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00章 Chapter 100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rtg这一波东歪西倒的失误让对面dw乐了。

  【dw-ken:虽然我们是前辈,但你们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dw-lolo:感谢老板的五杀,感谢老板的fmvp,给老板比心心,啾咪~】

  【rtg-fenn:……】

  dw胜局已定,五人很快把rtg的塔推完,来到泉水面前,也不退出,开始站着打字。

  【dw-ken:你们录热身赛垃圾话的时间,是被安排在哪天了?】

  热身赛的mos官方名称为季前预热赛,通常在年末转会期结束后开始,参赛战队为mpl常驻战队。

  打完预热赛,放个年假,新一届mpl就正式开始了。

  除了输了丢人外,预热赛的输赢对新赛季总积分没有影响,所以两支队伍谈起这场比赛来,都比较轻松。

  【rtg-fenn:我们在二十五号。】

  【dw-ken:啧啧,第一天啊,颜值战队这待遇果然不一样啊?】

  【dw-ken:听说你们代言的奶拿了销冠,不错不错,奶量天团。】

  【rtg-fire:没办法,长得好看确实可以当饭吃[害羞]】

  【dw-ken:……】

  【dw-lolo:……】

  【dw-shine:……】

  可把你给能坏了。

  但这话也没说错。

  听mos高层透露的消息,rtg是目前mpl常驻战队中最出圈的队伍。

  人对美的东西总是有天然的向往,他们的颜值让他们在一众电竞阿宅中脱颖而出,更容易让人记住,群众也更愿意去了解他们到底在从事怎样一份职业。

  rtg如果能在新赛季保持住常驻名额,应该会成为赛方的主推战队。

  也算是正向的文化输出了。

  说不羡慕嫉妒恨,那一定是假的。

  ken在心里为己方的歪瓜裂枣们鞠了一把辛酸泪,决定不在颜值问题上深究,话锋一转道:

  【dw-ken:这次预热赛你们的神秘外援会来吗?来的话一起吃顿饭?】

  rtg几人对视一眼。

  这个问题,他们还真不大清楚。

  之前mdl凡哥是跟了,但那个时候她还没上学。

  但是现在,他们要是提出这个问题,影响凡哥学习了,一定会被j神抽死的吧?

  会吧?会的吧!

  不过就算凡哥去了,这顿饭也是吃不上的。

  于是余火随意敲了几下键盘——

  【rtg-fire:你猜?】

  【dw-ken:……滚。】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然而很快,rtg众网瘾少年感受到了现实的魔幻。

  因为他们接到通知——他们的齐大教练,就在刚刚出了车祸,把腿撞瘸了。

  万幸,对方全责,也自觉承担了法律责任。

  rtg几人赶到医院时,齐裴正在等待手术。

  余火张口就来:“呀、呀、呀!齐教练怎么摔成这样了啊?”

  齐裴本来就疼得龇牙咧嘴,又看到这帮瞪着眼冒傻气的后生仔,气不打一处来道:“不是、后天就要比赛了,你们现在来这干嘛?”

  余火小声反驳:“你留的是基地的电话啊……这能怪我们吗。”

  顾峰将手里的补品放到床头后,直接道:“都奔三的人了,身边连个体己人都没有,自己好好反思反思。”

  “……”齐裴:“……”

  有女朋友了不起哦。

  齐裴摆摆手:“赶紧回去训练吧,我找其他人过来了,用不着你们。”

  包小颂吹了声口哨。

  rtg几人一起起哄:“yoooo~~”

  余火:“是谁?是谁?是我们未来的嫂子吗!”

  这时,病房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

  众人一回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来人卫衣下……两块澎湃的胸肌。

  正是不久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吴桐。

  rtg:“……”

  吴桐将门合上,一转身,就见一群大龄网瘾少年直勾勾盯着自己,不由询问:“…怎么了?”

  “哈哈,没什么,”包小颂干笑两声道:“就是觉得一段时间不见,您又变大…不是,变帅了。”

  余火深沉道:“嗯,型男。”

  吴桐:“……”

  他面无表情看向齐裴,眼神中带着无声的质问。

  齐裴干咳一声:“行了行了,赶紧回去训练听到没有?要是连预热赛都一轮游,就别特么来见我了。”

  别看rtg的网瘾少年们现在表现得对预热赛毫不在乎。

  但齐裴知道,他们比谁都在意新赛季任何一场比赛的成绩

  而且心里对自己目前的实力,在放到mpl中后能有几斤几两,并没有谱。

  苦苦熬了两年,终于重回mpl赛场,他们比谁都想快速打出好成绩,然后向众人高声宣布——

  rtg真的回来了。

  又或者说,rtg从未离去。

  这群年轻的孩子需要定心丸,也需要一点适当的刺激。

  其实有顾峰在,直接去比赛也是没问题的。

  但顾峰带伤,压力不宜过重,不然很容易爆发。

  rtg还需要一颗光是站在身边,就很有激励效果的定心丸。

  “这段时间,教练的问题不用担心,人已经帮你们找好了,不比我差,”齐裴看了眼时间说:“人差不多也到了,你们现在回去时间正好。”

  齐裴轻轻叹了口气,正经道:“我这边有吴桐,不会有问题,比赛加油,我们会看转播的。”

  “临时教练?”余火搓了搓手,紧张地问:“谁啊?也是齐哥的朋友?”

  齐裴神秘一笑:“急什么,见了不就知道了?”

  再找不到借口多留,rtg几人还是犹犹豫豫地离开了。

  他们走后,一直靠在墙边的吴桐才挪到床边,搬了颗凳子坐下问:“你放心?”

  齐裴道:“都老大不小了,有什么放不放心的。”

  吴桐平静道:“你要是真放心,就不会辞了工作巴巴跑回去当教练了。”

  “害,”齐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我又不像你们,创业的创业,开店的开店,没那个天赋,在哪当社畜不是当。”

  “在rtg好歹还能自由些不是。”

  反正他又不缺钱,就是找个地方混混五险一金而已。

  “……”吴桐沉默一瞬,话锋一转问道:“你找谁替你了。”

  这话问的多余。

  齐裴砸了咂嘴道:“还能有谁。”

  吴桐轻轻皱了皱眉,有些不赞成道:“他不合适,我可以去。”

  “得了吧,”齐裴扫了一眼吴桐硬邦邦的肌肉道:“就你这样子,是嫌他们压力还不够大?”

  吴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不解道:“我什么样?”

  “……”齐裴翻了个白眼。

  “你明知道他不可能拒绝你,”吴桐认真道:“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他需要承受的负担。”

  齐裴敛了神色,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声道:“我只是……想让他再看看,好好看看他的战场,他真的…不该离开的,明明——”

  “好吧,是我不甘心,”齐裴抬起头,叹了口气问:“你说,他甘心吗?”

  “我不知道。”

  吴桐顿了一下,说:“我只知道,他的这段旅途,缺一个句号。”

  吴桐说:“站在感性的角度,我赞成你的决定,但我也会…尊重他最后的选择。”

  “这个句号要不要补上,他自己决定。”

  育才。

  对抗赛结束后,所有参赛选手都拿到了离校许可。

  毕竟在荒山野岭摸爬滚打两天,他们已经脏得不行了,亟待洗澡。

  几只幼崽回了一趟教室,带上书包,在走去校门的路上,收到了很多棒棒糖和牛奶。

  育才举办对抗赛的目的并不难猜。

  这所学校每年能持续不断向国内外各领域、各高校输送大批人才,靠的不仅仅是优质的生源。

  得到生源后,如何保持住他们的优秀,不断朝更高处跃进,才是育才的教育理念。

  在这种环境中,带有狼性的竞争必不可少。

  老师在课堂上口述千万遍,都不如让这种竞争可视化来得有效果。

  一年一度的对抗赛就这样被制造出来了。

  每个人人生的起跑线本就参差不齐,所以学校干脆抛弃固有的阶层观念,将所有人放到一个大环境下去对抗、竞争。

  再通过直播,将所有参赛者的状态展现给所有人。

  拼搏与争夺无法避免,但双拳难敌四手,单打独斗无法取得胜利。

  智者的决策影响全局的同时,还需要足够的身体素质支撑行动。

  客观差距真实存在。

  不是怨天尤人,而是承认不足,并尽可能找办法弥补。主动把握一切可能的机遇,趋利避害,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因为有直观对比,瑜路凡几人把比赛打得越轻松,这种特质就越突出。

  几只崽子以前在学校是小有名气,但高年级的人看他们,更多的是看几个长得不错,又未来可期的后辈。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他们在育才,是被所有在校生认可的精神符号。

  以前给幼崽们送零食是投喂,现在更像是考前拜孔像,想要汲取某种力量。

  空手不好,所以得带点贡品。

  瑜路凡本身挺习惯这种眼神,倒是接受良好,但是其他两只崽子感觉自己不太好了。

  林霜霜颤抖道:“凡哥我们快点走吧……怎么感觉他们看我们的眼神这么狂热呢?”

  小星星拒绝参加的决策才是最正确的,他们又不搞什么教,要崇拜者有什么用。

  这一波,是被学校坑了。

  常云起毫无骨气缩在两个女孩子身后念叨:“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瑜路凡将糖一股脑送进书包,点点头道:“不适应的话就跟在我身后,很快就能出去啦。”

  说着,加快了速度,凡哥挡掉了大部分零食,终于出了校门。

  常云起在校门口和她们分开了。

  瑜路凡和林霜霜一起走到住宅区门口,也各自分开。

  瑜路凡轻车熟路走到rtg门前,输入密码开门,却在大厅看到了在这个时间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只见瑜舟坐在沙发上,一手晃着听装可乐,一手翻阅着桌面上厚厚的资料,眉头微蹙,因为过于专注,所以没注意到玄关的动静。

  小崽子鞋子一脱,咚咚咚跑过去,把书包一放喊道:“爸爸。”

  走近了才发现,瑜舟的发梢有些湿润,周围也带着一股清爽的水汽,应该刚洗完澡。

  瑜路凡觉得浑身都痒了起来。

  想洗澡。

  但是……

  瑜路凡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资料,有些纠结。

  瑜舟回神,抬头看到脏兮兮的崽站在面前,又想起母校的传统活动,笑道:“今年对抗赛好玩吗?”

  瑜路凡认真回想一番,点点头道:“还不错啊。”

  这么大片地图可以浪,还有肉吃,总的来说还是挺不错的。

  瑜路凡问:“爸爸以前也参加过吗?”

  “嗯,”瑜舟点了点头说:“每一年玩的不一样,挺不错的娱乐活动。”

  瑜舟见小崽子不断往楼上瞟的眼神,不禁笑道:“去洗吧,有什么一会儿再说,爸爸不走。”

  小崽子放心了,立马往楼上冲去,还不忘朝下喊:“我马上就来,你千万别走啊!”

  大约十五分钟后,瑜路凡头顶一块吸水毛巾冲了下来,鞋子一脱,就跳上了沙发,边擦头边问:“爸爸为什么要看余火他们的数据啊。”

  没错,放在桌面上那一摞厚厚的资料,是近半年来rtg队员的详细数据。

  瑜舟放下资料,开始帮幼崽擦头,顺便解释道:“齐教练受了点小伤,拜托我来带他们一段时间。”

  瑜路凡转过头,看到瑜舟云淡风轻的表情,认真地说:“可是你会很难过的。”

  瑜舟默了一瞬,笑了笑说:“只是一段时间,没关系的。”

  瑜路凡直接点评:“骗人。”

  要不是真的难受,完全可以多看比赛录盘,而不是通过纸上数据来掌握rtg队员的情况。

  瑜路凡又说:“我不反对你接触它,只是现在的你还没准备好,你需要更多的时间。”

  瑜舟一愣,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爸爸有时候真不知道饭饭这么敏锐,到底是不是好事,爸爸希望饭饭能永远快乐。”

  他希望饭饭能一直无忧无虑地长大,却又希望她能有一双明亮的眼,永远不会被人蒙骗。

  可往往知道的越多,就越难获得简单的快乐。

  “没有人能获得永远而真实的快乐,”瑜路凡认真道:“人类的生命实在太短暂,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在蒙昧的无忧无虑中蹉跎。”

  瑜路凡说:“如果虚假的快乐是窥破现实的代价,那我会毫不犹豫选择付出,因为瑜路凡——是一名想要知道更多的现实,想要活在现实的人类。”

  “所以,不要试图转移话题,”瑜路凡坚持道:“你给予我生命,希望你也可以给予我想要的真实。”

  客厅一时针落可闻。

  瑜舟垂着眼,一言不发,片刻后,妥协般地长叹一口气,解释道:“就像饭饭说的一样,rtg是我一手注册的战队,而现在,它明确表示出需要我的意图,那我就会去做,因为这是我种下的因,是我的责任,和时机无关。”

  瑜路凡皱了皱鼻子,理性上,她知道瑜舟说的没错。

  可瑜路凡希望瑜舟再次触碰mos的时候,是轻松而坦然的,而不是像被千斤重鼎压迫一般,逼自己去做。

  瑜路凡说:“只有当你不再恐惧深渊时,才不会被深渊吞没,我想帮你。”

  瑜舟知道瑜路凡的意思,他收起毛巾,揉了揉小崽子的发顶道:“没关系的,深渊对爸爸来说早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小崽子不解地眨了眨眼。

  瑜舟笑着,眸子里的温柔几乎浸出,他道:“因为现在,饭饭在爸爸身边了啊。”

  “其实,在饭饭生病的时候,爸爸确实快被深渊吞没,可是饭饭忽然好了,”瑜舟顿了一下,说:“所以是饭饭亲自告诉我,深渊并不是那么可怕的。”

  他重新拥有了健康鲜活的女儿,就像漆黑的深渊里,忽然有了一盏灼灼生辉的明灯,无声指引着光明的方向。

  深渊并不可怕,因为他不再一人独行。

  小崽子鼓了鼓腮帮子,想了想,认真道:“那我会努力继续保持的,希望爸爸能早些出来。我也同意爸爸带队,但如果有朝一日,你决定正式回归,我会成为你的关卡,你要证明给我看,神梦泽是不会骗人的。”

  想了想,瑜路凡又强调道:“既然你愿意和我分享,那把rtg带好,就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会分担,我可以帮他们。”

  瑜舟笑道:“好啊,谢谢饭饭啦。”

  于是,当rtg几人揣着忐忑的心,推开基地大门时,就看到一大一小坐在一起翻阅他们的档案。

  大龄网瘾少年们惊悚地对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吧阿sir!这么刺激的吗?!

  rtg几乎所有人入队的动机都是狂信徒行为,余火包小颂和李维达更是有长达两年的为爱打工经历。

  而此刻,高冷的偶像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似乎马上就要成为他们的指导……

  他们何德何能啊?

  就、就挺受宠若惊的。

  余火不信邪,上前去试探着问道:“j、j神,您怎么来啦?”

  瑜舟好笑地抬眼反问:“你说呢。”

  包小颂比较直白:“您来给我们当教练啦?”

  “嗯,”瑜舟将桌上的资料整理到一起道:“在齐裴回来之前的训练,我都负责。”

  rtg:“卧——靠——!”

  当年赛方给出的jeffrey玫瑰图,可是全满状态。

  有句话说得好,有些人之所以考一百分,是因为满分只有一百,瑜舟显然就属于这一类怪物行列。

  这种选手联赛史上就没出现过几个,放在基地里当吉祥物都很振奋人心了,被指导的机会更是可遇不可求啊!

  瑜路凡皱着脸揉了揉耳朵。

  就这傻样,什么颜值战队,通通都是假的。

  瑜舟说:“你们的情况我大体了解了,预热赛就不做调整了,但之后我会比较严格,做好准备。”

  包小颂暴言:“您开心就好,虐吧!虐死了算我们的!”

  余火挺直腰板大声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rtg丢脸的!”

  包小颂秒怂,戳了戳他的腰窝提醒:“太绝对了吧……”

  要是预热赛真一轮游,那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话虽如此,但有了主心骨,大龄网瘾少年们身上的彷徨却瞬间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动力。

  瑜神都这样了,还愿意指导他们,他们怎么着都得拿出对得起瑜神的成绩不是?

  “训练训练!我觉得我今儿还能再补三千个兵!”

  时过境迁,rtg早已不是当年的rtg,但有些东西,似乎从战队成立的那刻起,就钉在那,永远不会改变。

  顾峰心中石头落地,松了口气,轻松地朝瑜舟伸出手,笑道:“欢迎归队。”

  瑜舟笑着伸出手,和顾峰的交握道:“我回来了。”

  二十五号。

  rtg网瘾少年们难得回归阳间作息,起个大早,敷一贴面膜,换上新定制的队服,整装待发。

  到达地方后,瑜路凡捧着rtg队员们的牌子,跟在瑜舟身后。

  父女二人要去给rtg做信息录入。

  拍vcr的地方瑜路凡曾经跟rtg一起来过,这里的工作人员还没忘记半年前见过的这只瓷娃娃似的幼崽。

  虽然头发短了,也长高了,但五官还是那套五官。

  瑜路凡一进大厅,就被女性工作人员团团包围。

  “这不是rtg的崽崽吗!这次也跟着一起来了啊,姐姐请你吃糖啊?”

  “rtg的哥哥们呢?怎么没一起进来呀?”

  “哇——凡凡都长这么大了呀!”

  瑜路凡被姐姐包围,乖巧回答:“他们在外面呢,一会儿进来,我们先来登记。”

  我们?

  工作人员一愣,才后知后觉注意到幼崽身旁的男人。

  男人很高,骨架比例优渥,他戴着口罩和帽子,只能看到一双漆黑的眸子,好像长得很帅的样子。

  工作人员一愣,犹豫着问:“您好?请问您是……”

  然后就见他的眼睛弯了弯,似乎在笑:“rtg的带队教练,来登记信息的。”

  “噢噢噢噢!”工作人员立马起身说:“请跟我来。”

  瑜路凡也捧着牌牌跟了上去。

  见男人在和前台对接,工作人员又好奇地问幼崽:“凡凡,他是新加入rtg的教练吗?”

  瑜路凡:“不是新加入的。”

  工作人员:“嗯……?那姐姐上次好像没有见过他啊?”

  瑜路凡直接道:“他是我爸爸。”

  “奥奥……嗯?!”

  工作人员猛地看向男人,震惊道:“原来你爸爸真不是burn啊……”

  别说,两人的眼睛确实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崽子淡定道:“我不是针对burn,可是他这个年龄,想生出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有点不太尊重人体自然发育规律。”

  工作人员:“……小朋友,几月不见,你的语言犀利程度似乎有所提升呢。”

  工作人员忽然想到什么,又问:“话说,tgg解散之后,burn就没有消息了,凡凡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瑜路凡说:“在为更好的未来而奋斗啊。”

  “这样啊……”

  工作人员没太懂,只能继续更换话题问:“你爸爸以前是职业选手吗?哪个战队的?”

  小崽子一脸神秘地摇摇头,说:“不能说,说出来怕吓着你。”

  工作人员好笑道:“这有什么啊?说不定姐姐还认识呢。”

  近几年mos的职业选手,但凡有点成绩的,都来这里做过采访。

  工作人员只当这是小孩中二病犯了,也没再追问,只是塞了一把大白兔奶糖给小崽子一会儿吃。

  信息很快录入完毕。

  瑜路凡跑出去把车里睡成傻叉的网瘾少年们喊了起来。

  小崽子大声道:“起床啦起床啦!”

  然后借花献佛,一人发了一颗奶糖。

  rtg众人打着呵欠吃了糖,开始排队化妆,录制视频。

  rtg依旧是造型团队最喜欢的战队,因为工作量小,又出效果,谁能不爱啊。

  进入采访室后,rtg几人各自坐上座位,采访开始。

  提问者:“这个环节rtg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这次参加的赛事不一样,请问队员们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触呢?”

  余火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回答道:“嗯…化妆师的水平似乎渐涨了。”

  “……”提问者:“哈哈,fire真幽默,是你们太帅才对。”

  余火挠挠后脑勺谦逊地说:“哪里哪里……”

  提问者将话题拉回来,又问:“请问这次参赛,rtg对于成绩有什么样的期许呢?”

  “这个嘛……”包小颂说:“就……一直赢吧。”

  提问者追问:“具体一点呢?金锅?银锅?”

  包小颂挠了挠脸,不着痕迹看了最在后面带孩子的瑜舟一眼。

  他们其实挺想在偶像面前表现一下的,但是想了想,好像无论怎么说,都像小孩在邀功一样。

  毕竟瑜神在这个领域里,已经走得太远了。

  j神不在的时候,他们可以毫无负担大放厥词,但现在j神看着呢,压力山大。

  包小颂心里默默叹息,前辈太强,搞得他们好被动。

  追星真的好难哦!

  于是,包小颂说:“无了,就一直赢。”

  提问者:“……看来这半年你们经历了很多啊。”

  以前rtg可没那么难采。

  提问者决定犀利一点,她问:“mos联赛主办方亲口承诺过,只要你们能在两年内重新登顶,就可以续用老rtg的连胜战绩,解锁龙九子荣耀呢。”

  “rtg是mos举办联赛以来,距离这项荣耀最近的国内战队,大家对你们都有很大的期望,你们心里难道没有一点想法吗?”

  余火和包小颂默契闭嘴。

  时言简短道:“有,想赢。”

  李维达说:“电子竞技,菜是原罪,这个大家都知道。人心好恶苦不常,好生毛羽恶生疮,比起被舆论裹挟,rtg更愿意在赛场上用实际行动展现想法,用成绩说话。”

  提问者:“你们对简誉程当年的行为,没有一点怨怼吗?”

  顾峰说:“正是因为我们心怀不甘,才坚持至今,我们从未忘记曾经的辉煌,也在努力追赶,我们会将这些情绪化作动力,载重前行。”

  “一切已经发生,我们无法挽回,但我们还有很长的未来,只要有我们在,向导之河的河水就不会干涸。”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们会以痛苦和磨难为养料,登上山顶,再俯瞰曾经。”

  作者有话要说:822,多加500字,修了一点内容。

  (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ead●watch▲90瓶;离枝30瓶;清欢10瓶;蜉蝣5瓶;千玺的乖乖3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