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90章 Chapter 90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爸爸坚持,小破棉袄无奈妥协。

  根据初元和六毛的描述,瑜路凡将简誉程的移动路径描述了一下:“他从自己的公司出来后,就驾车在城区呈s型打圈,应该是为了迷惑一下警方,目前距离玉清观还有三公里左右。”

  瑜舟思索一阵,直接牵着小崽子往停车场走去:“他要走水路偷渡。”

  简誉程自然不会甘心就这么进去,他也知道自己在国内待不下去了,只能铤而走险,想要到海外重新开始。

  瑜路凡主动拽着瑜舟跑着道:“快啦快啦,晚了警察就要到了!”

  瑜舟无奈跟着跑起来,不解地问:“饭饭为什么一定要灿烂他?有警察在,他跑不掉的。”

  “这怎么能一样呢!”小崽子义正言辞道:“警方抓他是因为他的行为违反了人间律法,而我想收拾他,是因为他伤害了我的人!这种愤怒才不是他简单进个局子就能消失的。”

  人间的法律在文明和野蛮之间筑起高墙,却控制不了凡哥的暴脾气。

  瑜路凡如果不能亲自冲一波……她一定会气得几宿睡不着觉。

  所以凡哥今天打算回归本我,不当人了。

  瑜舟不禁笑了两声,打开车门,将小崽子安置在安全椅上后道:“看来爸爸的速度必须得快过警车才行。”

  小崽子竖起大拇指:“你可以的。”

  瑜舟坐进驾驶位,驶着车辆缓缓挪动出去道:“坐好了,我们出发。”

  说罢,一脚踩下油门,车辆不时便融入车流。

  出了市区后,瑜舟娴熟地避开车辆,再次加速。

  后座上,瑜路凡正摆弄着精心挑选的树枝,将最近和方舟投资的大姐姐们要的皮筋绑了上去,做成一个简易的弹弓。

  摸了摸兜里沉甸甸的小石子们,幼崽满意地舔了舔嘴唇,已经迫不及待了。

  窗外景物倒退飞快,瑜舟将速度提得很高,一看就是飙车老手。

  瑜路凡还是第一次发现瑜舟原来这么野的。

  瑜路凡抬眼望向后视镜中瑜舟的脸。

  因为车速快,瑜舟的精力高度集中,一直专注路况,没什么太大的表情。

  可瑜路凡能明显察觉,他眉心一直挥之不去的沉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放松和恣意。

  瑜舟刚完成外人听起来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肩上的担子卸掉大半,压抑的本性在逐渐回弹。

  直到这一刻,瑜舟才变得像一个正在意气之年的年轻人,而不再是被责任与过往的锁链牢牢扣住肩甲的囚犯。

  瑜路凡收回视线,弹了弹树杈上的皮筋。

  父女二人组驱车赶到港口后,先绕着这块地区转了一圈,终于在一片已经停用的偏僻工厂区发现了简誉程的车。

  他的车停在一堆由集装箱、破渔网,以及废弃桅杆堆积成的障碍区前。

  瑜路凡挪到几乎堆成小山的垃圾堆前,隐约听到对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小崽子不禁皱了皱眉。

  有人比他们抢先一步了?

  瑜舟慢一步走到垃圾堆前问:“饭饭想怎么做?”

  他也不是什么不开明的家长,反正都已经陪小崽子一路飙车疯到这了,不如让她造作个痛快。省的之后念念不忘,不利于成长。

  瑜路凡仰着脖子,指了指垃圾山的山顶,道:“先爬上去看看,再见机行事。”

  瑜舟扬眉,开始挽手袖:“可以。”

  他们是从方舟直接过来的,瑜舟身上还穿着白色西服衬衫,随意往垃圾山上一蹭就会脏得无比显眼,很毁形象。

  “不然爸爸去车里等一下?”瑜路凡劝道:“我很快的。”

  瑜舟笑着揉了揉小崽子的脑袋说:“来都来了,一起吧。”

  瑜路凡不再劝,鼓了鼓腮帮子,身手矫健地爬上了第一个集装箱,又抓住一根杆子借力一荡,上了更高的地方。

  瑜舟伸手握住一根桅杆,轻轻一跃,步履轻松地跟在小崽子身后不远处,确保小崽子如果失手,他能第一时间接住。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很快爬到了顶部。

  瑜路凡跃上最高的箱子上往下张望,终于看到争吵声的生源,有些意外。

  除了简誉程外的另一个,竟然也是熟人。

  瑜舟晚一步上来,看清后皱了皱眉:“于燃?”

  这种风口浪尖,他应该尽可能减少和简誉程接触才对。

  下头的两人明显相处得并不愉快。

  于燃双目泛红,有些失态地大声道:“都走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觉得心安理得?!”

  简誉程头上还裹着纱布,轻轻扬着下巴,一派云淡风轻道:“行了,是我疏忽大意被你找到,如果你只是为了过来质问我,大可不必。”

  “我简誉程从始至终,从来没有后悔过。”

  于燃张了张嘴,还是泄了气。

  沉默一阵,他再次抬起头,认真地问:“你当年到底对队长做了什么?”

  简誉程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问我??你竟然来问我?”

  简誉程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戏谑道:“于燃啊于燃,怎么?你的好队长不愿意告诉你?”

  于燃皱眉道:“不是。”

  简誉程摊开手道:“那你就去问他。”

  于燃再次没了声音,半晌后才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瑜路凡幽幽道:“爸爸,你的信用额度似乎有些堪忧?”

  瑜舟无奈地笑道:“于燃一直都很聪明,也很敏感。”

  瑜路凡赞同地点了点头,辛辣地直接道:“他觉得你就算愿意说,也会把事情的程度减轻,轻描淡写带过。”

  所以不如主动出击,找简誉程这个绝对不会艺术加工,甚至还会添油加醋的变态来问清楚事情经过。

  简誉程这么喜欢炫,一定会说的。

  她看向瑜舟,直截了当道:“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瑜舟沉默片刻,坦白道:“我是队长,他们是我的队员。”

  “那时候的我只是个破打游戏的,天真又愚蠢,事情发生后,摆在我面前的路并不多。”

  瑜舟说:“我没能带领他们拿到应得的荣誉,已经是我的失职,我不能再让他们卷进危险之中,因为我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什么也不告诉他们,他们未来的路能走得更好。”

  垃圾山下的两人之间再次起了争执。

  瑜路凡点点头,掏出弹弓,稍微活动手脚道:“如果立刻把事情告诉他们,他们几个一定会跟着你拼到倾家荡产头破血流……可无产包围资本这条路实在太难了,很有可能将他们的大好青春全部糟蹋进来。”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他们顶多被网友嘴两句,但几年的积蓄不会变少,足够他们往任何领域发展。”

  瑜路凡试了试弹弓的弹力,掏出石子道:“齐裴他们已经到了退役年龄,确实不适合再呆在圈子里。而于燃年轻,天赋又高,关键是他够正,跟着简誉程能更容易提升,还不用担心会走上歪路。顾峰本应该顺顺利利转会的,但你没想到他竟然硬撑了下来。”

  “是,”瑜舟缓缓呼出一口气道:“职业选手的立足之本是实力,如果我还能打,我或许会赌一把试试。”

  他无法心安理得稳坐幕后,指挥队员冲锋陷阵,这种行为和简誉程又有什么区别?

  瑜路凡闭起一只眼,试着瞄准了一下对象:“作为一名首领,你的决策没有错误,因为这是一条能让其他无辜之人损失最小的路,换做是我,我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既然选择了当领袖,就注定要比其他人承受更多的痛苦与孤独。

  手下之人是领袖应该时刻扛在肩上的责任。

  当战局落败,被敌军包围时,领袖应该理智地思考如何将损失降至最低,而不是感情用事,造成白白的牺牲。

  哪怕士兵们当时心甘情愿冲锋陷阵,哪怕他们不想考虑身后事。

  但领袖不能失去理智。

  世上没有只靠情怀就能打赢的仗,但能够逆风翻盘或者常胜的队伍,一定是实力、情怀和理智兼具的队伍。

  在那种情况下,瑜舟回到瑜家借力打力,是最优选择。

  齐裴、于燃之流,显然也知道瑜舟就这德性,才愿意憋着火苦等至今。

  “怎么办,”小崽子颠了一下手中的石子,幽幽说:“越来越想揍他了。”

  瑜路凡碎碎念道:“于燃怎么还不走啊…简誉程好磨蹭哦,叨叨这么半天还是没说…警察都快来了吧…不管了。”

  反正真相什么的,瑜舟之后也会说的。

  小崽子猛地站起来,几乎没再瞄准,三颗石子‘嗖嗖嗖’就朝目标射了出去。

  然后开始轻巧地跳下垃圾山。

  而垃圾山下,简誉程刚完成最后一波嘲讽,得意地开口道:“你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是吧,好啊,我现在就告诉——啊——啊——啊!!”

  三颗石子接连敲到了他的脑壳上,把他砸得眼冒金星。

  于燃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头顶被一片阴影笼罩。

  他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一只眼熟的崽腾在空中,这只崽甚至还有余力朝他招了招手,轻松道:“哟,傍晚好啊。”

  于燃:“…………?”

  然后,这只崽就精准地降落到简誉程的肩头,两条腿搅住他的脖颈,借助惯性,一个回旋把人给放倒了。

  简誉程本来就晕的不行,这么一摔差点没了半条命,爬都爬不起来。

  小崽子面无表情骑到他身上,开始无情地锤了起来。

  嘴里还在念叨着:“就算进监狱,你也不配站着,必须给我趴着进去……”

  “啊——!哎哟!啊!”

  于燃感觉一个小孩应该没太大力量,但听到简誉程不间断的惨叫……他有些不确定了。

  讲真,他不是很想管,因为他其实…也挺想揍人的。

  正在于燃犹豫之际,又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身侧。

  于燃转头,直接傻了:“……队长?”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来的?!

  那他和简誉程刚才说的……

  瑜舟却神色淡淡地看着地上盛况问:“我女儿是不是很酷?”

  于燃:?

  瑜舟:“看着是不是挺过瘾的?”

  于燃懵了:“……?”

  瑜舟自顾自点头道:“是挺过瘾的。”

  于燃:“队长?”

  瑜舟这才拍了拍于燃的肩说:“事情已经结束了,我没打算再继续瞒你们什么,为了这种事情来找这个人渣,还被搓了一顿,傻不傻。”

  于燃闻言,眼睛一亮:“队长!”

  瑜舟用力地按了一下他的肩,不再说话,只是上前把小崽子勾了起来。

  小崽子意犹未尽,挣扎着还要继续扑上去。

  瑜舟揉着小崽子的发顶轻声道:“好啦好啦,饭饭已经很棒了,留口气给警察叔叔好不好?”

  小崽子这才停止挣扎,不情不愿应了一声:“…也行。”

  简誉程艰难地爬起,终于看清楚了来人。

  他知道,他走不了了。

  他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着。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简誉程顿时歇斯底里道:“瑜舟!瑜舟!!你他妈当年怎么不死在外面?!你就这么消失不好吗!”

  说着,简誉程又指向于燃吼道:“你看看他,他本来可以无知一辈子,荣誉加身!金钱、女人,只要他招招手,什么都可以有!”

  简誉程瞪着瑜舟吼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无私吗?你不是我们的队长吗!那你怎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呢!”

  于燃忍无可忍,大声道:“简誉程你他妈能不能要点脸啊?!谁跟你一伙的?”

  “我呸!”

  简誉程吐了口唾沫道:“于燃,我这两年到底特么的哪里对不起你了?啊?要不是我当初把你从rtg带出来,你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

  于燃:“简誉程!”

  “你再看看现在!”简誉程舔了舔嘴角,指着瑜舟,铿锵有力道:“tgg就是他一手毁掉的!他为了一己私欲,把你的前途狠狠踩在脚下了!你该恨的是他!于燃!你他妈恨错人了!”

  “你特么闭嘴!”

  于燃重重地喘息了几下,就要迈开步子,却被人拦了下来。

  瑜舟上前一步道:“不是跟你说过,只要还没退役,就要时刻注意你在役选手的身份,控制好情绪,这种高压线一下也不能踩,不记得了?”

  于燃闻言,狠狠低下头,咬着牙道:“可是他……”

  结果就听男人轻飘飘一句:“看好了。”

  于燃一愣,猛地抬起头。

  就见男人不紧不慢走到简誉程面前,居高临下地静静看着他。

  简誉程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又恨又怕地看着瑜舟,恶狠狠道:“你想做什么?”

  就算曾经成功阴过这个人,可潜意识里对这人的畏惧,却依旧无法完全克服。

  简誉程咽了咽口水,梗着脖子正要继续:“瑜……”

  瑜舟忽然笑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拽住简誉程的领子,拳头跟着到了他的肚子上。

  简誉程的眼睛瞬间瞪大,大脑一片空白,大张着嘴,却连痛呼都发不出。

  瑜路凡手揣衣兜,吹了声口哨。

  她就说嘛,瑜舟打人,爆发力一定很强。

  瑜路凡到底还没长大,锤人多靠经验,痛击敌方弱点。

  瑜舟可不是小孩,他是经常锻炼的壮年男性,他的拳头带来的绝对力量压制,几乎把简誉程的魂都打出窍了。

  于燃看着小崽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嘴脸,陷入沉思。

  他一直以来都很疑惑——队长这样的人,怎么会养出这么凶一只崽。

  现在看来,这或许是dna作祟。

  ……是他还不够了解队长才对。

  而前方,瑜舟慢慢收回拳头,才淡淡道:“于公,咱们之间的问题已经清算完了,现在该算算私事了。”

  “比如刚才那下,就是替rtg给你的。”

  说着,又是一拳下去。

  简誉程面如金纸,眼睛几乎突出眼眶。

  瑜舟冷冷道:“这一拳,是替许教练还你的。”

  他再次挥动手臂。

  简誉程惊恐地想要躲避:“不、”

  “砰。”

  “这一拳,是替于燃。”

  “……”

  “这一拳,是替被你糟蹋前途的后辈们。”

  瑜舟的拳头又落了下去:“这一拳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再揍你一下。”

  说罢,瑜舟松开简誉程的领子,拍了拍手。

  简誉程则像一条死鱼一样瘫倒在地,捂着肚子,痛苦地蜷缩着。

  瑜路凡拿着没装弹的弹弓,瞄准简誉程的脑袋,假装自己又打了几下:“咻咻咻!”

  “……”于燃:“……”

  于燃……于燃他麻了。

  他今天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过来看简誉程被父女组混合双打的、吗?

  不过,确实挺过瘾的。

  远方有若隐若现的警笛声。

  瑜舟道:“看来时间差不多了。”

  不久后,警车驶来,警察叔叔下车后看到如此画面,有点懵。

  “什么情况啊?瑜总,您怎么在这?”

  瑜舟熟练地夹起一包烟,对于燃道:“我去处理,帮我照顾一下饭饭。”

  然后,瑜舟便和带队警察勾肩搭背,走到一旁。

  一根烟后,双方很是和谐地走了回来。

  警察叔叔们将死鱼一般的简誉程架上警车,朝三人道:“感谢协助,回见啊!”

  瑜舟笑着朝警车摆摆手。

  瑜路凡遗憾地叹了口气道:“再也没有机会揍他了。”

  可惜、可惜。

  于燃眨眨眼,向来缺乏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无法掩藏的迷茫,整个人看上去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他下意识看向瑜舟。

  瑜舟叹了口气,无奈道:“不是想知道当年的事情么,走吧,回去说。”

  作者有话要说:(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_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ead●watch▲100瓶;_14瓶;荼茶茶10瓶;蜉蝣、栗喵、今天有胖橘了吗5瓶;千玺的乖乖4瓶;雨下的兮落3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