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94章 Chapter 9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多时,fox从楼上冲了下来,冲进训练室,嘴里嚷嚷着:“burn!你知道吗她太可怕了,她不讲武德,她痛击我的弱势领域!!”

  “活该,”于燃头也不抬道:“有弱点是你的问题。”

  fox:“……嘤嘤嘤!你怎么能这样,我还是不是你最亲爱的队友了?!”

  “从来没是过,”于燃:“闭嘴。”

  fox遭到队友的痛击,悻悻闭嘴。

  齐裴懒洋洋插嘴道:“怎么样啊,辅导我们小fire其实挺不错的不是,起码对心脏好。”

  fox屈辱道:“……是。”

  余火跃跃欲试地问:“前辈来吗来吗?来solo啊!”

  fox现在听到solo一词就想抖,于是拒绝道:“你打,我看。”

  余火不强求,依旧快乐:“好啊好啊。”

  旁边,于燃结束对时言的辅导,对时言说:“你的技术最近提升很大,基本没什么问题了,之后就是尽量在赛前多积累。”

  时言乖巧道谢。

  顾峰刚好结束一局,站起身道:“burn,出来聊两句。”

  于燃一顿,眼底闪过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去了天台。

  靠在栏杆上,顾峰直接问:“你要组新战队,队员都有人选了吗?”

  于燃默了一会儿,迟疑道:“有,但目前谈下来,打野的价钱不是很符合预算,想再找找。”

  战队的设备、运营、房租等都要大笔资金,他不能将重头全部压在聘用上。

  顾峰一笑:“你的想法我了解,没什么错,能省则省。”

  说着,顾峰夹着一张名片递给于燃,轻松道:“这是我们之前在次级赛上看上的打野,叫hope,今年19,在fk打,本来人都联系好了,马上就要过来试训,准备接我的班的。”

  于燃一愣,猛地抬头看向顾峰问:“你也要退了?”

  顾峰拍了一下他的脊背好笑说:“也没那么快,不过,我都快二十六了,夏夏这些年一直陪我耗着……女孩子的青春很宝贵的,也是时候定下来了。”

  于燃抿了抿唇,没说话。

  顾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我退了以后,老rtg就只剩你一个了是不是?”

  “burn,你要习惯,”顾峰仰头看着夕阳道:“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在不断体验离别,更何况是这个快节奏的圈子。”

  忽然,顾峰话锋一转,重新说:“你这边组队时间实在太紧,匆忙之下也很难找到特别合适的选手,他不错,跟你我也放心,自己也是你的粉丝,你回去联系联系,他会愿意的。”

  于燃沉默着,突然笑了一下说:“hope…这个名字起得挺好的,我回去联系看看,谢谢峰哥了。”

  两人默契地将话题轻轻揭过,不再提起。

  于燃扫了眼要被齐裴欺负哭的fox,看了眼时间道:“那我们先走了。”

  顾峰点点头,扫了眼迫不及待冲出来的fox调侃道:“下次再来玩啊。”

  fox打了个寒战,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勉强笑道:“不…有、有机会就来?”

  他甚至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可怕的土匪窝。

  于燃:“走了。”

  顾峰挥挥手,算作道别。

  目送两人离开后,顾峰刚转身,就看到不知何时晃到身后的齐裴。

  齐裴叼着根烟,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还是把hope让出去了吧。”

  语气却非常肯定。

  “嗯,”顾峰轻应一声,叹道:“转会期也就剩小十天,预热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想参加就必须尽快满员,他那边情况比我急多了,能帮就帮吧。”

  说完,又无奈道:“到底是自家孩子,还能干看着不成。”

  “……你啊,”齐裴神色复杂,倒也没反驳,只是扫了眼顾峰的胳膊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顾峰轻松一笑,道:“我这边情况也还没严重到立马就要下场的地步,熬完春季赛肯定是没问题的,还有时间。”

  齐裴轻嗤道:“有时间个屁。”

  他难得收起一身懒骨头,站直看着顾峰,严肃道:“顾峰,我必须提醒你,伤病这种东西,别看现在还算稳定,它要是突然哪里不对了,说恶化就能恶化,谁也不知道那一刻会什么时候到来!”

  顾峰:“我知道,我尽量保持。”

  “你——唉,”齐裴狠狠吸了口烟,辛辣吐槽道:“瑜舟当初选你当替补也不是没道理,你们这群打野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各个都不把身体当回事儿。”

  说到这,齐裴不由咂舌:“连凡哥都顺着你来……”

  因为hope算是小崽子连上的线,所顾峰头天晚上就找凡哥聊了聊。

  结果显而易见,凡哥同意让出,才会有今天的情况。

  齐裴记得,小崽子听到顾峰的想法后,还颇为欣赏地拍了拍顾峰的肩膀,说:“慷慨、从容、担当,你已经是一位优秀的领袖了。”

  齐裴摇摇头,总觉得自己和这几个脑回路不在一条线上。

  他叹道:“算了,我这边再找找人吧,好歹在突发情况的时候不能没人顶。”

  顾峰哈哈笑了两声,声音轻快:“麻烦齐教练了。”

  晚饭过后,rtg开始新一轮训练。

  中途休息时,大龄网瘾少年们出来放松,却发现本该睡觉去的小崽子还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盘着腿,面色肃然,宛如一尊门神。

  几人有些疑惑地对视一眼。

  要知道,他们凡哥对长大的执念颇深,在吃和睡方面,属于从来不用人操心的崽。

  小崽子每天九点半准点上床,早上七点准时起床,可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这不正常。

  顾峰走过去问:“凡哥怎么了?明早要上学,还不睡呢?”

  小崽子盘着腿,用手掌撑着下巴,一脸不爽地盯着大门口道:“等人。”

  顾峰了然,劝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天早上再找瑜队?”

  “不行,”瑜路凡严肃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要多问。”

  “……”顾峰心道队长他尽力了,这种亲子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临近午夜,rtg的大门终于被人从外部打开。

  瑜舟刚进门,就看到自家女儿正抱着胳膊,直直立在玄关处望着他。

  瑜舟一愣:“饭饭还没睡?怎么了?”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这句话说完后,小崽子的脸色更沉了些。

  小崽子深吸一口气,忽然大跨步走了过来,站定,扬起下巴问:“你不记得了?”

  “……”瑜舟突然感觉有点害怕,他试探地问:“什么?”

  然后,就看着小崽子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原来不是他的错觉。

  几秒后——

  小崽子深吸一口气,暴躁道:“瑜!舟!!!”

  凡哥的咆哮声波贯穿整栋基地。

  作为被攻击对象的瑜神,被吼得一脸懵圈,茫然地眨眨眼,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rtg众人纷纷探出头,偷偷望向玄关处。

  “这是……什么情况?”

  这对父女相处这么久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凡哥和瑜神闹矛盾。

  ……也不能算是矛盾,这分明是凡哥单方面输出呀!

  rtg:在线看j神被训,赤鸡。

  玄关处,瑜路凡再次往前一步,愤愤道:“你明明答应我,事情解决以后好好休息的,言而无信是一种可耻的行为知不知道!”

  然而自从简誉程的判决下来后,她爸又马不停蹄忙起别的事情,活像在参加什么职场铁人三项。

  瑜路凡根本逮不到人,就非常火大。

  电石火花之间,瑜舟终于想起了那天的对话,立刻态度端正地说:“是爸爸的错,对不起饭饭。”

  小崽子极其看重承诺,现在做出反抗举动,是不理智的。

  瑜路凡:“哼、”

  瑜路凡指了指室内:“现在立刻马上,洗洗去睡。”

  “……好的。”

  瑜舟完成了这辈子最煎熬的一次洗漱,因为门口立着一尊门神。

  刚出门,胳膊就被小门神一把薅住。

  瑜路凡拖着瑜舟的胳臂,使劲往楼上拽,还一边念叨:“明明都说好了,你也老大不小啦,能不能懂事一点,不要老让别人操心嘛。”

  齐裴不知何时摸了过来,此刻极其幸灾乐祸,笑容鸡贼:“饭饭说得没错!瑜舟你个孙子也有今天,嘿嘿嘿。”

  “……”瑜舟无奈,只能顺着说:“是爸爸错了,饭饭明天还要上学,先去休息,爸爸也去,可以吗?”

  “不好,”瑜路凡铮铮有声:“鉴于你的信用额度严重透支,我需要看着你。”

  “……”瑜舟:“……”

  小崽子一脚踹开他的房间门,指着床铺指挥道:“上去,躺下。”

  身后隐约能听见齐裴不加掩饰的大笑声。

  齐裴还掐着嗓子道:“瑜舟呀,你就从了吧~”

  瑜舟:“……”

  瑜舟挣扎道:“饭饭……”

  小崽子跑到床边,拍着床板道:“快点!”

  瑜舟长叹一口气,屈服了。

  他脱掉外套,躺到了床上,再次和幼崽协商:“好了吗?”

  人类幼崽并没有回答,只是站在原地沉思。

  而后,忽然转头跑回自己房间,还没等瑜舟松一口气,小崽子又很快跑了回来。

  手里还多了本厚厚的书。

  瑜舟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就听小崽子道:“他们都说听人念书可以助眠,今晚我给你念。”

  瑜舟:“……”

  小崽子已经从另一边爬上了床,摊开书本的目录,立在瑜舟面前说:“你选一个章节,我念个你听。”

  ……瑜舟缓缓将头偏向另一侧,有点自闭了。

  幼崽的好意来得过于猛烈,他承受不住了。

  ……罢了。

  瑜舟完成心理建设,转过身去,快速扫过目录。

  好在,小崽子看的不是童话书,而是一本诗集。

  瑜舟随意指了一个章节说:“这个吧。”

  于是幼崽开始念了起来。

  “事实上寻求爱的人不会不被所爱之人寻求……”

  房间内很安静,幼崽清脆又平缓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字正腔圆,带来奇妙而让人安心的织感。

  “把大地和天空看做赋有智慧的生命吧,因为它们的行为同智慧的生命完全一样……”

  瑜舟合着眼,一字不落,倾听着。

  算起来,他实打实活了二十六年,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读睡前“故事”。

  倒是个新奇的体验。

  直至声音完全消失,瑜舟等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偏头一看——

  幼崽把书盖在脸上,呼吸平稳,已经将自己成功催眠了。

  瑜舟:“……噗。”

  瑜舟强忍笑意,想起身将幼崽抱回房间去。

  哪知刚有动作,幼崽就一下坐了起来,举起手臂高呼:“睡觉……!”

  说完,一把挥开瑜舟的手,骨碌碌一滚,一头栽倒在瑜舟身旁。

  屁股朝天,手臂啪叽搭到他的脖颈处,用力一搂。

  像极了禽类护崽的姿势。

  瑜舟:“………………”

  老父亲只觉要被小破棉袄一记锁喉带走了。

  小崽子嘴里还嘟囔不断:“我会…保护你的…睡吧睡吧……呼…呼…”

  说完,就彻底睡了过去。

  瑜舟心底一暖。

  他艰难地腾出手,好笑地揉了揉幼崽的发顶,柔声道:“爸爸知道了,睡吧。”

  “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ra尼科尔森:《鲁米》

  ————

  (づ ̄3 ̄)づ名单: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孟行2个;y氧、雨馨雪彤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津34瓶;吃糖会变黑、月满北冥、言言20瓶;瑞奇呀、呀呀、蜉蝣5瓶;427420853瓶;雾半1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