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63章 Chapter 63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了迎合mpl的比赛时间,rtg已经开始调整作息和训练时间,成为了合格的阴间战队。

  所以周末清晨,太阳当空照,rtg的基地里寂静无声。

  二楼。

  三只崽子盘着腿席地而坐,呈三角结构,中间摊着一地被水彩笔涂鸦过的a4纸。

  瑜路凡左手撑着膝盖,眉头紧锁,右手持红笔在一张纸上的一段文字下方戳来戳去。

  【责任方司机疑似协同帮手。】

  林霜霜啃着笔头,有些含混道:“丫丫查了,当年法院的判决是对方赔偿xx万,但是瑜爸爸没有索要赔款。当然,对方只是普通家境,顶梁柱还去世了,也是真的赔不起。”

  据说当年车祸现场特别惨烈,两辆车的车头都撞成饼了。

  责任方司机也没能在两年前那场夺走许大教练性命的车祸里活下来。

  当年的新闻报道还特意提了一句幸运生还的两岁幼童,说这孩子能活着是个车祸奇迹。

  不过很多相关报道都被人为清理掉了痕迹,导致车祸细节无法深究。

  瑜路凡深沉地点了点头,爪子一动,将这段话划掉了。

  瑜舟既然没要人家的赔款,说明这场车祸有很大可能确实是意外。

  那么关键还是在小光球记忆里许大教练接到的那通电话上。

  “车祸为意外事件,”瑜路凡边写边道:“假设,当时妈妈是接到了关于爸爸的电话,才焦急出门,一路加速酿成惨祸……所以瑜舟出事早于车祸。”

  然后,她在电话旁边打了个红彤彤的大问号。

  时潜挠了挠头问:“一定是关于瑜爸爸的事情吗?有没有可能是别的?”

  “不会,”瑜路凡说:“许教练单亲,母亲在事发一年前去世了,除了瑜舟,就和rtg的其他队员最亲近。”

  “奥……”时潜又问:“那电话里会说什么呢?”

  林霜霜闻言,快速在一堆纸里扒拉出一张写着当年那届mos全球总决赛相关信息的打印纸道:

  “当时全球总决赛是在j国举行的,我搜集了j国当时相关的报道,rtg选手jeffrey失踪确实引起了轰动,警方有进行介入,但由于那天是暴雨天,所以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线索。”

  “再往后面的日期找,可以发现有人人为动用资源把消息都压下去了。”

  林霜霜说:“目前我们不知道许妈妈接到电话的具体时间点,所以无法判断致电人是在警方介入前,还是介入后将这件事情通知许妈妈的。”

  瑜路凡点点头:“基本合理。”

  时潜:“那为什么只通知了许妈妈啊,凡哥的爷爷奶奶没有得到消息吗?”

  瑜路凡想起昨天和傅云并不愉快的聊天,简略道:“瑜家家庭关系有些复杂,傅…我爷爷奶奶当时不大管爸爸。”

  想来瑜家那边的断联也不是简单的联系方式拉黑,所以对方联系不上……

  不对。

  瑜路凡一顿。

  哪怕是对瑜路凡,瑜舟都没有主动提起过父母的信息,双方关系可以说非常之差。

  所以,由于这个遗留因素,瑜舟肯定极其珍视和rtg众人之间的感情。

  而过高的家室背景容易破坏来之不易的友情,所以当时的瑜舟不可能主动向队友提起自己的身世。

  搞不好还会说自己的是个孤儿。

  瑜路凡于是写道:“拨号方疑似不知瑜舟与傅云、瑜昌淮系直系亲属关系,只认识许亦柔一人。”

  说完,又将那张列满密密麻麻怀疑对象的纸上的【程宴】、【傅云】、【瑜昌淮】三人划去。

  傅云和瑜昌淮社会地位很高,虽说不能算道德标兵,但商人精明,不会让自己变成法制咖预备役。

  就算他们要想搞瑜舟和许亦柔,也有更多高明的方法,不会选择这种三流手法,太掉份。

  而程宴这个瑜舟的发小……有点缺心眼,而且道德标准在某些方面莫名其妙的高,缺乏作案动机。

  远在a国跑项目的程宴在会议中狠狠打了三个喷嚏,引来合作对象略微惊悚的注视。

  程宴揉了揉

  鼻子,用国语小声哔哔:“哪个小兔崽子说我坏话呢。”

  小兔崽子瑜路凡正拿虎牙咬住笔盖,写写画画。

  由于她爹中二期的人际关系纠结又割裂——

  旧识统一不知道他已经英年早婚,新知则认为他是一个与父母关系不亲近或者直接是孤儿的励志大男孩。

  这就让事情变得好办了许多。

  瑜路凡看向林霜霜快速道:“丫丫,把所有知道瑜舟家庭背景,或者不知道瑜舟婚姻关系的人全部划掉。”

  林霜霜提笔“唰唰”划去大串人名。

  范围人选一下缩小了很多。

  除去打了重点符号的rtg老上单wanda和中路tree,就只剩下寥寥数人。

  瑜路凡看着这些名字,皱了皱鼻子。

  有一点她暂时没想通。

  这是一场针对瑜舟的阴谋是毋庸置疑的。

  依照对方谨慎的个性,致电许大教练的时候,肯定已经得手了。

  既然已经得手,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将这件事告诉许教练,给自己增加暴露的隐患呢?

  又或者说告诉许教练可以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瑜路凡将无用纸张推到一边,把写有这些人可查家庭背景的纸张翻了上来,打算从背景寻找动机。

  时潜正手忙脚乱整理被凡哥无情掀飞的打印纸,rtg基地门口的门铃忽然响起。

  林霜霜跳起来兴奋道:“肯定是小星星和小云起到啦!我去接他们!”

  昨晚,常云起拉了一个小讨论组,起名叫【优先择偶小分队】,说是为了讽刺败北的梁靖伟一行。

  然后大家就开始讨论什么时候约开黑的事情。

  常云起提议要不就周末吧,林霜霜就说不行,有秘密行动。

  于是常云起提出想要加入这个行动,并拉上了叶星恒一起,林霜霜不同意。

  双方拉扯许久,然后林霜霜从林父那搞了一份保密协定的电子版发到了小群里,让两人签字画押。

  最终两人还是掺和了进来。

  不一会儿,林霜霜就带着两人上楼了。

  常云起还在碎

  碎念:“丫丫能给我换个称呼吗?小云起真的好奇怪诶……还有小星星…叶星恒你能接受?”

  叶星恒:“我都可以啊。”

  林霜霜哼哼道:“看到没!小星星小云起多好听。”

  常云起捂着胸口震惊道:“噫——星恒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嗯嗯,”叶星恒说:“我青春期来了呀。”

  常云起:“……好敷衍的借口哦。”

  几人说着,推开备用训练室的门,常云起余光扫到一地白纸,愣了一会儿呆滞道:“你们……在干嘛?说好的秘密行动呢?”

  林霜霜:“这不是正在筹备中嘛。”

  说完,她率先回刚才的位置坐下,朝两人招手道:“快来快来。”

  叶星恒走过去,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看着一地写满东西纸张问:“你们是在做谁是凶手的推理吗?嗯……老rtg的事情?”

  林霜霜惊讶出声:“小星星也知道当时的事情吗?”

  叶星恒点点头:“因为在打mos,所以都有了解一点。”

  他抬头扫视一圈,道:“这里是rtg现在的基地吗?”

  林霜霜骄傲地挺起小肚子道:“是呀是呀,我和凡哥潜潜一般都在这里玩游戏哦,我们很厉害哒~”

  常云起后知后觉:“嗯?rtg?!”

  他看向三只幼崽,再次震惊道:“rtg竟然招童工的吗?”

  林霜霜:“我们是编外成员!”

  结果下一秒就见常云起指着自己的鼻头,跃跃欲试地问:“编外还缺人吗?我成不成?我端游打得也很不错诶,我是大师段呢!”

  叶星恒的注意力一直在满地纸张上。

  他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一样道:“……大概率是团队内部出问题了,个人计划,没有队内帮凶,可以放心排除其他人。”

  瑜路凡抬头,看向叶星恒。

  叶星恒会意,继续解释道:“像是当年rtg这样的豪门战队,为了便于管理,内部人员层次非常分明,纪律挺严的,这里有一部分可能和j神关系不错,但没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

  就算是队员,想要做点什么也不敢在国内,只能等总决赛出国再做计划。”

  说着,叶星恒又把目光放到了rtg老队员身份背景上。

  林霜霜主动道:“丫丫当时把所有队员的资料都整理了,但是齐哥、于哥和顾峰哥哥是可以排除的。”

  “剩下的wanda吴桐——普通小康家庭出生,独生子,家庭关系尚可,退役后拿赚到的钱开了连锁餐厅,目前发展得很不错。”

  “吴桐去年结婚了,对象是一个普通中学的语文老师,现在有一个半岁不到的孩子,过得挺幸福的。”

  林霜霜指了指另外一人,继续道:“中单tree,简誉程,这个人的信息背景有点难分辨,因为说法很多,现在整理出来的信息都是经过筛选的。”

  “简誉程,y省夯南市出生,单亲家庭,下边似乎还有个妹妹,家庭条件挺差的,有拿贫困补助,但还是早早辍学出来赚钱养家了,打游戏打出名堂后大部分资金似乎也补贴给了家里,供妹妹上学。”

  “简誉程退役后创立了tgg战队,不过他自己没有继续打,而是成了ceo,把当时rtg唯一一个没太多比赛记录的于燃带上了车,目前成了国内第一战队,外界风评不错。”

  叶星恒闭眼思考片刻说:“一个外表没什么攻击性,社交能力不错的人,但他的内里极度自卑敏感、胆量不大。同时非常自负,嫉妒着所有比他过得好的人……出人头地会是他的终极理想。”

  “这种人会对所有人都保持不信任态度,所以不会寻找任何同伙……”

  叶星恒捡起地上的水彩笔,在tree的名字后面打了个星号道:“我觉得可以优先调查这个人。”

  家境贫寒,凭借努力拿到rtg的首发中单位,但明明是c位却没能得到像其他队的中单那样高的关注度。

  和所有队员关系都不错,最后还成功带走了于燃,现在也算功成名就。

  瑜路凡皱眉开口:“我可以理解他对瑜舟动手的动机,但他为什么要把许教练拉下水?”

  叶星

  恒眨眨眼说:“其实,一部分人类的有些行为是无法去追根溯源……你也可以理解为人类欲望的衍生产物。”

  “只是因为他是那种人,所以顺便就做了这么一件他自己觉得让他愉悦的事情而已。”

  “为什么会愉悦?”瑜路凡问:“这样的行为除了增加自己暴露的几率,他还能得到什么?”

  叶星恒答:“得到精神层面的满足。”

  涉及人类情绪,瑜路凡摇摇头:“我不明白。”

  叶星恒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举例道:“如果我是他——一个自命不凡,又长期被j神光环压得抬不起头的人。

  我会情不自禁将j神当做人生中最大的假想敌,那我算计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并取得成功,就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是我无法和身边的人进行炫耀,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夸奖我,而且如果不小心露出破绽,还会变成自投罗网。”

  “但是我真的不甘心,因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放纵,于是…”

  叶星恒托着下巴笑道:“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我会联系一个远在外地,又和j神关系亲密的人,以她的恐惧为食,用双方之间的信息差来获取掌控一切的快感。”

  叶星恒扫了一眼车祸相关的报道,补充道:“但有些突发情况确实不在我的预料范围内,我没想到她会直接赶往机场……不过谢天谢地,她死在路上了。

  如果真让她赶过来,那我做的事情一定会败露的。”

  “这个人的计划和行为都不够聪明,”叶星恒客观评论道:“但他足够幸运。”

  这人利用自己和队友之间胜似亲人的关系用不算精巧的计划成功算计瑜舟。

  如果只是这样,等瑜舟缓过神来一定会反击,只不过那时的他还沉浸在计划成功的狂喜状态,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巧的是,他的愚蠢举动帮了他的忙,一个电话间接造成了许亦柔的死亡,再加上一定的时间差,导致瑜舟短时间内无法找他算账。

  比赛结束后他又灵机一动,带了一波

  节奏,利用曾经兄弟的骨血做基,建立起自己的电竞帝国。

  叶星恒总结道:“我认为tree是最符合这套侧写的人选。”

  常云起咂咂嘴:“他怎么这么幸运,比我还幸运。”

  叶星恒想了想,又补充道:“可能还有外部势力推动他下定决心,做出这件很大胆的事情,但那方应该很谨慎,且势力庞大,凭我们现在的能力是没办法将其挖出来的。”

  瑜路凡点头道:“这部分我们无法介入。”

  她猜测这部分是瑜舟正在介入的事情。

  就算是现在的瑜舟,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抓住那边的把柄。

  瑜路凡默默补了一笔。

  【疑似有境外企业参与,共犯之间存在金钱交易。】

  时潜搓了搓手臂:“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好恶心。”

  林霜霜“诶”了一声,忽然问:“小星星怎么知道他会这样做啊。”

  叶星恒闻言,托着下巴歪头道:“可能是因为我和他们某些方面比较相似吧…智商除外。”

  要是他动手,肯定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计划。

  “叶星恒,”瑜路凡将眼睛从纸张上移开,看向男孩。

  叶星恒抬眼:“怎么了?”

  瑜路凡认真道:“你不是那种人,不要贬低你的存在价值。”

  林霜霜附和道:“是啊是啊,小星星才不是那种人呢。”

  常云起:“哎哟,你顶多就是有点欠,倒是到不了那种程度,不要老自我代入人渣嘛真是的。”

  “……”

  叶星恒的眼睛微微瞪大,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托着脑袋保持看向发言人的姿势,表情愣愣的,有些滑稽。

  半晌,叶星恒默默收回撑头的手,失去胳臂支持的脖颈像是无法支撑住脑袋一般,他垂下头,一言不发。

  几秒后,他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轻应一声:“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但是但是,tree目前在tgg战队,”林霜霜将话题拽回来道:“tgg目前应该在全球赛赛场上,我们没办法去呀。”

  瑜路凡说:“我们不找他。”

  “诶?”

  瑜路凡伸出爪子,点了点【简誉洋】这个名字道:“我们找她。”

  简誉程的妹妹,今年刚从重点大学毕业,目前是企业职员。

  叶星恒赞成道:“很正确的决策。”

  假设一段人际关系里同时掺杂了血缘和金钱,那么,再谨慎的人也会留下破绽。

  作者有话要说:这里有一只作者爬过~~~~~=,=~~~~~~~~~

  凡哥团队分工:

  瑜路凡:精神领队,团队dna来源

  常云起:队内锦鲤,负责传递好运

  林霜霜:数据师,负责各类数据建模及整理

  叶星恒:军师,各种虾仁猪心的计谋提供者

  时潜:搬砖大师,稳定的综合选手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啾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筒子云10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