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62章 Chapter 62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霜霜“哇”了一声,小声说:“凡哥,你奶奶好年轻哦。”

  看上去只有四十左右。

  时潜小声叭叭:“可是她好…好吓人。”

  傅云给人的感觉和她的眼睛一样,冷冽强势,很容易给人带来一种上位者的压迫气息。

  瑜路凡仔细端详一阵女人,发现瑜舟的五官确实带着许多她的影子。

  只不过瑜舟的眼睛和她并不像,若不仔细分辨,几乎没人能把两人联系在一起。

  瑜路凡沉默片刻,决定礼貌一点:“那您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云平静道:“只是刚好顺路,来看看,顺便接你回家吃一顿晚饭。”

  “当然,你可以选择要不要去,我不强迫。”

  瑜路凡面无表情问:“您儿子知道这事吗?”

  傅云一愣,认真看向小姑娘。

  小姑娘的眼睛黑白分明,形状也像极了瑜舟,眼神比同龄的孩子更为理智清明,带着不加掩饰的警惕。

  傅云果断放弃修饰,开门见山道:“如果你不去,那我大概率叫不回瑜舟,所以我还没和他联系。”

  瑜路凡看着傅云的眼睛问:“为什么。”

  傅云直接道:“因为我们是一对失败的父母,瑜舟并不喜欢和我们待在一起。”

  瑜舟愿意在工作上听取她的意见,却不会透露丝毫关于日常生活的事情给她,也不会在工作时间外主动和家里联系。

  更不论……傅云又看了眼女孩。

  瑜舟唯一一次信任,也被辜负了。

  “听起来……”瑜路凡皱了皱鼻子,直接道:“他并不想见你。”

  “是,”傅云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帮不了你哦,”瑜路凡摇摇头,重复道:“他不想回去。”

  “……”傅云静静看了小姑娘一会儿,叹道:“你和你爸爸很像。”

  瑜路凡不说话了。

  “不去就不去吧,我不会勉强你的,”傅云无奈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

  怕小孩

  不愿意,她又补充道:“只是送你回你现在的住所,我不会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窥见傅云眼底埋藏极深的疲倦,瑜路凡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车内。

  傅云主动坐在副驾驶位上,将整个后排都留给了瑜路凡。

  傅云似乎有些不太方便被人知道的话想对她说,所以将林霜霜和时潜安排到了另外一辆车内。

  至于为什么会有第二辆车……瑜路凡觉得这或许是傅云早就计划好的planb

  像是为了印证瑜路凡的猜测,傅云忽然轻笑一声道:“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一个还不到六岁的孩子说这些,因为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几乎缺席了瑜舟整个童年,没什么经验。”

  “但你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

  瑜路凡闻言,抬起头看向车内后视镜。

  镜子里清晰倒映着傅云的身影。

  傅云坐姿挺拔,两只胳臂轻轻抱在胸前,眼里浮起追忆之色。

  她道:“我和你爷爷,瑜昌淮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双方家族一拍即合,可以为彼此创造足够利益。”

  “我们从交往到结婚只用了半年,”傅云说:“然后备孕、生下瑜舟,完成任务后,我和瑜昌淮就各自投入工作中去了。”

  说到这,傅云有些自嘲地笑道:“瑜舟小时候真的很乖,从来不哭闹,规矩、懂事、成绩优异,就是对谁都有些冷淡。”

  瑜路凡意味不明道:“你们应该对这样的孩子很满意吧。”

  傅云一愣,通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瑜路凡,有些惊讶于小孩的敏锐。

  这孩子比她想象中得还要早慧。

  片刻后,她偏头看向窗外。

  车子转了个弯,窗外的斜阳正好打入副驾,在傅云的脸上形成光与影的交界线,漆黑的瞳孔里氲起一层不真实的暖,又似有粼粼水光缱绻,冲淡挥之不去的冷意。

  “……是。”

  傅云闭了闭眼,叹道:“我们很满意。”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而不是一个软弱而普通的孩子,瑜舟的个性,简直就是照着他们心里继承人的完美模样生成的。

  再者,瑜舟的个性让他们在应付工作之余,可以尽情“忽略”他们还有一个孩子的事实,拥有自己的休息时间。

  傅云接着道:“并且,我以为这个家会一直这样下去。”

  相敬如宾,亲近不足,各过各的,却也没什么争吵与矛盾。

  “但是瑜舟升了初中后……变了很多,”傅云说到这,像是忽然感到疲倦似的,一直挺拔的肩背松了下来,手臂抱得更紧了些。

  “他做了很多在我们看来很…不能理解的事情,学校和辅导班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到家里,”傅云说:“瑜昌淮基本每个星期都会气得揍他一顿,但是没什么效果,这种日子大概持续了…两三年。”

  “直到有一天,”傅云顿了一下,继续道:“瑜舟回来和我们说,他想去打电竞。”

  那天,瑜昌淮气得高血压都犯了,差点把瑜舟腿给打断。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傅云摇头道:“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初那个懂事的孩子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在他们这种身份的家庭里,打电竞与下九流毫无区别,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积攒多年的矛盾顷刻间爆发出来,瑜舟和他们闹得很难看。

  “其实现在想来,”傅云抿了抿唇道:“那是这孩子第一次低声下气求我们一件事。”

  那时的瑜舟想要逃脱家庭的势力范围去打电竞无疑是痴人说梦。

  他的父亲用实际行动掐断了瑜舟心里还未燃起的星火。

  正因如此,本就缺乏纽带的家庭关系裂开了一道道无法闭合的缝隙,将瑜舟和他们彻底分隔开来。

  “说实话,”傅云:“我到现在也没办法理解他执着奉行的原则,可能因为它们和我的准则相悖。”

  瑜路凡没有附和,只是淡淡道:“他从来都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样子,又或者说,你们从来没有想要去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因为你们不在乎。”

  如果瑜舟真是一个冷淡的人,他不会在她的身上倾注这么多精力,也不会拥有一群永远等他回来的兄弟。

  更不会成为mos玩家心中的奇迹。

  若是能在最好的年纪参赛,他一定能创造更辉煌的成绩。

  可惜一切都是假设。

  傅云叹了口气承认道:“是,你说的没错。其实我有过可以和他平等交流的机会,但我做了懦夫,我逃避了。生意人都是自私的,我当时确实不愿意将宝贵的视角浪费在一个孩子身上。”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您现在和我说有什么用。”瑜路凡缓缓呼出一口气,闷闷道:

  “我不想成为您做无用忏悔的垃圾桶,也无法代替爸爸做出任何答复。”

  大多数成年人在面对比自己幼小的孩童时是绝对自负的。

  他们或许知道应该去了解孩子的心灵,却傲气地认为没有必要。

  因为孩子从不是能和他们平等交流的对象,只是他们人生里的一件附属品。

  所以瑜舟低声下气的请求绝不会被允许——附属品怎么能做出有辱主人形象的自主活动呢。

  一种粘稠的情绪充斥在瑜路凡的胸腔内,有些酸胀,又有些躁闷,像是被人掐着脖子摁进水里,无法呼吸。

  她非常、非常讨厌迟来的倾诉和忏悔。

  他们当年轻描淡写的决定,直接影响了瑜舟很长一段时间的人生走向。

  现在坐在这,用忏悔般的语气诉说以往,却依旧让人感觉高高在上。

  更像胜利者虚伪的炫耀。

  傅云:“我知道,所以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答复。”

  瑜路凡盯着自己的手掌,闷闷道:“那我们就来聊点别的。”

  傅云:“什么?”

  “幼童是天生依赖父母的,在能够独立之前,为了讨父母的欢心,他们会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模样。”

  瑜路凡垂着眼道:“但是这并不一定有效,因为父母对孩子的喜爱是需要后天培养的……家长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本来就是不对等的关系。”

  显然

  幼童时期的瑜舟,也做了所有孩子都会做的蠢事,但没得到回应。

  傅云移开视线,沉默不语。

  瑜路凡没有理会她的反应,继续道:“当他的自我意识逐渐完善,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需要依赖你们才能具有价值的存在后——

  他会用尽一切手段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他的一席之地,于是他拼命反抗、叛逆,乐此不疲。”

  “然后他找到了,便迫不及待想要奔赴过去,”瑜路凡掀起眼皮,嘲弄地看了女人一眼:“结果被从未将注意力施舍给他的亲生父母几乎斩断了去路。”

  瑜路凡杵起下巴道:“不过他没有放弃,所以在20岁的时候到达了彼岸,获得了迟来的荣耀,又在24岁几乎失去一切,而现在,他26了……”

  “您找到我这个您或许根本不想承认的存在,看似想要弥补,实则向我倾诉着您的儿子当年不可理喻的叛逆。”

  瑜路凡直截了当道:“您将自己怀胎十月孕育的生命当做商品的行为,让我生理性恶心。”

  傅云终于皱起眉,反驳道:“我并没有——”

  “真的吗?”

  瑜路凡叹了口气,张开双臂比划道:“我猜测瑜舟大学以后应该就和你们断开联系了,您看奥,十年啦,爸爸已经一个人完成了升官发财死老婆单亲带娃全家桶套餐了,甚至还按照你们父母的标准,成为了优秀的继承人,对吧。”

  傅云:“……”

  她眼底浮起一层晦暗不明的雾气。

  “在这条十年时间轴里,二位手眼通天的企业家但凡给予他一点关注,或许事情结局就会变得不一样。”

  瑜路凡说:“或者说,在事情发生后,屈尊降贵动用您手里的资源稍微一调查,帮他一把,您也不至于担心把握不住自己的继承人,转头来找我一个六岁小孩了。”

  傅云恢复平静,淡淡道:“我只是尊重他的个人隐私,他如果不亲口说,我是不会去查的,你生病的时候我也帮忙……”

  “小光球可不认得你。”

  瑜路凡提高音

  量道:“你们潜意识里巴不得抹去他的婚史和电竞履历,让他从此收心做一个完美的继任者,好好走你们安排好的道路——”

  “你们妄图用一点小恩小惠去换他的永远忠诚,现在又试图用你们从未重视过的血缘关系绑架他,这本身就是不对等的交易,你们却为这种行为自我感动、沾沾自喜。”

  “我和您永远不会统一战线,也不会成为您的帮凶,”瑜路凡冷着脸问:“傅女士,我回家的路没那么长,您已经绕了至少八公里路了,有什么事能直说吗?您名义上的孙女肚子饿了。”

  今天瑜舟和她说好的要卤鸡腿呢。

  “……”

  傅云叹了口气,抬手摁了摁眉心,似乎很是疲倦。

  片刻后,朝司机打了个手势后说:“我是不认为我和瑜昌淮之前的行为有错,我们只是做了任何处于我们这个阶层的父母都会做的事情而已。我的语气可能让你感到不适,我在这里给你道歉。”

  “我对于他的婚姻和事业是不赞成,但我也是瑜舟的亲生母亲……我自认为没你想得那么不堪。”

  瑜路凡低头玩手,不置可否。

  傅云沉默片刻,又道:“两年前的事……不是我不想查,只是当我着手调查的时候,事情的线索已经被瑜舟自己截断了,他不愿意我来插手。”

  “事情刚发生的那年,瑜舟的精神状态很差,我也不敢刺激他。”

  “瑜舟是回来了,他不再碰最心爱的游戏,克己守礼,主动接手工作,却在我面前永远戴上了微笑面具,”傅云说:“我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了解自己的孩子的机会,说实话,我不后悔。”

  傅云:“但是我也希望,世上他最亲近的女儿,能够多了解他一点,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

  瑜路凡撇了撇嘴道:“不用你来找我,我也能了解他。”

  傅云无所谓一笑:“你就当这是一位虚伪的母亲最后的良知吧。”

  瑜路凡扫了她一眼,没吭声。

  傅云说的或许是真话,但这种“真”却是带有引导性和不完整

  性的真。

  林霜霜说过,像她爸这类铜臭味十足的商人,都狡兔三窟,不会只有一套计划的。

  傅云一直在根据瑜路凡的态度不断调整计划和说出口的话,最后决定到此为止。

  如果在学校门口自己选择跟傅云回去,那么说不定她就会成为傅云威胁瑜舟的筹码。

  毕竟她爸这几个月……不大务“正业”。

  不过好在,察觉瑜路凡的态度后,这位女士也并不想将事情闹得很难堪。

  轿车缓缓停在了rtg基地所在别墅区的门口。

  瑜路凡毫不留念跳下车。

  车子很快重新起步,掉了个头加速离去。

  看着逐渐变小的车屁股,瑜路凡往秘密行动的动机里再加一筹。

  不仅要以牙还牙,还要进行战后心理修复。

  瑜路凡走进小区,推开rtg的大门,径直走到迎过来的年轻爸爸面前,停住。

  瑜舟见女儿行为较往日有些怪异,关切地蹲下问:“怎么了?”

  瑜路凡伸出爪子,拍了拍瑜舟的肩膀,严肃道:“别怕,还有我呢!”

  瑜舟:“……?”

  作者有话要说:凡哥:老父亲的怜爱jpg

  瑜舟:摸不着头脑jpg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漓轩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