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84章 Chapter 8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誉程从黑暗中惊醒,只觉浑身冰凉,四肢像被灌了铅水一样沉重。

  他神色茫然地怔楞片刻,才逐渐回忆起断片前的遭遇。

  他家被人翻了……手机…手机被盗走了!

  简誉程慌忙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跑回客厅,拿起手机一看时间——19:34

  他是六点半回到家的,过去了一小时。

  简誉程重重呼出一口气,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一股郁气堵在胸口,几乎要将他梗死。

  他并没有在家中安装记录仪,常在河边走的人哪有不怕水鬼的,他无法接受这种会被人控制的电子器械出现在他的家中。

  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是交给专业人士处理。

  可心中有鬼的人总是畏惧着“警”字。

  简誉程也不例外,他不敢报警。

  小区监控大概率被人动过手脚了,但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可看到监控后,简誉程却忍不住眉头紧锁。

  ——这种情况并不在他预料范围内。

  监控既没被人动过手脚,也没记录下任何有用的信息。

  从简誉程下午出门之后,他所住那栋楼的四面八方,都没有任何可疑之人经过。

  简誉程瞪着赤红的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可直到自己的身影再次出现,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无奈之下,只能暂时离去。

  夜黑风高。

  简誉程走在路上,心事重重点了根烟。

  还没抽上两口,就被从绿化带陡然窜出的黑影吓得后退两步,手一抖,烟灰带着火星子全落在指头上,烫得他当场一个国骂出口。

  心中的暴戾几乎无法压制,简誉程阴狠狠地瞪向黑影,却在看清楚对方的瞬间,再次愣住,面上浮起惧色。

  因为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只体型在大型犬中都过于庞大的犬科动物。

  黄黑相间的厚实皮毛,立耳垂尾,长嘴吊眼,目光如炬,其中掺着绿光。

  ……比起犬,更像狼。

  更糟糕的是,这东西一直盯着他,然后忽然迈开步子,慢慢逼近。

  简誉程昏昏涨涨的大脑瞬间清醒,有些腿软,也不敢站在原地不动,只能强忍怵意,往后慢慢退去。

  他想求助,却不敢移开眼神,更不敢大声吼叫,生怕惊到这东西之后,死无全尸。

  很快,它就迫不及待发出进攻前的低吼,用风驰电擎般的速度朝简誉程扑去。

  “啊——!”

  简誉程大叫一声,不知哪来的力气,掉头就开始狂奔。

  然而下一秒,伴随“砰”的一声。

  简誉程感到头部有什么东西炸开,一阵火辣,还没来得及细品,就顶着一头鲜血倒地,失去意识。

  而刚才还追着他狂奔的东西,此刻吐着舌头蹲在不远处,眼神无害地看着地上粉身碎骨的花瓶,晃了晃尾巴。

  “汪!”

  “喵~”

  一只黑猫从半空中跳下,毫不客气踩到简誉程的胸口,避开碎片,跳到地面上。

  六毛:“呜汪!”走吧!

  很快,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翌日清晨。

  幼崽们聚在一起,继续完成昨天没画完的行动轨迹地图。

  简誉程最近蹿的地方太多,在地图上勾勒出来,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

  林霜霜勾出几家颇为有名的企业说:“这几家,都是丫丫在家里经常听爸爸提起的企业,好像是和海外资本有所合作,最近都挺晃荡的,快破产了的样子。”

  瑜路凡提笔写道——

  【确认oce身后第三方名为“阿斯莱”集团。】

  【确认“阿斯莱”亚洲产业已被祓除完毕,为方舟投资牵头。】

  【确认、、……及简誉程,曾与阿斯莱存在合作关系,现关系破裂,自顾不暇。】

  【确认简誉程行径证据败露(没错是我),不时将被方舟连带阿斯莱地下产业一起交由警方处理。】

  瑜路凡停笔一瞬。

  留给简誉程的时间少得可怜,连她都感受到了一丝丝紧迫。

  幼崽继续提笔——

  【猜测:1、简誉程将通过简誉洋身边的线人获取瑜路凡的信息,并进行活动(如,绑架),以此威胁瑜舟送还证据或进行报复。(ps:本人有意愿参与钓鱼活动,但被否决,无法继续跟进后续,可惜可惜。)

  2、简誉程怀疑身边有人把信息泄露给敌人,或进行排除异己活动,然后为瑜舟送上庭审人证x1(严重怀疑此乃瑜舟钓鱼,愿者上钩!!)】

  如果简誉程不查,不采取偏激措施,倒时候庭审还能争取一下减刑。

  但简誉程此人行事风格向来过激又阴暗,疑心极重,他肯定会主动上钩的。

  写到这,瑜路凡忽然看向叶星恒问:“小星星,你说一个罪犯,会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保留下第一个被害者的私人物品,并在其上事无巨细记录自己的罪行?”

  “唔……”叶星恒蹙眉思索片刻,不紧不慢道:“可以换个方向思考,比如,一个成绩一直一般的人,忽然在某项角逐中获得优胜,于是他留下了一个证据,作为纪念,很正常。”

  “至于为什么要在上面继续记录,很简单,”叶星恒说:“假设这个人将这个纪念品裱在了一面墙上,在那之后,他每获得一项荣誉,自然而然就会将它们排列到同一面墙上,作为功勋的积累。”

  林霜霜恍然道:“丫丫的妈妈也喜欢把丫丫的奖状都贴到一起,她说很有观赏价值和纪念意义!”

  叶星恒笑道:“还是不一样的,他是见光死……说实话,我认为既然决定当一个坏人,还是不要有这种囤积癖好比较好,太容易翻车了。”

  不过想想简誉程从一开始就不算聪明的计划,也算合理吧。

  瑜路凡点点头,小声道:“不知道初元和六毛搞定没有,现在简誉程应该在……医院?”

  总觉得还是便宜他了一点。

  有机会一定要亲自动手才行。

  tgg四名队员站在s市第一医院大门口,等人来接。

  不一会儿,一名助理匆匆赶出来,朝几人招招手:“tgg是吧

  快来。”

  tgg几人连忙跟了进去。

  电梯内,fox擦了把汗,费解地问道:“简哥到底怎么搞的?怎么就忽然进急诊了?”

  助理听到之后,神色微妙,含混道:“走夜路被高空抛物砸到了,头破了。”

  于燃摆弄手机的手指一顿。

  fox没多想,只是道:“这样啊……也太倒霉了。”

  来到简誉程的病房,几人礼貌问好后,将礼品放到旁边。

  寒暄几句后,脸色苍白的简誉程率先问:“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找我来了?基地断粮了?”

  fox晃晃手道:“没有没有,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因为……”

  于燃开门见山道:“什么时候换掉胖子。”

  fox一噎,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

  上单这个表现,本以为转会期一开始就会被高层抛掉,没想到他们左等右等,什么都没等到。

  再不采取措施,转会期一过,明年春季赛就还得用他,夏季赛再换人没有时间磨合,绝对不行。

  简誉程沉默一瞬,轻笑道:“为什么要换掉他?他一直都是你们的队友啊。”

  于燃:“状态下降,比赛态度不端正,无法配合。”

  “心理咨询师怎么说?”

  “啧。”辅助不耐烦地咂嘴。

  还能怎么说,打圆场呗。

  简誉程见状,笑着安抚:“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如果春季赛还是这样,我第一时间换人,可以吗?”

  于燃抬眼,看向病床上狼狈的男人。

  简誉程是被深夜遛狗的人发现,送进医院的,他头上口子不小,紧急包扎后,脸上还糊着暗红色的血迹。

  简誉程的长相和当年相比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于燃想,但他的眼里,没有光了。

  简誉程手指微动,半晌,轻声问:“burn,怎么了?”

  于燃牵了牵嘴角道:“没什么,简哥好好养伤,我们先走了。”

  fox惊讶地看了一眼于燃。

  就这么算了??

  不再争取一下?

  burn才是最渴望拿到冠军的

  那个吧。

  结果还没等他出声,于燃就已经率先走出病房。

  fox追出去后,赶上于燃焦急道:“burn?就这么走了?胖子继续留在tgg明年我们没法打了啊?”

  今年还能勉勉强强拽进决赛,明年就悬了。

  于燃平静道:“他不会同意换人的。”

  fox懵圈道:“为什么?”

  “因为,”于燃顿住脚步,转身看向刚走出的病房,目光深沉:“他想解散tgg了。”

  “解散之前,留下胖子,能再带一波话题度,好让他赚个衣钵满盆。”

  “……啥?!”

  简誉程目送tgg离开后,脸上的笑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眼神阴鸷地再次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又一次被挂断。

  简誉程咬牙骂道:“一群白眼狼,狗娘养的孙贼。”

  骂完,深吸一口气,沉着脸再次拨通电话。

  虽然气到爆炸,但电话还是要打。

  十分钟后,终于有人接起了他的电话,开口就抢先说:“哎哟,简总啊,不是我们不帮你,是实在无能为力啊!”

  “现在阿斯莱这么个情况,我们都自身难保,您自求多福吧!”

  简誉程强迫自己低声下气道:“李总,阿斯莱只是暂时资金周转不顺而已,您也知道,它地大根深,这只是暂时的……”

  “暂时个屁啊!”那边忽然激烈道:“简总啊,都到这个地步了,您还想骗人呢!”

  简誉程一懵,下意识问:“到什么地步了?”

  “……啧,”那边压低声音说:“阿斯莱的亚太产业链被人连锅端啦——!他们进不来啦!您不知道?”

  简誉程眼睛一瞪,他确实不知道,不由提高音量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边说:“算了,看在我们以往交情的份上,我跟您说吧,我也是从秘密渠道得到的消息。”

  “就那个刚起来的方舟投资,您总知道吧,”他道:“就是它的老板,联合好几家大型企业的老总,趁阿斯莱油田出问题,把它端了!”

  “方舟那个背景也不简单,瑜家,您总不能没听说过吧?”

  简誉程呆呆重复:“瑜…家?瑜氏集团那个?”

  “对啊!”

  那边说:“方舟投资就是瑜昌淮和傅云的儿子一手创办的,叫瑜舟——哦,对,您不是有投资电竞队嘛,瑜舟也投资了啊,名字叫rtg,您在电竞圈混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吗?”

  “我还听说啊……这次跟他合作的那些老狐狸,硬是一点多余的利润都没能从他嘴巴里抠出来,啧啧,真是…………”

  简誉程的大脑“嗡”的一下,耳畔的声音逐渐远离,再听不清晰。

  他连对面什么时候挂的电话都不知道。

  rtg…瑜舟……瑜家……?!

  简誉程焦躁地啃着手指,直到皮开肉绽都没有察觉。

  这、这怎么可能?!

  先入为主的观念很可怕。

  尤其是对于一个本身狭隘的人,他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哪怕这件事并不属实,他也会不断催眠自己,导致失去发现真相的机会。

  当这样的人不得不发现真相时,往往一切都太迟了。

  jeffrey他、他不是孤儿吗?!

  他怎么会和瑜家有关系!

  忽然,简誉程一顿,又仓促地拨通一个号码。

  那边接起,简誉程就迫不及待问:“rtg的赞助商除了“周成”还有谁?!”

  电话那端被他尖利的声音吓得不轻,半晌才磕磕巴巴回答道:“就……瑜家的公子,也有参与。”

  “就您上次让我联系张仲,动rtg的合同……张仲碰到的就是他!”那边快速说:“rtg最后签的也不是我们准备的那份——”

  话还没说完,又听简誉程吼道:“张仲和他见过面?你怎么早不告诉我?!”

  那边有些破罐子破摔地道:“我当时联系过您啊!但您最近对电竞这边一点都不上心,根本不乐意听我说完!”

  “再说,告诉您也没什么用啊,别说现在的您,就算是那会儿,您拿瑜家有办法吗?”

  简誉程直接掐断电话,闭上眼,开始整合脑内纷杂

  的信息。

  很少有人知道,张仲这个小小的律师,就是他一开始找来帮他处理不干净事情的托。

  张仲和瑜舟接触过了……

  简誉程猛地睁开眼,面部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变形,他一遍遍念着张仲的名字。

  “张仲、张仲、张仲!背叛我?!哈,好,很好!”

  简誉程咬牙切齿,声如厉鬼:“老子栽了,你以为你逃得掉?等着吧……还有rtg……”

  简誉程很快打开rtg所有采访视频,近乎病态地一点、一点观看起来。

  最终,简誉程锁定了rtg在mdl决赛上被采访的视频。

  里面有一个小姑娘在说话。

  “我不叫小朋友,我叫瑜路凡。”

  简誉程调出他派去监视简誉洋的线人拍下的照片,从中找出一张,与视频中的小孩对比着。

  是一个人。

  原来这个时候他们就重新搅合在一起了……

  半晌,简誉程舔了舔嘴唇,狞笑道:“瑜路凡是么……呵呵呵……”

  “瑜舟……瑜舟……!”简誉程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恶狠狠道:“你就那样消失不好吗……偏要跑出来碍我的路,我不好受,你也别想全身而退!”

  作者有话要说:钓系父女:啊,鱼苗上钩啦!

  张仲:我在47章!

  这部分大概还有2-5章能结束,之后是校园 游戏 新赛季比赛日常,也是本文最后的部分。

  一会儿开完会看看能不能努力加个更qaq

  烂黄瓜男引起的yq反弹真的绝qaq,蠢作者就是无数被殃及的池鱼中的一条无辜胖头鱼呜呜呜呜!计划全被打乱了。迟更滑跪!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孟行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蒲公英、3711429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民政局管理员糕崽、梥20瓶;浅梦成殇、c、她双鱼、叶漓轩、ying10瓶;千玺的乖乖、蜉蝣、镜、灯火7035瓶;

  的信息。

  很少有人知道,张仲这个小小的律师,就是他一开始找来帮他处理不干净事情的托。

  张仲和瑜舟接触过了……

  简誉程猛地睁开眼,面部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变形,他一遍遍念着张仲的名字。

  “张仲、张仲、张仲!背叛我?!哈,好,很好!”

  简誉程咬牙切齿,声如厉鬼:“老子栽了,你以为你逃得掉?等着吧……还有rtg……”

  简誉程很快打开rtg所有采访视频,近乎病态地一点、一点观看起来。

  最终,简誉程锁定了rtg在mdl决赛上被采访的视频。

  里面有一个小姑娘在说话。

  “我不叫小朋友,我叫瑜路凡。”

  简誉程调出他派去监视简誉洋的线人拍下的照片,从中找出一张,与视频中的小孩对比着。

  是一个人。

  原来这个时候他们就重新搅合在一起了……

  半晌,简誉程舔了舔嘴唇,狞笑道:“瑜路凡是么……呵呵呵……”

  “瑜舟……瑜舟……!”简誉程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恶狠狠道:“你就那样消失不好吗……偏要跑出来碍我的路,我不好受,你也别想全身而退!”

  作者有话要说:钓系父女:啊,鱼苗上钩啦!

  张仲:我在47章!

  这部分大概还有2-5章能结束,之后是校园 游戏 新赛季比赛日常,也是本文最后的部分。

  一会儿开完会看看能不能努力加个更qaq

  烂黄瓜男引起的yq反弹真的绝qaq,蠢作者就是无数被殃及的池鱼中的一条无辜胖头鱼呜呜呜呜!计划全被打乱了。迟更滑跪!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孟行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蒲公英、3711429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民政局管理员糕崽、梥20瓶;浅梦成殇、c、她双鱼、叶漓轩、ying10瓶;千玺的乖乖、蜉蝣、镜、灯火7035瓶;

  的信息。

  很少有人知道,张仲这个小小的律师,就是他一开始找来帮他处理不干净事情的托。

  张仲和瑜舟接触过了……

  简誉程猛地睁开眼,面部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变形,他一遍遍念着张仲的名字。

  “张仲、张仲、张仲!背叛我?!哈,好,很好!”

  简誉程咬牙切齿,声如厉鬼:“老子栽了,你以为你逃得掉?等着吧……还有rtg……”

  简誉程很快打开rtg所有采访视频,近乎病态地一点、一点观看起来。

  最终,简誉程锁定了rtg在mdl决赛上被采访的视频。

  里面有一个小姑娘在说话。

  “我不叫小朋友,我叫瑜路凡。”

  简誉程调出他派去监视简誉洋的线人拍下的照片,从中找出一张,与视频中的小孩对比着。

  是一个人。

  原来这个时候他们就重新搅合在一起了……

  半晌,简誉程舔了舔嘴唇,狞笑道:“瑜路凡是么……呵呵呵……”

  “瑜舟……瑜舟……!”简誉程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恶狠狠道:“你就那样消失不好吗……偏要跑出来碍我的路,我不好受,你也别想全身而退!”

  作者有话要说:钓系父女:啊,鱼苗上钩啦!

  张仲:我在47章!

  这部分大概还有2-5章能结束,之后是校园 游戏 新赛季比赛日常,也是本文最后的部分。

  一会儿开完会看看能不能努力加个更qaq

  烂黄瓜男引起的yq反弹真的绝qaq,蠢作者就是无数被殃及的池鱼中的一条无辜胖头鱼呜呜呜呜!计划全被打乱了。迟更滑跪!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孟行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蒲公英、3711429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民政局管理员糕崽、梥20瓶;浅梦成殇、c、她双鱼、叶漓轩、ying10瓶;千玺的乖乖、蜉蝣、镜、灯火7035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