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79章 Chapter 79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年前。

  rtg刚解散不久,简誉程回家暂住。

  有一天夜里,简誉洋被雷暴雨的巨大响动吵醒,正好感觉膀胱不大妙,便打算去个厕所。

  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就看到简誉程立在窗户边。

  她的方向正好能看清男人脸上的表情,被吓得不轻。

  这个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人,此刻面部狂喜与阴毒混杂,产出了一种正常人看到就会被精神污染的神色。

  他额角青筋暴起,嘴巴一张一合,正在给人打电话。

  这个表情,让简誉洋觉得他像个神经病。

  然而,在不小心听到通话内容后,简誉洋发现自己侮辱神经病了。

  他分明是个不可回收垃圾才对。

  “鬼知道他现在在哪,可能暴毙j国街头了吧哈哈哈……”

  “钱?我给我妈和我妹留了点,剩下的都是启动资金。”

  “其实有失误,但许亦柔那个女人死得太及时了,他早点去死,还能和许亦柔团聚不是?”

  “说起来我还得谢谢她……话说那个小孩人呢?能不能想办法把她——”

  “轰隆——!”

  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际,带来惊雷。

  简誉程的面庞被电光照亮,简誉洋看清了他精神亢奋到赤红的双眼,以及嘴角牵着的,几乎裂到耳根,扭曲至极的弧度。

  他宛如从十八层地狱爬出的恶鬼。

  有那么一瞬间,简誉洋甚至闻见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腐烂淤泥的腥臭。

  后面他说了什么,简誉洋毫无印象。

  直到简誉程离开,她才慢慢缓过神来。

  作为rtg队员家属,简誉洋当然知道许亦柔是谁,几乎瞬间明白了简誉程在说什么。

  然后,她冲进洗手间,吐得昏天黑地。

  ……

  时隔两年,每每回忆这个场景,简誉洋记得最清楚的,还是简誉程那张修罗般可怖的脸。

  “当年的事情,我只知道是简誉程策划的,受害者是jeffrey一家,其他的真的不清楚了。”

  简誉洋用鼻子

  呼出一口气,轻声继续说:“那时候我大二,很幼稚,但我知道是jeffrey带着哥哥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们家的恩人。”

  “要不是rtg,我连读大学的学费都凑不齐,高考就是我的终点。”

  那时候,简誉洋觉得自己面前的路似乎只有两条——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享受简誉程提供的优渥条件,有朝一日他坠机,自己就跟着坠亡。

  或者,从那一刻起,和简誉程带来的一切彻底一刀两断,今后再穷困潦倒,也只能靠自己活下去。

  简誉洋:“我做出了选择。”

  ……

  那晚,简誉洋一夜未眠。

  下定决心后,她避开了她哥,找rtg的上单吴桐要到瑜舟基地外的常住地址,开始了长达将近一年的蹲守活动。

  在这一年里,简誉洋不再接受简誉程的帮助,上学之余开始兼职补贴家用,再加上奖学金,勉强能维持家庭开支。

  终于有一天,简誉洋在下班后来进行日常蹲守活动时,人品爆发,遇上了蹲了一年没能蹲到的人。

  简誉洋自诩jeffrey铁粉,却没能第一眼认出偶像来。

  那时候的瑜舟,和他怀里抱着的女孩,一大一小,两人眼睛漆黑无光,在冷白路灯的照射下,让人觉得他们的皮肉都是冰冷的。

  像工厂批量生产的人偶,没有丝毫活气。

  和一年前所向披靡的队长判若两人。

  简誉洋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堵住了瑜舟的去路,呆愣愣将银行卡举在瑜舟面前。

  简誉洋下意识想要后退,又兀地想起此行目的,一时进退两难。

  男人被挡住去路,终于有了正常人的反应。

  他微微皱眉,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了些,问她是谁,想做什么。

  然后简誉洋也不知怎么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整年压在她肩上的负罪感、学业和赚钱养家带来的压力,让她的情绪早已到达了临界值。

  简誉洋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明明不是她做的,却要她来负责

  她更不明白,家中一直以来顶梁柱般的哥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她自己,靠简誉程的资助活了这么多年,一年以来甚至没有找简誉程当面对峙的勇气,只敢拿着这么一点钱,妄图通过它,换取自己和妈妈的清白。

  ……多么卑劣自私的愿望。

  一年到头,她需要瞒着简誉程打工,需要争取奖学金,需要时刻注意瑜舟的消息……

  被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得所剩无几的理智,终于在见到瑜舟的那一刻,崩了。

  就像是被流放的罪人终于到了审判之地,来到天秤之前,可以暂时停下忏悔,等待神明的审判。

  简誉洋当时用支离破碎的语言讲述着事情的经过,不断重复着对不起。

  在这期间,瑜舟就像一座雕像一般,面色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悲伤,没有愤怒,仿佛简誉洋正在说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

  只是在简誉洋哭完之后,淡淡开口道:“把这些钱给我,然后呢,休学?”

  想法被猜中,简誉洋抽噎着愣住。

  瑜舟也没管她什么反应,继续平静地陈述事实:“无论你拿什么给我,都换不回我妻子的命,也不可能让我的孩子好起来。”

  “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

  简誉洋焦急地抬起头,却对上了孩童那双空洞的眼,再说不出一句话。

  【话说那个小孩人呢?能不能想办法……轰隆——!】

  简誉洋打了个寒颤,狼狈地低下头。

  半晌,卑微地询问:“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一点。”

  “我不需要你的弥补,”瑜舟说:“但我可以给你提供三个选择。”

  简誉洋一顿,傻兮兮重复:“……三个?”

  瑜舟微微点头,直接道:“一,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你把这钱拿回去继续学业,如果简誉程能把这件事的相关线索藏一辈子,我动不了他,那你们母女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

  简誉洋当时斩钉截铁地说:“他斗不过你的。”

  本就是在瑜舟庇护下羽翼渐丰的雏鸟,

  却忘了受过的恩泽,贪得无厌,想要取代他的一切。

  多么可笑。

  简誉洋似乎听到瑜舟轻笑了一声,却没多少实感。

  接着,男人给出了第二个选择。

  “二,我可以随你的愿,收下这笔钱,算是你们母女的清白费,”瑜舟说:“你休学,可以,如果有朝一日简誉程露出马脚,我可以把你们母女二人从这件事里摘出去,往后怎么活,看你自己造化。”

  第二个,就是简誉洋来之前能想到最好的结局。

  可瑜舟却说,还有第三个选择。

  这么想着,就听男人说:“三,钱我收下,你可以继续读书,生活费和学费由我暂时承担。这笔钱,等你工作后,需要分期归还。”

  简誉洋惊得睁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瑜舟似乎洞察了她所有心理活动,平静地说:“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条件是从明天开始,和简誉程断绝关系,并在我需要时,站到他的对立面,将简誉程所做之事公之于众,和过去彻底做个了断。”

  简誉洋迷茫地问:“为、为什么……”

  刚才大哭一阵,有听到这个消息,她彻底断片了。

  瑜舟反问:“你怎么选择。”

  “我、”简誉洋咬着牙,深吸一口气道:“我选三…我想选三。”

  瑜舟闻言,扯了扯唇角,似乎想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冷漠。

  “正确的选择。”

  他说:“这件事是简誉程自己做的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不要用他人的过错惩罚自己。”

  “也不要用人生作为代价,替一个渣滓赎罪,没意义。”

  ……

  说到这,简誉洋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说:“那时候只觉得天上掉馅饼,感觉自己可以继续上学了,还能名正言顺和人渣断绝关系,简直太好了。”

  她吸了吸鼻子道:“现在回过头想想,如果那时候没人推我一把,我和妈妈绝对没有魄力和简誉程断得那么干净利落。”

  她找瑜舟,本是抱着放弃一切的心态,却反倒

  被他帮了一把。

  瑜舟什么都知道。

  简誉洋坚定道:“他这辈子都是我的偶像!”

  林霜霜和时潜在一旁,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呜呜呜……太感人了!”

  平复好心情,简誉洋转过头,就看到那双和瑜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眼睛,认真地看着她。

  其中没有空洞,亮晶晶的,很漂亮。

  简誉洋笑道:“虽然和你接触不多,但我觉得,你和瑜舟真的很像。”

  父女二人的心里,仿佛天生有一杆精准到微米的量尺。

  这杆量尺立在个人情感之外,准确丈量着善与恶——对于罪恶之人,绝不饶恕,对意外卷进世故里的无辜者,绝不迁怒。

  他和她都会用自己的方法,尽可能庇护身边每一个无辜的人。

  瑜路凡无情吐槽:“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

  “哈哈哈哈——!”

  简誉洋哈哈笑了一阵,又道:“不过,你的病好了,真是太好了。”

  这只小崽子好了,瑜舟才有变好的可能。

  “关于最后一个问题,瑜舟在做什么,”简誉洋晃着腿轻松道:“当然是在为更好的明天而奋斗啊。”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了,不是吗?”

  瑜路凡挠挠脸,递上信封,拍了拍简誉洋的肩膀道:“签名给你,你很棒!谢谢啦。”

  简誉洋差点喜极而泣,边接过信封,边小声道:“一滴都没有了…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无论是眼泪还是信息,都没了。

  信封到手,她一刻不敢久留,朝幼崽们挥手道:“那我先走了啊!你们注意安全!”

  说完,飞快消失。

  等简誉洋离开后,常云起才神色复杂地说:“凡哥,你有j神的签名怎么不先和我们分享分享,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真迹呢……”

  就连x鱼上挂售那些签名周边,价格都被炒到中五位起步了。

  叶星恒赞同地点点头,难得跟道:“如果可以,我也想要j神的签名呢。”

  林霜霜:“那丫丫也要!”

  时潜:“那我也!”

  “……我以为只有大姐姐一个人有这种奇怪的爱好。”

  瑜路凡挠挠脸,对于小伙伴们想要这个有些费解,不过还是爽快道:“你们想要的话,我也可以撕给你们啊。”

  常云起:?

  常云起:“撕?”

  “家长签名嘛,”瑜路凡耿直道:“家庭作业经常需要的啊,我给大姐姐的是随堂小测试卷。”

  你问试卷为什么会在瑜舟房间?

  因为那是瑜路凡入学后第一次随堂检验,瑜舟认为非常有纪念价值,签名给老师检查完后,便好好收了起来,存在书柜里。

  瑜路凡最近手头又正好没有更合适的作业可以拆了送人,就去抽了一张当做和简誉洋交换的物品。

  想到这个,瑜路凡有些为难地皱起眉,道:“但是再拿爸爸收起来的作业,就有可能被他发现了。”

  瑜小破棉袄路凡本能地不想让爸爸发现自己遛进过他的房间。

  瑜路凡深沉道:“那样的话,感觉有点对不起他呢。”

  常云起:“……”

  叶星恒:“……”

  林霜霜:“……”

  时潜:“……”

  哦,原来你也知道啊。

  简誉洋回到家,不顾母亲的呼唤,匆匆进入卧室,迫不及待拆开信封。

  她颤抖着手拿出里面的纸张,小心翼翼展开一看——

  【神一年级一班第一次数学随堂小测试卷。】

  【姓名:瑜路凡学号:xxxxx分数:100】

  【[大拇指图片],verygood!】

  【瑜舟】

  【已阅】

  简誉洋:?

  简誉洋人傻了。

  她的双手颤抖,捧着确实带着偶像签名的试卷,不知所措。

  最终,简誉洋哇了一声,高声哭喊:“妈——!有熊孩子欺负我呜呜…呜呜呜呜!”

  早上白哭了……可恶啊!

  “阿嚏——阿嚏……”

  已经到达老弄堂的小崽子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疑惑地揉着鼻子。

  常云起幽幽道:“被人骂了吧,奸商。”

  瑜路凡面无表情看向他,道:“你说什么?”

  常云起:“……我说凡哥英明神武,盖世无双。”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一滴也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ing、y氧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凤萧卿257瓶;梥30瓶;蜉蝣10瓶;31612929、栗喵、筒子云5瓶;猫喵4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