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归途 71 狂乱者

小说: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 更新时间:2021-10-28 07:5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生命的离去被轻易遮掩,然后遗忘。这个基地有着相当程度的魔力,这魔力甚至能够吸引那些异界来客,让他们的目光只能驻留在这里,一点也无法望向基地之外的整个世界。

  外界是真实的吗?对陆凝来说,答案是什么都没有区别,不过对很多这里的住民来说大概不是这样。她怀着复杂的心情睡去,然后在第二天清晨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梅雨在群里发的,经过她近乎疯狂地追查,郭骁的行踪终于被掌握了,她打算今天下班之后直接踢上门去。而坏消息则是尹绣发给她的,一个令人不舒服的事……秦知澜死了。

  四阶的游客,除非是死对头,否则听闻别的游客的死讯总不免有些悲哀,毕竟来到这里所经历过的事情大家都有所领会,四阶游客之间的差距也不至于那么巨大,总会想到自己可能也会有那么一天。

  陆凝倒是很轻易地回避了这种悲伤感,她和秦知澜也没那么熟悉,不过是一同行动了一次,还不至于将对方当成同伴。再加上这个场景的特殊性,陆凝觉得秦知澜至少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死因是上吊,普通人当然会因此而死,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她的表情,尹绣发了几张照片给陆凝,是从几个方向拍摄的秦知澜的尸体,那是一间看上去和鬼屋一样的房间,什么家具都没有,秦知澜孤独地吊在房梁上,舌头吐了出来,嘴角却是向上弯曲的,双目暴突,脸色青紫,但那个表情无论是什么人看到都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是笑容。

  上吊不可能笑出来的,窒息的痛苦会让表情扭曲,死亡的恐惧和脑海的一切逐渐化为空白的空洞感会让人陷入完全无法自控的状态,多数都会出现流涎、失禁等反应,而秦知澜的样子……实在死得太干净了。

  “她会不会是死后被挂上去的?”

  “不会,我验证过了尸体,死因确实是上吊,当然是自己上吊还是被别人吊在那里我们无法判断,因为她身上没有看到任何反抗的痕迹。”尹绣很快回复了。

  陆凝叹了口气,拉开了窗帘——雨水又下了起来。

  同时,瞿奕从洗手间冲了出来,嘴里还在不断呸着。过了几秒钟才说:“怎么漱个口水的味道都发臭的?这酒店怎么回事?”

  “不是酒店的问题。”陆凝将那群真信众要做的事情大概和瞿奕说了一下,她明天才需要去现场,今天依然有着一整天的活动时间。当然重点问题不是这个……既然得知了秦知澜的死讯,她还是要去调查一下的,通过他人的口知道的东西依然不让陆凝放心。

  尹绣将地址交给了陆凝,鉴于尸体略有些诡异的状况,他没有动现场,而且那里还封锁着,目前还是个隐秘的消息,再过两天也许就不必掩饰了。

  “注意安全。”尹绣叮嘱了一句。

  6号区,近现代区块,也非常符合排鬼片的合适地点,事实上这里重现的就是上个世纪的多种建筑,而且还特地做阴森了一些,大概也正因为如此,6号区在整个基地的西北角,也免得和别的地区发生强烈的风格冲突。

  秦知澜在一座旧式的民宅当中,门口有两名安保人员,不过在看到陆凝之后两人没有拦阻,仅仅向她点了点头。陆凝踏入了民宅内。

  这是一座二层的小楼,虽然有二层却面积不大,一层被客厅、厨房、卫生间之类的房间挤满,而二层都是卧室,走在这样的屋子里只能感到一股逼仄,陆凝沿着狭窄的楼梯走上楼,忽然感到周围的气温有些低。

  不过寒冷在这个场景里是她的伙伴,她继续走上楼,温度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没有再继续了,她双手微微扣了一下袖子,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

  一声短促的尖啸在她的脑海内响起,陆凝立刻看向了左手侧的方向,那里只有一个房间——秦知澜上吊的房间。

  “哼。”陆凝稍微出了一点声音,然后便大步走向了房门,当她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一瞬间,房间内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放在了地上。

  木头门发出一声吱嘎的声响,向内侧打开了。尽管现在是白天,室内却依然一片昏暗,而秦知澜的身体则落在了地面上。她的颈部依然拴着那根致死的绳子,但绳子的上端已经腐烂。

  刚刚落下?绳子腐烂?陆凝是一点都不会相信的。

  她警戒地抽出了厨刀,就算是同伴的尸体,要是有威胁也要先插两刀再说的。她往前走了一步,举起了刀,盯紧了秦知澜的脖子,然后在跨出下一步的瞬间,忽然扭转腰部向身后刺出!

  刀锋刺入血肉的手感传来,陆凝立刻将厨刀拔出,同时一脚将身后的人踹得后退了几步。她猛地转过身,看到了一个已经有些肥胖的人,但从那膨胀了一圈的脸上,依然能依稀看到郭骁的模样。

  “你跟踪我?”陆凝冷声说。

  “呼……嘶……”郭骁摸了摸腹部被陆凝刺出的伤口,伤口正在快速愈合,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使得他的双眼看起来只剩下了一条缝。

  “陆凝,陆凝。我还记得,你是那个组织的人,你们这些大组织的家伙……”

  “哦?还有意识啊?不过我可没时间和你废话!”

  在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陆凝已经挥刀再次劈了上去,郭骁连忙一躲,但肥胖的身躯让他的灵活度大大减弱了,他没能完全躲开,被陆凝再次削掉了一块肉。但和之前的伤口一样,这块肉掉了之后立刻开始有新的肉生长,厨刀的效果仿佛没用一样。

  “真痛啊,你们,你们这些人,平时是不是也这样看着我们的疼痛,然后为自己拥有的优秀资源哈哈大笑呢?真是令人厌恶的自大,你们和所谓的人偶派对有什么区别吗?仅仅是因为你们表面行事光明正大?狗屎……哪有什么清明的上层统治,那帮组织们都已经掌握了集散地所有最高的资源,鬼知道他们有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说话的同时,郭骁已经开始抓挠自己的脸,他用的力气非常大,很快便抓破了皮肤,血液流出,但伤口又在快速愈合。

  陆凝一皱眉,忽然听见了身后的响动,立刻往旁边一躲。一具僵硬的身体没有扑到陆凝,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是秦知澜的尸体,她的衣服上在腹部和手臂上都多了一个伤口,当然,尸体的血液早已凝固,不会流出来了,但陆凝依然看得见。

  “伤害转移?”

  这倒确实是对应厨刀效果的一个方法,毕竟厨刀只要生效,并不管伤口在什么位置。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就算郭骁有控制尸体和转移伤害的能力,她依然能用别的办法控制住对方,问题是……郭骁现在这种情况。

  陆凝在进入场景之前是看过郭骁的简历的,虽然说是简历,其实也有二十多页,蔷薇十字在这方面的工作还是很认真的。

  郭骁这个人有些狡猾,关键时刻不见得靠得住,可是除此之外他在性格和为人方面没有显著的劣迹,否则蔷薇十字也不可能接受他。如果这个人心思深沉到能从一阶一直装到现在,那么也没有必要在此时此刻暴露自己的原本性格,这样会受到损害的人最多不过是陆凝自己而已,忍这么久就为了震惊一下一个负责面试他的陌生人?这几率也太低了。

  这是场景导致的问题——这并不是陆凝给郭骁找借口,她已经放弃对方了,现在需要做的是判明威胁来源,而不是和一个已经被场景搞疯了的人在这里纠缠。

  等等。

  搞疯了?

  陆凝脸色顿时就不好了,有些关键情报却也是隐私情报,就算是高阶游客也无法查询到,就比如医院的病人资料。

  她依稀记得有人提醒过,当来到四阶和五阶之后,遇到灵魂损伤度超标的人几率也会大大提升。

  “不会真的是……”

  与此同时,郭骁已经抬起了手,一个蔚蓝色的符文在他掌心闪过,随即陆凝的脚边出现了一圈用神秘符文聚集成的蓝色圆环,她顿时感觉身体迟缓了很多。

  郭骁再次张开嘴,这一次却不是他自己的声音,而是仿佛有几十上百个人在同时哀嚎:“你能听见我们的痛苦呼救声吗?大人物!?”

  “麻烦。”

  陆凝对哀嚎声充耳不闻,她想的就是怎么将现在的郭骁处理掉,以及最终导致郭骁灵魂损伤超标的源泉是什么。虽然多半是某些真的影响,可她总要拿到确凿的证据才能安心。

  心里抱怨,陆凝手中的刀却丝毫不慢,她没有管郭骁,而是两刀劈向了秦知澜的尸体,将双臂卸了下来。避免了一对二的手忙脚乱之后,陆凝便扭头冲向了屋子里面唯一的窗户。

  “别跑!你怕了吗?”郭骁尖叫道。

  “人疯了智力还真会下降……”陆凝将窗户破开,扭头看了一眼晃晃悠悠跑过来的郭骁,伸手比了个中指,然后翻身跳向窗外。

  郭骁冲过来的一拳只砸到了空气。

  陆凝借助厨刀缓了一下下坠的趋势,然后平稳落在了地面上。抬头向上面看了一眼,然后便向两个保安喊道:“通知尹绣!这里出事了!”

  两个保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幸好素质够好,立刻就有一个人掏出了对讲机拨通。与此同时,郭骁已经从窗户那里探出了脑袋,大张着嘴巴,仿佛喉咙深处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陆凝眉头微微一皱,就在此时,一声枪响从不远处传来,郭骁肥胖的脑袋顿时爆炸了,无数红白之物溅落到了窗户周围。

  “嘿,一击毙命!”

  陆凝听到了一声欢呼,结果就看到了多萝西正坐在墙头上,一把重型狙击步枪架在腿上,摆出了一个狙击的姿势。

  “没有……死亡!”

  一个高大的身影以高度敏捷的姿态越过了墙,几个起落之间就已经来到了陆凝旁边。丹生高大的身躯几乎遮蔽了日光,他伸手向背后,拔出了背后交叉的两把大剑。

  蔚蓝和深绿的光辉在剑锋上闪烁而过,在丹生拔剑的同事,空中就布满了细小裂缝组成的弧。原本郭骁还在蠕动着爬起身,却被丹生从楼下拔剑再次切成了好几段。

  “喂,你们两个……”陆凝有些哭笑不得,这两个人的性格的确是这样,而且她也没想到他们为什么会突然神兵天降。

  “呦,陆凝。”多萝西笑嘻嘻地向陆凝摆了摆手,“真是哪都能碰到你啊。”

  “……你们怎么会过来?”

  “当然是扫到了这里突然出现的超标污染。”多萝西甩了甩手里的一个和手机一样的小仪器,“自从上一次发现了裂解者之后,贵族们就对这一类的情况进行了针对性的研究。当然咯,那帮家伙的研究能力可不是盖的,半个月之后所有跑任务的小队全都配备了至少一台这东西。”

  陆凝回想起了那堪称庞然大物的贵族们,或许当时过于关注国王的她没有太多了解这些历史沉淀下来的存在有多么庞大的资源。死国的世界固然半死不活,却也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技术。

  “这类东西都非常危险的,哦……怎么这么多?”多萝西又扫了一眼手机,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

  “不要放松警惕!多萝西!”丹生的语速忽然变快了,与此同时,多萝西的身后忽然窜出来一个瘦削的身影,手中举起了一把闪着寒光的柴刀,陆凝瞬间就认出了这个人,这也是最让她感到惊愕的事情——是危贾,尹绣可没提过他也出了什么事情。

  刀锋径直劈在了多萝西的头上,一瞬间火花四溅,却除了劈开了她戴着的蘑菇帽子以外什么效果都没产生,反而让多萝西一脸怒火地扭过了头。

  “你以为这种破铜烂铁能砍掉硅质外皮吗?”

  她的裙子下方探出了一根枪管,抵住了危贾的胸膛,火光爆发,双方被巨大的推动力炸得各自向相反方向飞了出去,多萝西是轻巧地落在了陆凝前面不远的位置,但危贾……整个躯干都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丹生!被污染的家伙还不少!立刻想办法封锁这里!绝对不能让他们跑出去,这帮家伙没有感染能力,只能一个个制造同伴,这个速度很缓慢的!”

  “知道……”丹生闷闷地回应,然后一跃而起,从陆凝跳出来的窗户直接跳进了楼里面。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