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第124章 Chapter 124

小说:在电竞队被团宠的日子 作者:无懒 更新时间:2021-10-12 17:5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一道魔法屏障~~~~~=。=~~~~~~~~后面围观的几人,也如是说道。

  余火的‘夫诸’死得令人猝不及防,除去这最质朴的二字,他们已不知还有什么词可以道出其中震撼。

  包小颂:“够极限!够刺激!这波就算在mpl联赛对线时打出来也够吹一年了!”

  恰巧二技能buff叠满,恰巧敌人路过身边,恰巧蓝条见底,恰巧收下人头,恰巧蓝条清空,又恰巧从敌人身上抢了个蓝。

  这些“恰巧”拆开来看不算什么,但是这么多恰巧合在一起,就有些许惊人了。

  顾峰若有所思:“玩法竟然如此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学到了,赛场上行剑客精神是要被唾弃的,”李维达说:“贱客才是王道。”

  时言:“……那个,fire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比赛才刚开始呢。”

  你们这群同甘苦共患难多年的队友,这么互搞心态真的没问题吗?

  rtg大龄网瘾少年们很快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什么叫做真的搞心态。

  “呵,”包小颂无情无义:“在他第一颗人头落地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

  顾峰点点头:“fire还是太粗心,需要针对性加训。”

  李维达:“这个月我多出去带几次课,余火就少出门卖艺,专心训练吧。”

  时言迟疑道:“带…带课?”

  做职业选手还需要带课?他从来没听说过呀!

  “啊,对,”顾峰一巴掌拍走想要停在自己胳膊上的小飞虫,解释道:“没来得及和你说,事情是这样的。”

  时言开始感到一丝害怕。

  “我们rtg比较穷嘛,为了维持战队开销,我们四个每个月会轮流出去兼职,补贴队用来着,”顾峰看着正咬牙切齿想找回牌面的余火,道:

  “比如他,每天早上会在门口唱两嗓子,赚赚弄堂里爷爷奶奶们的零花钱……嗯,劳动换来的,不是骗钱。”

  时言:??

  李维达主动坦白:“比如我,我钢琴演奏级,少年宫挂牌老师,偶尔也是会去带带课,勉强维系战队资金这个样子。”

  时言:?!

  包小颂添砖加瓦:“我比较普通,就直播教粉丝写作业,一科送我一礼物就行。”

  顾峰:“别看包子这样,当年也是985大学的学霸呀。”

  时言:!!!

  时言咽下一口口水,虚弱道:“那……那顾队,您是……”

  “我啊,全职保姆,”顾峰淡然道:“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我一般包圆儿。”

  “那、那我能做什么?”时言:“我好像没什么特长……”

  “嗯……”顾峰点了点时潜和瑜路凡:“你带带小孩,打打比赛,挺好的。其实你也算是小孩一个。”

  时言老脸一红:“我不、不是孩子了……”

  他们这边聊着,也在实时关注两人战况。

  余火被蹲死一回后,一下子谨慎了很多,为维系自己身为成年人的尊严,除去必要的查探,宁回城,也不肯再去拿个蓝buff。

  顾峰调侃道:“瞧瞧,在凡哥手里没一次就知道谨慎了,比我这个教练耳提命面一百次都管用。”

  瑜路凡的行径……还是一如既往让人捉摸不透。

  她拿着女魃摇摇晃晃在野区和三路进进出出,打打野,脏脏兵,小兵每次也不打完,总是留一到两个,整个崽子似乎失去了拿余火项上狗头的欲望,就这么耗着。

  峡谷里的安逸平静,让余火那颗受过伤的心,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余火点开信息页面看了看自己的经济和装备,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拿蓝,蹲河道,偷袭反杀一条龙,他拿到女魃的肥人头,肯定能当场起飞!

  余火越想越激动,迫不及待奔赴野区。

  只见瑜路凡似有所感,经过龙坑时忽然掉头,开始往敌方野区里钻,然后贴在草丛中,又是一动不动。

  围观群众不禁屏住呼吸。

  片刻后,‘夫诸’一蹦一跳进入野区,正要进行惯例探草丛时,却被女魃的控制技能‘旱雨’给拽住。

  被动没触发,余火毫不犹豫丢出二技能‘兆水’解控,正要来一波后拉之后秀一波极限反杀,却发现自己的移动速度突然变得极其缓慢……

  余火:“什么情况啊啊啊啊!”

  “呀,”李维达看着瑜路凡的装备道:“又是辅助装,长乐之戒,群体减速的。”

  “卧靠……”

  “咱凡哥是一人打出一支军队的感觉了?”

  “fire这爱秀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这1v1他连个掩护的队友都没有,还敢这么浪。”

  打野英雄优势,瑜路凡经济高,在装备槽全部填满之前,理论上确实可以在保证优势的情况下,嚯嚯一两个位置。

  顾峰摇头:“fire又没了。”

  话音未落,瑜路凡的击杀公告响起。

  【youhaveslainanenemy!】

  余火双唇颤抖,瞳孔震颤,倒吸一口凉气:“…操……啊。”

  瑜路凡心情很不错地晃晃腿,掉头往己方中路清了兵,顺道推掉一塔。然后带着数量已经非常可观的小兵到达二塔之下,而后又分别赶往上路和下路,重复操作。

  等余火复活,看着三路同时被进攻的二塔,欲哭无泪。

  ——他就算清完一路兵,在赶往其余两路的时候小崽子又可以去带他不在的任意两路。

  这,怎么玩?!

  他抓狂大吼:“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种过来我们单挑!!推塔算什么本事?!”

  瑜路凡的时间差推塔流,在1v1这种大家默认靠人头取胜的模式中,实属一股泥石流。

  余火内心备份,我想跟你solo拿人头,你却又转身去推塔了??

  ……虽然solo也打不过。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推塔!

  瑜路凡一撇嘴,无情道:“你好菜哦,和你打真的很没意思。”

  让她丝毫感受不到赢的快落。

  如果‘夫诸’真是她领地的那个‘夫诸’,她还有兴致玩玩。

  至少真的夫诸还能挣扎两下,不像这个新收的小弟,一巴掌就没了。

  余火:“…………”

  想哭,蓝瘦。

  “没毛病,”包小颂几乎想要鼓掌:“mos,终究是一个推塔游戏啊!哈哈哈哈哈——”

  最终,瑜路凡推完三路高地,在泉水把负隅顽抗的余火又摁死一次,成功拿下solo局胜利。

  瑜路凡砸吧砸吧嘴,虽然对余火小弟的实力不太满意,但她对这个莫名与她产生羁绊的叫做‘电脑’的东西,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目前为止,凡哥的快乐榜里,‘吃’与‘扩充领地’分别排前二,‘电脑’可以排到第三。

  她决定再给自己找点快乐。

  顾峰在后面持起训练日程表,在上面写写画画:“fire,从明天开始,加训。”

  本想顺道将小崽子从椅子上抱下来,结果低头一看,顾峰头皮发麻。

  ——小崽子已经退出房间,打开排位赛,成功匹配了。

  顾峰给瑜路凡用的是自己的小号,段位稍微低些,但也有钻四。

  1v1与5v5也存在质的区别,放瑜路凡去和完全陌生的队友打,输了是不要紧,但电竞盛产喷子,他怕瑜路凡被!喷!啊!

  余火瘫了会儿,一扫好友列表,发现瑜路凡用的号已经重新显示“游戏中”,不由好奇地点入ob(观战)视角。

  其余几人有样学样,唯顾峰一人被抢走座椅,只能孤苦伶仃站着。

  包小颂兴致勃勃:“呀呀呀,还继续呢?凡哥牛批,冲冲冲!”

  比赛正到bp环节,瑜路凡随到红方三楼。

  ——低段钻石局,俗称渡劫局,沙雕共喷子齐飞,水货与大神一色,是连职业选手都不敢轻易单排进入的神奇区域。

  管你在职业联赛是否秀的飞起,要是敢单排进低段钻石局,队友之奇葩保你不出三局,神格破裂。

  瑜路凡这局也没有例外。

  ——五楼的队友从bp环节刚开始便迫不及待激情发言。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刑天]】

  【我是你爹:我玩打野,别ban刑天,晋级赛不坑带飞。】

  然后开始刷屏。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刑天]】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刑天]】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刑天]】

  【……】

  结果红方队友还没说话,刑天就被蓝方送上了ban位。

  这很正常。

  毕竟‘刑天’这个打野英雄,因其英俊神武的形象和它几乎可以无脑莽的技能,深受各路爱装叉的菜鸡欢迎。

  但其实这个英雄除了上手快以外,干啥啥不行,娱乐局玩玩还成,拿到排位有脑子的都不会用它。

  正常排位都会把刑天束之高阁,让它做一个美丽的花瓶。

  瑜路凡并不知道在mos里‘刑天’的风评如何。

  她只知道,神梦泽里的刑天老弟确实是个颜值和智商成反比的莽夫,被ban非常正常。

  然而,五楼显然不是正常人。

  【我是你爹:呵呵。】

  【我是你爹:输了。】

  【我是你爹:一群煞笔。】

  【网恋被骗十块钱(1l):??人身攻击?举报了。】

  五楼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狰]】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狰]】

  【我是你爹:请求帮抢[狰]】

  余火忍不住道:“这人能不能玩点阳间的英雄?怎么净整花架子,一个比一个辣鸡。”

  此时正值红方四楼【biubiubiu】ban英雄,四楼毫不犹豫将‘狰’送入高台。

  【我是你爹:?】

  【我是你爹:呵呵,输吧。带躺都不要。】

  【我是你爹:四楼娘们??女的玩尼玛电竞呢?混分狗滚。】

  瑜路凡正在晃动的脚丫子一顿,女的怎么了?小姐姐又香又好看,怎么可以攻击小姐姐!

  凡哥生气啦!

  随即右手松开鼠标,扶上键盘,奈何键盘太大,爪子太小,再加上没有实践经验,只能一手伸出一根手指,一下一下戳着键盘。

  这期间,五楼又叭叭了至少十条,红方二楼刚选完英雄,瑜路凡终于打出了人生中第一串文字——

  【锋火嗦面条:我说耳边怎么老有苍蝇在叫,原来是身边有个移动化粪池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