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92章 Chapter 92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誉程额角青筋突突直跳,瞳孔因为受到刺激而收缩,红血丝几乎爬满眼白。

  他身子前倾,似乎想要挣脱镣铐,冲上台去,却被身后的警察死死压住,无法动弹。

  法官敲了几下法槌,发出警告:“请被告保持镇静。”

  简誉程拿这双黑少白多的眼,死死盯着台上的女生,从喉咙里歇斯底里地挤出声音:“简、誉、洋…你这个、白眼狼!”

  这就是他省吃俭用养到大,供出来的好妹妹。

  简誉洋面无表情站在台子上陈述着哥哥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声线平稳,声音冷静。

  这天到来之前,她以为她在法庭上看到简誉程时,心中难免会升起其他情绪。

  毕竟作为哥哥,简誉程确实从未对不起她和妈妈过。

  简誉洋头天晚上睡前还不断警告自己,简誉程这叫罪有应得,千万不能反悔。

  可这一刻到来时,简誉洋发现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听到简誉程对她的评价后,甚至有些想笑的冲动。

  被这么一个狼子野心的混蛋批评成白眼狼……

  可以。

  她还是蛮厉害的嘛。

  或许早在两年前那个意外的雨夜,看到那个陌生到极致,又真实到极致的恶鬼后,哥哥这个角色在她心里就被撕裂成两半了。

  哪来那么多借口。

  简誉洋想,说到底,她只不过是一个自私的,敬畏法则,又没什么勇气的社畜。

  所以她才会在三个选项中,毫不犹豫选择出卖违反法则的哥哥,来换取更加安逸、方便合法攀登的生活。

  她从头至尾,都只是个想要在这个社会上,尽量清白求生的普通人而已。

  简誉洋将早已打好腹稿的陈述词说完,缓缓呼出一口气,重新坐下。

  在张仲略微颤抖的声音中,简誉洋看着窗外的绿树,有些走神。

  就要结束了。

  快结束吧。

  散庭之后,简誉洋沉默地绕过跃雀的人群,正打算离开,却感觉到衣角被人拽住。

  她转过身,就看到有过几面之缘的小崽子正站在自己身后。

  听程宴说,简誉程这次被锤得这么死,这只神奇幼崽也有很大功劳。

  不愧是把小测试卷当签名换给她的鬼才幼崽,果真不是池中之物。

  简誉洋眨眨眼,指着自己地鼻子问:“找我有事吗?”

  小崽子点点头。

  简誉洋耐心地蹲下身问:“怎么啦?”

  瑜路凡没说话,只是默默将攥着拳头的胳膊抬高、伸直,看着简誉洋。

  简誉洋下意识将手掌放到小崽子的拳头下面。

  瑜路凡松开了拳头。

  哗啦啦——

  一捧糖果散在了简誉洋的手心里。

  糖果是那种现在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的透明皮水果糖。

  它们的糖衣裹着五颜六色的糖果,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各种绚烂的彩光。

  简誉洋一直挺爱吃这个的,当即惊喜道:“哇,你从哪里搞到这个的,我家都快断货了。”

  瑜路凡将手揣回口袋中,有些别扭地说:“小星星说简誉程是大姐姐的亲哥哥,大姐姐上庭会不好受。”

  瑜路凡道:“上次看到大姐姐的背包里有这种糖,我就找了一点,希望摄入糖分,能让你开心一点。”

  在瑜路凡看来,吃和睡都是可以很好治疗人类创伤的方法。

  简誉洋一愣,笑道:“还好啦,姐姐没有特别难受,那是他活该嘛。”

  小崽子鼓了鼓腮帮子,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你撒了个没意义的谎。”

  简誉洋张了张嘴:“……”

  瑜路凡认真强调道:“你放弃了更好的生活,从始至终在私心和公理之间,坚定地站在公理这边。”

  “人类复杂的感情处理系统,就是会让这种品格变得难能可贵…”小崽子困恼地挠了挠脸,试图用简单的语言概括:“总之,大姐姐是很好很好的人,和简誉程完全、完全不一样,不要刻意贬低自己啦。”

  简誉洋一愣,轻笑道:“是吗,原来我这么厉害啊。”

  瑜路凡用力地点了点头,肯定道:“所以大姐姐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

  “凡哥?凡哥你在哪?咱们该走啦!”

  远处,余火的声音传来。

  瑜路凡转身,朝简誉洋挥了挥手:“大姐姐再见啦。”

  简誉洋笑道:“再见。”

  目送小崽子离开后,简誉洋挠了挠头发,难得奢侈地为自己叫了辆车。

  坐上去之后,简誉洋从一捧糖果中挑了一颗自己喜欢的草莓味道,拆开糖衣,送进嘴里。

  熟悉的劣质酸味道在味蕾上蹁飞着散开,她被酸得轻轻吸了口气。

  简誉洋将糖纸仔细展开,一点点叠成小方块,一个问题忽然出现在脑内——

  她明明不是个爱甜的人,怎么会喜欢这种小糖果的?

  简誉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想了会儿,忽然顿住。

  她想起来了。

  刚上初中那会儿,她家还很穷,住的是乡下破瓦房,瓦片烂了都没钱修,拿干草随便堵起来将就着过。

  哥哥初中刚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简誉洋清晰地记得,那是酷暑的正午。

  刚出去打工一个月的简誉程兴冲冲跑回家。

  除了钱外,他还带回来了一小罐亮皮糖,见简誉洋出来,就塞到了她怀里道:“哥哥赚钱了!以后我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简誉洋拧开罐子,小心翼翼取出一颗粉色的糖,放进嘴里,抱着对未来的憧憬,傻兮兮地笑着。

  …那时候的日子很苦。

  糖很甜。

  可转眼间,那时的人却已经被大城市的纸醉金迷晃了眼,迷了路,再也找不着家了。

  窗外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简誉洋眨了眨眼,大滴的滚烫液体滑落脸颊,砸在手中的糖纸上,发出啪的一声。

  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司机扫了一眼后视镜,将一包抽纸放到了座椅中间的小台子上说:“小姑娘,看你刚从法院出来,是什么重要的人犯事儿了吧?”

  也不在乎后面的人是否想要回应,他继续说:“我经常跑这片的单,你这样的家属也接过不少……唉,实话说啊姑娘,这年头啊…社会是会吃人的,看开点吧。”

  简誉洋原本还咬着下唇硬憋着,听到最后一句话后,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些人做事儿之前,怎么就不为家里人考虑考虑呢,真是……唉。”

  司机大叔摇了摇头,感叹道:“哭吧哭吧,哭得出来是好事儿,年纪轻轻可别把自己憋坏了,叔不笑话你。”

  “对…不起”简誉洋用纸擦着眼泪,断断续续道:“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会这么难过……”

  她也不知道,成长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如果能早点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宁愿这辈子守着漏雨的瓦房。

  永远不要长大。

  简誉程进去了。

  警方的正式通告公布于秋冬交替之际。

  看这个刑期,如无意外,简誉程就算活到出来,也已经七老八十了。

  之前上蹿下跳为简誉程说话的人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论坛内多了一个hot帖,名字叫【我们都欠jeffrey一个道歉】。

  虽然热度不错,短短一天就成了第二大高楼帖,却远远比不上隔壁骂jeffrey的老帖。

  那可是义愤填膺的玩家们,用两年时间搭建的伟岸工程。

  就算到现在,那个帖子也在不断地被人顶起。

  不愿意承认错误的网络正义之士们在其中抱团,试图从各个角度证明,这是jeffrey居心叵测用来炒作的手段。

  结果就是导致帖子被彻底删除,新开的也秒没,最活跃的几个账号直接被封了三四十年。

  道歉贴正式成为第一高楼。

  众人幸灾乐祸。

  【笑不活了,各个都觉得自己是福尔摩斯,其实全都是毛利小五郎。】

  【这些个键盘之神连在网络上承认错误都不敢,现实生活中不知道得有多孬。】

  【建议早日论坛实名,提升一下网暴成本,到时候我看谁还敢成天逼逼赖赖。】

  【真要有异议找法院上诉去呗,报警也成,就问他们敢不敢咯[狗头]】

  【讲道理,好想知道j神现在怎么样了,警察既然能搞到故意伤害罪的证据,j神肯定参与了吧qaq】

  【j神出现,爷青就回!】

  【嗯……前段时间太腥风血雨了我就一直没敢说,其实我最近在三次有见过j神,绝对没认错人!】

  【????】

  【??!?!!】

  【when、where!层主快快仔细道来!】

  【我见到他是在本地的动物园里……我那天带儿子去玩,就看到j神带着女鹅也在逛,j神和女儿的颜值都贼高了,还很像,太打眼,肯定不会认错的。】

  【其他就不方便透露了,他现在过得也挺幸福的,不想让有心人摸过去打扰他的正常生活。】

  【??????女儿?!?!】

  【…………操?什么时候生的?!】

  层主回复:

  【应该挺早以前,可能还没退役就有了,他女儿看上去和我儿差不多大,我儿六岁。】

  众人一时无语凝噎。

  半晌,才有人留言道:

  【这就是你要悄悄生个孩子,再养大,然后惊艳所有人?】

  【孩子妈是谁?】

  【草草草,各位别涛了,赶紧去围观tgg官博的最新公告啊!】

  【咋了?】

  【tgg解散啦!】

  众人懵了。

  虽然这段时间tgg一直在被群嘲质疑,但这通解散公告也来得过于突然。

  只说了解散,并关停一切线上周边店铺,连首发队员的去处都没提一嘴。

  【……卧槽,历史重现?当年rtg也是这么就散了,不要吧。】

  【千万别说是因为那些傻叉无脑黑打假赛,不然我心态会崩的。】

  【打mos以来喜欢过的唯二队伍都这样被逼陨落了,操,老子心态要崩了。】

  【别瞎说好吗,rtg一直有fenn撑着呢,从来没离开过。】

  【唉,心情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祝余生坦荡。】

  【我蒙了,明年mpl还能看?除了tgg外,其他几支连进四分之一决赛都费力,这怎么搞?】

  【rtg散了后,我们失去了金锅,tgg散了之后,我们失去了银锅,明年咱们能拿铜么?】

  【最好的dw今年也就第四。】

  【明年咱搞不好要被剃光头啊……】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过渡章。

  下一更大概五六点放。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