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73章 Chapter 73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日。

  rtg基地闲适的下午,被一则远在他国的mos全球赛赛场上传来的消息打乱。

  ——tggvsoce总决赛时间已定档,将于下周四举行。

  双方首发阵容一公布,又在玩家论坛掀起盖楼高潮。

  【卧靠,oce不摇碧莲,首发一周换两轮,哪有这么玩的??】

  【楼上,oce这种作风持续第三年了,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要这么激动。】

  【tgg什么时候也优化一下首发?要不是队友拉胯,burn早把oce摁在地上锤了好吗。】

  【笑了,说的像burn就很牛掰一样,要真牛就像以前的j一样带飞全场呗。】

  【……能不能别扯远古了?这大半年我都看出叛逆心来了真的。】

  此处歪斜n楼。

  【话说……oce新上来的这位adc有谁有确切资料啊?感觉没见过?】

  【这题我会,这个adc春季赛还在棒子国yxh战队服役,因为打法太脏,经常被喷上热搜,不过夏季赛的时候这人就忽然消失了,我还以为他被天降正义给灿烂了,结果是被oce挖走了……失望,属实失望。】

  【刚手贱查了下这adc战绩的我直接好家伙,一条蛆钻进了蛆的大本营啊!这波属于是回老家。】

  【oce这狗战队怕不是在养蛊?出来抛头露脸的各个毒性逼人。】

  【当年看rtg打成那鬼样,还以为他们在演,这两年看tgg打,倒也没见得好到哪去。】

  【楼上先藏好你rtg的粉籍再说话。】

  【笑死,什么粉籍,你以为人均饭圈呢?】

  此处歪斜n 1楼。

  而引发歪楼事件的当事人们,也在楼里吃瓜看戏,好不快哉。

  rtg:只要心脏够大,那就百毒不侵!

  余火瘫在椅子上问:“诶队长、齐哥,你们当年打oce到底是怎么输的啊?”

  输得挺惨的,bo5打出个3:1战绩。

  这是当时的rtg出道四年

  来,拿过最烂的成绩。

  齐裴挠了挠下巴道:“这个嘛……说来话长了。”

  基地二楼。

  林霜霜捧着一台小小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一阵后,兴奋道:“凡哥凡哥!丫丫找到当年oce对决rtg现场直播的高清资源了!”

  瑜路凡合上厚重的课外书,跳下沙发走了过去。

  另外三只幼崽也纷纷向其靠拢。

  在tgg对战kkl那天的晚餐之后,他们就开始着手了解oce这支队伍。

  毕竟,想要rtg战胜oce不是说说而已。

  陪练当然也不是随便做的,rtg需要的是关于如何对战oce的特训。

  所以,瑜路凡先带着幼崽们搜集了所有能在网络上找到的oce的比赛录盘,进行研究和总结。

  然后林霜霜又通过某些小手段,搞到了一些oce不外流的训练赛视频,针对其频繁轮换的首发阵容,继续研究。

  有了一定经验后,他们就和rtg来了一场友谊第一的bo5练习赛。

  讲道理,比起oce,瑜路凡觉得她已经在能够训到rtg的前提下,把战术制定得相对和缓了。

  与其等小弟们出去后被坏人鞭笞,还不如在自己地盘上先被锤一遭,熟悉熟悉流程不是。

  几只崽子在进行计划时也发现一件怪事——

  当年rtg对战oce的视频本应该是流传范围最广的录盘之一,却莫名搜不到资源。

  直至今日,林霜霜才终于从互联网的犄角旮旯把这份视频给抠了出来。

  “准备好了吗?”瑜路凡严肃道。

  幼崽们严肃地点点头。

  林霜霜“啪嗒”摁下空格,一段长达数小时的视频开始播放。

  房间过于安静,隐约能听到齐裴的声音从一楼传来:“其实当年找不到瑜舟,对我们心态影响还是挺大的,大家上场的时候状态都很一般…说一般都谦虚了,其实根本没状态。”

  而此刻,电脑屏幕中,当年老rtg队员的身影也陆续出现在高清摄像机的镜头里。

  他们脸上无一例外,都带着强加掩饰也没能遮盖住的魂不守舍,眼里尽是焦虑和迷茫。

  “…瑜舟失踪实在太突然了,”齐裴还在继续说着:“都坐到机位前了,我才慢慢反应过来,当时也逃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一开始打得稀碎。”

  持续播放的视频里,比赛已经拉开帷幕,正如齐裴所说——

  开局没几分钟,老rtg的成员就已经开始或多或少的出现失误。

  这时,顾峰接道:“其实后面是有几波节奏能够抓住的,但那个时候我能力有限,没能抓到手。”

  “放屁!”齐裴打断他,玩笑道:“你们队长就是这么个喜欢揽责的冤大头,别信他。”

  瑜路凡盘腿席地而坐,看了几波团战后,肯定道:“确实不是顾峰的问题。”

  甚至可以说,顾峰的发挥算是五人之中最稳定的了。

  好几次团战里,顾峰都在逆风局成功抢下节奏,却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能继续保持。

  叶星恒回忆道:“当年比赛刚结束,被喷得最惨的其实是顾峰,一个是因为他不是首发,还有就是因为节奏问题。”

  比赛刚结束的时候,众人还不知道瑜舟是人间蒸发,所以一开始喷子的火力主要集中在顾峰和于燃二人身上。

  “之前没机会看录盘,不知道真实情况,现在来看…”叶星恒耸耸肩:“顾队就是一个被人顶上前的替罪羔羊。”

  时潜聚精凝神仔细看了好一阵,也只能看出rtg打得很乱,不由问道:“顾队长是谁的替罪羔羊呢?”

  叶星恒笑了笑,果断道:“简誉程啊。”

  瑜路凡杵着下巴,将视频的进度条扒拉回团战处解释道:“你们看,这一波,顾峰的切入位置是非常好的,他一个人就成功把oce的输出位挡下来了。”

  “但是团战进行到这里,”瑜路凡暂停画面,指着中单简誉程的角色说:“他故意别了队友的走位,动作不大,但是刚好能让oce的打野钻进来。”

  瑜路凡重新播放画面,简誉程的偏移动作转瞬即逝,不仔细看就像是

  于燃走位失误一般。

  一般情况下,在电竞联赛这种快节奏赛场上,队友配合六成靠平日里练习形成的肌肉记忆,还有四成靠临场发挥。

  但rtg当年的情况,根本就是靠十乘十的肌肉记忆在打,哪有什么临场发挥,只有临场失误。

  所以简誉程一动,其他队员下意识配合着改变站位,然后就崩了。

  训练室一时没人说话,齐裴的声音再次清晰起来:

  “当时输得也是浑浑噩噩,下来就不记得在场上到底怎么打的了……然后嘛rtg就解散了,大家各自谋生,也没什么精力再去搞复盘那种事情。”

  叶星恒摇摇头说:“其实如果rtg队员那个时候精神状态再好一点,是可以发现的。”

  简誉程的动作虽然不大,却频繁。

  但凡当时众人心态平稳一点,他绝对会被当场揭发。

  什么叫害群之马。

  这就是。

  常云起看着简誉程的角色,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收钱算计j神就算了,还打假赛……”

  其余队友拼命挽救战局,简誉程是生怕rtg能赢,一有优势就开始破坏。

  瑜路凡摇摇头,推翻道:“之前我认为找上简誉程的第三方势力的诉求——是让瑜舟消失在总决赛赛场,现在看来不是。”

  “某种意义上来说,水友们说得没错。”

  瑜路凡冷静地说:“当年那场总决赛,就是一场假赛。第三方势力的真正诉求是——”

  “让oce胜出。”

  说着,瑜路凡将视频调到最后的握手环节。

  果不其然,简誉程和oce当时的带队经理有着短暂且充满信息量的眼神接触。

  幼崽们恍然,若有所思。

  “简誉程针对瑜舟所做的一系列设计,是为了让这场假赛进行下去,”瑜路凡说:“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瑜舟眼皮子底下演戏不被发现,其次,他清楚如果瑜舟在,就算他演了rtg也不一定会输。”

  还有一点,就是简誉程阴暗的心理作祟。

  第三方的诉求是oce的最

  终胜出,那他大可以在决赛正式开始前制造一点小意外,让自己名正言顺发挥失常或者退赛,顺理成章将oce送上冠军宝座。

  但是他的自私和贪婪,让他想将鱼和熊掌都紧紧攥在手里。

  简誉程选择算计瑜舟,就是看不得瑜舟如神祗般受mos玩家追捧的状态,他想要瑜舟手里的蛋糕,想把瑜舟拽下神坛——然后取而代之。

  林霜霜攥着小拳头,愤怒道:“自己打假赛,还把假赛脏水泼到瑜爸爸身上了,白眼狼!”

  叶星恒竖起一根手指,补充道:“其实我认为,第三方合作的第一选择不会是他,而是j神,又或者是齐教练。”

  “他们有很大可能在找上简誉程之前,已经接触过包括j神在内的其他队员,只不过……吃了闭门羹,”叶星恒竖起第二根手指:“所以才找上的简誉程。”

  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叶星恒轻笑一声,才继续说:“明明是备胎中的备胎,却认为自己这是天选。明明是一只被人牵在手里的小丑,却觉得自己是舞台中央的主角。”

  叶星恒托着下巴总结道:“多么——嗯…戏剧化的人生。”

  林霜霜厌恶道:“所以oce也是一个资本手里的提线木偶,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做局对吗。”

  叶星恒点点头:“大概率是这样的。”

  oce更换首发阵容的频率就不是普通豪门战队能够负担得起的费用。

  “那、”时潜忽然出声,惶然道:“那现在简誉程还和第三方保持合作关系吗?于燃哥哥现在在的tgg战队,有没有那个、造假呢……?”

  最后一段话,他说得格外小心。

  幼崽们沉默了。

  这是一个无从考证的问题。

  不是所有假赛打得都像两年前简誉程设计的那场一样仓促的。

  只要准备时间充裕、体系成熟,理论上可以做到天衣无缝。

  假设简誉程创立tgg的初衷,就是与oce背后的势力保持稳定的合作,从而垄断mos联赛地下市场的话……

  林霜霜激烈道:“就算有,丫丫也相信

  于燃哥哥不会参与其中的!”

  常云起吐槽:“哇……那burn好像更惨了?”

  本以为是逆境中的恩人,却一直被简誉程当炒作义气和名誉的工具人使用,被拦在真相之外。

  “虽然很残酷,但如果猜测为真,”叶星恒说:“那于燃这两年的职业生涯,就是简誉程名誉的牺牲品。”

  “……”

  瑜路凡揉了揉鼻子,闷闷道:“下周四就是总决赛了,到时候看看吧。”

  如果确认为真,那她的动机又可以再加一筹。

  以牙还牙不够。

  简誉程这种人,这辈子都不配安稳的活着。

  不怎么轻松的双休日结束。

  带着重重心事,幼崽们背着书包,再次返回校园生活。

  教室里,今天的杨老师依旧健气十足。

  她拿着一摞试卷,跃雀道:“同学们的期中考试成绩已经出来了哦!大家想不想知道自己考得怎么样啊!”

  台下的小朋友们:“想——!!”

  作者有话要说:没经历过成绩排名鞭笞的幼崽:想知道!好兴奋!好紧张!

  充分被应试教育内卷后的咸鱼er:不想,这辈子都不想知道,好了可以了,下一题。

  ——————

  (づ ̄3 ̄)づ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吴磊老婆5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盲生的华点、2703308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七105瓶;盲生的华点、血影、别追连载!!!【哈哈哈哈哈哈哈!!!!!】10瓶;翡墨3瓶;倩2瓶;雾半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