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02章 Chapter 102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

  愿意。

  不愿意。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顾峰没能给出答案。

  瑜舟没有急着追问,只是用双手托住下巴,垂眼看着桌上的资料分析道:“他们还在上升期,技术和身体素质每个月都有稳定提升。”

  “可是你不一样,”瑜舟冷静地陈述事实:“你的上升期已经结束,之后想要迈进每一步,不仅要靠努力,更需要一定运气。”

  当人触碰到自己的壁垒后,想要再往上突破,需要付出更多的汗水,更需要想办法规避伤病,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进行积累。

  但以顾峰现在的情况,能够维持当前状态就已经很厉害了,他想要打完整个赛季,就更需要照顾好吃饭的家伙事,继续突破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将现在的rtg看作一个由形态各异的木板围成的木桶,那顾峰就是最高的那块挡板。

  他的打野风格就像一张可以兜住水的网,均匀地罩在每块材质不一的木板之上,以此提升rtg的综合能力。

  然而,余火他们正处急速上升期,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与顾峰平齐。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超越顾峰,触摸到更前方的壁垒。

  问题就出在这。

  一般情况下,一支队伍中的选手都是互补风格,刚柔并济。

  rtg的选手组合却违背了这个规律——他们的打法和风格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不相干。

  只是因为有顾峰这个强效粘合剂,才能在比赛中各自大放异彩,这是只属于rtg的打法。

  同理,等顾峰兜不住底,没办法和他们共同进步的时候,rtg所用战术的寿命也就到头了。

  如果顾峰赛季中途手伤加重,那这个时间点会更早到来。

  顾峰紧紧皱着眉,沉默很长时间才低声道:“就算手伤加重,我也还可以带完他们春季赛,我的技术还够用。也会尽快找到合适的接班人。”

  瑜舟问:“如果没找到呢。”

  顾峰抿住唇,片刻后说:“我会继续打。”

  瑜舟平静的注视着他的眼睛说:“你知道这样做以后,会发生什么。”

  其他人还年轻,可顾峰已经到年龄了。

  职业圈从不缺少因为状态下滑还坚守战场,然后被水友骂得一文不值后才落寞退役的选手。

  “我知道,”顾峰说:“只是我还能打,所以想送他们最后一程而已,第一届mpl如果能赛出不错的成绩,以后的路也好走一些。”

  瑜路凡皱了皱鼻子,插话道:“我知道你是怕他们知道后,顾忌你的伤势在赛场上放不开手脚,影响比赛状态,但这件事情不会只有负面影响。”

  瑜路凡说:“没有经历过打磨而轻易得到的成就,就是豆腐渣工程,经不起意外。如果他们连自己的队长带有伤病这件事都没办法消化,那只能说明,他们还没准备好。”

  rtg这几年走得是比较艰难,但除去时言外,网瘾少年们一直被顾峰保护得很好,小风小浪不断,但狂风巨浪却是没有的。

  安稳日子过久了,也是需要刺激的。

  顾峰当然明白,他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声问:“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吗。”

  瑜舟适时开口道:“如果你同意,我会按照这个方案,给rtg架构一套灵活性更强的战术,尽可能给你减负,增加你的职业寿命,也保证如果你的伤势出现突发情况,临时换人也能打出正常水准。不过,这需要其他队员的配合,有人要改技术。”

  瑜舟顿了一下,继续说:“改技术是一件需要很强决心和毅力的事情,我们时间紧迫,无论最终选择谁来做这件事,他的心里不能有…认为队长还在,出错了或者做不到,还有队长兜底的想法,他必须做到,否则这个赛季rtg的成绩不会理想,希望你能明晰。”

  顾峰沉默地点了点头。

  瑜舟话锋一转说:“如果不同意,我会沿用现在的战术进行优化,并用最短的时间,将其他队员的水平提升至与你同阶,不考虑那么多,我们一起尽量往上走,尽量多走。”

  当木桶的所有木板都变成一样高了之后,顾峰就不需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拉高水位,rtg会迎来短暂的巅峰期。

  能坚持多久,就取决于顾峰的状态了,他可以,就能继续往上,不行了,再根据新来的接班人的情况,下赛季再战。

  瑜舟说:“无论选择哪条路,都有对应风险,不过高风险高收益。顾峰,现在你是队长,只有你自己坚定下来,才能带着他们继续走下去。”

  “选择哪条路,做不做出改变,你来决定。”

  “他们人是傻了点,但抗压能力远比你想象中的强大,”瑜路凡认真道:“你实话实说能够带给他们的,不只有打击。人生的重量是靠责任与挫折积累的,他们需要成长。”

  顾峰没说话。

  瑜路凡说:“让自己一手奶大的孩子出去闯荡,确实让人很担心,但是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因为未来的战场,他们迟早要自己面对。现在告诉他们,至少还有时间调整心态,何苦拖到最后一刻不欢而散?”

  会议室一时沉寂下来。

  半晌,顾峰忽然站起身来道:“抱歉,给我几分钟,我需要想一想。”

  瑜舟点了点头。

  顾峰离开会议室后,瑜路凡拖着椅子坐到瑜舟身边问:“他会做出最佳的选择的。”

  顾峰是一个佛系青年没错,但他不是真的无争,否则也不会领着新rtg磕磕绊绊走到现在。

  他心里是希望rtg走得更好的。

  瑜舟笑了笑,同样道:“爸爸也相信他。”

  十分钟后,顾峰重新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顾峰的眼底闪过一丝决绝,他给出答案:“我会告诉他们的,接下来的训练任务,拜托了。”

  rtg众人刚起床,就被叫到了会议室。

  此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入眼皆是大写的懵圈。

  再看看坐在首座的顾峰。

  旁边靠在椅背上,垂眼看文件的瑜舟。

  以及盘腿坐在椅子上,正杵着下巴拿犀利目光打量他们的凡哥。

  几人彻底茫然了。

  这三庭会审的架势什么意思?他们预热赛发挥的还不错啊?

  有必要专门召集起来搓一顿吗qaq

  顾峰看着他们傻气直冒的模样,忽然不大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了。

  顾峰叹了口气道:“坐下,别全部杵在门口。”

  网瘾少年们听话地找空位坐了下来。

  余火抻着脖子问:“队长,发生什么了?rtg又没钱了?”

  包j神脑残粉小颂立马指责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在诅咒我们瑜指导破产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忘恩负义!”

  “……”余火:“包子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香喷喷的肉包子了。”

  包小颂撑着额头:“呵。”

  李维达带着时言往旁边挪了挪,远离污染源。

  然而很快,顾峰说出来的话,将轻松的气氛一扫而尽。

  顾峰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为了确定新赛季的战术安排,然后快速投入训练。”

  余火眨眨眼,不解道:“我们的战术不是一直都在用吗?而且用得挺好的啊?”

  “这就是今天找你们来的另一个目的,”顾峰顿了一下,直接说:“其实去年的时候,我的手腕就一直有些问题,只不过还没造成很大的影响,就没和你们说。”

  rtg几人一愣。

  顾峰说:“但是今年下半年开始,我的伤势开始浮动,虽然暂时没有影响操作,但很有可能突然恶化,所以rtg需要一套全新的战术,来预防这种情况的发生。”

  余火愣愣地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包小颂愣愣地答:“你傻啊,说了去年啊。”

  余火:“我怎么没发现?”

  李维达:“能不能闭嘴。”

  时言眼眶有些泛红,紧抿着唇,不说话。

  “卧槽……”

  余火缓过初闻时的那股懵劲儿,猛地站了起来,椅子顺着地板擦了出去,发出巨大的声响。

  包小颂红着眼,却不忘拽住同伴,避免这人做出什么莽事。

  余火生了一双眼角上扬的长目,由于十多年扎实的戏曲童子功,瞳孔较旁人更加有神,他嘴欠成这样还能安然无恙长大,这双眼睛功不可没。

  而此刻,这双眼却氲上了水雾,他被人拽住,只能瞪着顾峰问:“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瞒着我们!我们有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余火吼完,忽然没了底气。

  他们好像确实没做过什么有担当的事情,唯一值得称赞的,可能只有死皮赖脸留在rtg不肯走了。

  余火背过身,仰起头,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问:“你是不是很快就不能和我们一起打游戏了?”

  “……”顾峰说:“我尽量留久一些。”

  包小颂小声道:“可是这是我们一起参加的第一届mpl。”

  “我以为我们还会并肩作战很长很长时间的…”包小颂吸了吸鼻子说:“你不在了,我们继续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顾峰紧了紧拳头,用轻松的语气安慰:“我退役也不会离开rtg的,只是不当选手了而已,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李维达摇摇头说:“那不一样,就像当年的rtg,散了就是散了,就算人再回来,也永远回不去了。”

  “队长,你明明也经历过,这怎么会一样呢。”李维达倔强道:“如果不是原本的人,去做这件事还有什么意义。”

  瑜路凡皱起眉,反驳道:“你们刚开始聚在一起,就是因为拥有同样的信念,只要初心不改,人无论在哪,心永远是在一起的,怎么会不一样呢?”

  李维达抿着嘴低下头,用沉默抗议。

  余火弱弱地反驳:“就算目标相同,但人不对,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瑜路凡严肃道:“你的意思是两军正在交战时,你还要挑剔和自己一起冲锋陷阵的队友到底是谁吗?明明所有战士都在为了保卫而战,你却还要看军衔和兵种,把战友分作三六九等吗?”

  余火一缩脖子,气弱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瑜路凡冷冷地说:“照你这么说,顾峰早在老rtg解散的时候,就该一起走了,毕竟那个时候你们对他来说,什么也不是,他这样做了吗?”

  李维达小声道:“……没有。”

  瑜路凡扬起下巴继续道:“再者,你们进入rtg之前,知道自己会和谁成为队友吗?知道你们彼此能够相遇吗?知道大家拥有同样的展望吗?”

  几人不说话了。

  瑜路凡代替他们回答道:“你们不知道。”

  “但是你们仍然成为了并肩作战的队友,不是吗?”她环视着几人年轻的脸说:“当然,你们可以说自己一开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某个人,然而现在这个人就和你们呼吸着同一空间的二氧化碳,你们是选择性眼瞎了?”

  瑜舟对于rtg几人来说咖位太大,反而不适合开口,很多话只能瑜路凡来说。

  瑜路凡指着瑜舟道:“你们看看他,他当年身陷囫囵,被迫离开赛场,他有放弃过他的信念吗?他是没在战场上和曾经的队友并肩作战了,但他也用了自己的力量保护了rtg不是吗?”

  几人偷偷扫了眼从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像是没听到他们不理智发言的rtg创始人,忽然心虚起来。

  好像……作过头了?

  余火还是挣扎着辩解道:“凡哥,你不懂,我们和队长相处这么久,早就习惯了……”

  “习惯什么?习惯了顾峰给你们擦屁股吗?没有顾峰就不上厕所了是不是?”

  瑜路凡毫不留情点评道:“你们简直就是一群被长辈们宠坏的孩子,什么都想要,仅仅是因为队友重伤下场,就闹着脾气想要消极怠工,那未来rtg迎来新的战士,你们要如何与他相处?”

  包小颂试探着回答:“我们…就、就那样处呗?”

  “你们今天的言论,让我不相信你们真的能做到,”瑜路凡冷酷道:“连自己一时情绪都没办法控制的人,谁能安心将rtg的未来交到你们手上。”

  包小颂服软说:“别骂了别骂了,凡哥我们错了。”

  时言忽然道:“rtg收留了我和时潜,你们都是我的恩人,无论如何,我会努力打下去的。”

  瑜路凡重新坐下道:“想要重获信任就拿出行动来让人看到,如果还想和顾峰一起打更长时间,你们就必须在春季赛开始前完成技术的改变,不要到最后因为自己的摸鱼耍滑失去向上的机会,再来抱怨世道不公。”

  说是说不过的,打也打不过,几人彻底失去还嘴的勇气,低着头,跟鹌鹑一样:“做做做,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绝对不会摸鱼的!”

  小崽子不置可否,往后一靠不说话了。

  瑜舟慢慢开口道:“既然决定做,就好好做,不要让你们的队长失望。”

  “明天训练准点,我会把每个人的新训练计划给到你们每个人手中,”瑜舟说:“这是你们攀登过程中第一道难关,不要退缩。”

  获得台阶,几人重重点了点头,很知好歹地顺着下了。

  “好了,散会。”

  顾峰带着rtg网瘾少年们离开后,瑜路凡将瑜舟面前的碟片全部揽到怀里说:“我看录盘,你不要看,我会写分析给你的。”

  瑜舟无奈,不是很赞成地争取道:“饭饭,记录太多了,爸爸来就可以了。”

  “不行,”小崽子坚持道:“我熬一天夜身体不一定会垮,但你的脑神经一定会造反,乖乖在这呆着写报告,别妨碍我做事。”

  “……”瑜舟:“……”

  “好、好?”

  作者有话要说:由于我三次身处动荡行业,最近搬家 跑图,三天飞三个城市搬砖玩的就是刺激,更新时间估计会跟着航班时间一起摇摆orz

  我努力多写,如果欠了只能过了这段时间再给补上了qaq

  感谢支持,鞠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