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86章 Chapter 86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进入大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型接引广场,广场中间竖着一块比成年男子臂展还大的地图索引牌。

  瑜舟牵着幼崽走向索引板,发现对于一只幼崽而言,地图板实在有些高了。

  小崽子正努力仰着头,试图看清上面的内容。

  瑜舟蹲下问:“要爸爸帮忙吗?”

  小姑娘不着痕迹扫过四周,发现不少幼崽都被举高高了之后,才别扭地小幅度点头。

  瑜舟忍着笑意,揉了揉小崽子的脑袋,一把将崽抱了起来。

  瑜路凡眼中的视野瞬间开阔,达到了做人以后从未到达过的高度,顿时找回在神梦泽傲视群雄的感觉。

  小崽子:“唉……”

  做人类幼崽,真的好难哦。

  瑜舟被这一声叹息搞得摸不着头脑:“饭饭怎么了?”

  瑜路凡生无可恋道:“为什么人类的生长速度这么慢呢,我一点也不喜欢。”

  瑜舟笑道:“可能是为了让我们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充足的时间去尝试,好好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将遗憾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瑜路凡:“可是我想长大。”

  “饭饭不用急着长大,”瑜舟说:“人生的意义不仅仅有力量与攀登,好好欣赏路边的风景,或许会慢慢喜欢上这个世界。”

  小姑娘抿了抿唇,小声道:“可是不长大,就什么也做不了,我不喜欢遇到危险只能躲在别人身后的感觉。”

  瑜路凡想要做前锋,而不是被挡在众人身后的后勤,她要继续做破除危险的利刃,而不是只能呆在保护伞下祈祷的无能之人。

  瑜舟又揉了揉她的发顶,耐心地说:“没有人能够一直强大下去,现在立在饭饭身前保护饭饭的人,终有一天会老去,到时候,就该饭饭保护他们了。”

  “而且,饭饭不是什么都没做,饭饭也在努力保护能够保护的人,”瑜舟说:“这样就够了,大家都能感受到的。”

  小崽子皱了皱鼻子,忽然道

  “我讨厌简誉程。”

  瑜舟从善如流道:“爸爸也讨厌。”

  瑜路凡不甘心地争取道:“你们对他动手的时候,我可以参与吗?”

  瑜舟:“饭饭已经做了很多了,他的犯罪日记遗失,已经自乱阵脚,尾巴已经藏不住了。”

  “不过……”瑜舟沉吟片刻,道:“如果饭饭坚持的话,可以,但饭饭不能脱离爸爸的视线范围内,太危险了。”

  瑜路凡张口就来:“好啊好啊!”

  先去,到时候再说嘛。

  “好了,”瑜舟道:“我们第一站要去哪?”

  瑜路凡随意看了眼地图,道:“去看鸵鸟!”

  一大一小于是朝鸵鸟馆赶去。

  两人途中经过了几个鸟类场馆,小崽子每个都扒在笼外看了会儿。

  而每当她扒上去,馆内的鸟儿无论醒着的,还是在小憩的,都会变得躁动,飞到她的位子焦急盘旋,像是想要与小崽子更加亲近一些。

  旁边叫了导游服务的儿童团成员都看呆了。

  导游惊叹道:“这位小朋友好像很受鸟儿欢迎啊,小朋友们仔细观察,鸟儿没有用喙进行攻击,说明它们没有进攻意图。”

  小孩们:“哇——!”

  附近有调皮地小孩见状,猛地甩开父母的手,扑到笼边用力拍打着笼网,大喊:“过来!来我这边,快过来啊!”

  鸟儿受惊,纷纷拍打翅膀,在场馆内乱窜起来。

  小孩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瑜路凡忽然说:“你最好不要再这样了哦,它们已经生气了。”

  小孩顽劣道:“我知道!你是因为它们不和你玩了才这么说!你别想一个人和它们玩,我就要这么玩!”

  说着,又“砰砰”拍起笼子,大声地喊:“飞!都给我飞!”

  然而这次,刚才乱窜的鸟儿似乎忽然找到了方向,一窝蜂地朝他俯冲下去,用喙狠狠叨了他扣在笼子上的手。

  小男孩上一秒还在哈哈笑着,下一秒

  就痛得抱着手,滋儿哇乱叫起来。

  “哇——有鸟咬我!”

  “呜呜呜呜——出血啦呜呜呜呜好疼啊!妈妈!妈妈!”

  他的父母连忙上前,又是吹又是哄,也不继续逛了,一家人匆忙往医院赶去。

  瑜路凡摇摇头,叹道:“动物也是有脾气的,我都提醒他了。”

  瑜舟对女鹅的招猫逗狗体质早已有所见识,现在也没有特别惊讶,只是顺着问:“饭饭怎么知道它们生气了?”

  幼崽严肃道:“动物对恶意是敏感的,像一面镜子,人们怎么对它们,它们就怎么对人。”

  你对动物释放善意,它不一定会有热烈的回应,但如果是敌意,它们总能第一时间感知,并做出防备和反击。

  这是刻在动物dna里的生存本能,只要自然存在一天,就一天不会被磨灭。

  一段小插曲后,父女二人终于来到了鸵鸟馆。

  鸵鸟馆的主要迎客项目是骑鸟。

  不少小朋友都在家长的带领下排着队。

  已经骑上的小朋友们,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

  有人怕得哇哇直哭,有人到了时间,抱着鸵鸟的脖子不愿意下来。

  有人被鸵鸟带着越跑越远,无视父母焦急的声音,玩得哈哈直笑。

  排到瑜路凡这组后,一直老神在在的鸵鸟兄们忽然不再淡定。

  背上还驮着人的,几乎要挣脱饲养员的控制,争先恐后朝瑜路凡奔跑过来。

  已经在场内的几只幼崽直接吓傻,都忘了哭泣,只能死死搂住鸵鸟脖子,让自己别被翻下去。

  场外的工作人员连忙下场,帮忙控制状况,但作用不大,只能优先抢人。

  将场内幼崽全部解救之后,鸵鸟们就开始内斗起来,翅膀支棱着,你叨我我叨你,斗得满地鸟毛。

  工作人员讷讷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同事们并回答不上来。

  这时,一道稚嫩的童声响起:“就是想在同类面前证明自己才是最优秀的,等它们没力气就好啦。

  ”

  众人不约而同看了过去。

  就见一只幼崽淡定地看着场下的大乱斗,偶尔还出声点评:

  “你应该叨它右腿的,叨胳肢窝做什么。”

  “这种时候明明应该战术性后撤,再绕路进攻,怎么能正面刚呢。”

  “诶……战斗意识真差劲,是人类给你们提供的居住环境太优渥了吗。”

  更令人震惊的是,那群鸵鸟仿佛能分辨出幼崽在对哪知鸟说话。

  被念到的鸟鸟们,都忧伤地将头埋到翅膀下,不愿意见人了。

  而获得胜利的那只,则迫不及待踱步到幼崽面前,做出上车邀请。

  瑜路凡没有客气,直接爬了上去,淡定吩咐道:“绕场一圈就可以了哦,我还有其他安排呢。”

  鸵鸟当真“喔喔”叫了两声作为回应,欢快地支棱着翅膀,冲了出去。

  跑得贼卖力。

  工作人员:“卧槽——”

  从这只鸟出生开始,他们就没见它这么有活力过!

  瑜舟嘴角噙着笑,心却在颤抖。

  他到现在才意识到,他家饭饭的动物亲和力似乎有些过头了?

  瑜舟:总有一种微妙的不祥预感。

  瑜舟的预感并没有出错,哪怕他本人很希望这只是他的错觉。

  因为,鸵鸟馆后的行程,人类幼崽杀疯了。

  二人先来到猴子馆。

  然后瑜舟就看着猴子馆平日里酷爱打劫的泼猴们,专程抢了其他旅客的食物送到他家饭饭面前,像是在进行什么奇怪的进贡仪式。

  猴子们注意到瑜舟这个和幼崽一伙的男人,可能觉得他是“太子近臣”,又热情地分了一些食物,想让他也品尝品尝。

  瑜舟:“……”大可不必。

  被猴子抢走手中零食的游客们,甚至怀疑这是动物园安排的彩蛋项目,好让他们更生气一点。

  猛兽区。

  原本对愚蠢的人类爱答不理的老虎、狮子、猎豹们,看到幼崽进来之后,忽然就变得异常热情。

  通通从阴凉的地方起身,来到幼崽面前,温驯地翻倒,露出肚皮

  如果不是笼子被封得很严实,它们估计会想驮着幼崽转两圈。

  游客们争相拍照,向朋友们分享这一奇观。

  孔雀馆,小崽子才刚进去,雄孔雀们就疯了似的躁动起来,纷纷跑到幼崽跟前疯狂开屏。

  之前为了让孔雀开屏已经逗了半小时的游客惊呆了。

  “什么玩意儿??孔雀鸟均颜控的吗?”

  “浪费我的感情——!”

  “把我的小饼干还给我呜呜呜!”

  不止雄孔雀,就连母孔雀也兴奋异常,不停鸣叫着。

  瑜路凡对它们说:“我不找对象奥,你们内部消化一下就可以啦。”

  “我也不要当你们的首领,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小崽子絮絮叨叨说了好几句,才砸吧砸吧嘴,站了起来对瑜舟道:“爸爸,我们去吃饭吧。”

  饿了。

  瑜舟微妙地松了口气,笑道:“好啊。”

  然后,父女二人在众人膜拜的目光下,离开了场馆。

  这件事情,甚至小小上了一阵热搜。

  有热心网友扒出,这个小孩就是在cbd骑狗狂奔的那位勇士。

  众人哗然。

  【卧槽,真是丛林之王投胎了?点家爽文吗!】

  【胡扯,明明就是绿站文学好吧,所有动物团宠我,这不萌吗!】

  【呵呵,哪家星二代要准备出道,在炒作呢。】

  【懂王你好,懂王再见。】

  可惜,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病房里的简誉程,刚接到许志国行动失败的电话,差点气到梗死。

  他的。

  他大费周章找到许亦柔还在世的父亲,高价让他用亲人身份,把那小/逼崽子从学校骗出来。

  结果呢??!

  简誉程都怀疑当初那个战术狂魔许亦柔到底是不是这男人亲生的。

  不然两人之间智商怎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许志国怎么会蠢到在这种名校闹事?!还特么闹到了警察局!

  他是猪吗?

  到最后,简誉

  程为了不被许志国这傻叉口不择言供出来,还要找人捞他。

  又花了一笔冤枉钱。

  这也就算了,他在助理的提醒下一看热搜,才知道小崽子根本没去上学。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简誉程不由破口大骂:

  “我操/你个的瑜舟,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该学习的时候竟然带孩子去动物园,愚蠢!我可去你的吧!”

  同一时间,方舟投资内。

  张仲油头垢面,束手束脚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紧紧抱着一摞文件,不安地四处张望着,浑身止不住颤抖。

  程宴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对面,见状直接道:“我们方舟不是简誉程,又没怎么着你,你抖个什么劲啊?”

  张仲假装没听出他的讽刺,咬着牙,低声下气道:“程总……让我见见瑜总吧,我真的……与虎谋皮自作自受,我不想死啊!”

  程宴哼哼两声,不再多问,只是道:“瑜舟正带孩子呢,我不确定他有没有空啊……”

  张仲几乎要跪下了,面色青白地哭喊:“求求你!求求你了程总,帮、帮帮我吧!”

  他知道简誉程不是善茬,却没想到此人会如此不讲道理。

  莫名其妙怀疑上他也就算了,还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一个,就想直接灭他的口!

  “程总!程总…我什么都可以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可以出庭做人证,他做的事情我知道很多!真的,”张仲口不择言:“我只想活……我想继续活着啊!”

  程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笑一声,慢悠悠走过去将张仲扶起来道:“哎哟,张律师这是做什么呢,我也没说不帮您联系啊!”

  “我现在就给瑜总打个电话,不过他愿不愿意见您…我就不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了更了!今天很早【骄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