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89章 Chapter 89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警方的逮捕公告一开始其实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一是因为比起“商人简誉程”,mos玩家更熟悉rtg的中单tree。

  另一个原因则是,警方给出的调查方向大多与金钱挂钩,比如纳税、灰色交易、诈/骗等,除此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也就一个故意伤害罪。

  总而言之,和游戏似乎没半毛钱关系。

  就算有人认出这是当年rtg的中单,看到这些罪名后,也大多只是感叹一句物是人非便轻轻揭过。

  然而就在水友们想将此事轻轻揭过时,mos华国联赛(mpl)官方却转发了警方的通告。

  并在十分钟后,发出特别声明,填补了简誉程所犯之事的一些细节。

  【mpl赛事组:赛委会收到相关证据,现确认原rtg中单简誉程(tree),20xx年因私下接受假赛委托,于11月23日,全球总决赛当日,设计将同队选手jeffrey引出赛场,并在赛场外将其打成重伤。

  在退役后,多次与境外不法势力进行地下交易,非法集资…………

  介于该选手已严重违反职业联赛选手规范,且已经退役,经多方商议决定——即日起,取消该选手于mos获得的一切个人赛场荣誉,mpl也会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绝不包容。】

  此声明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还极具戏剧性。

  刺激太过,玩家们直接沸了。

  【收钱打假赛?收的哪边的钱?如果是oce的话为什么不明说。】

  【好家伙,我直接一个暴扣好吗,被某些玩家骂了两年打假赛的j神其实是最大受害者,被夸重感情有情怀的tree是个法制蛆,这是什么三流交换人生网络文学啊?我要吐了啊!!】

  【新入坑的,不懂就问,为什么前几年所有人都在说jeffrey打假赛?】

  【mpl赛事组回复:简誉程找公关公司造的谣。】

  mpl这一回复,成功让本就沸腾的池塘直接炸了。

  【…………啊???自己收钱打假赛,把人打成重伤,然后再栽赃嫁祸??是人?】

  【卧槽,现在电竞圈都这么黑了?连本该拿到手的四连冠都能被黑掉,牛逼啊。】

  【所以mpl明明什么都知道,这么多年都不愿意出来帮忙澄清一下?】

  【神秘代码解禁了吧,那我直说了,那些每天骂jeffrey骂了两年的id,如果还有点担当就赶紧出来跪叩致歉,不要逼我们网暴你们,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笑了笑了,我承认我骂过他,但我现在也不觉得我骂错,毕竟消失两年一言不发的是他不是简誉程,他对得起谁啊。】

  【楼上眼睛不要可以捐给需要的人,没看到官方说的“重伤”吗,鬼晓得jeffrey现在什么生活状态,感觉大概率不太好……】

  【听风就是雨的,难道看不出来这是某位神准备复出了,又没找到很好的失踪借口,就搞出这么一波造势洗白吗。】

  【这个没看出来,倒是看出层主厚黑学修养极其深厚了。】

  【给那么点文字说明有个屁用啊,你们说j被打成重伤,证据呢?伤残鉴定证明呢?拿不出来不就是放屁嘛。】

  【是啊,还说tree打假赛,证据呢?】

  【好活,你们以为故意伤害罪没有门槛的吗?敢写肯定是实锤啊。】

  【不是吧阿sir,警察叔叔的批捕令都下来了怎么可能没证据,这都能洗啊?】

  【还是网暴成本太低呗。】

  【网暴什么啊,电子竞技菜是原罪,想要大家道歉,rtg就拿出当年的实力来打我们的脸啊??不然就是不行。】

  与此同时,rtg一楼。

  平日里活跃的大龄网瘾少年们,今天异常安静。

  顾峰眉头紧皱,抱着手臂靠在墙边,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情绪。

  半晌,顾峰垂下双臂,左手握紧拳头,狠狠往墙上一撞,骂道:“操。”

  小队员们心肝一颤。

  好家伙,顾队都生气了……!

  今天的余火几人没胆再插科打诨,只是安安静静窝在角落,用眼神和手势交流着。

  余火:咋办?我们要不要说点什么?

  包小颂:可以说,上论坛说去。

  李维达:齐哥出去打电话了。

  包小颂:给谁?瑜神?

  时言:于燃吧。

  几个少年再次陷入沉默。

  毕竟这次的事情,对tgg的负面影响可不小。

  或许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大小形容了。

  作为简誉程一手创办的战队,tgg是否还有下一届mpl……都是个未知数。

  唉。

  这一件件,都是什么事儿啊。

  今天tgg基地,气氛格外沉闷。

  于燃在房间里闭门不出,剩下的四名首发队员坐在休息室,相顾无言。

  fox扫了眼上单胖子,直接问:“都到这个时候了,也没什么是不能说的了,胖子,你给我句准话,你到底有没有掺和简誉程的事。”

  “放nm的屁!老子再混也不会去踩这种高压线,别他妈胡扯。”

  胖子暴躁道:“你问我,不如去问问你的燃神到底清不清白,谁他妈不知道他和简誉程关系近啊!”

  fox皱了皱眉,想说于燃不可能做那种事,但终究没能说出口。

  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敢确认自己的清白。

  大家都是被简誉程蒙在鼓里的白痴,说多了也没意义。

  昏暗的房间内。

  于燃躺在床上,一只手捏着还未息屏的手机,直直盯着空白的天花板。

  直至手机再次开始震动,于燃才慢慢坐起身来,接通电话。

  齐裴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小于?”

  于燃抹了把脸,牵起嘴角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吴哥也好,齐哥也好,怎么都想起我这号人来了。”

  齐裴一怔:“吴桐他……”

  于燃却打断道:“齐哥有什么事吗?”

  齐裴一顿。

  “小于啊,相信瑜舟,”齐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一些:“他说过事情都结束之后,会亲口告诉我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我知道,我相信他。”

  于燃垂下眼说:“我现在经历的一切,和队长相比,算不了什么。我没那么矫情。”

  齐裴:“你……”

  于燃忽然喊道:“哥。”

  齐裴:“…诶。”

  于燃道:“我已经长大了。”

  “是,”齐裴跟着笑了一声:“小于长大了,早就比我们都厉害了。”

  “所以这一次,不用再挡在我的前面,”于燃坚定道:“不要再让rtg掺进这摊浑水里,无论舆论怎么说,你和顾峰哥,包括余火他们,不要通过任何渠道替我解释。”

  齐裴抿了抿唇:“……”

  于燃继续说:“其实在tgg打的这两年,我也没亏什么,金钱、名誉,我都有了。”

  齐裴皱眉:“于燃!别说这种话!”

  于燃快速道:“哥,两年前你们就想方设法把舆论往自己身上揽,我很感激。但我真的不希望再重蹈覆辙。”

  “你也知道,电子竞技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我不缺这个,我不怕他们嘴我,”于燃轻松地说:“就算tgg立马原地解散,我也不愁去处。”

  这两年的赛场磨砺带给他的益处是巨大的。

  一个正值巅峰期的亚洲第一adc,只要愿意挂牌,不知有多少战队会争得头破血流。

  而两年前的他,不会有现在的心态,更不会有现在的技术。

  如果瑜舟选择在两年前,将这些破事向他们这群队友坦诚,其他老队员先不论,于燃这个没钱没技术的菜鸟,心态肯定会直接崩成渣。

  那时的他资历尚浅,没打出成绩,就算有战队愿意签,等待他的也是会直接缩短职业寿命的疯狂压榨,哪里还会有今天的亚洲第一adc。

  可简誉程不一样。

  无论动机如何,他为了面子,一定会给于燃最好的待遇,提供最优渥的训练环境,是最希望他能打出成绩的老板。

  rtg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一直被庇护在群鹰羽翼下的雏鸟,也该起飞了。

  于燃道:“从我入行开始,你们一直为我遮风挡雨,这一次,该换我了。”

  半晌,齐裴无奈叹了口气,莫名有种儿大不中留的感伤,但还是道:“…随你吧。”

  网络上。

  玩家们把老rtg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涛了个干干净净。

  甚至连齐裴在某次比赛裤腰带松了,瑜舟帮忙挡镜头的事情都被反复提起后,才分出心思去涛别的东西。

  【既然简誉程是个惯犯,那tgg会不会也那啥……?】

  【操,这么说来,当年那届rtg的对手就是oce啊!而且那是oce组建后第一场全球总决赛,简誉程怎么就刚好碰上那会儿收钱了??】

  【然后这两年决赛总是tgg和oce在打,还一次都没赢过……细思恐极!】

  【不是吧现在连电竞都有太子登基了吗……】

  【burn不可能打假赛吧……现在职业选手里还找得出比他更劳模的?】

  【呵呵,谁知道当初是不是和简誉程串通好的,毕竟跟简誉程走的也就只有他。】

  【是啊,亏他还是j神一手提拔上来的,在rtg没见多出彩,换了个地方倒是直通亚军了。】

  【burn的天赋在rtg的时候就是公认的强,只要继续打下去怎么着都会上升的啊,而且官方都没说tgg有假赛史,你们在这逼逼赖赖什么啊。】

  【比起burn,那个傻逼上单嫌疑更大吧,今年都明着演了。】

  【xdm,关注点歪了……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了,简誉程明显就是个被赛事组放弃的棋子啊!重点是这几年的国际联赛冠军战队到底有多大的水分[叼烟],涉及假赛的队伍到底有多少支,而不是他妈的个人有没有参与!】

  【操,终于有人说了,友友们难道以为mos每年盈利纯靠游戏充值吗??天真了真的,联赛才是真正的暴利副线好吧,扶一支明星战队起来带动粉丝经济能给他们多创收多少,我不方便说,有兴趣的可以算算。】

  【到时候,像jeffrey这样被献祭资本的悲剧只会越来越多,讲道理,这是你们愿意看到的?这种时候就应该先解决外部矛盾好吧,内斗到时候再说啊!】

  【资本永不眠啊……】

  【mpl赛事组,简誉程收的谁的钱?oce到底是不是皇族?tgg到底有没有参与?还有没有别的战队??你们这是明目张胆把玩家当韭菜呢?不要装死赶紧解释啊!】

  【友友们抓紧截图,这帖可能马上就要被沉了,咱们影响到资本恰烂钱了[叼烟]。】

  五只幼崽刚放学,就跑到了rtg基地二楼,席地而坐,一起刷起论坛。

  时潜担忧地道:“哥哥们的脸色都好难看啊,他们会不会出事啊?”

  叶星恒道:“这件事情被曝光,对rtg并不会产生负面影响,相信他们一定会尽快调整过来的。”

  常云起的关注点在tgg上,他叹道:“简誉程这一波自私自利…倒是阴差阳错给了tgg队员一线生机。”

  由于简誉程不信任别人,选择在挑队员的时候就开始考虑控分。所以tgg队员都不知道自己其实被架进了假赛局中,每一场都是实打实在战斗,也没分到赃款。

  就算联赛总部来人调查,也什么都查不出来。

  只要没沾上禁赛惩罚,就还有救。

  “本以为burn还会在tgg浪费一年,没想到解放日期提前了,”他咂咂嘴道:“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太幸运了。”

  刚入巅峰期的选手,一向很抢手。

  更何况是于燃了。

  让这一切加速的“罪魁祸首”,正曲着腿靠坐在墙边,兜帽一拉,深藏功与名。

  由于这件事情风险较大,瑜路凡没有选择将事情告诉同伴们。

  ……至于凡哥怎么忽然回来了?

  当然是因为瑜舟今天处理的事情和简誉程无关。

  她爸正忙着和那群一起搞阿斯莱的企业家们开“分赃”会议。

  林霜霜刷着论坛,逐渐皱起眉道:“除了mpl以外,mos其他赛事组怎么都没有声明啊?简誉程翻车,他们不可能查不出oce有问题呀。”

  mpl既然能发出声明,那mos总部肯定得到消息了。按照正常情况,oce的惩罚通告应该下来了才对。

  但oce作为一支欧洲战队,欧洲的赛事组却迟迟没有发出处罚公告,这很不正常。

  叶星恒辛辣道:“这就叫……资本永不眠?”

  时潜挠了挠头:“什么意思啊?”

  瑜路凡曲起另一条腿道:“阿斯莱被瑜舟卸了三肢,但也还剩躯干和一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oce是他们生根处的战队,他们的可操控范围还是很大的。”

  林霜霜急道:“怎么能这样啊!那瑜爸爸他们的公道到底谁来还!”

  瑜路凡摇摇头,认真道:“永远不要等别人良心发现来帮你讨回公道,这是一种错误且幼稚的想法,想要什么,就要去自己争取。瑜舟不需要别人给他公道,他自己就能抢回来。”

  林霜霜疑惑地问:“怎么抢?”

  瑜路凡直起身子说:“每个圈子都有既定的规则,mos也不例外,在大家都遵守规则进行游戏的时候,生态平衡,瑜舟则是这个领域的金字塔尖。”

  “但有一天,另一个圈子的人看上了已经日渐肥沃的‘土地’,所以想要掺一脚,重新建立新的规则方便掠夺囤积,让圈内的生态变得不再健康,于是瑜舟这种bug就被他们拽下去了。”

  那个时候的瑜舟只是个和家庭决裂的电竞选手而已,圈内封神,却没办法和资本抗衡。

  林霜霜恍然道:“所以瑜爸爸就跑去那些人的圈子里,重新站上他们的金字塔尖,然后再带着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东西杀回来,逼他们不得不为他再次修改“他们的规则”!”

  瑜路凡勾起唇角说:“大家在同一了,自然就拼战术了。”

  战术嘛,玩的就是脏。

  mos赛事委员会总部。

  会议室内坐着一群西装革履却又风尘仆仆的人。

  他们都是在同一时间从地球的四面八方飞来开会的赛区代表。

  他们之所以坐在这,就为了商议如何解决简誉程那边捅开大篓子。

  有人依旧不理解这个会议存在的必要。

  “我们不承认,他们也不能怎么样,只要oce继续保持成绩,自然会有大批愿意替他们买单的粉丝追随,恕我直言,这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有人摇头道:“华国是全球消费能力最强的国家,我们不能让华国的消费者流失。”

  “而且,简已经确认无法救起,我们短时间内很难再联系一支实力够强,又愿意做局的战队。”

  那位代表皱了皱眉,反驳道:“只要利益足够大,不可能不愿意,我看dw就很不错,可以试着联系。”

  有人嗤笑一声说:“这个国家的口子最难开了,因为他们的特产就是恐怖的集体荣誉感,我们当初能找到简誉程这么一个丝毫不顾及全体利益的极端利己主义者,都是幸运。”

  而现在,简誉程没了,这个国家再次变得密不透风。

  “本次会议的大方向是如何处理这件事,同时做到能保住oce,并将消费者流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阿斯莱作为他们的合作伙伴,虽然元气大伤,却也不是好惹的,他们不想得罪。

  然而,让阿斯莱元气大伤的,不巧也是他们的熟人。

  他们曾经冷漠注视他被人中伤,甚至有意推波助澜,包容凶手,却没想到这人短短两年便拿到了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甚至有压过他们的痕迹。

  后悔,但没用。

  上位者们第一次体会到了“钱难挣,屎难吃”的真谛。

  “jeffrey想要报复的应该只有简誉程才对……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没理由再继续干预我们。”

  “mpl的代表呢?来了没有?”

  “没有,”那人道:“他们弃权了本次会议。”

  这也算是一种表态。

  “该死的,”为首的人呼出一口气,沉默一阵才道:“不行,除非rtg能恢复当年的水平,否则这个漏洞没办法堵住……至少下个赛季,oce必须保住,就算是要和阿斯莱解除合作,我们也需要缓冲时间。”

  自从选择和阿斯莱合作做局开始,mos联赛的生态就已经失衡,oce一家独大,有潜力的选手要么被打到半路夭折,要么被挖走,其余战队实力断层明显。

  不巧,tgg因为简誉程,也无力回天,一时间竟一支能够顶上的战队都找不到。

  就算现在想退出,也来不及了。

  为首的人说:“但是,我们可以适当给予受害者们一点特权,引导关注点,顺便安抚mpl赛区玩家的情绪。”

  “比如……”

  在事情发酵超过24小时后,mos联赛总部的通告终于姗姗来迟。

  【经核查,假赛为简誉程私下的个人行为,与oce全体成员、tgg全体成员无直接关系,赛委会将保留tgg、oce战队成绩、参赛资格,不予惩罚。

  鉴于简誉程个人行为对rtg战队影响恶劣,经mos赛委会商议,决定给予rtg战队补偿如下——

  破格恢复rtg三连胜战绩,并承诺只要rtg从即日起,两年内能重获冠军,赛委会将承认rtg成绩为四连胜。

  恢复rtg队员jeffrey三次fmvp个人成就,若rtg能于两年内重新登顶,则可合并jeffrey个人成就,共同解锁“龙九子”荣誉。

  mos赛事委员会全体成员,忠实希望往日王者战队能够再展风采。

  期待rtg王者归来。】

  然而,玩家们并不愿意买账。

  【好活,逼逼叨叨一大堆,就还是要无逻辑硬保oce呗?】

  【笑死,简誉程收的不是oce的钱,难道是跟空气打假赛吗?】

  【还特么补偿,这本来就是人家自己争取到的荣耀好不好,恢复nmb啊!】

  【最后再来一波情怀捧杀,甩锅转移视线,一个字,绝。】

  【rtg已经够惨了,请不要给现役知名花瓶颜值战队心理压力,我怕他们失眠,脸变丑,这会让我失去快乐[再见][微笑]】

  【如果只从个人感情出发,我还是挺希望jeffrey回来再打一场,要求不高,就补回那场总决赛就行了……状态不行也不所谓,主要是想给青春划上句号。】

  【抱走rtg,我们不领这个对抗全世界的剧本。】

  【mos赛总,别他妈在这射回旋镖,我们要公开透明的解释!】

  mos赛事委员会开始装死。

  然而,他们没能装太久。

  因为网络上忽然曝出了一份来自oce选手tem的录像。

  视频中,tem躺在兔女郎的肚皮上,喝得醉醺醺,嘴巴里说的却不是调情的话语,而是oce从成立开始,都做了哪些脏事。

  他倒豆似的将联赛进程中扶oce登基的队伍抖了出来。

  显然,有人对他进行了引导。

  但是对于这种瞌睡时送枕头的视频,众人喜闻乐见。

  全球玩家一片哗然。

  因为从本土赛一路到国际赛,竟然有1/4的队伍与oce合作过。

  tem提到其他战队,都是直接说战队名,显然是全员参与,但说到mpl赛区,却只提了简誉程一人的名字。

  视频最后,tem还顺道感慨了一番:“华国那个rtg就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我们先后联系了jeffrey、killer(简)、wanda(吴)甚至fenn和burn,不管加多少钱,他们都没回复邮件,最后只有tree一个接了。”

  “哈,tree这个人,是真的狠,我其实不太喜欢这种人,因为他们就像养不熟的野兽,人渣,随时都会反咬你一口。”

  “可mpl实在太难找到愿意合作的人了,我觉得他们都是傻叉,在财富面前这种游戏奖杯算什么?非守着那破竞技精神给oce添堵。”

  同样看到视频的rtg众震惊地看向齐裴和顾峰。

  “队长?齐哥??你们当年真的收到他们的邀请了?”

  顾峰皱眉思索片刻,摇摇头道:“没印象了,可能当垃圾邮件删了。”

  齐裴则恍然:“好像还真有,不过我以为是什么新型网络诈骗,就没理。”

  “再说,我们自己能拿冠军,赚的不比那点蝇头小利多?谁稀罕啊。”

  rtg:“……”果然,大心脏是会传染的。

  而刚开完会的mos代表们,被这一波猪队友背刺和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搞得几乎梗死。

  这波打脸又快又脆,最可恨的是——

  他们明明知道是谁的手笔,却不敢直接和他对上。

  只能无能狂怒一阵,再次开会,连夜商讨对策。

  最终发出补救通告——

  一、oce成员tem被罚终身禁赛,三次fmvp成就吊销。

  二、保留了oce明年的一级联赛参与名额,三次冠军荣誉作废,重新算起。

  三、所有涉事战队的成绩清零,每个队员罚款10000元,禁赛四年。

  自此,所有战队几乎被拉回了同一起跑线上,一池浑水难得清澈起来。

  网友们这才勉勉强强放过他们。

  【勉强能接受吧……对于这群商人来说,能做到这步也是被逼疯了吧嚯嚯嚯!】

  【我爽了。】

  【能公平公正的竞技,我就没意见。】

  【笑死,这一片密密麻麻的欧洲战队,等到明年他们一级联赛怕不是人都凑不齐?】

  【我们mpl还是争气的,请各战队继续保持,清清白白比赛!】

  【感觉明年联赛终于不会无聊啦,我决定奶一口可怜的rtg。】

  【现在就剩tgg那边了,蹲一个警方通告。】

  【每日一问,简誉程今天抓到了吗?】

  下班时间,方舟投资的员工们刚打卡签退,出门就看到一猫一狗拉风地蹲在门口,向方舟门内张望。

  有人眼尖认出了它们:“这不是瑜总女儿的那两只超高智商的宠物嘛!”

  与此同时,瑜舟正好牵着小崽子从电梯内走出。

  瑜路凡看到初元和六毛,立马甩开老父亲的手,冲了过去。

  她蹲下问:“有消息了吗?”

  最近,初元和六毛以及它们的小弟们,一直在关注着简誉程的动向,并定时向她汇报。

  是的,凡哥在找机会,想要亲自动手。

  但简誉程最近非常谨慎,东躲西藏还不忘带着保镖,导致她很难施展开。

  初元点点头:“喵喵喵!”

  简誉程在逃跑,有会响的车子在追,如果现在不去,就没机会揍他了!

  初元:“喵喵喵喵!”

  好消息是,他身边终于没有人了,是个机会!

  瑜路凡猛地站了起来,举起拳头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

  瑜舟见小崽子忽然暴起,疑惑道:“去哪?”

  瑜路凡摩拳擦掌:“去把简誉程灿烂啦。”

  瑜舟:“……”

  小崽子已经抬腿往外冲了。

  “等等,”瑜舟反应神速地伸手勾住小崽子的卫衣帽子,将小崽子定在原地。

  瑜路凡转头,疑惑地看着父亲。

  瑜舟动了动嘴唇道:“坐车去,别骑狗。”

  “……”瑜路凡:“奥。”

  六毛歪了歪头:“汪汪汪?”

  作者有话要说:中途卡了一波文orz晚点了唉……

  ————

  (づ ̄3 ̄)づ名单: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70瓶;咩咩央18瓶;清兮10瓶;蜉蝣5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