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91章 Chapter 91【内含回忆,谨慎购买】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晚,rtg基地灯火通明。

  rtg的大龄网瘾少年们被忽然冒出来的各路远古巨神包围,一动不敢动。

  rtg:弱小、可怜,又无助。

  瑜路凡曲着腿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站在门口那个她从未见过的男人。

  男人留着一头板寸,面部线条锋利,浑身肌肉澎湃,身上的t恤感觉都要被他的胸肌撑破。

  瑜路凡觉得就算把他放到神梦泽,也可以一拳打三。

  注意到小崽子的视线,男人对她温和地笑了一下。

  rtg几人不约而同战术后仰。

  好家伙,气场也太强了叭!

  余火小声哔哔:“卧槽,铁血硬汉啊?”

  顾峰一巴掌糊了过去。

  齐裴大剌剌坐在沙发上,对着肌肉男招呼道:“吴桐,咱才一年没见,就这么见外了?过来坐啊!”

  吴桐摇摇头道:“我烟瘾大,就站这,方便。”

  齐裴摆摆手:“随你吧。”

  众人一时相顾无言。

  他们聚在这,只因瑜舟一通电话。

  瑜舟要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他们一直想知道,可即将面对真相时,又有些害怕。

  不久后,基地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两人一齐走了进来。

  于燃已经重新变身冷酷美少年。

  瑜舟衬衫上的灰很是引人注目。

  齐裴嫌弃道:“瑜舟你是去挖煤了?比饭饭还埋汰呢。”

  小崽子也爬了垃圾山,身上多少也是脏的,可瑜路凡穿的是墨绿色的卫衣,不怎么显。

  瑜路凡幽幽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齐裴立马闭嘴,双手举起,做投降姿态。

  坐下后,瑜舟开门见山问:“你们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

  “……”

  “……”

  最后,于燃重重呼出一口气,开口问:“当年你出了休息室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瑜舟闻言,将胳臂架在沙发靠背上方,用指节撑着太阳穴,半垂着眼回忆道:“那时候啊——”

  ……

  20xx1123,j国。

  mos全球总决赛赛场。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两个半小时,观众席已经几乎满座。

  他们之间,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人穿着同系列t恤和外套。

  黑底,背后或绣或印着张狂的鸣鸟图腾,下方跟着三个英文字母——rtg。

  许多人手中还托着巨大的灯牌,上面印着自己喜欢的选手的名字,以及热烈奔放的骚话锦集。

  其中,j神、jeffrey的牌子最多。

  明明距离选手入场还有两小时,他们却已经开始急不可耐地频繁看向入场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着。

  “时间过得好慢啊……还有多久才能见到j神啊……”

  “而且这里好热啊,我的妆都要花了。”

  “今年rtg的冠军应该是稳了的吧?oce虽然黑马,但双方技术差距还是挺大的。”

  “但还是不能大意,希望rtg不要飘……好好把这场拿下。”

  “j神今年状态也一直很好啊,比去年还猛,他要24了吧?怎么感觉还在上升期啊……”

  “j神打职业也晚啊,二十才开始,感觉属于巅峰状态来得晚的选手,估计还能打好多年。”

  “这场估计是最后一场合体战了吧,killer他们也到年龄了。”

  “追了四年了,好不舍。”

  “不知道j神的定制会是什么样的……一定是那种巨帅巨帅的大帅哥吧!哧溜。”

  而rtg的休息室中,却是一片混乱。

  rtg队员们正在后方录制赛前采访,剩下的后勤组工作人员恨不得将整个休息室底朝天翻个面。

  “那边找过了吗?有没有可能掉缝里了?”

  “不可能啊!我都看过了,没有!”

  “到底会去哪啊……天。”

  后勤人员的声音逐渐染上哭腔:“我昨晚睡前检查了十遍,一直都在啊……”

  “今天早上呢?早上查过没有?”

  “出门前也数过了!”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是刚接受完采访的队员们回来了。

  瑜舟见他们焦虑的模样,皱眉问:“怎么回事?”

  后勤组长就把事情说了一遍,猜测道:“会不会掉在酒店里了?”

  齐裴无语,不禁阴阳怪气道:“不是、总决赛这玩意儿你们也能搞不见?这么厉害的?”

  后勤真的要哭了,只能不停鞠躬道歉。

  要是因为没有身份卡无法上机,而导致rtg不战而败,那他们回去之后能被玩家的唾沫星子淹死。

  吴桐皱着眉问:“找过赛方了吗?能不能补一张临时的?现在根本不确定酒店有没有。”

  后勤点点头,又摇头道:“去过,但他们……不理我们。”

  j国不是他们的主场,后勤英语一般,自然吃瘪。

  瑜舟当机立断拧开门道:“我再去一次,你们立刻去酒店,两头都试试,肯定有办法的。”

  说着,瑜舟就出门往赛方办公室赶去。

  刚走出赛场后门,就听到身后有人喊道:“队长。”

  瑜舟转过身,看到简誉程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笑容勉强。

  瑜舟一顿:“tree?你怎么在这?”

  简誉程低下头,低声道:“队长,可以耽误你几分钟吗?”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说出这句话,就已经用光了全身的气力。

  瑜舟轻轻呼出一口气,走上前问:“怎么了?”

  简誉程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便转身道:“换个地方吧。”

  说罢,头也不回往一个方向走去。

  瑜舟抬腿跟上。

  跟着走了一段,来到赛场旁一条隐蔽的小道。

  简誉程停下脚步,转身,在衣兜里摸索一阵,掏出了瑜舟的身份卡道:“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瑜舟看了一眼卡片,半晌后抬眼,紧紧盯着简誉程严肃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简誉程狠狠一咬嘴唇,颤声道:“有人…有人花钱买rtg输,我……收钱了,不能让rtg赢。”

  瑜舟闻言,嘴角最后的弧度消失不见,静静看着队友,瞳孔漆黑,如无底幽潭,顷刻就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瑜舟没说话。

  简誉程咽了下口水,不由自主退了半步,才低下头道:“我被人骗了,那些人带我去那些会所玩,我就进去了一晚上!不知道怎么的就……就欠了好多钱。”

  说到这,简誉程哽咽起来:“我把我这三年的积蓄都垫进去了,还是不够,他们这个时候来找我,就……一时鬼迷心窍,把钱收了。”

  他忽然提高音量,像是着急为自己辩解一样说:“我清醒过来就马上后悔了,我、我找他们退钱,想要终止交易,但他们拿我赌博的证据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继续,就要找mos举报,队长…队长你也知道我家穷啊!”

  “我妈还生着病,每年要花好多钱,我妹妹还在读大学,她读书比我争气,念的是985啊!而且她以后还要结婚嫁人,姑娘家没有嫁妆,会被人欺负的!我不能被禁赛啊!”

  简誉程说着说着,全身力气又像忽然被抽空一般跪了下去,捂着脸道:“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队长、队长你帮帮我吧……!”

  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不知何时已经蒙上厚厚的乌云,阳光被遮住,天色暗了下来。

  “就这一次、就这一场比赛……”他哭着,语言组织开始支离破碎:“你实在太强了,不管有没有我,你都可以带rtg赢下比赛,光我一个不行的……求求你了,这一场让rtg输吧!”

  简誉程猛地抬起头,大声道:“以后…以后我们还能拿更多的冠军啊!”

  轰隆——

  第一声闷雷响起。

  豆大的雨滴落到瑜舟的肩膀上,浸湿一片衣料。

  瑜舟缓慢地闭了下眼,手掌短暂握了下拳,又松开,轻声问:“欠钱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我……我……我没脸啊!我不敢、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队长!”

  简誉程哭得撕心裂肺,不断道歉。

  “那笔钱呢,”瑜舟平静地问:“你动了没有。”

  简誉程连忙摇头:“我没动,我不敢动它们。”

  “那好,”瑜舟道:“把这些钱给我,事情我来处理,不用担心他们举报,现在跟我安心回去打比赛。”

  简誉程摇着头道:“不行啊队长,他们、他们背景很深的!我不知道他们输了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不能害你们也被卷进来啊!”

  瑜舟果断道:“你不用管,我会处理好的。”

  简誉程呆呆地问:“真、真的可以吗?他们……”

  男人打断他说:“你欠了多少钱,我先帮你垫上,如果我的不够,就找killer、wanda,总能解决的。”

  瑜舟深吸一口气道:“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不要一个人扛着,我是你的队长,也是你的兄弟,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

  简誉程张了张嘴,黯淡道:“我……是我对不起你们。”

  瑜舟伸出手,将人从地上拽起来,语气轻快道:“行了,现在跟我回去,比赛要开始了。”

  简誉程借力从地上爬起,低着头说:“好。”

  瑜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

  说罢,瑜舟转身,就要离开小巷。

  又忽然听到身后,简誉程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的声音:

  “队长,你真是个好人啊……”

  瑜舟脑子里忽然闪过什么,心里一紧,刚要动作,耳边却炸开一道闷响。

  而后,瑜舟重重摔在了潮湿的地面,眼前阵阵发黑。

  他尝试撑起身体,却不知头部伤到哪块区域,使不上劲,只能勉强看清立于身前之人。

  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简誉程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

  他手中紧紧攥着一块石头,手脚肉眼可见地发抖,嘴角却挑着畅快而扭曲的笑。

  “瑜舟啊,你就好人做到底呗,”简誉程低笑着说:“你这些年压着我们也赚了不少吧?啊?这次,就当兄弟们的垫脚石,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吧,哈哈、哈哈哈哈——”

  瑜舟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混沌了。

  简誉程那下,可是一点力气没收。

  他笑够了,便蹲下身,将瑜舟的随身物品全部掏了出来,清点了一下,满意地笑道:

  “我说什么你都信,哈哈,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愚蠢呢?瑜神?”

  紧接着,简誉程拨通了电话:“我这边解决了,你们可以过来清理了,打扫干净点。”

  轰隆隆——

  天空惊雷不断。

  冰冷的雨水浇在瑜舟的身上,头部像要裂开般的疼痛,隐约能感到伤处灼热,眼皮越来越沉重。

  简誉程还在喋喋不休说着什么。

  可这些声音,在瑜舟耳边已经逐渐变得扭曲、模糊不清。

  或许过去了几秒,又或者是几分钟,瑜舟眼前的景物彻底消失不见,意识归于虚无。

  等瑜舟从昏迷中惊醒后,已经不在原本的小巷里了。

  只有细针般的毛毛雨,还在淅沥沥下着。

  瑜舟强撑着从地上爬起,走到马路边,顺着车流的方向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有了人的踪影。

  瑜舟向路人借了手机,往国内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在路人的惊叫声中,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就看到了程宴这么个人。

  顺便得知了许亦柔车祸身亡的消息。

  ……

  程宴听到这,抖着腿插话道:“没错,这孙贼那一通电话打给我了,差点没把我魂吓飞了,生怕他暴毙异国街头,一刻不敢耽搁就飞过去了,找了半天才从家破烂小诊所找到人。”

  “简誉程是真的想要他死,”程宴咂舌,想到什么说什么:“把他开瓢之后,就找人运到距离j国首都十万八千里的乡下去了。”

  程宴伸出两只手比划道:“你们是没机会见,瑜舟当时脑袋上那口子都有碗底那么大,我他妈都以为他撑不过去,要客死他乡了。”

  “医院那病危不要钱一样下,讲道理,老子活了这么大半辈子,没给亲人签过一份这玩意儿,第一次竟然给了瑜舟,我就差通知他爸妈来收尸,拉去火化了好吧。”

  不过瑜舟命够硬的,在重症呆了挺久,还是勉勉强强活回来了。

  现在想起来,程宴依然觉得不可思议:“我特好奇,都被人爆头了,他中途竟然还能醒来,给我打个电话求助,怎么办到的?”

  “……”rtg几人,不约而同抬起手,揉了揉脑壳。

  小崽子的爪子朝爸爸的脑壳蠢蠢欲动,被瑜舟压住了。

  瑜舟说:“心里记着事儿呢,没那么容易死。”

  齐裴抹了把脸,沉声道:“瑜舟你个孙子,宁愿打跨国电话,也不联系我们。”

  瑜舟摇摇头,坦白道:“我那个时候不清楚除了简誉程外,队内还有没有共犯,其次,简誉程在,我不能冒险。”

  齐裴磨了磨牙,暗骂一声道:“操……老子当初怎么就什么都没发现呢…我是傻逼吧。”

  于燃抿住唇,低下头。

  吴桐抱着胳膊靠在门口,点了一根烟吸着。

  他们当时,哪怕能阻止简誉程给老许打那通电话,事情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齐裴的烟瘾莫名犯了,却没办法抽,小崽子还在这呢。

  他不禁扫了眼吴桐,心想难怪这孙子站在门口不肯进来,恐怕早有预谋!

  瑜舟:“不怪你们,我也没发现。”

  简誉程别的不行,但演技是真的很不错。

  不然也不至于把瑜舟都给骗了过去,将近四年的相处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

  “那,”于燃沉重地开口问:“队长,你说你打不了游戏了,也是因为他?”

  这次,瑜舟沉默片刻,才缓缓道:“…算是。”

  程宴翻了个白眼,反驳他说:“什么叫算是,就是!好吗?”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程宴也不藏着掖着,倒豆似地把情况抖了出来:“这孙子是捡了条命回来,但后遗症这种东西逃不掉的……

  其实我们一开始都没发现,直到他后头碰了一次游戏……然后就去查,确诊了意识障碍。”

  瑜路凡想到办公室的药。

  她查了,那是治疗脑神经的。

  于燃:“什么意思?”

  程宴摆摆手道:“就是他看到某些特定的场景,就会出现幻觉、错觉,这孙子一开始还不信邪,差点没把自己又作死过去。”

  至于这个场景为什么是mos,简誉程不说,他们也都明白。

  因为瑜舟所经历的一切——他的家庭、事业,不论是好的坏的,都紧密围绕着这款游戏,再加上潜意识影响,mos理所当然成了疾病的载体。

  瑜舟叹了口气,主动道:“我一碰它,就会看到许教练出车祸时的画面,又或者是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饭饭也没能幸存的未来分支。

  他能看到自己站在停尸房内,面前是两具已经没有人型的尸体,祂们是他的至亲至爱。

  哪怕他根本没有亲眼目睹过车祸时的画面,哪怕他……甚至没赶上见许亦柔最后一面。

  这些东西如附骨之疽,如影随形,几乎要将他拖进地狱。

  胳臂忽然一紧,瑜舟低头,就看到小崽子紧紧圈着他,看上去很是担忧。

  瑜舟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发顶,接着说:“一开始没办法分清幻觉和现实,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就算看到游戏,也能分清,只是看久了会发晕,不影响生活。”

  齐裴:“难怪……”

  难怪这人明明经常来基地,却不大愿意停留在电脑前。

  任谁年复一年、一遍又一遍看到爱人死去的画面循环播放,都会崩溃的。

  吴桐问:“还在治疗吗?”

  瑜舟点头。

  吴桐又吸了口烟,才慢慢道:“没放弃就好。”

  程宴看向小崽子道:“好在简誉程是个sb,我们饭饭又很牛逼,把简誉程的犯罪记录给搞出来了,不然他在国外把瑜舟打成这样这事儿,可能真就这么过去了。”

  说完,程宴又感慨道:“瑜家那二位也是真的狠心啊,明明什么都知道,但从头至尾就特么能无动于衷……害。”

  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瑜舟回不来的那段时间,傅云和瑜昌淮明明知道有那么个孩子,却选择视若无睹。

  许亦柔那边亲缘浅薄,生父许志国更不是个东西,警方曾经将小崽子送过去过,许志国当时直接说:

  “我可不认她那个女儿,鬼晓得和哪个男人乱搞生的小杂种?还想让老子出钱?死了一了百了,滚滚滚!”

  兜兜转转,两岁的孩子竟是没有一个去处,被就近送了福利院。

  直到瑜舟情况稳定,回国了,才把她接回来。

  然后,瑜家那两口子,才端着救世主似的姿态,姗姗来迟。

  可有些事情,光是袖手旁观,就已经是罪孽深重了。

  更何况,他们是瑜舟的亲生父母。

  程宴以为瑜舟会爆发,可是瑜舟没有。

  双方谈判的全程,瑜舟冷静到了极致,言语间处处恰到好处。

  适时服软,适时争取,拿到了最大的权益。

  若不是程宴亲眼看过瑜舟崩溃时的状态,他会觉得,瑜家人身体里淌的不是温热的血,而是某种冰凉的液体。

  好在,罪人已然伏诛,瑜家二位也再无能力随意左右瑜舟的选择。

  一切都过去了。

  客厅内一时沉闷。

  “队长,”于燃忽然道:“…如果凡哥没有阴差阳错跑到rtg,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反正他们的路已经铺好,就算简誉程倒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瑜舟做的。

  他就这么背负着一切,硬生生斩断过去,永远一人独行。

  瑜舟干脆承认:“是。”

  “卧靠!”

  齐裴直接炸了,破口大骂:“瑜舟你特娘就是个懦夫!混账东西!谁他妈要你保护啊??别搞得我们像废物一样!”

  “我特么还以为你过来是良性发现了,没想到是逼不得已啊?你厉害了是吧!”

  说完,还不过瘾,又掰了掰手指骂道:“要不是看你可怜,老子真特爹想揍你一顿。”

  瑜舟不气,松快地笑了两声道:“消消气,这算盘不是也没打成么,有些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不是。”

  小崽子忽然出现在rtg,已经将他一开始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逃不了了,只能面对。

  “你这小孩,真是只神奇的人类幼崽啊?”

  程宴啧啧称奇,伸手想捏一捏小崽子的脸,却被小崽子一把抓住,毫不客气就是一口。

  程宴瞬间跳了起来,捂着带了一圈牙印的手叫道:“嗷呜——疼疼疼疼疼!!瑜舟!你做个人,管管你女儿吧!”

  “行了,”瑜舟不理他,看了眼时间道:“事情差不多也交代完了,都散了吧。”

  小崽子早就抱着他的胳膊,哈欠连天了。

  但这个时间对网瘾少年们来说,其实还早。

  于燃掏出烟盒道:“我去阳台抽根烟,有人一起吗?”

  齐裴、吴桐、顾峰一言不发,跟着站了起来。

  瑜舟无奈,却没开口,只是牵着小崽子上楼,往房间走去。

  余火本来跟着直愣愣起身,又被包小颂和时言一起拽了下去。

  包小颂骂道:“你是漂亮蠢货吗,他们老将有事谈,你跟去干嘛?”

  天台上。

  几人人手一根带着火星的烟,齐齐靠在围栏上。

  谁也没先开口。

  最终,齐裴嗤笑一声,率先说:“难受吧?”

  于燃低着头,一言不发。

  吴桐继续保持了一晚上的动作,吸烟。

  “难受就对了。”

  齐裴弹了弹烟灰,叹道:“咱现在这个社会啊…太难有纯粹的东西了。”

  “我们在电竞圈里再强,哪怕做到行业顶峰,遇到资本入侵就特么跟臭虫没什么两样。”

  说到这,齐裴自嘲地笑了一声:“人一脚,就能把咱碾死,哪有选择的权利。”

  他抬起头,看向晴朗的夜空说:“两年前我们毫无招架之力,现在也没好到哪去,他们的世界,是我们这些人穷极一生都没办法挤进去的。”

  齐裴说:“我们多幸运啊,遇到个愿意为我们,乃至这个圈子做到这一步的队长。”

  有人因为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而追逐力量。

  得到之后,将其铸成利剑,劈砍纯善之人的脊梁。

  而有的人追逐力量,却是为了将其铸成坚不可摧的盔甲,伫立于无辜之人身前,风雨不动安如山。

  人们永远可以从他那汲取到无尽的勇气和源源不断的力量。

  吴桐沉声道:“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我们才能毫无顾虑地交付后背,因为我们知道,他能带我们一直走下去,哪怕是…”

  “哪怕是失败,”于燃说:“也不用担心朝不保夕,因为我们知道,他一定会为我们考虑,不是吗。”

  齐裴:“虽然他是个混蛋,但没人提得起脾气去怨他,谁让他是个有信仰的混蛋呢。”

  顾峰低笑道:“没办法啊。”

  纵使他并不完美,性格缺陷让人火大到分分钟拳头梆硬。

  可正因如此,这人才会那么真实地发着光。

  谁能拒绝这样灿若星辰的灵魂呢。

  简誉程被捕后,警方的进程就快了起来。

  他虽然有律师,但证据确凿,所有人的心情倒是都挺明朗的。

  就连简誉程开庭之日,看到他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众人都能其乐融融排排坐,互道早安,谈论早上都吃了什么。

  来看笑话的人越来越多,简誉程看在眼里,牙关紧闭,几乎将牙龈压出血来。

  有朝一日等他出去……这些人……这些人他——

  原告方证人出现之后,简誉程狰狞的表情就兀地僵住了。

  因为过于震惊,他的面部神经似乎有些失衡,看上去滑稽至极。

  简誉程万万没想到——

  他骨肉相连的亲妹妹,竟然会在这一刻,站在敌人那面,要将他置于死地。

  作者有话要说:有回忆,不好断章,就一起码完才发了。

  这一卷差不多结束啦。

  ——————

  (づ ̄3 ̄)づ名单: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离枝30瓶;小乱24瓶;叶焰翎、青栀、吃糖会变黑20瓶;孟行18瓶;蜉蝣、东玺10瓶;471775035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