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47章 Chapter 47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书房内一时间安静下来,不时响起纸张翻页的“沙沙”声。

  张仲默默深呼吸好几次,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瞄了正姿态放松翻看着合同的男人一眼……最终也没能完成表达不满的心理建设。

  他只得捏着鼻子憋着气,心想气势再足也没用,他还真就还不信了,一个外行能将合同里的漏洞全部挑出来。

  等这合同一签,rtg还不得圆扁任摸鱼揉捏。

  结果就见男人利落拿笔在合同上勾勾写写,全程没说一句话,张仲试着张了几次口,也没能得到半点关注。

  张仲只能沉默下来,却像屁股长刺般坐立不安。

  半小时后,男人捏着合同走到窗户旁的传真机前打了个电话,旧合同唰唰被传走,崭新的纸张不一会儿便被打印出来。

  瑜舟将纸张整理完毕,过了一遍后重新坐回沙发上,分出一份放到张仲那边道:“张先生,我已对合同内某些不合理条款进行了修改,现在这份若是你方同意,我们就可以展开合作。”

  张仲气虚地翻开合同,直奔陷阱在之处,就见他精心布下的漏洞不仅全部消失不见,原本法务部拟定的一些占便宜的条款也全被更改!

  “这、”看着与他来时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合同,张仲控制不住拔高音量道:“您这太过分了!rtg只是一支战绩惨淡的次级队,摸鱼不可能答应!”

  瑜舟垂着眼道:“如果你们认真做过评估,就该知道贵司开的价码与rtg的发展潜力并不对等,现在这样正好。”

  张仲急道:“那也不可能……”

  “张先生,rtg目前并没有财务危机,也不需要为了争取一份可有可无的工作去签订一份极端的卖身契,还感恩戴德。”

  瑜舟轻轻呼出一口气说:“我愿意坐在这儿和您一条条纠正这份漏洞百出且毫无诚意的合同,不是因为rtg有多需要这一笔钱。”

  张仲只觉被侮辱,脸上火辣一片,激动地问:“既然如此,那还

  有什么可谈的?!”

  “现在的电竞环境比之当年还是要好许多的,”瑜舟平静道:“你把这种东西拿过来,不过是欺负他们阅历不深,可一旦被他们发现条例漏洞,举报上去,摸鱼不一定有事但您这个擅自更改合同的律师……一定不会舒服,对吗。”

  张仲:“……”

  他突然感觉自己像在裸奔。

  ——他确实是在铤而走险。

  mos的热度逐年高涨,想要进来分一杯羹的资本数不胜数。

  简单来说就是mos赚得钱够多了,到立牌坊的阶段了,以负责在役战队与入驻资本合作这一块的部门对合同的把控还算严格,只要战队申诉,都会得到受理。

  张仲赌的就是一个没后台的新手战队就算发现了也不敢声张举报。

  但这些细节处的潜规则就连不少圈内人都不一定能注意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男人怎么这么清楚?

  这么一想,张仲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谨慎道:“那您可以在看到合同第一眼就举报我,或者拒绝我。”

  瑜舟意味不明看了他一眼,话锋一转道:“张先生可能不知道,电竞这个圈子,一开始就是几个没权没势的“蠢货”,只凭一腔热血横冲直撞硬是给撞出路来的。”

  “和那个时候比,电竞圈可谓面目全非,”男人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它经历了无数冲击和考验,资本入驻产业扩容……这个圈子在不断变化,适应着时代,从而获取更加坚韧的生命力,这不是一件坏事。”

  瑜舟道:“可这么多年,大家前仆后继地来,功成名就的有,默默无闻的更多,但又有几个一开始接触它,就是为了追名逐利呢。”

  其实“蠢货”们留下的基石,一直还在。

  张仲没有接话。

  “我愿意和您谈,是因为rtg也需要适应它,摸鱼是个还不错的机会。”瑜舟适时打住,道:“联系你的公司吧。”

  瑜舟这段时间认真了解过现在的rtg。

  除去顾峰这名老将外的几个半大

  少年放到外面也是天之骄子,在电竞圈也足够有天分。

  ——他们不可能发现不了合同里的问题,也不可能真的委曲求全就这么签下它。

  可摸鱼到底不是普通的平台,它本身就代表了某种风向,rtg原本处境就比较艰难,无论是闹翻还是签下,只要有心人稍稍运作,队员今后的发展肯定会受到限制。

  这种打压不是不能克服,却会浪费大把青春。

  电竞选手的青春很珍贵,实在没必要。

  以齐裴才会特地让瑜舟来谈这件事情。

  说到底,还是心怀愧疚的保护罢了。

  张仲沉默一阵,嗤笑道:“您可真个大善人啊。”

  瑜舟笑了一下:“过奖。”

  张仲一时无话可说。

  事已至此,他自然明白,他在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这里讨不到半点好处。

  “冒昧问一下,”张仲试探道:“您是……”

  瑜舟随意将合同合上道:“我姓瑜。”

  张仲的心咯噔一下,脸瞬间又白了几度。

  他不死心问:“哪个yu?”

  “瑕瑜的瑜,”瑜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忽然间他又想到什么,不由轻笑一声道:“rtg是我手里的战队,来之前没人告诉张律师么?”

  张仲愣住,一股寒气从脚底腾起。

  瑜舟意味深长道:“张先生,人为刀俎,是时候收手了。”

  下一刻书房的门就被瑜舟重新打开,楼下众人笑闹的声音涌入房间……张仲却打了个寒颤。

  瑜舟出去后贴心将门合上,给张仲留出通话空间。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张仲才猛地吸了一口气,用力咳嗽几声,继而烦躁地拽了两把头发。

  难怪……难怪——!

  这个男人之前说了那么多的“礼”,都没有最后这一句“兵”给他的冲击大。

  可张仲却连被人戏弄的恼怒都不敢有。

  张仲不禁想——这人之前到底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么多?

  他对于男人来说分明只是一只可以一脚踩死的蝼蚁。

  难道……

  怔楞片刻后

  张仲满脸颓然拨通了电话。

  他为鱼肉,想得再多又能如何呢?

  与公司的谈话过程简直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挂断电话之后,张仲抹了把脸走到门口,刚拧开门便听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用温和的语气道:

  “那么张律师,合作愉快。”

  张仲僵硬抬头,看了一眼又挂起满脸温和,宛若未经世事富二代的瑜舟,只觉喉咙一阵发紧,胸口被悔恨填满。

  世间难买早知道。

  “……”他张了张嘴,最终讷讷道:“好、好的。”

  两人下楼后,张仲眼睁睁看着这位瑜老板对冲过来问情况的齐裴说:“福利不错,条款也都没什么问题,签吧。”

  齐裴闻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一把握住张仲的手道:“张律师您辛苦啦!以后我们家这群孩子就麻烦你们了哈。”

  rtg几个人聚在顾峰身后,同时咧嘴一笑。

  很傻。

  很天真。

  张仲:“……”

  张仲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强忍胃疼道:“…没问题。”

  等有人签完字,摁完手印后,张仲迫不及待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

  嘱托没能完成,张仲想了想,还是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张仲便小心翼翼道:“刘经理……这事儿实在是办不成了,抱歉抱歉。”

  “什么?”那边传来一道有些尖锐的男声:“屁大点事儿,怎么就办不成了?!”

  张仲:“这——”

  话还没说出口,那边的人便抢先呛声道:“张仲啊张仲,我们这几年也没亏待过你啊?!就让你做这么点小事你告诉我办不成!你什么意思!”

  刺耳的责备声在张仲的耳边炸开。

  张仲本就在rtg基地吃了一肚子闷亏,这会儿舔着脸装孙子又被呛了一顿,一肚子□□瞬间就被点燃爆炸了。

  “嘿刘经理,”张仲梗着脖子,语气快得和连珠炮弹似地道:“这事儿我看分明是您不厚道啊?!一开始您怎么说的?rtg就一没、后、

  台的小战队,肯定不会发现您让加进去的条款有什么不对劲!”

  他这次出来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签下rtg的价格比公司一开始给的上限还要高出不少。

  别看刚才上层退让得那么快——那是因为rtg的金主爸爸摸鱼不敢惹,但张仲只是一个小小律师,等他回去,这气百分百是得变本加厉全撒在他身上了。

  “结果呢?!”张仲越分析越激动:“别说让那些个队员往坑里跳了,我这刚进基地就碰了一尊神!”

  刘经理:“rtg早特么不行了哪来的神?张仲我告诉你——”

  张仲大声道:“不行?到现在了您还装呢?您可别告诉我您不知道人家背后金主姓瑜!”

  “什么?”那边忽然顿住,听筒有杂音传来。

  几秒后,那边嗓音有些颤抖又带着些急切地问:“……姓yu?哪个yu!”

  张仲咬牙切齿:“都到这个时候了您还装呢?你们通通躲在后头,就把我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律师拿出来当槍使,现在我里外不是人你们满意了?!呵,您这是存心“灭口”啊!”

  那边锲而不舍问:“到底哪个yu!”

  张仲只是冷笑一声:“您说呢?行了!这次是我张仲识人不清错信于人,听着,我是没什么本事,但这么多年你们手底下做的那些脏事没少往我这过!别太过分了!”

  “等——”

  张仲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刘经理狠狠咬牙,烦躁地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电话一通便焦急道:“你实话跟我说,你忽然关注rtg是不是因为那个姓瑜的回来了?”

  摸鱼那边效率挺高,很快就把与rtg达成合作的事情官宣了。

  由于张仲带回的某些消息,摸鱼也没那个胆执行原本买rtg历史黑料热度来炒的策划,这次官宣做得中规中矩。

  虽然评论区没有摸鱼之前预想的那么激烈,但掐架人数也很是可观的。

  又由于这条官宣还带了新频道的tag,引起不少网友

  争论:

  “摸鱼鬼上身?多才多艺可还行?我看多菜多余还差不多。”

  “我记得rtg队长学历也就九年义务教育吧?还多才多艺?”

  “你咋不看达达某音专业全国第一入学,fire还是戏曲世家传承人呢。”

  “其实包子也不错,学神一个。”

  “呵呵吹吧,他们真要有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来打电竞?又正好全在rtg了?”

  “有一说一我到现在都不会打游戏,当初粉余火完全是因为他唱曲儿好听好吧。”

  “被骗了还帮着数钱,笑死。”

  网上吵归吵,倒还真有很大一波被rtg队员各式特长勾起兴趣的路人去自主搜索了以往rtg众人直播的才艺屏录。

  然后,有的被颜值吸引,有的被才艺吸引,还有一波被养崽日常圈了粉的。

  新粉们快乐地磕着物料,全然忘记了余火几个的本职是电竞,想让他们赶快退役回去搞才艺的也不在少数。

  至于rtg众人什么态度……

  顾峰、时言二人正双排上分。

  余火对着直播摄像头抿了一口温水道:“排斥?那没有,赚钱挺快乐。”

  包小颂不知从哪搞了块小黑板,上面写满各种学科,恰饭恰得十分光明磊落:“p大学霸教你做题,这上面有的科目无论难度高低,通通一颗地雷就能得到答案,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

  李维达一脸平静念弹幕:“想看男妈妈?顾队带孩子呢,直播间出门右转就到了。”

  rtg这小半年也算经历了不少风浪,几个半大少年心态稳如老狗,该打工就打工,该训练训练,为人处世比其他职业选手少了几分油腻,多了少年特有的清爽气,又吸了一波粉。

  倒是让等着rtg出新黑料的人大失望。

  然而很快,一件事让rtg众人稳如老狗的心态再次波动起来。

  他们凡哥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

  液的小天使:你101瓶;这就是爱情吧40瓶;叶漓轩、醉星池5瓶;灯火2瓶;家有奕宝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