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55章 Chapter 55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叫做张老师的女人闻言,加快速度走过来,脚下的高跟鞋踩得哒哒作响。

  她走到张飞飞面前问:“你说谁打你?”

  张飞飞哭得十分卖力,抹着眼泪一指:“她!”

  张老师随意扫了一眼瑜路凡和林霜霜后,目光在常云起身上一顿,片刻后,微微皱眉。

  常云起像是没察觉张老师不善的视线,咧嘴笑了笑。

  张老师呼出一口气,看了眼时间道:“别堵在这里,都跟我来办公室。”

  到办公室,张晓玲把门一关,坐到了椅子上。

  张飞飞的眼泪早就歇了,却还在努力干嚎着,中途还不忘暗搓搓瞟一眼对面的三人组。

  其余男生都有些紧张,毕竟教师办公室是所有人学生最不想到的地方。

  另一侧,三只崽子贴在一起站作一排。

  瑜路凡面无表情打量着周围环境,林霜霜在玩手指,常云起打了个呵欠。

  那是丁点儿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啊。

  张晓玲看在眼里,不着痕迹扫了一眼周围已经开始注意这边的同事,暗暗咬牙。

  张飞飞是张家老爷子嫡亲的孙子,打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

  她家和张家只是远房亲戚,家里生意还指望着张家帮扶呢。

  常云起上学期也是她班里的学生,张飞飞经常找他麻烦张晓玲是知道的。

  只不过常云起家庭背景模糊,行为举止怪异,张晓玲一般都以此为由训斥常云起两句,把事情揭过。

  哪知道一个暑假过去,这小子就跑神童班去了。

  而张飞飞这个无法无天的,竟然也跟过去继续撒野了。

  好在被她看到了。

  这事要先被别的什么人看到,事情闹起来,张家铁定要怪她“护驾”不周。

  张晓玲只想用最快速度解决这件事,找切入点训斥两句,让这三个给张飞飞道个歉,把这事赶紧翻篇。

  说是神童,其实也就是五六岁的小孩,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

  张晓玲吸了口气,重新

  调整表情,挑了个看起来最软弱的开刀:“你们是神童班的孩子没错,但也不能欺负普通班的同学呀!”

  林霜霜眨眨眼:“老师你不要拉踩,受教育权面前人人平等,再说丫丫没有欺负同学哦,老师您可以查监控呀。”

  张飞飞哭声一顿,然后哭得更卖力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张晓玲提高音量:“老师亲眼看到了,不许撒谎!”

  常云起歪头道:“调监控怎么就是撒谎了呢。”

  张晓玲不耐烦道:“常云起你闭嘴,怎么哪都有你。”

  常云起扶着额头说:“哪里有冤屈,哪里,就我常云起。”

  “……”张晓玲:“……”都是什么玩意儿?!

  见这边无法立刻攻下,张晓玲又看向一直臭着脸一言不发的孩子:“张飞飞刚才说你打了他,打人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你现在给张飞飞道歉,老师可以不告诉你的爸爸妈妈。”

  瑜路凡抖着腿道:“老师,我们只是想上厕所,”然后指向张飞飞继续说:“但是看到一群男生堵在女厕所门口鬼鬼祟祟的,他的占地面积最大,才轻轻拽了他的校服一把。”

  说完,还伸手丈量了一番自己和张飞飞的身高差距,无辜道:“他那么大个,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嘛。”

  她明明都还没动手,这小胖子就自己坐地上了。

  张飞飞一听,真的快哭了。

  她她她……

  竟然嘲笑他胖?!

  张晓玲:“你别——”

  话还未说完,就被林霜霜打断:“啊……男孩子怎么可以进女厕所呢?”

  常云头:“就是就是。”

  瑜路凡幽幽道:“好变态哦~”

  “哇——”张飞飞再也忍不住了,金豆子不要命似的往下掉。

  明明是他骂常云起的词,怎么反弹到他自己身上了?

  “我不是变态!才不是变态!哇呜呜呜——!”

  周围的老师瞬间诧异的看过来。

  这么大男生要还进女厕所……确实是不大妥当啊。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张老师,我们班的孩子犯什么事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啊。”

  杨老师迈进门,不高的身量后面还坠着一条小尾巴。

  她脸上挂着得体微笑问:“我的学生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我这个班主任也是有责任的,可以和我说一说么。”

  张晓玲见到杨老师进来,反而松了口气。

  一个看上去没有攻击性的老师,可比这群牙尖嘴利的兔崽子好对付。

  张晓玲站起来抱着胳膊说:“杨…老师是吧?你们班的学生怎么回事啊?这才刚开学就把我班上的孩子给打了,刚还骂人是变态。”

  “看看,都把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和学生家长交代啊。”

  没想到看上去绵羊似的杨老师却皱起了眉,反驳道:“张老师,您确定已经了解事情原委了么?查监控了吗?”

  张晓玲嗤笑:“学校的监控是你说调就能调出来的?”

  这话倒是不假。

  虽然育才监控设施完备,但为了防止有心人获取学生活动信息,规定如果想查看监控,就需要三个领导的签名和学校公章担保才能调出。

  杨老师冷静道:“监控不是摆设,既然您学生的陈述和我的学生之间出现了信息不对等的情况,那我认为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有必要申请查看,这也是为了保护学生的身心健康。”

  “你的学生?”张晓玲这才注意到一直藏在杨老师身后的小孩,立马瞪着小孩道:“小同学你出来,诚实一点,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梁子轩畏缩一下,还是小心翼翼挪到前方,伸出爪子颤抖地指向张飞飞:“他们先欺负常云起的。”

  “他们逼常云起进女厕所,说他是变态……还、还动手了,”梁子轩的声音染上哭腔:“我当时就在旁边厕所里,但是太害怕了,没敢出来。”

  张晓玲惊怒地一拍桌子:“乱讲!”

  梁子轩:“才没有!”

  其余老师闻言,也忍不住皱起眉。

  杨蓉已经

  走上前,将梁子轩和三只当事崽都拦到身后,看着张晓玲说:“张老师,请注意您的言行,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

  “有什么不清楚的?!”

  张晓玲连番失利,心里克制不住的烦躁,不由提高音量道:“杨蓉,你们不能仗着自己是天才班的就为所欲为好吧?我们普通班的活该被神童欺负是不是?!今天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了,赶紧让他们道歉!这事闹到家长和校领导那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结了!”

  有老师忍不住开口:

  “不至于吧张老师,小孩子之间难免有点儿小矛盾,我看这孩子也没出什么事啊。”

  “是啊是啊,算了吧,啊。人家小天才也没那个意思。”

  “都已经上课了,别耽误学生们的学习时间。”

  张飞飞突然哭闹着扑过去拽住张晓玲的裙摆,撕扯着喊:“你快帮我打他们啊!快啊!你让他们闭嘴!”

  张晓玲难堪地将裙摆拽回来,轻呵道:“张飞飞,不要胡闹。”

  “我不管呜哇——”张飞飞继续哭闹:“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奶奶!”

  三只崽子:“喔——!”

  张晓玲尖锐道:“张飞飞!”

  “诶哟,今天办公室这么热闹呢?”

  一位老者被人搀扶着进入办公室,看到正在对峙的双方后,乐呵呵道:“张老师,杨老师,这是在做什么呢?”

  杨蓉有些惊讶看着来人:“谭校长,郎校长?”

  进来的二人正是育才的新老一把手。

  姓谭的那位更是将育才手把手拉扯成s市数一数二学校的校长,不久前才刚退下去。

  而新校长是她的学生,姓郎。

  谭校长是专程过来找低年级办公室调今早那个神童班小同学资料的。

  小同学早上跑得急,书包上的挂件掉在树底下都没发现,她就想着过来送东西,顺便找小朋友好好道谢。

  至于郎校长则是半路偶遇,也就跟着她一起过来了。

  她随意看了眼办公室里的一群孩子,却意外发现一

  道熟悉的身影。

  哎哟,这不是早上那个小同学么?

  瑜路凡也认出了今天家属楼区的那位老奶奶。

  建造一座这么大的专门用来教育幼崽的学园很不容易,老校长是值得她尊敬的人。

  瑜路凡于是主动打招呼:“校长奶奶好,校长伯伯好。”

  其余几只也跟着朗声说:“校长奶奶好,校长伯伯好!”

  谭校长乐了:“你们好啊,”她看向瑜路凡说:“今天早上谢谢小同学了啊,改天到奶奶这来看看大花。”

  瑜路凡伸出爪子一挥:“一定的。”

  郎校长被逗笑,道:“这就是谭老师刚才跟我说的热心肠小同学?这么巧啊。”

  又看向正在抽噎不止的张飞飞关切道:“这位小同学又是怎么了?”

  张晓玲听了这话心底不安更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慌乱,镇定道:“杨老师,这种事情继续拖下去也没意思,您看怎么办吧。”

  却听郎校长问:“什么事啊?正好我和谭老师都在这,一起听听吧。”

  张晓玲立刻说:“小事小事,怎么好意思浪费您的——”

  “两位校长请坐!”

  张晓玲一噎,转头就见神童班那群小兔崽子不知何时搬来两椅子,屁颠屁颠扶着老校长坐下去了。

  张晓玲气得太阳穴发涨,眼皮狂跳,胸口堵得发慌。

  张飞飞也渐渐发现今天和以往气氛不大一样,默默收了哭声,往张晓玲身后挪去。

  那边,杨蓉已经将情况大致和两位校长说了一遍。

  最后,她坚定道:“错怪和误会对于儿童来说伤害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认为查看监控是必要的。”

  郎校长赞成地点点头:“小杨不愧是高材生啊,学生心理健康确实是育才下一步要重视加强的战略计划。”

  张晓玲咬咬牙,艰难道:“可是……这么一点小事情怎么好劳烦……”

  “这事可不小,”谭校长开口:“我们学校建立的初衷就是给所有选择我们的学生提

  供一个最佳的学习发展环境,监控不是摆设,也不是为了侵犯学生的隐私,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学生服务。

  育才的所有同学,在任何需要它的时候,都有权利向学校提出申请,育才全体师生应当在了解情况后积极配合。”

  谭校长看向张晓玲,意味深长道:“张老师,你在育才也已经好些年了,不该不清楚育才一向贯彻的教育方针。”

  张晓玲心里“咯噔”一声。

  谭校长没再给她辩解的机会,直接站起身来,中气十足道:“小郎,把小吴、小李喊过来签字,马上调监控,我也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还是提前说两句【这该死的求生欲】:

  本文日常线定位沙雕轻松爽,总的来说还是很peace&love的,虽然有矛盾,但也就是小学鸡争霸,还不是那种现实里很过分的争霸,不会出现很那啥的情况~因为我们凡哥是万能的!

  btw,写作源于生活,蠢作者小学低年级的时候也被偏心老师污蔑,被逼着道歉……于是我把那老师一整堂课都搅黄了=w=反正最后我爽了。

  蠢作者□□方面确确实实是点背,属于人在教室坐,祸从天上来那种,各种各样的霸凌都经历过,奇葩老师奇葩同学各种熊孩子的素材贼多【有些都过不了审=,=】。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遇到这些情况的!!!如果有还在读书的小可爱遇到的话,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坚决反抗!!

  世界上肯定是好老师好同学更多的!感谢支持!比心比心!!(づ ̄3 ̄)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