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52章 Chapter 52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rtg几人见到下来的是瑜路凡,兴奋了。

  rtg检验自己有没有进步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凡哥一起打一场高端局。

  若是每次都能比上次跟上一点凡哥的节奏,猜中一点凡哥的想法。

  那,不用怀疑,就是进步了!

  只不过小崽子最近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带着两小孩神出鬼没的,也是比较难约到档期。

  “凡哥来来来,快坐!”

  “凡哥还喝奶不,这次要什么味儿的?”

  “凡哥吃薯片吗!”

  “凡哥……”

  瑜路凡叼着火腿肠扒拉着电脑将rtg刚才的战斗数据看了一遍。

  今天的比赛是六支战队循环bo1模式。

  rtg前四场战绩为两胜两败。

  rtgvs暗夜——1:0

  rtgvs顺风——1:0

  rtgvssain——0:1

  rtgvscl——0:1

  经过大半年的磨合,rtg已经逐渐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打法框架。

  总体来说,rtg的c一般在中单和adc中灵活摇摆,不常用野核打法。

  顾峰的支援应变能力高于入侵能力,游走、生存能力强,他总是能在任何一路最需要支援的时候出现在合适的地方。

  毋庸置疑,顾峰就算放到mpl乃至全球赛里,也是名列前茅的辅助型打野。

  再加上时言胆大心细的打法,让李维达可以放心腾出手去游走支援,包小颂那块向来扛得住压,这让rtg的全员生存能力直接往上提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暗夜和顺风两支队伍打法都偏向于细水长流型,常用阵容耐力强,但是打团爆发力较弱。

  这导致他们既无法在和rtg的团战里迅速打出优势,也没办法在有顾峰支援的情况下秒掉余火或者时言。

  最终在前期落下过大经济差,没能进入擅长的中后期,直接输了比赛。

  而sain和cl则各有特色,总体爆发力强,可以针对rtg的几个位置

  进行集火,成功率也非常可观。

  所以,当顾峰或李维达之中任何一人先被送走,rtg阵容的容错率就会骤降。

  余火那点历来都有的粗心毛病在这群mpl□□湖面前被无限放大,再被gank几波基本上就不大行了。

  时言虽说操作精细,但到底还是稚嫩了些,在几块老姜面前还挑不住大梁,最终被人炸了泉。

  不过对于rtg来说,第一次打这些一线战队没被剃头也是不错的成绩了。

  最后一场rtg对战dw。

  dw的打法比较单调,主打以打野ken为核心的阵容,但是胜在c位老将综合实力过硬,如果出意外的话ad和中单也能顶上,不至于掉链子,让人很难通过针对的方式占到便宜。

  瑜路凡并没打算去破坏rtg现在的阵容。

  为了小弟们的可持续发展,凡哥还是愿意配合的。

  所以瑜路凡选了顾峰惯用的英雄——数斯。

  较其他打野英雄,数斯的位移技能较少,gank能力稍弱,但是控制却非常多,机动性也不弱,支援能力很强。

  虽然没有高爆发的英雄玩起来那么爽,但也不是不能打。

  游戏加载完毕,小姑娘揉了揉鼻子,操纵着数斯往野区前进。

  dw俱乐部。

  “哟,rtg那边突然换人了啊,”dw上单说:“锋火嗦面条上了,据说他打野巨叼,队长小心些哈。”

  ken将烟头摁灭道:“放心,你们队长也不是白打这么些年职业的。”

  adc暗搓搓拱火说:“面条兄没拿自己特别擅长的英雄诶……!队长,你这是被看轻了哈。”

  “哼哼哼,”ken:“走着瞧。”

  瑜舟三人没在书房里聊多久便下了楼。

  齐裴看到瑜路凡坐在机位上战得热火朝天,而顾峰的位子空空如也后,不禁皱了皱眉,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电竞这行业,职业病一旦沾上,就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了。

  再厉害的选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状态不断恶

  化,又不甘地坚持,最终却只能在惨淡的战绩下、人人喊打的局面中向现实屈服,退役。

  目前转会期还没到,齐裴提前接触的几个打野候选也都不是特别满意,无奈下也只能由顾峰扛着。

  好在rtg几个向来心大,顾峰装的也好,倒是没人发现。

  于燃的注意力在小崽子的显示屏上。

  他是第一次站在瑜路凡的视角看这小崽子打游戏。

  小崽子脸上的表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冷静,手上的操作也自带节奏,不慌不乱。

  此刻,rtg和dw正在进行野区遭遇战。

  ken惯例入侵,和锋火嗦面条撞个正着,本想骚扰一下见机抢野,却意料之外被拦在原地。

  双方队友反应迅速,第一波试探团就爆发了。

  “怎么样,”齐裴走到于燃身后,嘚瑟道:“小崽子厉害吧。”

  于燃:“预判能力很强,足以弥补身体机能的差距。”

  齐裴惋惜地说:“这么好的天分,怎么就是瑜舟这孙贼的崽呢。”

  瑜舟:“羡慕自己生一个去。”

  几句话的功夫,场上的数斯已经抓准对面辅助的空档,越过去控住了法师。

  余火兴奋地鬼叫一吉:“法师的命只能由法师了断!!”

  便操着角色冲了过去。

  可惜时间过于前期,让对面丝血逃走。

  此刻,瑜路凡已经拿下红,而对面暂时颗粒无收,rtg微弱领先。

  齐裴怼了怼瑜舟的肩膀问:“诶,你对饭饭到底怎么打算的?这天赋,讲真,不打职业是整个华夏赛区的损失啊。”

  “这是她的人生,”瑜舟注视着屏幕前满脸认真的小豆丁说:“以后想做什么,她自己决定。”

  瑜路凡噼里啪啦把对面落单的法师送回了家。

  【firstblood!】

  齐裴砸了下嘴:“也是,鬼晓得等她长大这游戏停没停服,远着呢。”

  “话说,”齐裴看了眼瑜舟问:“你到底什么情况啊,来了之后就没见你摸过游戏,你现在什么状态?打得过饭饭么?”

  他记

  得当年瑜舟是全盛状态,也没有什么伤病,如果不退役,继续保持一两年是肯定可以的。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裴偶尔闲来没事还会摸几局当当陪练,瑜舟就像是完全戒网瘾了似的——

  别说自己亲自玩了,除了来逮女儿去吃饭,平时rtg几个训练都不怎么看的。

  瑜舟平静道:“打不了了。”

  齐裴下意识道:“…什么?”

  于燃唰的一下转过头,眼里带着明显的不解和震惊。

  那边,第二波团战结束,双方战平,小崽子找了个地方回泉水补给。

  男人不知看到什么,微微皱眉,往小崽子的机位走去。

  然后蹲下,熟练地帮瑜路凡把座椅调高了些,将键盘往前拉了一点。

  小崽子试试手感,满意地点了点头。

  瑜舟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才折身返回。

  齐裴这才反应过来这人说了什么。

  “打不了…瑜舟你开玩笑呢?我都没废到那种程度。”

  瑜舟沉默着。

  看着他平静的样子,齐裴莫名有些喘不上气:“瑜舟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人可是jeffrey啊。

  那个明明比谁都有天赋,对自己的要求却比谁都严苛,永远不知道放弃怎么书写的队长。

  那个mos职业联赛史上fmvp记录保持者,消失两年仍被玩家反复提起的传说。

  哪怕是伤病缠身,这四个字也不该是从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才对啊。

  可瑜舟就是说出来了。

  就在这么不正确的场合,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来了。

  瑜舟道:“字面意思。”

  于燃试探地问:“是…伤病吗。”

  瑜舟抬起手握了握拳,垂眼盯着自己的手看了片刻,而后笑着摇摇头,没接话茬。

  齐裴咬牙切齿:“你笑个屁笑,说话!”

  于燃抿着唇转头,虽然很短暂,但他总觉得瑜舟笑的有些自嘲和无奈。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rtg和dw的战斗还在继续。

  瑜路凡的支援型打野是玩得真

  的很不错。

  或许在和rtg的默契上和顾峰比不了,但凭她可怕的预判能力,也能让对面的输出在经济差不够的情形下畏首畏尾不敢放开来打。

  dw是真的没想到rtg能将将经济差咬得这么死。

  开局一刻钟了,双方谁也没开成龙,经济差还保持在千内。

  如果再这样僵持下去,dw的阵容很快就会进入疲惫期。

  ken磨了磨牙,果断道:“开龙,把节奏抓回来一波推。”

  另一边,瑜路凡扫了眼地图,开口道:“时言,去下路开龙,李维达自由行动,余火把兵带上来去帮时言,包小颂上路龙坑骚扰对面ad。”

  瑜路凡前半局打得沉默,现在突然说话众人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便按照指令行动起来。

  ——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虽然不知道凡哥为什么要这么安排,但只要照做那效果就是杠杠的。

  而瑜路凡自己则窜进了对面野区。

  dw的辅助正在四处游走放风,发现小野怪消失后立刻警戒起来。

  “打野肯定摸过来了,目前不确定位置,打快点。”

  dw的下路说:“这个上单老骚扰我,rtg这是什么情况?”

  想要抢龙人也该过来了,但看地图,对面的辅助还在附近晃悠,却没有过来的意思。

  ken一扫地图,皱眉道:“runn(adc),去上边的龙坑看看。”

  ad正被包小颂骚扰地到处乱蹿,闻言立马脱战,往上头走去。

  瑜路凡:“时言绕路回上,余火把龙吃了,李维达接应。”

  见时言行程过半,瑜路凡操纵着数斯,快速且光明正大掠过敌方辅助,用数斯唯一的位移技能猛地砸进龙坑。

  “吼——!”

  时间正好,瑜路凡看到英雄身上亮起的红光,没有犹豫,直接开大。

  “操!”dw的adc大吉道:“上边的龙被拿了,晚了一步!”

  ken手上不停,快速说:“把buff抢回来,卡卡(上单)支援。”

  正打算一鼓作气将大龙拿下,就

  见rtg的ad直接开大跟着砸进战局。

  两个最吃暴击的位子有了红buff增持,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dw在龙坑的队员血条不要命似的往下掉,立马分散开来。

  上单才刚离开,这一波龙险些脱战,ken连忙拉住。

  这时,只听耳机里runn大骂:“操!!!”

  【anallyhasbeenslain】

  adc被对面单吃,经济差瞬间拉开一节。

  卡卡抽着气解释:“rtg上单一直跟着runn,我挡了一下,那边中单带了辅助,晚了一步。”

  ……又晚了一步。

  ken重重呼出一口气。

  短短半分钟时间,dw就被对方遛了两拨。

  rtg这突然不按套路出牌但又十分精准的预判战术真是……令人蛋碎。

  “之前rtg可不是这套打法啊,”卡卡抖着腿说:“这什么野鸡套路?换指挥了??”

  ken说:“换了,锋火嗦面条的战术。”

  “面条兄这么阴的吗!”

  中单痛苦道:“虽然我划水会看面条兄的游戏录屏,但他只在路人局玩耍,怎么酷炫怎么来,就从没见过他指挥过这么正式的五黑局啊……”

  他以为这位仁兄是桀骜不驯的独行侠,没想到人家玩团体战也是很有一套。

  dw失去一输出位,余火和李维达迅速赶到,dw最终是没能拿下这条龙,进入了大劣势局面。

  rtg基地。

  看到游戏局势大好,齐裴瞬间忘了刚才的话题,拍手道:“哎哟瑜舟,不愧是亲生的,这脑回路跟你可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当年j神一手变幻莫测的时间差战术可是把众对手玩得那叫个怨吉载道。

  这听着实在不像是夸奖的话。

  瑜舟扬了下眉,没开口。

  最终,rtg有惊无险再次拿下一局。

  众网瘾少年们抱在一起鬼哭狼嚎。

  于燃看了眼时间说:“我先回去了。”

  齐裴:“这就走了?不一起吃顿饭?”

  “下次,”于燃说

  “今天出来没请假。”

  “行行行,不留你了,送你出去。”

  “哦对,”齐裴一拍脑袋,跑到墙角拎来两箱儿童奶:“拿回去喝,别客气!”

  于燃:“……”

  于燃走后,rtg众人休整片刻,就开始复盘。

  齐裴火力全开,毫不留情。

  “余火啊余火,你这莽的臭毛病说多少遍了?!还能不能改啊?”

  “还有你!包小颂!一个上单第三波团竟然往时言身后钻??你很可以啊?”

  “时言,总体表现不错,下次记得勇一点!学学余火!”

  “李维达以后可以再灵活些,多跟着顾峰跑跑。”

  “……”

  最后,齐裴又看向瑜路凡说:“咱们凡哥今天的表现也非常棒!全场mvp!”

  小崽子骄傲地扬起下巴,如果人类幼崽的屁股上也长尾巴,那现在一定是翘起来的。

  齐裴看着还算漂亮的战绩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咱们在mpl的第一次亮相还是非常成功的。”

  而另一边。

  dw的中单老r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怔怔道:“队长,你说这锋火嗦面条到底是谁啊?”

  ken:“我哪知道啊,你跟burn关系不是不错么,去问问?”

  老r:“得了吧,我要有把burn嘴巴敲开的功夫,我自己查都查出来了。”

  ken:“不慌,顶多让他们藏到明年,到时候上了赛场,热度起来了可就没那么好瞒咯。”

  “别说,这齐狐狸还是狐狸,”卡卡感慨:“说是水友赛,我们这几个队伍陪rtg这么一打,不就等于认了这群小朋友了么!”

  ken笑着摇头:“人家这初次亮相,可不也是告诉mpl

  ——rtg回来了。”

  于燃刚到tgg门口,便看到大门口站着个人。

  脚下步子一顿,下意识想将手伸进兜里摸烟盒,却又想起自己拎着两箱子奶。

  于燃走过去,见简誉程正在打电话,便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儿。

  不一会儿,简誉程挂断电话,转过身看到人就是一挑眉:“哟,舍得回来了?”

  说着,又搭上于燃的肩膀小吉道:“要真喜欢上哪个女孩了,追上手可得带回来给哥瞧瞧啊!”

  于燃扒拉了一下脚下的碎石子才道:“早着呢,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

  简誉程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燃神事业成功,长得又帅,哪个女孩能扛得住啊,”简誉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有什么需要哥的地方千万别跟我客气,尽管提,啊。”

  于燃低应一吉:“那我先上去训练了。”

  简誉程摆摆手:“去吧去吧。”

  于燃走了两步,顿住,回过身问:“对了简哥,你最近和吴哥还有联系吗。”

  简誉程一愣,随即笑道:“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没,”于燃说:“就是突然想起来,随便问问。”

  简誉程想了想道:“是该联系联系了,过段时间咱哥几个聚一聚,”他看向于燃拎着的东西问:“这是……?”

  “啊,”于燃面无表情说:“她做幼师的,幼儿园里的奶批发多了,就给我拎了两箱。”

  顿了一下,于燃又说:“其实味道不错。”

  简誉程感慨:“爱情啊……”使人幼稚。

  作者有话要说:我变快了一丢丢!!!我可以更快!!!

  感谢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姬柒七30瓶;叶漓轩、万花谷医学生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