然锋火嗦面条是个死渣男,但我还可以做单方面舔狗,针不戳呢!”

  “诶……又是双排,这个id和上次那个妹妹不一样啊?”

  “yoooo~~~神又带新妹呢?”

  “慕了慕了,这简直就是拿了点家男主剧本啊!”

  “嘶……这么一说,还有点内味儿!”

  “胆猜测,这个锋火嗦面条说不定是j的徒弟,技术成之后要杀遍江湖敌手,为师报仇!”

  “报的哪子的仇啊?这要算也该算替师还债!”

  “当初那个采访不是说了么,是有人在故意带j的节奏。”

  “两小破孩的话你们也信??带尼玛的节奏,jeffrey就是垃

  圾。”

  “哎哟都黑了人两了你们不腻么?成天跟个吊丝似的藏在网线背后,有种现实里嚷嚷去啊??”

  坛里就此话题,再次吵成一片。

  当然,瑜路凡是看不到的,她正蹲在中路旁的草丛中,耐心指导林霜霜如何与对面中路对线。

  瑜舟从厨房出来,没看到小崽子人,正好见包小颂出来接可乐喝,便问:“饭饭去哪了?”

  包小颂指着楼上:“在空着的那个训练室,带着小弟打游戏呢。”

  瑜舟了谢,轻车熟路找上去,拧开,就看到两只崽子坐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还有一只就站在一旁围观,也不说话。

  看着女儿认的模样,瑜舟还是没打扰,只是往前两步,看清瑜路凡的显示屏后有些惊讶地挑起眉。

  ——毕方?

  紧接着就看到瑜路凡熟练地入侵对面野区,在心里下意识用自己惯用的方式预判了一下双方走位,却意外地发现女儿的做法竟然和自己得完全一致?

  瑜舟有一瞬间懵。

  饭饭是什么候学会打mos的?

  低头看了小姑娘认的侧脸,到她突然恢复后多出的种种技能,不由陷入沉思。

  那次事故以后,瑜舟就再也没碰过游戏,难是事故前留下的记忆吗?

  许教练的育儿模式,给女儿看游戏复盘当消遣……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瑜舟盯着屏幕,一不小心看得入神,下一秒前的景物便开始微微扭曲,心跳开始克制不住加速,浓烈的眩晕感让有些站不稳地晃了晃。

  瑜舟有些狼狈地飞快移开视线,低下头,拿微颤的指尖捏了捏鼻梁,慢慢做了两组深呼吸。

  包小颂偷偷摸摸进了训练室,看到瑜舟额头上一层薄汗,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胳膊。

  这空调打的那么足,怎么会出汗呢?

  包小颂还是问:“瑜神,要不要再空调打低几度?”

  瑜舟神色如常:“刚在厨房,有些热。”

  “奥……”

  包小颂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瑜神……那个,您还能打游戏么?”

  瑜舟闻言,轻

  轻搓了下手指,最后只是拍了拍包小颂的肩膀:“好好打。”

  传说中的价之手一拍,包小颂瞬间立正站直,默默今天穿的衣服要拿框裱起来,一边声:“是!”

  瑜路凡打游戏的候是专注的,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瑜舟的到来与离开。

  此刻,由于对面中路过强,林霜霜守不住中路,己方正值劣势局。

  林霜霜的心态倒是相当稳,只是嘴巴里不断念叨着计算一堆数据,慢慢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而瑜路凡则神不鬼不觉摸到龙坑,看着敌方摸龙,就等着最后一下跳进去浪一波,龙拿走。

  对面的中单发育得格外好,但是她这边的adc也很有两刷子……

  瑜路凡隐约感觉这一波进去自己能拿到龙,但很有可能扛不住伤害。

  adc似乎也察觉了什么,打了个‘在路上’的信号后,便开始往龙坑绕来。

  瑜路凡的手在快捷键上按了一会儿,还是没将撤退摁出去。

  她们这边的adc名叫【是一个好孩子】,拿的鸾鸟,招是霍乱。

  若是能和她打一套配合——还有可能做到伤抢龙,再好一点,可能还能来一波收割。

  瑜路凡决定赌一。

  看着鸾鸟的距离足够赶到,瑜路凡发了个进攻信号便交出毕方的位移技能闪进龙坑,又是一招群控将对面四人钉在原地——还有一名中单站得太远,超出攻击范围。

  都在她的预料之内。

  瑜路凡没有犹豫,在中单的招势汹汹砸过来的同,也一个r按下,将自己的招放出。

  伴随着龙的嘶吼声,鸾鸟终于赶到,几乎是在中单招就要砸在毕方脸上的候放出‘霍乱’,那招就这么中途变,砸在了们自己人上。

  瑜路凡没有恋战,一技能刚好便往外撤去,鸾鸟独自留在了敌人的包围圈中。

  在其几人看来,简直是卖的一手好队友啊!

  可鸾鸟并没有慌张,而是精准地走着位,不浪费手中任何一个技能打着消耗。

  对面中单往前走了几步,要拿下鸾鸟肥厚的人

  头。

  瑜路凡兴奋地勾起唇角,等得就是这个候!

  她操纵着毕方再次闪了回去,又是一个控制下去——这次一个也没能逃掉,五人全钉在原地。

  刚才还在往后走位的鸾鸟毫不犹豫跟着将捏在手里的群攻技能交出——

  【doublekill!】

  【triplekill!】

  【quadra-kill!】

  【penta-kill!!!】

  【团灭】

  公屏上顿出现一串敌友不分的【666666】

  【是一个好孩子:下一局一起排吗?】

  瑜路凡了,觉得拉一个难得能跟上节奏的强势队友保护丫丫,也是很不错的。

  【锋火嗦面条:111】

  很快,这局结束,【是一个好孩子】发来组队邀请,瑜路凡爽快同意。

  几人快速进入游戏。

  瑜路凡扫了一对面阵容,开始打字。

  【锋火嗦面条:三分中路团。】

  叶星恒扫了对话框,里燃起兴奋的光。

  夏季赛开始前,偶尔还能在高端局匹配到职业选手,玩起来不会束手束脚,不用担心队友意识跟不上,打得很是畅快。

  但夏季赛开始后,选手全忙着比赛,叶星恒已经很久没有匹配到过这样的队友了。

  游戏是唯一能轻易接触到的较为刺激的娱乐活动,能畅快淋漓地打,当然是再好不过。

  叶星恒将双手置于键盘上,准备敲字回复。

  “星恒?”

  柔柔的,如鬼魅般的声音忽然在后响起。

  叶星恒准备敲字的手一顿,指尖抽搐一下。

  兴奋的脑像是人浇了凉水一样,冷却下来,顷刻间脸上的血色褪尽,几乎忘记呼吸,一股寒自脚底升起。

  声音的主人已经走到了的背后,再次柔柔唤:“星恒。”

  叶星恒的睛不由自主睁了,瞳孔微颤。

  轻轻吸了一口,努力克制颤抖的体。

  “你在做什么?”

  叶星辰艰难地呼出一口。

  完了。

  太久没有这

  么畅快地打过游戏,太过投入,忘了注意间。

  忘了这个人今天该回家了。

  叶星恒尽量扬起嘴角因过度紧张而僵硬的肌肉,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克制着战栗,站起来,转过,仰头看向站在椅子后面妆容精致的女人。

  叶星恒听到自己机械地喊:“妈妈。”

  女人眉目温柔,嘴角带着令人舒适的弧度。

  若是有外人在这,便会发现,母子二人的笑容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女人垂看着孩子,轻轻将手搭到的肩膀上,轻叹:“星恒,怎么又忘记妈妈说的话了呢?”

  叶星恒低下头,顺从:“对不起,妈妈。”

  “抬起头来,”女人手挪开,勾起的下巴。

  叶星恒顺从地抬起头,微微垂着。

  女人摇摇头:“你的表情很难看,妈妈怎么和你说的?”

  叶星恒:“……在所有人面前都要保持自然的微笑。”

  “乖孩子,”女人摸了摸的头:“表情可以成为你手中尖锐的武器,可是你现在的表情……很糟糕。”

  说完,如每一个对孩子失望的母亲一样,叹了口。

  叶星恒猛地捏住自己的衣摆,呼吸有些颤抖:“对不起。”

  “而欲望,则是阻碍你攀登的障碍,看来你还是没能学会克制。”

  女人扫了一仍亮着的电脑屏幕,温和地笑了笑,转:“五分钟后,到我房间来,我们需要谈谈。”

  说完,她抱着手臂走了出去。

  等女人的背影消失,叶星恒僵硬地转,蹲下,直接将主机关闭。

  要站起来,膝盖却一下脱力,砸在地上。

  叶星恒咬着嘴唇,撑着椅子艰难站起,慢慢扶着墙挪到镜子旁边,看着镜子中面如金纸的男孩,一遍又一遍练习着微笑。

  直到弧度恢复到与平一般二,叶星恒才离开镜前,往口缓慢走去。

  轻轻上楼,最终停在主卧虚掩的前。

  是在白天,这缝里透出的却是浓稠而冰冷的黑暗,像是要将人吸进去一样。

  叶星恒的脊背浮起一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