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49章 Chapter 49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进了三伏天后,南方的空气就变得闷热潮湿,热得人心浮气躁。

  “轰隆——!”

  一声惊雷响起,基地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些。

  “什么?!”

  比雷声更大的是齐裴的嗓门:“上热搜?!”

  由于出去浪了一趟被齐教练拿鸡毛掸子钉在座椅上的四个网瘾少年齐刷刷抬起头,看向声源处。

  齐裴一时也没空搭理,只是对着电话追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瑜舟?今儿一大早人就不见啦。”

  “别别别,我可以!我现在就过来……嘿,天降热搜,还有这等好事。”

  不久后,齐裴挂断电话,攥着手机就往外冲。

  冲到一半陡然想起训练室一群不让人省心的臭小子,又急匆匆折返指着看似乖巧的几人道:“好好训练听到没有!一会儿回来要让我发现谁在划水,今天就多补两千兵!”

  rtg几人乖巧点头。

  然而、齐裴前脚刚离开,余火便从座位上窜起来道:“快快快,打开微博看看!”

  这会儿顾峰去做常规理疗了,齐裴又刚离开,基地里空无一人,不划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余火话音未落,包小颂那边已经把热搜给念了出来:“育才惊现豪门小公主豪华送考天团?”

  rtg几人不约而同:“哇哦——!”

  刺激啊……!

  “嘿,”余火看着照片里自个儿帅气的侧脸,自恋道:“哥上镜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没错,rtg全员送考他们凡哥的时候被人拍下来了。

  毕竟现实里这么多帅哥组团出行那叫一个千载难逢,更别提他们去的还是育才这所有名的精英培育学校。

  然后这一组照片就被路人放到了网上。

  本来也没掀起多大波澜,巧就巧在这条微博被mos的游戏玩家看到,并识破了几人的真实身份,还呼朋引伴前来围观。

  于是,通过广大mos喷子不懈的努力,这条微博成功被顶上了热搜

  也难怪齐裴这么着急,这可是rtg难得的出圈宣传rtg队员bug般的颜值和拉赞助的好机会啊!

  评论区说什么的都有:

  【我也是服了,是进个mpl就觉得自己是世界冠军了?成天不训练就忙着炒作,我吐了。】

  【啊啊啊啊啊啊!!!小哥哥太帅了!】

  【rtg也是丧心病狂,拿小孩恰饭买热搜可还行??有没有底线了?】

  【啊啊啊啊那个小女孩真的好可爱啊!以后我也想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女鹅!】

  【[微笑]给各位新来的科普一下,rtg,mos职业毒瘤战队,两年前由于打野无故退赛害得国家丢掉世界冠军,目前正处于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状态。】

  【啊啊啊啊啊!!职业的不我懂,但是现在的电竞选手都这么帅了吗?!】

  【上面的,进mpl实力也已经很ok了!又帅又有实力真的爱了爱了!】

  【一分钟!我要拿到那个牵着小妹妹手的男人的所有信息!】

  【摄影怎么不给力一点,中间那个男人的脸呢!!怎么没拍啊!】

  【呵呵,就控评呗,我就等着看赛场上你们怎么丢人现眼!】

  “哦豁,”余火挠了挠脸:“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夸,还真有点儿难为情哈。”

  包小颂撕心裂肺:“涨了涨了!微博粉丝涨了!!”

  李维达已经带着时言发了直播公告,熟练地开始恰饭。

  “可惜今天凡哥不在啊,不然咱还能多赚点。”

  这一场热搜,rtg无人伤亡。

  s市郊区不如市区嘈杂,雨下得也没有城里大。

  小雨淅沥沥,轻飘飘落到地面,打不湿从树上落下的枯叶,却压下了恼人的热气,让这块本就清静的地界增添了几分凉爽。

  三伏天光临这的顾客实在太少,以至于黑色轿车出现时,看门的保安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轿车消失在他眼前,保安才嘀咕道:“奇了怪了,这大夏天的来干嘛呢……”

  原因无他,只因这是一块

  墓园。

  轿车沿着绿荫道一直行驶到园区的停车场内,稳稳停住。

  坐在后排儿童椅上的小崽子拿两只爪子扒在门上,好奇地探着头打量着窗外从未见过的风景。

  神梦泽没有坟墓。

  神梦泽的大家生于峡谷,每日忙于征战,死后化为金雾。没有部落会浪费资源与时间举行葬礼,为逝者筑巢。

  小崽子重新靠回不大舒服的座椅上,眼珠子转了一圈,砸了咂嘴,开始思考搭建坟墓的意义。

  停车场的服务员已经撑着伞走了过来,见半天无人下车,有些止不住好奇地张望。

  下一刻驾驶座的门被打开,一双鞋踩在湿泞的柏油路上,服务员立马敛了神色,却又被车主过分年轻帅气的面庞惊到一瞬。

  ——这人年纪轻轻的,可能是父母早逝,来给父母上坟的。

  能买得起这里的墓地,非富即贵,估计是清明工作太忙才拖到现在来的?

  也是不容易啊……

  后座这个小女孩,应该是妹妹…吧?

  小女孩似乎注意到他打量地视线,抬起头朝他一挥手:“哟!”

  服务员连忙笑着招招手以示友好。

  这年头单身带妹,不太好找对象啊——不过人家有钱!

  瑜舟利落起身,将车钥匙交给服务员,轻轻呼出一口气,微微仰头出神地望着不远处被树木遮挡住的墓区。

  直到后座的车门被推开,他才收回视线,低头看向已经自己跳出车门,四处张望的小姑娘。

  瑜舟蹲下,将小姑娘外套上的兜帽拉到她的头顶,张开双臂问:“要爸爸抱吗?”

  不幸听到的服务员:“?!”

  爸爸?!!

  小姑娘不出所料地摇了摇头。

  在服务员变质的目光下,瑜舟无奈放下手站起身,牵住瑜路凡,撑着伞,拒绝工作人员的接送邀请,慢慢往墓区走去。

  路上,瑜舟开口问:“饭饭会想妈妈吗?”

  瑜路凡眨眨眼道:“我想的话就来看她,她又不会自己跑掉。”

  真人已经注定看不到了,可坟墓却冻结时光,

  伫立在一个地方,永远等待着。

  也是对于生者的一种安慰吧。

  凡哥说的道理听起来一如既往难懂,可瑜舟却听明白了。

  “是,”瑜舟舒展眉心道:“饭饭说的对。”

  有那么一瞬间,瑜舟突然感觉到,那道他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的枷锁,似乎松动了些。

  可能是因为旁边这个小太阳正源源不断将能量传递给他的缘故吧。

  但生理反应却不是这一时半会儿能控制住的。

  瑜路凡感受到瑜舟的手将她攥得有些紧,掌心微微发凉,带着几不可查的颤抖。

  这是在紧张吗?

  瑜路凡了当地问:“你在紧张吗?”

  瑜舟:“有一点。”

  瑜路凡道:“其实我也挺紧张的。”

  瑜舟:“……”

  瑜路凡:“为什么紧张?”

  “嗯……”瑜舟思索片刻后道:“爸爸太久没和妈妈见面了,怕妈妈生气。”

  瑜路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我也是。”

  “没事啦,”瑜路凡伸出另一只揣在外套口袋里的爪子,拍了拍那只攥着自己的手道:“凡哥会帮你说话的。”

  “好啊,”瑜舟笑道:“那就麻烦凡哥啦。”

  结果到了地方,一大一小却不约而同沉默起来,一动不敢动。

  半晌过去,瑜路凡忍不住戳了戳瑜舟的大腿,小声道:“你过去啊……”

  瑜舟含混地应了一声,半晌后,深吸一口气,僵硬地迈上台阶。

  瑜路凡改做双手插兜,紧跟瑜舟的步伐也往上迈了一步,定住,然后小心翼翼探出头看了一眼半米外的墓碑。

  突然,被凡哥当做遮挡物的男人蹲了下去。

  整个墓碑瞬时暴露在瑜路凡眼前,包括主人的照片。

  瑜路凡一时间忘了动作。

  原来她的妈妈是这样的啊。

  旁边,瑜舟用指尖划过墓碑上的照片,像是怕惊扰了谁一样轻声道:“过去这么久才带饭饭来看你,对不起啊…许教练。”

  瑜路凡站在一旁,眼睛一瞬不瞬盯着照片上的年

  轻女子。

  女人脸上洋溢着自信又灿烂的笑容,眼睛很亮,下巴微扬着有些桀骜不驯,又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若不是那头乌黑的长发稍微压住了通身气质,说不定看上去还要更张扬些。

  许亦柔,却是名不如其人。

  不过瑜路凡很喜欢。

  瑜舟说完一句话后,便再没出声,只是毫无形象盘腿与墓碑面对面坐着,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盯着照片出神。

  瑜路凡挠了挠下巴,往前挪了两步,也跟着坐下。

  一大一小就这么排成一排坐着,谁也没出声。

  “你怎么不说话啦。”瑜路凡问。

  瑜舟皱眉,有些苦恼道:“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在许教练面前,瑜舟不再是那个在队友后辈面前稳重强大的j神,不是万众瞩目的继承人,也不是永远耐心温柔的父亲。

  当然,那些形象也不是伪装,只是到了许教练这里,他就只是那个会被许教练揪着耳朵训斥的毛头小子罢了。

  “嘴笨,”瑜舟道:“不说了。”

  瑜路凡:“奥。”

  之后,瑜路凡就见瑜舟微微眯着眼望着照片,唇角上扬,像是在笑,眸中却晦暗沉静,不见一丝光亮。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见这人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这么消沉的一面。

  也是瑜路凡第一次跳出纸面定义,对“父亲”这个角色有了立体的认知。

  爸爸不总是包容而温和,也有属于自己的,不愿被公之于众的脆弱。

  至少她的爸爸是这样一个人。

  也不赖啦。

  山顶起了风,把瑜路凡的碎发吹到脸颊上,瑜路凡有些难受地扒拉了两把。

  注意到小崽子的动作,男人微微偏头冲她一笑,抬手整理了一下她有些歪的帽子,又探了探小姑娘额头和爪子的温度,确认无误后才重新转过头去。

  瑜路凡仰着头看了一会儿,又百无聊赖地想,人类真是一种强大而脆弱的生物。

  ——他们拥有无与伦比的创造力,足以支撑这个种族创造出

  他们想要的一切。

  可与这份智慧伴生的,却是世上最柔软的东西,名为感情。

  感情能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也能顷刻间摧毁这份强大。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啦。

  因为他们会在其中变得坚韧,直到有足够的力气撑起千疮百孔的灵魂,然后继续前行。

  小雨不知何时停了。

  墓碑旁的植物上坠着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绚烂光彩。

  这五彩斑斓的世界是由无数人的情绪碎片构建而成,只有拥有情感的生物才能窥见其中瑰丽景色。

  而神梦泽的一切却是年年如一日,哪怕出了漏洞也只是早已被设定好的程序。

  瑜路凡第一次觉得成为人类并不是一件那么糟糕的事情。

  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

  可一切总是会在合适的时间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夜晚,灰暗的天空又降下大雨。

  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天幕,紧跟着的是一声划破宁静的惊雷。

  一间卧室儿童床上的小鼓包随着雷声蠕动起来,不一会儿开口处便探出一张粘着细碎发丝,睡得两颊粉红的小脸。

  瑜路凡睡眼惺忪地探出爪子揉了揉眼睛,有些困惑地环顾房间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

  刚才,她好像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一双温暖而柔软的臂弯圈住。

  她本来是讨厌被拥抱的,那时却一点也没感到厌恶,反而有种亲切的感觉。

  瑜路凡睁不开眼,却能听见臂弯的主人似乎在低声哼着温柔的小调,歌词里有她的名字。

  瑜路凡对这人仿佛有着本能的亲切之意,她不禁往温暖处依偎过去。

  那只手轻轻拂过她的发顶,又抚上她的脸颊,最后牵起她的右手,轻轻摩挲着五根细小的手指。

  带着温暖的愧疚,动作被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像是笃定以后再也无法这么做了一般。

  瑜路凡在温暖中沉沉睡去,梦醒前只依稀记得耳畔似乎响起过一声叹息。

  瑜路凡带着疑惑换了个姿

  势重新缩回被窝里,蜷成一团。

  算了,继续睡。

  清晨时,窗外的绿树上鸟鸣格外响亮,仿佛要将前些天因为雨水没能演唱的歌曲一次性补齐。

  昨晚睡得非常舒服的小崽子大大打了个哈欠,很快就抛开心口莫名的怅然,跳下床走到窗边,打开窗,扒在窗台望向一碧如洗的天空。

  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嗯。

  天晴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3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漓轩30瓶;万花谷医学生20瓶;风清月白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