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75章 Chapter 75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是、”

  常云起艰难地开口:“小姐姐,你都有这么多哥哥了,怎么还惦记起我们凡哥了呢?为什么啊?”

  “因为……”张橙鹿揉了揉脸颊,羞涩地笑道:“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过啊。”

  张橙鹿毫无心理负担道:“他们都只会顺着我,其实看久了也挺没意思的。”

  常云起:“……”这是个什么人才啊?

  瑜路凡尽量冷静地说:“我没有成为你哥哥中一员的想法。”

  张橙鹿蹙眉,似乎有些纠结,但很快就下定决心说:“……只要你同意做我姐姐,我可以马上把他们都散掉的,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了嘛。”

  瑜路凡强忍炸毛冲动,拒绝道:“和数量无关,我不同意。”

  张橙鹿疑惑地眨了眨眼:“为什么啊……?”

  瑜路凡皱起眉说:“没有为什么,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没有义务满足你颇为奇怪的感情需求。”

  张橙鹿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从来没见过的新玩具。

  没有任何其他理由,张橙鹿只是因为没见过,所以想抢来玩一玩而已。

  瑜路凡不喜欢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

  瑜路凡严肃道:“如果你今天是以受迫害者的身份来找我帮忙,那么我愿意尽可能给你提供帮助。”

  “但是你根本没有受到迫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间接伤害了很多人,我不会无缘无故插手你的事情,但不代表我会允许你在我这里为所欲为。”

  她伸出三根手指,严厉地警告道:“事不过三,这是你的第二次。”

  “可是……”张橙鹿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凡哥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叶星恒主动往前一步,出声问道。

  张橙鹿一愣,反问:“她为什么要拒绝我啊。”

  叶星恒反问:“她为什么不能拒绝你呢?”

  张橙鹿一愣,随即皱起眉,陷入沉思。

  叶星恒没有给张橙鹿太多时间,继续道:“当凡哥的妹妹是有条件的,你和凡哥既不是一个教学系统的

  学生,平时也不存在什么交流,她根本不需要你,为什么要认你这个妹妹呢。”

  张橙鹿反驳:“我可以来找她的!”

  叶星恒:“她可以不见你啊。”

  张橙鹿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提高音量问:“为什么不见我啊?”

  上钩了。

  叶星恒眯了眯眼,问:“你这次期中考了多少名?”

  张橙鹿:“三百二十啊。”

  育才小学部普通班总共也就四百人左右,张橙鹿这个成绩可以算是实打实的学渣了。

  叶星恒理所当然地说:“可是她是第一名啊,你们差距那么大,她为什么要见你啊。”

  张橙鹿“啊”了一声,说:“那我可以努力学一学啊。”

  叶星恒道:“那就等你考得和她一样好了,再来认她做姐姐。”

  叶星恒:“怎么样,接不接受?”

  张橙鹿:“可是……”

  “没有可是,”叶星恒笑道:“你们现在门不当户不对,是不会幸福的。”

  常云起默默咂咂嘴,心道忽悠还是你叶星恒能忽悠。

  张橙鹿整张脸都快皱起来了:“可是学习很难啊……”

  叶星恒贴心道:“那你可以放弃。”

  张橙鹿又瞄了瑜路凡一眼,纠结半晌,咬着牙道:“我…学!”

  “好啊,要加油哦,”叶星恒虚伪地打气道:“为了公平起见,在你考到第一名之前,不可以再来骚扰她哦。”

  张橙鹿闻言,愤愤瞪了叶星恒一眼,说:“我讨厌你!”

  叶星恒:“嗯嗯,谢谢你的讨厌,可以走了吗?记得遵守规则,不然我们有权终止交易的~”

  “……”张橙鹿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她的背影消失后,幼崽们一起松了口气。

  瑜路凡没什么形象地蹲在后头小声道:“考到了也不要做。”

  她收小弟的标准没那么低。

  林霜霜跟着小声说:“育才普通班竞争可是很激烈的,她升学了都不一定能追到前一百。”

  常云起虚弱道:“张橙鹿到底图个什么,莫非年纪轻轻就有奇怪嗜好了?”

  叶星恒摇

  摇头说:“一个想要新玩具的小孩而已,只不过被人宠坏了,不知道要付钱罢了。”

  常云起又不可思议道:“那她怎么又突然接受小星星的提议了?”

  叶星恒:“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但同时,她又真的没办法得到,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给了她一个能让她如愿以偿的建议,只不过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不痛不痒的代价,她当然会去尝试。”

  “等一段时间后,她有可能放弃,或者转移目标,谁知道呢?”叶星恒笑了笑说:“到时候和我们就没关系了呀。”

  瑜路凡淡淡道:“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可以不付出代价就轻易得到的东西。”

  明面上的、暗地里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即时的、延时的。

  代价自然是置换出去了,只不过不一定会立刻被发现而已。

  只不过叶星恒没算到张橙鹿的延时报应来得这么快,还把凡哥给卷了进去。

  张橙鹿有了新的目标,可能过于上头,那天回去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抛弃她的“旧玩具”们。

  每扔一个,就大声宣告一遍:“我以后要好好学习,我要拿第一!我要做和瑜路凡门当户对的女孩子!”

  这简直就是往她的鱼塘里扔了一枚手榴弹——鱼苗炸了。

  其实她认的哥哥不见得都很在意这个妹妹,年龄大些的更多是把她当枯燥校园生活中的一个笑柄看待。

  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忍受自己被一个不知来路的空降兵比下去!

  鱼苗们有了共同点的敌人,瞬间联合起来。

  张橙鹿小学部中年段的鱼苗们原本气势汹汹,想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一点教训。

  结果一打听,发现这人和叶星恒那个邪性的人关系非同一般。

  这也就算了,再一打听,她竟然把梁靖伟一行送进“土皇帝”办公室,还能全身而退!

  梁靖伟他们可是敢把人摁粪坑里的恶霸呀!

  而高年段的几个鱼苗,则因为不知名原因,被段位更高的大姐大

  出面镇压了。

  大姐大原话是这样说的:“谁要是敢动瑜路凡,这辈子别在学校外边撞见我,不然当心点。”

  至于低年段?

  低年段表示:“凡哥可不就是他们低年段传说中的霸王吗!”

  成绩还那么好,这种又野又优秀的同学,简直就是人类公敌啊!

  那些期待她翻车的人脸都被打碎了,只能勉强叫嚣两句神童班又怎样,一年级题目简单,有手就能考来强行挽尊的样子。

  有人看不下去,小声道:“说的像是你一年级能考这成绩一样。”

  而且,按照瑜路凡两次进教师办公室,都成功全身而退的情况来看,她连老师都不怕,他们这些小鸡仔,就是上去送菜。

  笑死,根本不敢找麻烦。

  这还不止,张橙鹿升四年级后,池塘甚至扩展到了中学部。

  所以连带着中学都出现了大批打听瑜路凡为何方妖孽的人士。

  结果得知当事人是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幼崽,还是女孩子,瞬间失去找茬欲望。

  他们还想做个人,搞个刚断奶没几年的孩子,太没品。

  但依旧有人安耐不住好奇心,专门在大课间从中学部跑来围观。

  放学时间,瑜路凡顶着一堆打量视线,面无表情走在几只崽子中间。

  别误会,凡哥没有生气。

  凡哥在思考。

  叶星恒真诚地向瑜路凡道歉:“对不起,我那天不该提门当户对的。”

  口嗨简直就是万恶之源。

  时潜带着普通班听来的八卦道:“听别的年级的同学说,张橙鹿最近过得很惨诶,本来班里的同学就不怎么爱搭理她了,她又忽然自爆了鱼塘,据说很多女生都去找她麻烦。”

  时潜想了想,又补充着说:“不过她本人好像并不在意,最近一直沉迷学习。”

  常云起抽着气道:“凡哥,危!”

  瑜路凡觉得问题不大,于是将此事轻松揭过。

  事不过三,在张橙鹿突破底线之前,瑜路凡并不打算将注意力放在这种小小插曲上面。

  因为关于简誉程的事情,

  瑜路凡有了新的打算。

  于是,瑜路凡对同伴们发出邀请:“周五记得把作业做完,周末有行动哦。”

  常云起扬起眉:“这么快的吗!”

  林霜霜积极道:“丫丫需要做什么吗!”

  瑜路凡眼珠一动,说:“我们会回老基地一趟,丫丫提前联系一下王小胖他们,我们人手可能不大够。”

  林霜霜:“好耶!”

  叶星恒掰着手指算道:“周四看比赛,周五要赶作业,周末特别行动……嗯嗯!行程很满,不会无聊了。”

  常云起惨淡一笑:“小星星,你骗人,你根本不是咸鱼。”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的同伴们为充实的生活而兴奋。

  而他,只想过过普通幼崽过过的生活。

  毁灭吧,累了。

  幼崽们回到基地时,rtg的网瘾少年们还在训练。

  瑜路凡放下书包,轻手轻脚爬到三楼,贴着墙慢慢移动到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口。

  她警惕地左右张望一阵,才伸出爪子,轻轻拧开房门,一个闪身挤了进去。

  将门重新合上后,瑜路凡转身,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修简约,整体呈浅灰色,由于这段时间没人使用,虽然有保洁定期打扫,却仍比基地其他地方缺少了几分人气。

  私人物品不多,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桌上的两个摆放整齐的相框,和墙上挂着的一套被黑色袋子裹住的不知名物品。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踏入瑜舟的私人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连续全天搬砖qaq,下午如果更不出来,就晚上更。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羽韵宁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醒时离你20瓶;

  过客自逍遥、离枝10瓶;

  猫喵5瓶;

  柚子本柚4瓶;

  瑜路凡有了新的打算。

  于是,瑜路凡对同伴们发出邀请:“周五记得把作业做完,周末有行动哦。”

  常云起扬起眉:“这么快的吗!”

  林霜霜积极道:“丫丫需要做什么吗!”

  瑜路凡眼珠一动,说:“我们会回老基地一趟,丫丫提前联系一下王小胖他们,我们人手可能不大够。”

  林霜霜:“好耶!”

  叶星恒掰着手指算道:“周四看比赛,周五要赶作业,周末特别行动……嗯嗯!行程很满,不会无聊了。”

  常云起惨淡一笑:“小星星,你骗人,你根本不是咸鱼。”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的同伴们为充实的生活而兴奋。

  而他,只想过过普通幼崽过过的生活。

  毁灭吧,累了。

  幼崽们回到基地时,rtg的网瘾少年们还在训练。

  瑜路凡放下书包,轻手轻脚爬到三楼,贴着墙慢慢移动到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口。

  她警惕地左右张望一阵,才伸出爪子,轻轻拧开房门,一个闪身挤了进去。

  将门重新合上后,瑜路凡转身,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修简约,整体呈浅灰色,由于这段时间没人使用,虽然有保洁定期打扫,却仍比基地其他地方缺少了几分人气。

  私人物品不多,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桌上的两个摆放整齐的相框,和墙上挂着的一套被黑色袋子裹住的不知名物品。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踏入瑜舟的私人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连续全天搬砖qaq,下午如果更不出来,就晚上更。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羽韵宁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醒时离你20瓶;

  过客自逍遥、离枝10瓶;

  猫喵5瓶;

  柚子本柚4瓶;

  瑜路凡有了新的打算。

  于是,瑜路凡对同伴们发出邀请:“周五记得把作业做完,周末有行动哦。”

  常云起扬起眉:“这么快的吗!”

  林霜霜积极道:“丫丫需要做什么吗!”

  瑜路凡眼珠一动,说:“我们会回老基地一趟,丫丫提前联系一下王小胖他们,我们人手可能不大够。”

  林霜霜:“好耶!”

  叶星恒掰着手指算道:“周四看比赛,周五要赶作业,周末特别行动……嗯嗯!行程很满,不会无聊了。”

  常云起惨淡一笑:“小星星,你骗人,你根本不是咸鱼。”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的同伴们为充实的生活而兴奋。

  而他,只想过过普通幼崽过过的生活。

  毁灭吧,累了。

  幼崽们回到基地时,rtg的网瘾少年们还在训练。

  瑜路凡放下书包,轻手轻脚爬到三楼,贴着墙慢慢移动到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口。

  她警惕地左右张望一阵,才伸出爪子,轻轻拧开房门,一个闪身挤了进去。

  将门重新合上后,瑜路凡转身,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修简约,整体呈浅灰色,由于这段时间没人使用,虽然有保洁定期打扫,却仍比基地其他地方缺少了几分人气。

  私人物品不多,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桌上的两个摆放整齐的相框,和墙上挂着的一套被黑色袋子裹住的不知名物品。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踏入瑜舟的私人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连续全天搬砖qaq,下午如果更不出来,就晚上更。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羽韵宁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醒时离你20瓶;

  过客自逍遥、离枝10瓶;

  猫喵5瓶;

  柚子本柚4瓶;

  瑜路凡有了新的打算。

  于是,瑜路凡对同伴们发出邀请:“周五记得把作业做完,周末有行动哦。”

  常云起扬起眉:“这么快的吗!”

  林霜霜积极道:“丫丫需要做什么吗!”

  瑜路凡眼珠一动,说:“我们会回老基地一趟,丫丫提前联系一下王小胖他们,我们人手可能不大够。”

  林霜霜:“好耶!”

  叶星恒掰着手指算道:“周四看比赛,周五要赶作业,周末特别行动……嗯嗯!行程很满,不会无聊了。”

  常云起惨淡一笑:“小星星,你骗人,你根本不是咸鱼。”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的同伴们为充实的生活而兴奋。

  而他,只想过过普通幼崽过过的生活。

  毁灭吧,累了。

  幼崽们回到基地时,rtg的网瘾少年们还在训练。

  瑜路凡放下书包,轻手轻脚爬到三楼,贴着墙慢慢移动到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口。

  她警惕地左右张望一阵,才伸出爪子,轻轻拧开房门,一个闪身挤了进去。

  将门重新合上后,瑜路凡转身,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修简约,整体呈浅灰色,由于这段时间没人使用,虽然有保洁定期打扫,却仍比基地其他地方缺少了几分人气。

  私人物品不多,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桌上的两个摆放整齐的相框,和墙上挂着的一套被黑色袋子裹住的不知名物品。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踏入瑜舟的私人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连续全天搬砖qaq,下午如果更不出来,就晚上更。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羽韵宁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醒时离你20瓶;

  过客自逍遥、离枝10瓶;

  猫喵5瓶;

  柚子本柚4瓶;

  瑜路凡有了新的打算。

  于是,瑜路凡对同伴们发出邀请:“周五记得把作业做完,周末有行动哦。”

  常云起扬起眉:“这么快的吗!”

  林霜霜积极道:“丫丫需要做什么吗!”

  瑜路凡眼珠一动,说:“我们会回老基地一趟,丫丫提前联系一下王小胖他们,我们人手可能不大够。”

  林霜霜:“好耶!”

  叶星恒掰着手指算道:“周四看比赛,周五要赶作业,周末特别行动……嗯嗯!行程很满,不会无聊了。”

  常云起惨淡一笑:“小星星,你骗人,你根本不是咸鱼。”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他的同伴们为充实的生活而兴奋。

  而他,只想过过普通幼崽过过的生活。

  毁灭吧,累了。

  幼崽们回到基地时,rtg的网瘾少年们还在训练。

  瑜路凡放下书包,轻手轻脚爬到三楼,贴着墙慢慢移动到走廊最里面房间的门口。

  她警惕地左右张望一阵,才伸出爪子,轻轻拧开房门,一个闪身挤了进去。

  将门重新合上后,瑜路凡转身,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房间。

  房间装修简约,整体呈浅灰色,由于这段时间没人使用,虽然有保洁定期打扫,却仍比基地其他地方缺少了几分人气。

  私人物品不多,最惹人注目的是书桌上的两个摆放整齐的相框,和墙上挂着的一套被黑色袋子裹住的不知名物品。

  这是瑜路凡第一次踏入瑜舟的私人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连续全天搬砖qaq,下午如果更不出来,就晚上更。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羽韵宁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醒时离你20瓶;

  过客自逍遥、离枝10瓶;

  猫喵5瓶;

  柚子本柚4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