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19章 Chapter 119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迎着观众席刺耳的欢呼声,两支战队走出机房,来到场地正中央。

  两队行握手礼时,ken小声道:“深藏不漏啊顾峰,藏着掖着瞧不起谁呢……早知道你会这一手,我不早成天找你solo。”

  顾峰笑道:“哪有啊,我进攻玩得不行。”

  “啧,”ken翻了个白眼说:“虚伪啊。”

  ken话锋一转道:“不过,今天打得很爽,”他搂着顾峰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道:“你们今天是这个,dw输得心服口服。”

  dw丢了第一种子位虽然意外,损失却也还在能够承担的范围内,更何况,他们从来都坦荡荡的,不是输不起的那种三流战队。

  两人都是mpl为数不多的“老年人”,ken就多关心了两句:“你的手伤怎么样?之后全球赛有没有影响?上次看你发作得挺凶的,但看你今天的状态又挺好的。”

  顾峰一顿,而后面不改色地说:“到我们这个年龄,小伤小病的躲不开,总不会没人上场就是了。”

  ken闻言,哈哈笑着说:“也是,咱们这群老家伙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要是有需要的话跟我说,我让我这边的理疗师傅过去帮帮忙。”

  语罢,带队欲走,刚迈开步子,又回头道:“等休赛期找你打啊!”

  顾峰笑着朝他招了招手,然后扫了一眼替补位——队长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去找凡哥了。

  之后便是采访。

  赢了比赛,rtg的网瘾少年们终是忍不住将谦逊的外衣脱掉,原形毕露,猖狂了起来。

  “感想?”余火不假思索道:“感想就是赢比赛好爽,接下来也想继续这么爽。”

  包小颂摆摆手:“害,我们rtg地征途是星辰大海,区区一场比赛的胜利不值一提。”

  记者:“……”你们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记者又问:“接下来的全球赛,rtg有什么目标吗?刚刚得到消息,欧洲战区oce战队成功出线,你们很有可能在小组赛内相遇,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吗?”

  “目标?”包小颂挠挠下巴,仰着头思考一阵后说:“那必须是第一啊!”

  记者:“这么有信心?”

  包小颂嘿嘿一笑,神秘道:“走着瞧。”

  “至于oce么……”包小颂对着镜头嚣张道:“叫那帮孙子等着,爷爷们来算账咯!”

  李维达嫌弃道:“谁要认这群不肖子孙,瘟得很。”

  而另一边,顾峰作为本场的fmvp,正在接受单独采访。

  记者:“您今天在比赛的最后一刻用了新技术,之前为什么不用呢?是因为不稳定吗?”

  顾峰摇头道:“这是我接触mos以后学会的第一套战术,但因为和我自身不算契合,上限比较低,所以放弃了。”

  记者:“……”哦,原来这叫上限低啊。

  记者问:“那为什么又突然决定启用呢?”

  顾峰想了想,笑道:“当时没想那么多,觉得该用就用了,可能是……不想留下遗憾吧。”

  记者问:“现在已经不遗憾了吧?”

  顾峰摇摇头:“不遗憾了。”

  在mpl总决赛上一挑三,顾峰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战成名了。

  当晚,就有电竞圈大v写了一篇关于顾峰的小作文。

  小作文从顾峰做替补的时期开始细扒,将他的成长历程非常完整地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事实上,在rtg再次进入mpl之前,众人对顾峰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j神替补、平庸的队长、男妈妈……之类的阶段。

  总之就觉得顾峰是一个个人能力不算突出,但挺靠谱的男人。

  但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

  顾峰当年能被rtg选中,个人能力怎么可能普通呢。

  被这位大v一扒,众人才发现,顾峰能将三位没有经过青训的小孩手把手拉扯起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与此同时,他还要保证自己的实力不后退,所以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倍的努力才行。

  众人突然窥破了顾峰伤病的来源。

  【操,讲道理,看完以后我发现,如果不是上次fenn的伤病急性发作,我根本看不出来他的手有问题。】

  【虽然新rtg还没打出大名堂,但我愿称老rtg为诸神殿堂[叼烟jpg]】

  【所以当年j神其实早就料到rtg会有一劫?所以选了这么一个接班人吗?】

  【所以其实j神是预言家,然后被狼人刀了?】

  【楼上,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不要乱开。】

  【只能说这支战队气数未尽,不然再多手段也不可能救得了。】

  【啧啧,钟灵荟萃啊。】

  对于瑜舟当初为什么从几十个青训生里选择了顾峰,瑜路凡也是好奇的。

  于是她问了。

  瑜舟听到小崽子的问题后,严肃地皱眉沉思许久,才慢慢道:“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小孩有天赋,人品也好,可以培养,就选了。”

  青训的时候,顾峰玩的确实是野核,但后来瑜舟发现他更擅长全体增幅型野辅,便毫不犹豫让他转型了。

  齐裴也感慨似地叹道:“顾峰在那批青训生里其实挺出挑的,穷的出挑……”

  “现在的人都觉得他很佛,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小顾峰在来rtg参加青训前,是在餐厅打工的。”

  “他要是真的不争不抢,当初根本不可能来报名青训,更不可能过五关斩六将,一路走到转正。”

  “说起来,rtg本来就是你爸爸网吧里拼拼凑凑硬组起来的,”齐裴说到这,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别说,你们父女两真够像的,都有从犄角旮旯捡人的癖好。”

  父女两同时眨了眨眼,有些茫然。

  齐裴翻了个白眼,手指往瑜舟的方向一指道:“于燃是不是你捡回来的?吴桐是不是你捡回来的?还有许…咳,你自己想想。”

  瑜舟失笑道:“只是刚好在那个年龄志同道合,然后刚好一起走过一段人生,什么捡不捡的。”

  “至于饭饭嘛,”齐裴掰着手指说:“时言、时潜、丫丫,哦对,还是现在aga的hope,啧啧,小小年纪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前途不可估量啊!”

  瑜路凡摇头,认真道:“不是的哦,我只是在当时做了那时的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但是走到这一步,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齐裴:“看看!看看!连否认的措辞都差不多!”

  这么说着,自己却忽然大笑出声。

  也是。

  如果这父女两的每一份善意都是带有目的的,那他们必不可能被这么多人簇拥。

  不可否认也有被辜负的善。

  但他们周围,仍旧花团锦簇。

  不久后,aga在第三种子位争夺战中胜出,确认出线。

  只需再闯一关,便能成功与rtg、dw于全球赛汇合。

  而原定在mpl总决赛后要给顾峰办的内部践行宴,也跟着往后挪了挪。

  大家都想尽可能把人给凑齐了,好好搓一顿。

  半个月后,aga带着晋级名额,凯旋而归。

  那场延后宴席的嘉宾,终于能够全部到齐了。

  大家围在一张餐桌前,脚下摞着两打啤酒,吃的是自己做的菜,和一群幼崽比赛划拳。

  双方以桌子为界,分为两个阵营,大人前面放着啤酒,幼崽那面全是儿童奶,剑拔弩张。

  hope冲拳头哈了口气,盯着对面的幼崽,严阵以待。

  瑜路凡朝他勾了勾手道:“来。”

  然后,两人同时出拳。

  “哥俩好啊!三星照啊!四喜财——”

  “耶——!”

  瑜路凡帮他开了一瓶啤酒,推过去道:“喝!”

  hope抬起来吨吨吨就是半瓶,然后又重重放下酒瓶道:“再来!”

  然后开始连跪,到最后人均两瓶啤酒,全场微醺。

  脑子不清醒了,多少有点口无遮拦,他们从天南侃到地北,甚至已经开始畅想拿下世界冠军后的光彩。

  几名年长的坐在一旁,也没有制止的打算。

  齐裴道:“这群小年轻还是太收着了,我们第一次进全球赛的时候,比他们狂多了。”

  吴桐闻言,刚毅的面孔上陡然出现尴尬神色,动了动嘴唇,最终没说什么。

  于燃没有经历过那段时期,有些惊讶,于是问:“怎么狂?”

  “哈哈哈……就是有那个社交牛逼症,”齐裴笑得直不起腰,指着瑜舟说:“你让他跟你说。”

  于燃于是看向瑜舟。

  瑜舟平静道:“出去聚餐喝大了,出来见着路人就逼人家大喊三声rtg牛逼,不喊不给走。”

  “我记得那会儿……”瑜舟看向吴桐,轻笑道:“wanda一人拖两……”

  吴桐急道:“队长!”

  瑜舟从善如流道:“唔,不说了。”

  旁边竖着耳朵偷听的少年们惋惜地叹了口气。

  临近午夜,众人才开始东歪西倒地收拾起残羹剩饭。

  齐裴找上顾峰,直接问:“真决定了?”

  顾峰点头:“决定了。”

  齐裴:“不打了?”

  顾峰:“娱乐赛还是可以打的。”

  齐裴嗤了一声:“贫。”

  齐裴遥遥望向正牵着幼崽上楼睡觉的人,缓缓道:“行,反正还有长辈兜底,不后悔就行。”

  顾峰跟着看过去,神色轻松道:“好久没有坐在台下好好看队长打过游戏了,没想到还有机会圆个梦。”

  “是啊,”齐裴笑道:“我也挺想看的。”

  齐裴:“小顾峰啊……这两年辛苦你了。”

  顾峰眉间舒展,不甚在意道:“路是我自己选的,甘之如饴。”

  mos全球赛开赛前夕。

  rtg老将fenn宣布退役。

  在众人的预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骂声有,祝福也有,但更多的是对rtg未来的担忧。

  对于补位之人的猜测之声越来越大,联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某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开赛日期将近,无数双眼睛紧盯rtg动向,无声等待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