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18章 Chapter 118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九月一号,mpl总决赛正式打响。

  两支队伍入场时,观众席掀起的声浪呼天啸地。

  众人不断重复着rtg与dw两支战队的名字,呼声一时之间不分伯仲。

  解说a慷慨激昂地说:“今天这场比赛不仅仅是战队与战队之间的较量,也是mos现存两名老将之间的比拼!对没错,就是fenn和ken!”

  解说b笑着圆场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据说两位队长私交甚笃,你不要带节奏。不过,就我个人而言,今天这场比赛确实是我最期待的。”

  “到底是rtg能够成功向王者重临的目标迈进一步呢,还是dw抓住机会,成为新王!”

  瑜舟和齐裴一个在饮水机前罚坐,一个在教练席罚坐,几只崽子与往常一样占了vip区五席座位。

  育才还没开学,所以时潜这次没有落单,也跟了过来。

  而此刻,凡哥的脸被导播投到了大屏幕上。

  ——由于前段时间的亲子游戏互动,瑜路凡最近的热度很高。

  不知道是哪个机灵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她,就让导播疯狂给镜头,试图掌握财富密码。

  解说立马应景地叭叭道:“我们rtg的锋火嗦面条崽崽也来到了现场!”

  感受着四周越来越多的视线,瑜路凡将棒棒糖换了一边叼着,目不斜视,丝毫没有互动的打算。

  被罚坐的瑜舟微微皱眉,眼神一冷。

  dw的替补忍不住往旁边又挪了两个座位。

  明明大家都是替补,rtg这位怎么这么可怕呢……

  叶星恒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以前瑜路凡愿意在rtg的直播间和水友互动,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流量能够给rtg带来经济价值。

  可现在,水友们在这个直播间刷的礼物又进不了rtg的金库,瑜路凡当然不愿意浪费表情。

  而且这帮人依然将瑜路凡当做只是打游戏厉害,但心智与普通幼崽无异的孩子。

  他们完全不顾本人意愿,在这种大型聚众活动前,抱有目的地将瑜路凡暴露在大屏幕上,连提前商议都没有,更别提走正常的合作程序,完全就是一副白嫖嘴脸。

  如果瑜路凡有任何反应,那么下一步就该是引导她说出一些能够引战的观点,以此赚够流量。

  然而,主办方这一波算盘注定打空。

  财富密码是在这,但输入密码以后这扇门愿不愿意开,还得看门的意愿了。

  果然,可能是接到通知,解说又试着朝瑜路凡抛了几次话题。

  瑜路凡当然一次都没接,只是在最后,淡淡抬眼,扫了一眼解说所在的地方一眼。

  大屏幕如实将她的反应记录下来。

  “额……”解说莫名有些气虚,尴尬地道:“看来崽崽只想安静地看比赛啊,那我们就不打扰啦。”

  官方直播间内,水友们对瑜路凡的反应评价褒贬不一。

  【…………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 1,不过想想也是,小小年纪打游戏这么厉害,估计素质教育也就那样了。】

  【她家长是谁啊?有人生没人养?】

  【看到前面智障发言笑了,现场明显是想带崽崽节奏吸引流量,崽崽不回应是因为她有脑子,明白吗?草履虫们。】

  【呜呜呜崽崽好聪明,这次主办策划组也太恶臭了吧?嘴脸不要太难看。】

  【呵呵,真就是硬洗呗。】

  【说洗的,我弟弟家的孩子在育才上学,跟我说崽崽在育才名气很大,上学期还个学校贡献了一堆奖杯,要是她素质教育不过关,我看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卧槽!牛掰啊!】

  【能在育才读说明家境很不错,但我记得崽崽在rtg还住老弄堂的时候,就在了?】

  【emmmmm……这个问题……张秘书,快去查一下。】

  【张秘书:报告老板,育才对于学生的背景保密做得很牛逼,查不到呀!】

  【而且里面的小孩的家长个个都是人精,问不出来的。】

  【不是吧你们,她家长是谁的信号已经这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

  【!谁!】

  【 1,不过猜到的人最好不要多嘴,毕竟人家自己没有刻意公布,说明不想被打扰,做个人谢谢。】

  【别涛这个了,比赛快开始了!】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分钟。

  led屏上播放的是赛季初时众人录下的vcr,粉丝都听麻木了。

  rtg众人正在调试外设。

  真到了这一刻,网瘾少年们反而像是忘记了什么是紧张一样,在一干摄像机下依旧不忘插科打诨。

  余火小声道:“讲道理,这个季后赛打得贼爽了,能走到这一步,不亏。”

  包小颂翻了个白眼说:“滚边儿去,我可不想停在这里,我还想进全球赛溜达溜达呢……最好能变成常驻。”

  李维达:“一定要去。”

  时言:“想和oce打。”

  众人闻言,惊悚地看向时言。

  时言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慢半拍又道:“也想和于燃前辈打,要是大家都能上去,就好了。”

  余火一愣,挠挠头道:“是啊,要是能一起走就好了。”

  由于aga上一场在dw手上败北,所以两队到现在都没有相遇。

  如果rtg今天胜利,在全球赛之前,两队将不会碰面。

  如果rtg今天败北,那么两队极有可能共同竞争第三种子位。

  那样的话,他们就不可能一起去了。

  会很遗憾。

  包小颂咂咂嘴说:“哎呀…不能输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余火道:“dw输一局也没什么,反正全年积分最高,横竖是保送。”

  包小颂:“别说的像我们一定会赢一样啊。”

  比赛一分钟倒计时的声音响起。

  顾峰照例将队员们的外设挨个检查了一遍,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最终确认。

  下一刻,却忽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场馆内响起。

  “……只要有我们在,向导之河的河水就不会干涸。”

  “我们会以痛苦和磨难为养料,登上山顶,再俯瞰曾经。”

  顾峰摆弄键盘的手一顿,片刻后,用手指缓缓拂过每一颗键,轻声道:“我们要…一起登上山顶。”

  他用指节轻轻扣响键盘,笑道:“不会留下遗憾的。”

  比赛正式开始。

  刚开局,双方皆是全力以赴。

  第一局,rtg胜,比分1:0

  第二局,dw胜,比分1:1

  第三局,dw胜,比分1:2

  第四局开场,众人不由捏了把汗。

  dw再下一场,rtg就要再次败北了……!

  好在,rtg在团战时抓到dw的一个小失误,一鼓作气拿下胜利。

  自此,比赛来到第五局。

  刚开局,dw五人就放弃以往的策略,直直朝rtg的野区奔来。

  rtg被凡哥磋磨了这么长时间,迅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分散开来防御。

  ken像是没看到一般,牢牢盯着顾峰正在打的buff,蠢蠢欲动。

  顾峰扫了一眼ken所在的草丛,又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继续刷野。

  解说a解释道:“其实打到现在,大家都已经有些疲倦了,玩的就是心理战。”

  “ken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进行gank,可实际上是为了对rtg施加心理压力,从而产生防御上的漏洞。”

  解说b:“不过好在rtg对于自身的排兵布阵是自信的,并没有做出冲动的改变。”

  dw见战术无效,没有与rtg僵持太久,快速回去刷经济。

  然而rtg却罕见地进行了野区入侵。

  解说a:“rtg这是想把刚才dw过来时落下的经济差拉大啊!有些铤而走险。”

  随后,双方在野区爆发小规模团战。

  半分钟后,dw输出位半血撤退。

  rtg小优势。

  然而没过多久,dw再次举团来袭,不惜牺牲己方上单和中路,将rtg的节奏打碎,把时言送回了家。

  rtg主c被人摘下,局势逆转。

  dw趁机拿龙,领兵突进,连下rtg各路一塔。

  rtg野区压力倍增。

  观众席的众人不由为rtg捏了一把汗。

  时潜有些焦急地问:“一塔掉的太早了,情况是不是不妙啊?”

  林霜霜也肃着小脸道:“根据数据来看,确实掉的太早了一点,双方经济差会越来越大的。”

  瑜路凡道:“他们已经把能学到的,都学走了,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们。”

  叶星恒道:“他们会赢的,因为他们比谁都渴望这场胜利。”

  rtg机房。

  余火问:“队长,小时老被强换,保不住……咱要不要搏一搏?”

  顾峰面色平静道:“没事,一会儿听我指令。”

  余火:“诶好嘞!”

  三十五分钟,两队于河道爆发大团战。

  rtg经济劣势,有些不敌。

  时言再次被对方极限一换一带走,随后余火、李维达相继被送回泉水。

  dw还剩三人,ad被送了回去。他们状态一般,但没有选择迂回,而是打算强硬一波突破,结束比赛。

  包小颂和顾峰分散开来,进入野区。

  解说a咂舌道:“rtg这局危险了啊……第五局了,就差一点。”

  解说b:“如果他们两个能守住这一波,说不定还有逆风翻盘的机会。”

  “我看难。”解说a:“fenn和包子的状态不算好,而且dw中路还在,清兵很快。”

  果然,话说着,dw几人已经过了中线,眼看就要摸到rtg的高地。

  包小颂已经护在塔下,像是要准备背水一战。

  解说:“奇怪,fenn呢?麻烦导播切一下rtg视角。”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从野区窜出,直直砸入dw几人的队形当中。

  几人猝不及防,或多或少吃到了伤害,紧急后退。

  那道身影没有就此收手,而是追了上去,再次砸入队形当中,以一敌三。

  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fenn!!fenn没有回去!他把装备换了!”

  解说激动到嗓音颤抖:“以现在的复活时间,dw的支援来不及的,局势逆转!逆转啦!”

  只见场上,顾峰的角色顶着血皮,以一种可以算是职业生涯最极限的速度在dw剩余的选手之间穿梭。

  解说b:“我的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fenn这位选手发出这么清晰的进攻信号!!”

  顾峰所有防御装备已经全部换成利刃,舍弃所有防守动作,只剩孤注一掷的进攻、进攻,再进攻。

  只要他稍有失误,就会被敌方轻易带走。

  可dw的三人却无法预判他的动作。

  因为顾峰从未在赛场上展现过如此锋利的攻击,让人防不胜防。

  很快,dw的法师被送了回去。

  观众席一阵惊叹。

  一名带有伤病的选手,能打出这么极限的操作,实在出人预料。

  解说忽然道:“我突然想起当初j神评价还是替补的fenn的一句话。”

  “什么?”

  “fenn不是不能打野核,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解说道:“rtg是河流,需要汹涌的浪潮,也需要平波的缓流。”

  “我一直以为这句话是挽尊,没想到是真的。”

  【doublekill!】

  顾峰拿下了第二颗人头。

  dw幸存者仅剩一人。

  导播给了顾峰一个特写镜头。

  观众席忽然安静一瞬。

  因为顾峰的脸上,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严肃或兴奋,唇角反而带着恣意的笑。

  他为胜利,一往无前。

  【救救救!!以前怎么没发现fenn这么帅,现在入坑好像晚了qaq】

  【呜呜呜呜不要退役啊!!】

  【太秀了太秀了!!】

  【一波啊!!!冲啊!!】

  随后,时言急速赶来,两人配合极限拆塔,直接攻入dw泉水。

  ken刚好复活,可到底已经回天乏力。

  三秒后,dw水晶碎裂。

  比赛结束。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rtg几人已经从座位上站起,却一反常态没有兴奋得抱作一团。

  他们站成一排,手牵手握成拳,然后高高举起。

  一齐道:“rtg!”

  他们的声音通过话筒,清晰地传播到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解说:“恭喜rtg成为mpl赛区第一种子队!成功晋级mos全球联赛!”

  几秒后,观众席忽然爆发出激烈的尖叫,众人不由自主起身,鼓掌,自发呼喊他们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啊——!!!”

  “rtg!向导之河!rtg!向导之河!rtg!向导之河!rtg——”

  所有人都忘记了这支战队曾经的龌龊,向他们献上鲜花与掌声。

  在这一方不大不小的天地里,他们成为了世界中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