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04章 Chapter 10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瑜路凡离开的想法刚出现,神梦泽的金雾就像是会意了一样,开始朝同一个方向汇集。

  金色粒子缱绻在一起,彼此纠缠,逐渐连成一条磅礴的路,路的尽头是一片虚无。

  这个变化让瑜路凡再次顿住脚步,仰着头,皱眉观察着金雾。

  狌狌有些惊讶,他捋了捋胡须道:“最近神梦泽的边际扩张飞速,我以为只有金雾的浓度和数量有所提高,看来不止如此。”

  想来也是,依托金雾生存的神梦泽生灵智力有所进化,那必然是金雾先有所改变,才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以前的金雾更像是无意识的物质,只会在神梦泽的上空随气流游荡。可现在的金雾却初具生命雏形。

  说不定过不了多久,神梦泽便会出现除了他们之外的第二种生命形式。

  瑜路凡试探着走了上去,就受到金雾的热烈欢迎。

  金色颗粒们争先恐后攀上她的四肢,亲昵地打着转,不肯离去。

  瑜路凡抬起头,眯着眼仔细观察一阵,发现这些颗粒的个头似乎变大不少,白金色光芒之下好像有模糊的形状正在分化。

  虽然说不清这种变化到底为何会现在出现,但对于神梦泽来说,不会是坏事。

  因为金雾拥有了创造的能力,说明神梦泽或许正在摆脱与mos之间的牵连关系,逐渐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算有朝一日mos游戏服务器全面关停,这里的世界也不会停止运转。

  瑜路凡正用指尖轻轻托着金色颗粒观察,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指再次出现短路般的闪动,比第一次大了很多。

  瑜路凡皱了皱眉,暂时收了心思。

  “凡哥,你该回去了,”狌狌笑着说:“他需要你。”

  狌狌仰起头,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忽然道:“今年的初雪来得是有些早啊。”

  瑜路凡看了眼天空,两只毛绒绒的耳朵动了动,道:“我还没见过雪。”

  狌狌说:“凡哥现在回去,就能见到了。”

  瑜路凡看向狌狌。

  狌狌说:“凡哥,回去吧,我们还会再见的。”

  躺在床上的小崽子闭着眼坐了起来,打着呵欠揉了揉眼睛。

  瑜路凡爬下床,走到墙边,一把拽开遮挡住窗户的窗帘,就看到浓郁的夜色中不断有白茫茫的颜色飘落。

  基地里早就开始供暖,所以瑜路凡并不觉得寒冷。

  瑜路凡垫着脚尖看了会儿,便出了门,先去了趟瑜舟的房间,又往训练室跑去。

  二楼的备用训练室的门缝内果然还能看到亮光。

  瑜路凡将门轻轻推开一个小口子,一股寒冷的空气瞬间从门缝内涌出,让她有了真实的过冬的感觉。

  瑜路凡揉了揉有些痒的鼻子,眯着眼朝门缝里看去。

  就见瑜舟正靠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盯着屏幕,手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着。

  瑜舟的右手边放着一个几乎盛满的烟灰缸,旁边摆着一盒已经干瘪的烟盒,和一只打火机。

  训练室内的空气净化器功率被调到最大,正嗡嗡运作,暖气带来的温度早已被冲散,只余冷冰冰的凉气。

  尽管如此,瑜路凡依旧能闻见淡淡的烟草味。

  这是瑜舟身上不常有的味道。

  然后,瑜路凡就光明磊落推开门,打着呵欠走了进去。

  瑜舟听到动静,转头一看,手指顿住,有些心虚。

  瑜路凡已经恹恹地走到他的身后,幽幽道:“游戏好玩吗?”

  头部自旧伤处蔓延开的持续性神经痛,让瑜舟慢了半拍才想起这茬,连忙将游戏画面切掉。

  他侧身挡住烟盒与烟灰缸,才转头看向浑身环绕着低气压的小崽子。

  瑜舟眨了眨眼,双手合十,态度诚恳地说:“…爸爸不是故意的,下次不这样了。”

  烟熏火燎半个晚上,让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瑜路凡看得出瑜舟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只是冷哼一声道:“骗人。”

  说罢,瑜路凡转身跑下楼,去茶水间接了一杯热水,重新回到楼上,塞到瑜舟的手里道:“年纪这么大了,也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

  掌心处传来阵阵热度,瑜舟才后知后觉感到些寒冷,下意识看了眼窗外,才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雪。

  瑜路凡将桌面上的火机和香烟拿走,又跑到门边关了空气净化器,还顺便开了空调,无情道:“冷空气不会产生冻龄效果,只会让你的身体坏得更快。”

  看到依旧满满的水杯,小崽子不满地皱起眉说:“端着干嘛,喝掉。”

  瑜舟听话地抬起水杯,将温度适中的水渡入口中。

  热腾腾的温度进入胃里,自内而外温暖着他的身体,成功让有些僵硬的肌肉松弛下来。

  下一刻,又见小崽子变戏法似的拿出他放在房间里的药瓶,递到他的跟前说:“吃药。”

  瑜舟呵出一口气,顺从地接过瓶子,就着剩下的半杯水把药片吞了下去。

  刚想开口,就见小崽子伸出手掌抵制道:“别说话,我不想听你狡辩!”

  瑜舟闭上了嘴。

  瑜路凡这才拖了颗椅子坐到瑜舟旁边,拿起桌上的录盘分析看了起来。

  瑜路凡是很不爽,但她做事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也有责任。

  与其嘴一顿瑜舟,不如快些把剩下的事情做完来得有效。

  抛去对两人之间的羁绊与情感,瑜路凡必须承认,瑜舟这种人无论放在哪个行业,只要他想,就都能做出常人难及的成就。

  这世上没几个能从精神障碍的压迫下缓缓站起,没好全就敢亲自在病因上蹦迪,还能把事情高效完成的人。

  如果一个人的意志力强大到能够战胜不可逆的客观现实,那这个人做到怎样的事情,都不会有人感到奇怪,也生不起挑战之心。

  比如现在,在瑜路凡睡着的短短一小时内,瑜舟已经完成录盘分析,连战术对局的模拟也做完了大半。

  一般情况下,成型的战队很少会出现大改战术的情况,只会贴合队员技术尽量进行战术创新,提升综合战力,但每个人的队内职能并不会发生变化。负责游走的选手不会忽然成为主攻手,负责当盾的也不会去gank。

  可rtg情况特殊。

  要给顾峰减负,势必要有人接手一部分他的支援工作,维持战队的玫瑰图基础平衡。

  有人接替顾峰,团队输出就会减弱,就需要综合型选手转型攻击手来填补输出漏洞,以此类推,牵一发而动全身。

  同时,不是每位选手都有改技术的条件,这也是瑜舟为什么要如此细致地整理网瘾少年们资料,并进行模拟以求找出最平衡状态的原因。

  因为如果没有选到对的人,这道坎没跨过去,就废了。

  而在瑜舟的最终版方案中,余火和时言的名字上被画上了重点符号。

  瑜路凡并不觉得意外。

  时言吃过很多苦,韧性很强,且很有天赋。

  最难得的是,他的天赋不是针对于某个位置而言的,或许是因为成长过程中受的磨难太多,让时言拥有了一种强大的包容性和非常难得的细腻。

  时言玩adc的初衷,并不是因为他多么擅长或者喜欢这个位子,只是因为这个位置好赚钱而已。

  毋庸置疑,时言是rtg所有选手之中,可塑性最强的那个。

  至于余火……

  虽然在平日里看着是最不靠谱的,但别忘了他转行之前也是干的吃苦的事。

  从小到大,无论寒冬酷暑,日复一日练习,早就让他拥有了寻常人难以拥有的意志力,别看他现在打法莽,真要论起细致来,也是不会输给时言的。

  只不过打了职业后放飞了,再加上前十几年压得太狠,扯回来有点难,但也不是不可以。

  瑜路凡循着训练计划能看出的蛛丝马迹问道:“你是想让余火从主攻手转游走选手,让时言放弃放弃攻防兼备,拉回属于余火的输出,对吗。”

  “没错,”瑜舟点头道:“他们两个是最合适的人选,也是能用最小变动打出最大效果的秘密武器。”

  瑜路凡挠了挠下巴说:“那么顾峰就从野辅转为干扰位。”

  顾峰的打法一向海纳百川,那么换个思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让他去淹别人的船即可。

  这样工作强度也会大幅度下降,毕竟淹到就是赚到,而且技术在那,很少有人能抓住他。

  至于包小颂和李维达,发展的方向变动不大。

  包小颂原本是纯t,这次则需要转为攻防手,而放弃的那部分防御则由李维达补上。

  这样一套改下来,只要成功,rtg就像一张难缠的蜘蛛网,如果能够在夏季赛之前磨合完美,冲一冲世界赛也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框架,瑜路凡把瑜舟挤走,将剩下的对局模拟快速完成。

  训练计划敲定完毕,瑜路凡关掉电脑,面无表情看向瑜舟,一言不发。

  瑜舟无论是对于小光球,还是现在的瑜路凡,都是特殊的存在。

  他给予她们生命、灵魂、意志,是一个纯粹热烈的人。

  这让凡哥每次被便宜爸爸驴,都没办法找到绝对正确的处理方法。

  思考半晌,瑜路凡也只能再次严肃强调道:“你每次越过我单独接触mos,我都会知道的,神梦泽不会骗人。还有,rtg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以后的模拟战我来做,请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爸爸,不然我们脆弱的亲子关系很容易碎掉。”

  瑜舟闻言,静静地看了幼崽一会儿,勉强扯了扯嘴角道:“有时候爸爸会有一种感觉,明明爸爸一直看着饭饭长大,却对饭饭的一切一无所知。”

  “饭饭的病为什么会忽然痊愈,又为什么会成长成这样的人,我都不知道,甚至没有了解的渠道,你就这么突然出现了。”

  他无奈地笑了笑说:“饭饭在爸爸看不见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就变得足够强大了,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做饭饭的爸爸。”

  瑜路凡低下头,闷闷道:“这不是你的错。”

  瑜舟看向漆黑的显示屏,眼神却没有聚焦,像是透过漆黑的屏幕,在寻找着落点。

  他道:“我很多时间都觉得,连接我和饭饭的,似乎只有单薄的血缘关系和……神梦泽。”

  瑜舟从不认为血缘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因为他不认为他和傅云、瑜昌淮之间的关系能算作亲人。

  瑜路凡就像是连接他和过往辉煌与不堪的纽带,因为他的不甘而出现,有着与他如出一辙的意志,又比他更真挚、热烈。

  所以瑜舟很怕,他害怕自己真的无法再次面对神梦泽,面对热爱的一切,瑜路凡会再次消失。

  他们的关系就像是被架在空中的气泡,梦幻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破碎,就算他小心翼翼捧着,也无济于事。

  瑜路凡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瑜舟认真道:“不会哦,就算你不能很快回到神梦泽,我也不会离开的。”

  瑜舟一愣。

  瑜路凡跳下椅子,拿两只爪子拽住瑜舟的手道:“你所深爱的一切,都是你坚实的后盾,而不应该成为你的负担,你不用迫切地想要和神梦泽重新建立联系,只要有我在,神梦泽会一直等着你,我们都相信你。”

  瑜路凡一字一句慢慢道:“瑜舟,你要记住,我们因你而生。”

  “所以,哪怕你的意志被全世界遗忘,我们也会一直一直在这里,永不背叛。”

  瑜路凡爬上瑜舟的椅子,主动给了爸爸一个拥抱道:“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们的关系一点也不脆弱,我在这里,现在在,以后也在,瑜路凡永远不会再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