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54章 Chapter 5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届神童班一年级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姓杨,p大教育学硕士,还到m国常春藤交流学习过。

  既有国内高学历成长背景,又熟悉现在学校推崇的西方教育理念,cv上丰富的项目经历吊打一众竞争者。

  让众家长都十分满意。

  杨老师身高不高,穿衣风格清新,皮肤白皙,带着圆框眼镜,有些婴儿肥。

  还顶着一头齐耳的小短发,烫了潮流的羊毛卷,蓬松软和,说话声音轻轻软软,整个人看上去都没什么攻击性。

  杨老师正在讲台上说着话,小崽子们就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

  神童班为了能满足小崽子们不同的天赋技能,除去三基课程外还另外准备了将近五十门的选修课。

  鉴于一年级的崽子们精力有限,所以每人限选三门。

  学校会先根据之前的测试数据给出推荐,但最终如何选择,还是由家长与孩子共同决定。

  类似于瑜路凡、林霜霜这类的孩子家长对于志愿如何填报心态良好,主要交由孩子自己决定。

  而梁子轩那一类的,则需要考虑许多。

  在补习班重点抓的优势科目肯定不能丢,但另外两门课则需要反复斟酌——

  第一,孩子需要能够跟得上学校的进度。

  第二,这门课要能在外边找得到能够补课的地方。

  梁子轩摸了过来,跑到瑜路凡桌前问:“喂,你选了哪三门啊。”

  常云起也过来凑热闹:“凡哥、丫丫,你们都选了什么呀。”

  瑜路凡无所谓地将志愿表往外一推。

  计算机、哲学、生物。

  梁子轩:“咦——”比想象中普通嘛。

  梁子轩的心理压力顿时减轻不少。

  林霜霜掰着手指道:“物理、化学、哲学。”

  常云起说:“我是宗教学、古文学、哲学,我们可以一起上哲学课!”

  梁子轩眼珠子一转,跑回去和妈妈道:“妈妈,我要学哲学!”

  梁母为难道:“子轩,你知道什么是哲学

  吗?”

  梁子轩说:“我肯定可以学会的!”

  最终,梁母还是没能拗得过儿子,选了哲学。

  选课结束后,每个小崽子都领到一个装着课本的书包,结束了第一天的见面会。

  晚上,瑜舟见瑜路凡抱着新课本翻着,便坐到女儿旁边问:“饭饭为什么选这三门课,可以告诉爸爸吗?”

  瑜路凡说:“我不想让神梦泽消失,对人类社会的规则和物种起源感兴趣。”

  瑜舟:“饭饭很喜欢神梦泽吗?”

  瑜路凡:“当然喜欢啦。”

  她可是神梦泽的前任最强首领呢!

  ……也不知道现任被谁抢走了,她的部落还是不是最强的呢。

  瑜路凡想过了,如果有一天mos因为玩家流失而停服,那她一定要在那一天到来前想办法留住神梦泽的生灵。

  狌狌长老它们诞生于计算机,那么解决的方法一定也在这个领域。

  小崽子打了个哈欠,合起书本。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再看一步嘛。

  无所不能的最强首领肯定可以的。

  新的一天,瑜路凡背起满当当的书包,伴随着文具盒与铅笔碰撞发出的“哐哐”声,正式踏上求学之路。

  由于育才是小中高一体办学学校,所以在到达小学部的教学楼之前,需要经过一片家属楼区域。

  每天上学放学的时间,住在家属楼的人就能从楼上看到一群人类幼崽吭哧吭哧努力前进的画面。

  瑜路凡肃着小脸,一步步四平八稳往记忆中的教学楼方向走着。

  走到半道,瑜路凡突然感觉这条路上多了许多关注她的视线,便转着脑袋环视了一圈四周。

  路上各年级的小女生们纷纷红着脸转移视线,脚下生风大步前行,不一会儿便只能看到一道道小小的背影。

  瑜路凡:“……?”

  对于她们的举措并摸不着头脑,只能颠一颠书包继续往前。

  又走了一段,瑜路凡忽然听到旁边学区房小道中传来猫咪的叫声,以及人类焦急的呼喊声。

  脚步一顿,

  便迈上了另一个方向。

  声音传来的位置并不算偏。

  瑜路凡到了地方,看到一棵树上趴着一只漂亮的大三花,一位穿着得体的奶奶在树下,仰着头唤着:“大花、大花快下来,太危险啦!”

  大花:“喵~!”

  它的四爪紧紧抠着树干,明显是不敢下来了。

  但是人和猫的语言并不相通,老人家只当胖三花是贪玩。

  “大花!快下来吧!”

  瑜路凡小跑过去,将书包撂在树底下,二话不说开始往上爬。

  老人被突然冒出来的孩子惊了一瞬,然后慌忙喊道:“哎哟,孩子,孩子快下来,危险!大花会自己下来的!”

  然而小崽子已经利索地蹲在了树杈上,慢慢向猫咪靠近。

  老人紧张得不敢出声,生怕猫咪应激伤了孩子。

  没想到三花看到小崽子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主动朝她靠了过去,还晓得攀到孩子的肩膀上不添乱。

  等三花蹲住,小崽子就三两下从树上下来了。

  动作利落到老人发愣。

  老人刚想开口关切两句,远处的预备铃便响了起来。

  小崽子拎上书包就是一个冲刺,瞬间消失在了老人面前。

  老人惋惜地摇摇头,轻轻拍了胖三花的屁股一下:“捣蛋鬼。”

  早上是三基课,小朋友们都聚在一起上。

  瑜路凡早上险些迟到,还沾了一身树皮灰,把任课老师吓得不轻,差点当场一个电话打给瑜舟,让人把孩子领回去看看,别摔出什么问题来。

  老师也是没往其他方向想,毕竟这比桌子没高多少的豆丁还能上树不成?

  瑜路凡逻辑清晰地拒绝老师的提议,并向老师再三保证自己非常健康,然后回到座位上,深藏功与名。

  课间时间,小崽子们团团坐着玩闹。

  林霜霜神神秘秘过来道:“凡哥,凡哥我们一起去厕所吧!”

  瑜路凡看了眼自己灰扑扑的爪子,点点头,站了起来。

  两只幼崽就往厕所走去。

  不得不说,无论在哪个年级的课间,约厕都是

  一种潮流。

  好像如果一个人去上厕所,就是人缘不好的象征一样。

  林霜霜在路上道:“丫丫本来还想约常云起呢,结果刚下课他人就没了。”

  “不过就算他在也不能和丫丫凡哥一起上厕所,”林霜霜惋惜叹气:“他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在两只崽距离厕所不到五米时,一群男生忽然推推搡搡挤到女厕所门口,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什么。

  瑜路凡停住了脚步。

  “你以为你退学重考到神童班就没事了?”

  “打游戏厉害有什么了不起的,男孩子才不留长头发呢,你就是女孩子!娘炮!”

  “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穿裙子来呀!”

  “快让他进女厕所!”

  “快进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云起对于这些针对性极强的话语充耳不闻。

  他低头看了眼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领,有些心疼地整理起来,还不忘小声嘟囔:“神童班的校服可贵了……”

  他面前的男孩都比他高出半个头,此刻堵在他身前,就像一堵墙一样。

  见常云起毫无反应,为首男生再次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往厕所里拽:“让你进去听到没有!”

  “嘶……”

  常云起艰难地抬起爪子,用大拇指在其余四根手指上反复掐着,嘴里嘀咕着什么。

  “你干嘛啊!”男生恼怒地想要去打常云起的手。

  却没想到这一直不还手的人突然灵活起来,怎么也打不着。

  片刻后,常云起停下动作,深沉道:“你们的劫难马上就要到了,快跑吧,要来不及了。”

  男生们:??

  常云起:“真的快来不及了哦。”

  “哈哈哈哈哈哈!”男生不为所动,笑着对同伴说:“你们看,他又在说这种神经病才会说的话了。”

  然而下一秒,男生的后衣领忽然被人拽住,猛地往下一扯。

  “嗷——!”

  男生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常云起叹道:“你看,我都提醒你们啦。

  ”

  说完,屁颠屁颠跑了过去:“凡哥!丫丫!”

  男生下意识仰头,就看到一人居高临下盯着他,眼神冷戾,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兽性。

  这人就这么垂着眼道:“你们在干嘛。”

  男生先是愣住,在看清来人身上穿的校服后又重新蹦了起来,气势汹汹指着不速之客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可是——”

  瑜路凡扬起手臂。

  男生瞬间闭嘴。

  瑜路凡指向楼梯口:“男厕在那边。”

  男生眼珠子一转,重新打量来人,发现也是两个比普通班学生入学早两岁的幼崽后,再次嚣张起来。

  男生上前一步,插着腰俯视瑜路凡道:“你和常云起是一伙的是吧,和常云起在一起玩的都是变态!你们都是变态!”

  “在育才没有我张飞飞办不到的事儿!”男生指着三人道:“我告诉你们,我记住你们啦,只要你们还在这所学校就…………”

  瑜路凡皱起了眉。

  作为一个曾经成天打打杀杀的人,瑜路凡觉得自己这几个月来已经修身养性不少了。

  就今天这种情况她没有直接冲上去亮爪,只是轻飘飘拽了一下衣领,可见多读书多看报的成效斐然。

  但现在,她就非常想上去给这个不知好歹还肥墩墩的幼崽一顿削。

  瑜路凡深吸一口气,忍住了。

  动手是不能动手的,但恐吓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瑜路凡上前一步,咧嘴一笑。

  男生们看着她核善的表情,全部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大步。

  张飞飞颤抖道:“你你你你……”

  “你们在做什么呢?!”一道尖锐的女声从走廊传来。

  张飞飞听到这个声音,转过身去,在看清来人那一瞬间,戏精附体。

  张飞飞“哇”的一声哭出来,指着瑜路凡一行大声道:

  “张老师,他们打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