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64章 Chapter 6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午休时间,软件园附近的便利店、快餐店以极快的速度被996无情摧残的饥饿社畜们填满。

  简誉洋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踩着专门换上的平底鞋进入常光临的便利店,熟练地摸到平常买饭的货架,拿了一盒鱼香肉丝盖饭、一个饭团和一杯速溶咖啡,又凭灵活的身手快速挤出人群。

  付款、加热、打包带走。

  在休息区找了个座位,简誉洋迫不及待端起盖饭,却被烫得差点失手打翻口粮。

  只能暂时放下,转而暴力拆开饭团外包装,一口咬去大半个嚼吧嚼吧。用手指摁着太阳穴,表情略狰狞地咽下,呼出一口带着金枪鱼味儿的热气。

  简誉洋:啊,活过来了。

  本月,是简誉洋领到毕业证的第三个月。

  三个月前,简誉洋是连续四年国奖获得者,是在毕业前就顺利拿下大厂实习offer,并在毕业证下来那刻就顺利转正的校园风云人物。

  但是三个月后,她已经成功脱水,成为一条板正的咸鱼,笑死,根本没有梦想。

  她只想全力搞钱,努力还钱,早日在s市实现车厘子自由。

  简誉洋快速将最后一口饭吃完,正要拧开咖啡,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她拿起前两天被摔得屏幕稀碎的手机,解锁,点开社交软件,看到大学班级群里艾特她的信息。

  【张龙:简誉洋,誉洋自从拿到了大厂offer以后,都不怎么和我们这些老同学聊天了呢。】

  【林洁:没办法呀,谁让人家是成功人士呢~】

  【许橙晨:啧啧,这酸的都没眼看了,你行你也拿个大厂offer呗,成天阴阳怪气把你能的。】

  然后几人撕了起来。

  简誉洋小声加戏:“你们不要再打啦,为了我不值得嘿嘿……”

  说着,无情地摁掉屏幕,重新拿起咖啡。

  正要喝上一口,却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誉洋,怎么还在喝便利店的速溶咖啡啊,”一道不怎么美妙的男声响起:“来,x巴克,以

  前没喝过吧,请你。”

  “砰”的一声,就见一杯x巴克被放到了桌子上。

  简誉洋:“……”

  休息区对面有一片葱郁的植被。

  而此刻,一群小崽子鬼鬼祟祟蹲在一棵树后面,拿望远镜观察对面。

  “那个就是简誉洋了,”林霜霜说:“她吃饭速度很快的,十五分钟内搞定,我们要抓紧时间。”

  时潜问:“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和她建立交流关系啊。”

  常云起随便捡了片树叶,片刻后道:“她会遇到什么恶心的东西,我们有一个和她套近乎的机会……”

  林霜霜:“小云起你怎么知道的啊。”

  常云起谦虚道:“家学渊源,会算一点卦。”

  林霜霜看向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瑜路凡问:“凡哥,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呀。”

  就见凡哥端着望远镜,嘴巴一开一合,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林霜霜凑近一听——

  “…看起来好软……想抱抱……”

  林霜霜:……?

  林霜霜:“凡、凡哥?”

  瑜路凡淡定地放下望远镜,咳嗽一声,拍板道:“那就等到那时候把握机会,见机行事,灵活应变!”

  几只崽子:“好耶!”

  时潜:“……?”

  见什么机?行什么事?

  他怎么听不懂啊qaq

  而此刻,简誉洋身旁的座椅已经被人霸占。

  霸占者是一个满脸痘坑叠痘印,穿着一身并不怎么合体西服套装的年轻男人。

  这人和简誉洋是一个公司的,比她早入职半年,上个月两人在同一个项目组共事过。

  就工作能力而言,极其平庸。

  就自我陶醉而言,出类拔萃。

  痘痘脸不知怎么的看上了她,并展开了热烈追求。

  追求方式如上文。

  还特爱装逼,比如现在。

  痘痘脸故意和她贴得极近,没话找话道:“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欧洲国家为什么多用红、白、蓝三色作为国旗的主色?会不会是因为古希腊……”

  简誉洋毫不掩饰冷淡

  往一边挪了挪,道:“请善用引擎搜索,都这么大人了,就不要什么事情都等着别人告诉你。”

  “……”痘痘脸:“……”

  痘痘脸坚持不懈,转移话题道:“那这周末有时间吗?一起逛逛街,最近看你都是几套重复的衣服换着穿,这样怎么吸引心仪男孩的注意力呢,女孩子还是要——”

  “不了,”简誉洋打断他说:“我的人生目标是和金钱缔结婚姻关系,我只想吸引钞票的注意力。”

  痘痘脸:“………………”

  痘痘脸有些恼了:“简誉洋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您影响我赚钱了,”简誉洋看了眼手机时间,道:“午休快结束了,我还有工作没处理,您慢用,我先走了。”

  “简誉洋!”

  男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急促地往前冲了两步,拽住简誉洋的胳膊:“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告诉你我能看上你——”

  忽然,一道清脆的童声响起。

  “不许你欺负我姐姐!”

  小小的身影伴随着声音,像炮弹似地撞向男人。

  好巧不巧,痘痘男为了抓住简誉洋把自己卡在了两个椅子之间,本就底盘不稳。

  被这么一撞,男人直接重重摔了下去,尾骨大概磕到什么硬物,发出凄厉的惨叫。

  四周的社畜顿时看了过来。

  简誉洋……简誉洋都惊呆了。

  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小炮弹就一下扑到她的怀里,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姐姐!我来保护你啦!”

  简誉洋:“……啊?”

  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妹……不是,这是弟弟还是妹妹啊??

  长得还挺好看。

  这时,男人已经捂着屁股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了,听到这话,也不再顾忌什么颜面,破口大骂:“的!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家子都他妈什么人啊,这么没素质blablabla…………”

  在男人粗鄙的骂街声中,瑜路凡悠悠朝对面绿植区竖起大拇指,而后从新认的姐姐怀里探出头,冲男人做了个鬼脸。

  然后一脸认真道:“乡巴佬也比你学历高,比你升职快,比你赚得多,生气吗。”

  男人闻言,脸色发青:“一个女人,谁知道她是靠什么手段升上去的?!”

  简誉洋情不自禁挽起袖子:“什么手段?就凭老娘熬夜做项目你逃班早退,老娘通宵跑项目你通宵蹦迪,姐姐就是比你牛怎么了!”

  瑜路凡大力鼓掌:“就是就是。”

  男人瞪着眼道:“谁知道你通宵跑的什么项目,跟谁跑项目呢?!”

  周围的人纷纷皱起眉,看向男人的目光像是在看什么恶心的脏东西。

  四只刚从对面遛过来的小崽子纷纷加入混战。

  “哇,”林霜霜嫌弃道:“你是公狗上身吗,好猥琐啊……”

  叶星恒声音平缓地说:“人们总喜欢以己度人,你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你是想做这样的事情的,建议你不要做行动上的矮子,尽早做出实践呢。”

  常云起:“大姐姐这么优秀,看不上你很正常嘛。”

  “放屁!老子s市本地户口,看上她个乡下人那是她的福分!”男人喘着粗气瞪着两人:“你们是哪来的?!家长呢!”

  常云起扶额深沉道:“英雄不问出处,我们只是正义的使者,追寻我们的来处是没有意义的。”

  男人:“…………”

  瑜路凡:“你说你是本地户口,那你家有房吗?有几套?有拆迁款吗?”

  男人:“……我、”

  瑜路凡:“房子有几平?在哪个区,升值空间如何,是学区房吗,学校是市重点吗?”

  “不是、这关你什么事?!”男人气急败坏道:“臭弟弟,小小年纪这么物质,没家教,粗俗!”

  “哦,”瑜路凡:“你没有。”

  男人:“…………”

  瑜路凡道:“那你这个s市户口好像也没什么用嘛。”

  男人:“你说什么?!”

  瑜路凡竖起一根手指:“首先,作为s市本地人,户口带来的最大优势应该是升学优势,但你的学历还不如姐姐。”

  “其次,你的s市户口并没有让你比同龄人先拥有一套房,说明你父母辈并无法对你的未来进行太多支持。”

  瑜路凡竖起第三根手指说:“最后,你和姐姐作为一个厂的员工,还比她更早进来,核心竞争力却不如姐姐,说明你能力不行。”

  “按照这个情况看,可能等姐姐自己攒够首付了,你还不一定能拿出她的一半。”

  男人:“…………”

  瑜路凡歪了歪头,道:“你那么废物,姐姐被你看上已经挺惨了,哪来那么强优越感。”

  “噗嗤……”

  休息区有偷听的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男人喘着粗气,狠狠瞪向简誉洋,大声道:“简誉洋!管好你弟弟的嘴!”

  简誉洋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道:“趁早给我滚,不然我回去就举报你骚扰同事。”

  男人死死盯着简誉洋看了会儿,撂下一句你等着,便扶着屁股一瘸一拐离开了。

  简誉洋嗤笑一声,收回目光,看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五个弟弟妹妹问:“谢谢你们啦,但我妈可没给我生过弟弟妹妹,你们什么情况?”

  常云起:“你有个哥哥叫简誉程,我们——”

  “打住!”简誉洋立马打断,然后快速道:“我们换个地方聊。”

  由于太乖,搞事经验过少,一直没能跟上的时潜:?

  怎么又要换地方了??

  几人到了一家冷清的快餐店。

  简誉洋率先道:“说吧,简誉程怎么了,不过我也已经两三年没和他联系了,不一定能帮到你们。”

  “诶,”林霜霜好奇问:“大姐姐,你怎么都不惊讶啊。”

  简誉洋摆摆手:“我知道他是个人渣,你们就算和我说你们都是他在外头留的种,我也不会惊讶,但我也没什么办法就是了。”

  林霜霜皱起鼻子否认道:“他这种人渣生得出我们这么优秀的孩子吗,怎么可能。”

  “……”简誉洋:“虽然我一直都知道现在的小孩都特早熟,但你们是不是有点早熟

  过头了?”

  林霜霜叹道:“幼稚是因为大多数家庭的早教都是傻瓜教育,小孩看的书本、动画都是经过挑选的,我们只是比同龄人多读了两本书而已。”

  简誉洋:“……”谢谢,有被内涵到。

  “我们今天来,只是想问姐姐几个问题啦,”瑜路凡开门见山道:“差不多两年前,简誉程出国打比赛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什么?”

  简誉洋怔住。

  沉默半晌,简誉洋努力扬起一个不那么生硬的笑容,玩笑道:“小戏精啊,刚才还姐姐长姐姐短的,我都以为我妈真瞒着我给我添了个妹妹。”

  说完,简誉洋叹了口气,才缓缓道:“我能告诉你们的不多,一个是因为你们年龄太小了,确实做不了什么,还有就是当时我还在读书,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

  “但我知道他确实做了些背德的事情。”

  “我明白了,谢谢姐姐,”瑜路凡又问:“第二个问题,简誉程当年这个时候,是不是往家里汇了一笔不小的款。”

  简誉洋震惊了:“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当时知情人数还不到五根手指,他们这群小崽子从哪得到消息的?

  林霜霜反应过来,立刻拿出背在小书包里的纸笔,开始记录。

  【境外势力参与√】

  【交易方式:金钱。】

  【金额:??】

  简誉洋抿了抿唇,调整了一下心态,还是点头答道:“是。”

  叶星恒若有所思道:“那这笔钱去了哪?”

  简誉洋:“我瞒着简誉程,把那笔钱并着家里这几年攒下的积蓄,全部给了当年那件事的相关人士。”

  叶星恒:“非常明智的选择。”

  如果简誉洋不够敏锐,选择动了那笔钱,那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她将成为这件事情里的炮灰。

  到时候简誉程自身难保,更顾不上什么亲妹妹了。

  简誉洋顿了一下,忽然不明所以道:“他伤害了一个他这辈子最不该伤害的人,他该遭报应的。”

  她自嘲般地笑了声,道

  “或许我也该遭报应。”

  瑜路凡摇摇头说:“人类发展史里从不缺少兄弟闫墙反目成仇的戏码,人类如果甘愿被欲望主导,就会成为欲望的奴隶,成为披着人皮的怪兽。”

  瑜路凡:“但是,再污浊的时代也会有光的存在,总有那么一群人信奉正义与公理,永远不会被欲望左右。”

  瑜路凡眨眨眼道:“大姐姐,你和简誉程不一样,你是会发光的星星啊。”

  “……是么。”

  简誉洋的眼眶有些酸胀。

  “但愿吧。”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翻涌的情绪道:“虽然由我来这么说不合适,但简誉程这艘破船…一定会翻在阴沟里的。”

  她看向窗外绿荫:“距离那天的到来,也不远了。”

  临走前,叶星恒拽了拽简誉洋的衣摆,挂着无害的微笑问:“姐姐,简誉程是你哥哥,我们只是想和他玩一点小游戏,你不会怪我们吧。”

  “……”简誉洋:“……”

  弟弟你怎么茶里茶气的。

  不过小孩这是故意逗她高兴,她心领了。

  简誉洋摆摆手说:“不犯法随便弄,他该。”

  叶星恒:“谢谢姐姐啦。”

  目送几只崽子离开后,简誉洋收起笑容,一秒变丧,边往回走边自言自语道:“也快结束了,到时候尘归尘土归土,只剩下我这个可怜的社畜继续还钱,呜……”

  她怎么这么惨。

  不过给这样的boss打工,倒是也不差就对了。

  “一级警报一级警报!您的领导正在呼叫——!”

  简誉洋专门设置的手机铃声响起,她再次扬起营业微笑接起电话:“在呢领导。”

  “一切顺利的。”

  “会议记录已经整理完了,马上就给您送去呢。”

  “好的,没问题,领导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凡哥好久没和大姐姐贴贴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太不容易了~~~让我们恭喜凡哥!鼓掌鼓掌!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づ ̄3 ̄)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透明的我20瓶;叶漓轩10瓶;过客自逍遥5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