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46章 Chapter 46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到饭点,齐裴推开训练室的门道:“饭饭小朋友、丫丫小朋友~该吃饭咯,瑜老板亲自下厨哦!”

  林霜霜兴奋地“哇”了一声。

  她最近跟着蹭了好几顿凡哥爸爸做的饭,然后就发现,瑜舟做的饭比她家阿姨做得还要好吃!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正好这局结束,两只小崽子迅速关掉游戏,跳下椅子,跟着出去了。

  而另一边,原上草本来觉得差不多了,试探的话才打到一半,却突然发现结算界面只剩他一人。

  原上草:“……”

  什么玩意儿!

  水友在弹幕里一片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最没排面的第三者。】

  【还勾搭大神嘞,全程看你死乞白赖,到最后赔个血本无归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被娱乐到——火箭炮x3】

  【有被娱乐到——火箭炮x3】

  原上草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操蛋的心情。

  他自认为是努力拉拢锋火嗦面条了,奈何人家是丝毫不感兴趣,平台如果下来问责他就把录像甩过去。

  想通之后,原上草看着弹幕插科打诨道:“诶谢谢‘有被娱乐到’老板的火箭炮!有被治愈到!”

  楼下,rtg几人也才刚结束训练,正瘫在自己的座位上当尸体,突然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

  包小颂一下活了过来,捂着肚子道:“卧槽!这也太香了吧!”

  余火已经踩着拖鞋率先冲向了厨房。

  包小颂立马跟着窜起来道:“给爸爸站住!不许偷吃!!!”

  李维达和时言对视一眼,无奈耸耸肩:“走吧,吃饭。”

  餐桌前。

  瑜舟围着蛋黄色懒蛋蛋图样的苏格兰格围裙,将一盘看上去焦红软糯的红烧肉端上了桌。

  又将专门留出来鸡翅鸡腿端起来,蹲到小崽子们面前道:“选一个。”

  “哇——!”

  林霜霜高兴地捧起鸡腿道谢:“谢谢

  大哥哥!”

  齐裴在一旁道:“你得叫他叔叔。”

  时潜拿起鸡翅:“谢谢叔叔!”

  等到小弟们都吃上后,瑜路凡才拿起一只鸡腿。

  瑜舟期待地看着女儿。

  他到现在都还没听饭饭叫过他一声爸爸。

  瑜路凡正张嘴要啃,看到男人的表情后又把嘴巴闭上,纠结片刻,还是将鸡腿递到了瑜舟嘴边:“哝,给你吧。”

  今天,也是为便宜爸爸操心的一天呢。

  瑜路凡慷慨地将空闲的小手搭上瑜舟的肩膀拍了两下道:“想吃就吃吧,我看着,没人会跟你抢啦。”

  “……”瑜舟:“……”

  唉。

  摸鱼直播写字楼内。

  组长握着几张a4纸快步走进法务处,然后将纸放到了同事桌上。

  “这支队伍是今年刚打进mpl的,没和我们签过约,麻烦你们尽快评估,准备合同,与他们交涉,尽早达成合作。”

  同事比了个ok后,便将资料收走了。

  虽说是给电竞衍生行业打工,但术业有专攻,律师们只会关注专业相关内容,很少去实时跟进哪支队伍掉出第一阶梯,哪支又上来这种事情。

  “我认为这是一支出于上升期的队伍,对比两个赛季进步明显,可以考虑长期合作。”

  “他们只是一支刚上来的二级战队,没有资历也没有保障,我不同意。”

  “rtg最大的价值是rtg这个名字有热度,而不是rtg目前具备多高的价值,就算他们能走得更远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无可置疑,这是一支潜力股,我们应该尽快用较低代价拿下他们。”

  “同意,我们可以用稍微高于次级联队的价格签下,以摸鱼能给他们带去的盈利,我相信他们不会拒绝。”

  “没问题。”

  敲定合同后,被选出来的代表揣着合同正打算出发去rtg新公布的基地,手机却响了起来。

  律师一看来电显示,原本因为被选中而带着不耐的脸上瞬间扬起一个谄媚的笑容,接起电话道:“刘经

  理?是合作有什么问题么?”

  几道模糊的声音从张律师的手机听筒里传出,张律师有些迟疑道:“这是不是不太——”

  旁边的同事有所察觉,好奇地看了他好几眼。

  那边又说了什么,张律师连忙赔罪:“没有没有,没什么不方便的,举手之劳!”

  “……”

  “您客气了,一点小事而已!”

  见张律师挂断电话,同事便迫不及待问:“谁啊?”

  张律师问:“这rtg和tgg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

  同事摇头:“不清楚这个,好像没听人说过。”

  同事又问:“tgg的电话?说了什么啊?”

  “倒也没什么……奇怪了,”张律师喃喃道,快步走回自己的工位,打开了合同电子档,边改边念道:“要我说rtg也就那样,只要丢块肉它自己就会闻着味找过来,何必多此一举。”

  这天,rtg接到外边门卫打来的电话,说一位自称摸鱼直播派来的律师想要和他们谈合作。

  “好的,麻烦让他进来吧,谢谢。”顾峰挂断电话和齐裴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

  rtg现在没什么成绩,mos玩家路人缘极差,摸鱼看上他们什么了?

  脸、吗?

  齐裴扫了一眼大厅里的大大小小一眼,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在役“老将”顾峰,直到将顾峰盯得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脸,齐裴才慢悠悠挠了挠下巴。

  倒也不是没可能。

  齐裴火速释然。

  齐裴扫了一眼坐在大厅捧着词典讨论着什么的父女两,眼珠一转,有了想法。

  大厅那边的长沙发上,一大一小正坐在一起。

  瑜路凡正摊着词典,手指头点着一个示例仰头看着她爸道:“这个释义不对。”

  瑜路凡最近沉迷于了解各式各样的人类文字,将它们和记忆里的读音一一对应,填补图像空缺,并尝试理解分析。

  瑜舟低头一看——船到桥头自然直——寓意:遇事先不用着急,到时候问题总有办法解决。

  好像没什么问题?

  不过瑜舟还是耐心地问:“饭饭觉得它应该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当我们遇到无法打败的敌人时,就要躺平装怂,”瑜路凡肯定地点点头,铿锵有力道:“等待时机,逆风翻盘,然后——”

  瑜舟的心里腾起一丝不妙的预感:“然后?”

  瑜路凡一拍词典,道:“骑在他们脸上狠狠灿烂了他们!”

  瑜舟张了张嘴:“??”

  缓了一下,瑜舟又随便在词典上点了个示例试探着问:“那……这个呢?”

  瑜路凡低头,看到“防微杜渐”,很快答道:“就是趁天还没亮,先把敌人老巢端了再说。”

  “……”瑜舟看着词典上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注释,不禁问:“这些是谁教给饭饭的?”

  瑜路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书上是这么说的没错。

  瑜舟:“……嗯?”

  瑜路凡肯定道:“这是实践出的真理。”

  想了想,她又补充:“不过我会尽快校准我的思想和你们常识之间的差异。”

  瑜舟的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痛,心想或许校园教育确实该提上行程。

  “校准什么差异啊?”齐裴走过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对着小姑娘道:“需要帮忙吗?饭饭小朋友。”

  瑜路凡烦这人得很,当即翻了个白眼,抱着大词典挪到了沙发的另一边。

  “嘿?”齐裴咂嘴,他今天也没怎么着啊?

  瑜舟无奈笑了笑,问:“怎么了齐哥。”

  齐裴立马放下心塞,一把搂住瑜舟的肩膀道:“瑜总,帮帮忙呗~啾咪!”

  瑜舟:?

  瑜路凡看着词典头也不抬道:“呵。”

  幼稚。

  律师站在rtg新基地门口,整理了一下衣冠,不疾不徐按响门铃。

  很快,门被打开,一个清秀的少年探出头来问:“摸鱼律师?”

  张律师矜持地点头道:“是的。”

  心想看来这rtg几个人的证件照没p过,颜值确实挺高。

  “哦,”包小颂将门

  推开,侧身道:“进来吧。”

  张律师微微皱眉,张张嘴想说什么。

  ……这个态度,怎么和他预想之中差这么多??

  又碍于想要维持风度,他最终什么也没说,迈进大门。

  然后被大厅内阖家欢乐的景象镇住——

  只见大厅沙发上松散坐着大大小小六个,大的几个刷手机的刷手机,聊天的聊天。

  这些人律师认识,因为他们的资料都出现在过摸鱼法务部的信息系统之中。

  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另一侧,一个小姑娘手里捧着厚厚一本书,旁边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正低头轻声细语对小姑娘说着什么,偶尔脸上还会出现一言难尽的表情。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个长相有些轻佻的帅哥便朝他走来,热情道:“您好您好,久仰大名,我们老板已经在等您了,这边请哈。”

  张律师的虚荣心瞬间得到了一定出程度的满足,勉为其难压下刚才的不满,矜持着点了点头,迈开腿。

  不过他有些疑惑:“老板?”

  怎么来之前没听说过啊?

  齐裴:“是呀老板。”

  然后他就被带到那个带孩子男人的面前,年轻男人礼貌地朝他笑了笑:“幸会。”

  张律师第一时间对此人做出了初步判断——

  年轻、温和、礼貌还英年早婚,不具备太强攻击性,应该是哪家富二代投资着玩的。

  谈起来没什么难度。

  律师心里松了口气,却又不经意瞟到那小孩儿正拿似乎不该出现在孩子身上的眼神盯着他,莫名有些脊背发凉。

  律师咽了咽口水。

  错觉吧?

  随即对用探究眼神盯着他的小女孩笑了笑。

  瑜路凡慢悠悠收回放在这人头顶脏灰色雾气上的目光,思索片刻,还是扯了扯瑜舟的衣服下摆,等男人弯下腰来才道:“他好脏。”

  “你不要和他离太近。”

  瑜舟眨眨眼,摸了摸小姑娘柔软的发顶道:“好,爸爸知道啦。”

  随后直起身来对律师道:“不好意思,我们上去谈。”

  律师

  并没有听清这一大一小刚才说了什么,闻言只是用手臂紧了紧夹着的公文包,施施然跟在瑜舟身后走进了暂时闲置的书房中。

  进去后顺手将门一带。

  “咔哒——”

  门应声合上。

  律师深吸一口气。

  终于到他的主场了。

  资本总能花费最低的代价获取最高的利益。

  律师知道自己公文包中摆着的是一份极其不平等的压榨合同,但那又如何?

  律师抬起手将领带正了正,微微扬起的下巴无声表示着身为全国最大直播平台律师的矜傲。

  rtg根本没有与摸鱼商议的资格,摸鱼愿意给这种臭名昭著的战队提供一个平台,他们合该感恩戴德。

  更何况,合同里的陷阱也不是这群靠打游戏为生的文盲能察觉出来的,他只需要画一个饼,哄着他们把字一签,卖身契就算生效了,在合同有效期内,rtg就算再憋屈也得捏着鼻子给摸鱼做贡献。

  他对今天这场丝毫没有难度的战役,势在必得,成功之后还能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律师这么想着,昂首挺胸走过去,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却发现瑜舟已经坐到书房中央的沙发上,沙发高度有些不够,一双长腿无处安放。

  似是觉得有些憋屈,瑜舟微微屈起双腿,不紧不慢将右腿驾于左腿之上,上身前倾,一手手肘搭在膝盖上,手掌拖着下巴,另一手屈起手指轻轻在身前茶几敲了两下。

  他眼睛也不抬的道:“坐。”

  这人身上穿的明明是再休闲不过的印有幼稚猫头的t恤和一条黑色运动裤,此刻却像是穿着三件套西装坐在谈判桌上的领导人一般。

  律师不由愣住了。

  随即一阵火大。

  瑜舟这一系列动作在他眼里,就是猖狂的挑衅!

  什么态度啊?!

  这人知不知道底下还有多少战队想跟摸鱼签合同!

  律师眼中的轻慢被恼火取代,他开口道:“这位……先生,您——”

  瑜舟微微偏过头,掀起眼皮,漆黑的眸子扫向律师,他

  朝对面的空沙发扬了扬下颌,平静地重复:“请坐。”

  律师看到他的眼睛,又是一噎。

  只见刚才在外边温和的笑着与孩子温声细语说话的男人脸上不知何时染上了几分漫不经心的冷淡。

  他的瞳孔里宛若藏有一座深渊,一眼看不到底。

  律师只看了那么一会儿,感觉心尖一阵阵发凉。就像被人淋了一桶冰水,自认受到轻视而恼怒的大脑瞬间冷静下来。

  他不禁咽了咽唾液。

  瑜舟的声音无疑是温和的,律师却莫名听出了些不耐。

  他是在笑没错,却笑得律师头皮发麻。

  ……rtg怎么会有这么一号人物?

  律师默默将未出口的风凉话咽回肚子里,僵硬地走过去坐下。

  瑜舟往椅背上一靠,道:“合同。”

  律师慌忙打开公文包,将合同拿出来双手奉上:“您请……”

  等到瑜舟接过合同翻开来看,他才猛然惊醒。

  靠!

  他干嘛这么听话啊?!

  作者有话要说:嗷——!大家要好好爱护自己的牙齿!!【一口气修了七颗牙的我如是说道】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uli小可爱、一只喵、思美人兮思之如狂20瓶;叶焰翎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