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81章 Chapter 81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了不引起居民的注意,作战小分队都是从弄堂一个偏僻角落的一道有洞的墙那钻出去的。

  王小胖的肚腩太大,实在过不去,只能自己一个人绕路,往正门出去汇合。

  看着幼崽们分别离开后,瑜路凡才带着初元和犬类首领——六毛,以及一群小兵翻了出去。

  瑜路凡打开xx地图,搜索了一下自己将要负责排查的片区,挠了挠下巴。

  简誉程频繁活动的位置从互联网上能查到两个。

  一个tgg基地,一个是简誉程为了组建战队而创办的传媒公司。

  tgg所在的住宅区很是豪华,且占地面积庞大,光大门就有六道,围住宅区绕一圈都需要花费数小时。

  林霜霜就是按照这六道大门给特别行动小队们规划的搜索计划。

  而瑜路凡作为行动发起人,则要去位于商业中心的传媒公司看看,补全另个一方向的活动范围信息。

  成为人类幼崽后,长距离翻墙越瓦对凡哥来说,也颇具挑战。

  初元提出分头行动的建议,它知道商圈不远处有一片老住宅区,可以在那会和。

  于是,瑜路凡选择了最朴实的出行方式。

  和初元、六毛约定在老居民区见面后,在公交站上了直达车。

  到站之后,瑜路凡仰起头,观察了一阵这个与旁边商圈格格不入的老旧居民区。

  初元说,在这里有房的人,内心都有一个暴富的梦想,因为他们的穷困和富有,就在城市发展战略制定团队的一念之间。

  瑜路凡对这种赌狗行为不置可否。

  不过老居民区参差落错的住宅结构倒是给她提供了很大发挥空间。

  瑜路凡把小兵们往不同方向四散出去,自己带着初元和六毛抄近道快速来到传媒公司附近。

  忽然,六毛鼻子耸动一瞬,朝一个方向吠了两声。

  瑜路凡机敏地看了过去,不由扬起眉。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快步走出凡间传媒的写字楼,期间举着手机,激烈地和对面讲着什么。

  瑜路凡站在这都能直观感觉到他身上的焦虑和暴躁。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简誉程。

  常云起说的没错,今天确实是个吉日。

  简誉程的行走速度很快,应该是在忙着办什么事,没多久就上了一辆豪车。

  瑜路凡顺手拍下车牌,发到特别行动小组的群里,正要动身,却被六毛挡住了腿。

  六毛:“汪汪!”

  还记得你刚刚跟大伙说了什么吗!

  猥琐发育啊!

  瑜路凡眼神漂移一瞬,挠挠脸道:“嘿呀,首领拥有自由行动的特权,机会难得,先上再说!”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今天必有重大收获。

  一只崽和两只动物快速来到简誉程之前的停车位,六毛嗅了嗅,记住气味后,趴到地上,吠了一声。

  初元毫不客气跳到了它的背上。

  六毛又眼巴巴看向瑜路凡,发出邀请:“汪汪!”

  瑜路凡犹豫道:“我不轻的。”

  六毛晃了晃尾巴,站起身来向幼崽再次展现它健壮的体格:“汪!”

  作为大型犬中的佼佼者,六毛驮一个幼崽加一只猫,绰绰有余。

  瑜路凡没再坚持,跨坐上去,圈住了狗狗的脖颈道:“六毛,超棒!”

  初元再次蹦上了幼崽的肩,扬起脑袋,对分散的同伴们进行命令下达:“喵呜——!”

  集合——!

  六毛后腿往后退了半步,猛地蹬地,载着幼崽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瑜路凡对高速非常适应,熟练地将双腿收于六毛的腹部,伏着上身,一瞬不瞬盯着前方。

  之前分散开的小兵们逐渐从四面八方赶来会合,整齐地排列成扇形,跟在老大身后飞奔。

  为了快速,它们不可避免与人群产生了接触,却没有撞人,只是身手敏捷地在人群中穿梭自如。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一个左拐弯消失在了前方。

  目击者们简直被惊掉了下巴。

  “卧槽——!!”

  “卧槽卧槽——!!”

  有人反应神速录下这段视频,配文发送——

  【卧靠!风驰电擎!】

  【可恶啊,被人类幼崽装到了!!!】

  当天,几个词条窜上热搜。

  s市cbd惊现宠物护送军团!

  骑狗上街需要考驾照吗

  谁能拒绝一条可靠的大狗勾呢

  半小时后,一人两宠在一个高档小区门口的旁边看到了简誉程的车。

  瑜路凡找了个视觉死角藏起来,几乎瞬间想好计划,快速道:“简誉程肯定有急事,待不了太久,你们带着小弟进去快速定位,初元注意一下简誉程的动作,等他离开后,从通风口潜进去,或者想办法破窗,带走被他动过或者留下的东西。”

  想到叶星恒强调的精神领域,瑜路凡又补充道:

  “可以适当弄乱他的家具,制造一点混乱的视觉效果,注意不要被摄像头拍到,我在这里等你们。”

  初元和六毛领命,带着小弟们从各处围墙钻了进去。

  瑜路凡退后两步,扎进绿化带里的草坪里,盘腿坐下,默默等待。

  不久后,初元迈着优雅地步子小跑回来,嘴里还叼着一个小型黑色防水袋。

  瑜路凡从兜里掏出手套,严谨地带上,才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装的是一款已经过时的手机。

  初元汇报:“喵喵喵……喵!”

  他回去就是为了藏这个东西,所以我拿出来啦。

  瑜路凡试着开机,成功了,等到开机动画过去,锁屏壁纸显现。

  手机没插卡,电量很健康,显然一直有人在续。

  壁纸是一张两人入镜的自拍,只一眼,她就忍不住皱起眉。

  因为那是她爸她妈。

  这种私人的照片简誉程大概率弄不到,所以这是……瑜舟或者许教练的手机。

  简誉程怎么拿到的?

  他又用这个东西做了什么?

  瑜路凡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背板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估计做过信号屏蔽处理。

  瑜路凡试着用瑜舟和许教练相关的信息解锁,却接连失败。

  眼看机子就要锁定,不确定会不会给简誉程发送什么信号。

  瑜路凡停顿一下,呼出一

  口气,重新输入了一串数字——

  锁屏开了。

  桌面壁纸是rtg的logo,一只飞翔的火鸟。

  密码是两年前mos全球总决赛的日期。

  显然被简誉程改动过。

  可惜叶星恒不在这,瑜路凡暂时无法理解简誉程是出于什么心理,只修改了密码,却不动手机中的其他设置。

  瑜路凡决定改天再问,她先点开了相册,发现相册中都是一些角度奇怪的视频。

  随意点开几段,画面中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双方拿英语进行谈判。

  里面黑话和代称太多,瑜路凡没听太懂。

  将相册快速划到最底下,看到最后一个视频的预览画面时,瑜路凡忍不住一顿,抿住了唇。

  犹豫片刻,她选择点击播放。

  视频由静态变为动态,连绵不断的雨声从中传出,画面也因为大雨而变得有些朦胧模糊。

  可以听到记录者在大口喘着粗气,手一直不停抖动,导致画面不停晃动。

  而被记录的人,却始终一动不动蜷在湿淋淋的地上,生死未卜。

  瑜路凡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短暂停了一会儿,才重新跳动起来,不可避免带来一阵酸酸的刺痛。

  视频画面就这样保持了好一会儿,一阵压抑扭曲的笑声忽然从雨声中传出。

  记录者开始朝地上不知死活的人走去,然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他蹲下了,近距离拍摄着地上那人的状况。

  虽第一眼就早有预料,但真正看清时,瑜路凡还是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胸口腾起的暴躁情绪。

  因为地上的人,是瑜舟。

  他浑身被雨水淋湿,身上有多处青紫,头发狼狈地黏在脸上,双目紧闭,脸色惨白一片。

  而他头部所接触的地面,有红色的液体顺着发梢走向不断浸出,又被雨水稀释、流动开,在地面上氲出大面积的淡红。

  扭曲的声音再次响起:“瑜舟啊瑜舟,看看你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没想到自己还有今天吧?哈哈,不记录下来反复欣赏,实在太可惜了。”

  “你的东西

  我就拿走咯,你那么大度,肯定不会介意吧?放心,我会好好使用的……”

  “如果你没被人发现,死掉了,我会帮你告诉许亦柔,让她去认领你的尸体的…哈哈…不用谢我,都是兄弟嘛。”

  对于这番无耻发言,瑜舟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他语气松快:“再见了,亲爱的瑜队。”

  视频就此结束。

  “嘶…”

  小崽子忍不住龇牙咧嘴地揉起自己的后脑勺,感同身受地疼了起来。

  揉着揉着,却不由垂下脑袋,没了动静。

  初元担忧地跳到小崽子的腿上,蹭了蹭她:“喵?”

  六毛由于体型过大,不敢有太过的动作,只是拿鼻子拱了拱小崽子的手:“呜?”

  瑜路凡沉默片刻,忽然道:“神梦泽的生灵体内没有血,所以我不太清楚……受伤流血是不是很难受啊?”

  对于流浪动物来说,受伤流血可是致命的,初元给了肯定地答复:“喵!”

  小崽子又不吭气了。

  半晌,抬起爪子用力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她用平静地声音问:“可以拜托你们帮我个忙吗?”

  六毛和初元人性化地点了点头。

  “找个机会,”瑜路凡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给他开个瓢,让他萎缩的大脑敞亮敞亮,如果方便,再暴揍一顿。”

  六毛有些犹豫地看向初元。

  初元:“喵~”包在它身上。

  六毛:“呜汪?”伤害人类不太好吧?

  初元:“喵喵~”谁让他惹老大生气的。

  六毛:“……汪汪?”你就这么惯着她?

  初元炸毛,跳起来给了六毛一爪子:“喵!!”做不做!

  六毛哀嚎一声,吐着舌头又看了女孩几眼。

  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亲切气息,和与生俱来的血脉压制让它低下了头。

  “汪!汪汪汪汪!”

  做,做他爹的!

  而旁边,瑜路凡又点开了备忘录,就看到里面存满了密密麻麻,标有不同日期和款项的便签,随意挑一个点进去,除去款项介绍后,还有各种各样的

  合同票据图片留存。

  日期都是近两年的,简誉程明显是一直在使用这个赃物,记录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项目。

  每看一条,瑜路凡的脑子里就会响起一道声音——

  【快乐牢狱生活 1 1 1……】

  也算是意外收获。

  瑜路凡面无表情放下手机,杵着膝盖沉思。

  ——她有些兜不住了。

  这些证据的信息量很大,在她手里却很难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于是,瑜路凡愉快地决定再加一个行程。

  捅了娄子,凡哥找不了妈妈,但是爸爸也还是可以凑合的。

  瑜路凡从草坪上爬起来,拍拍灰,抻了个懒腰喃喃自语道:“自己用来记录罪行,认为绝对安全的记录仪忽然失踪……够不够精神暴击了?”

  瑜路凡感觉挺暴击的。

  不仅暴击,还很窒息。

  要是产生什么意料之外的debuff,凡哥表示拒不负责。

  这怎么能怪人类幼崽呢?

  毕竟…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作者有话要说:下贱=,=

  dear瑜舟:

  您的小破棉袄已经上路,请注意查收。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混合双打。

  加更在码了。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氧2个;阿白白、ying、北叶、栎漫鲸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满北冥10瓶;雨下的兮落、蜉蝣5瓶;是鸢柒子啊2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