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桀听到闺女的小奶音,披件衣服就跳下了床,外面那么冷,他可怕闺女冻着。

  段旖旎等她爹打开门,直接扑进百里桀的怀里,“爹爹抱抱。”

  百里桀拎起闺女进了房间,“这么晚你怎么自己跑来了?不是说好了今天和外祖母一起睡吗?”

  “我想娘了,就跑来了。”段旖旎被放到床上后,直接钻进了凌暮晚的被窝。

  “迟迟冷不冷?”凌暮晚抱住她。

  “不冷,娘的身上暖暖的。”段旖旎靠在凌暮晚怀里。

  “你跑过来,外祖母知道吗?”凌暮晚问她。

  “曾祖母把外祖母还有祖母喊去了,我就自己跑来了。”

  “祖母可能找娘和母后谈大伯父的亲事,九哥你去告诉一声,要不然等下我娘看到迟迟不见还得满院子找。”

  百里桀穿好衣服,然后对着凌暮晚做口型,“你快哄她睡觉。”

  凌暮晚忍笑点了点头。

  “迟迟,已经很晚了,快睡觉吧!”凌暮晚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段旖旎打了个哈欠,“娘,我们什么时候去燕隋国看祖父啊?”

  “迟迟想祖父了吗?”

  “嗯,迟迟没见过祖父。”

  “等我们吃完喜酒就启程了。”

  “洛迦哥哥和我们一起走吗?”段旖旎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又长又翘,可爱得让凌暮晚的心都要融化了。

  “那得看他自己的意思呀,他如果想留在宁安城,我们也不能强迫他走对不对?”

  “娘,洛迦哥哥跟我们一起走,你才能给他治嗓子啊!”

  “那你明天问问他想不想去燕隋国好不好?”凌暮晚让闺女自己问。

  “好!”

  “睡吧!”凌暮晚轻轻拍着段旖旎。

  没多久,段旖旎就睡着了。

  百里桀回来的时候看到闺女睡着了,他直接把闺女推到了床的最里面。

  “晚晚,来吧!”百里桀衣服一脱,直接翻身而上。

  凌暮晚本来不想动了,不过看到百里桀这么热情,她改变了主意。

  两个人折腾了大半宿,这才累了。

  凌暮晚躺在百里桀的手臂上,“迟迟说,想让洛迦跟着我们一起去燕隋国。”

  “那小子愿意吗?”百里桀侧身躺着,看到闺女踹被,他伸出手重新给她盖好。

  “他的家人能找到吗?”凌暮晚觉得看洛迦平日里的习惯能看出他家世应该还不错,要不然才四岁的孩子,怎么懂得那么多礼节?

  “他被人贩子带走的时候才三岁多,刚刚启蒙,字也不会写多少。尤其他还不能说话了,也不记得家在哪里,甚至连父母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那还真麻烦了。”凌暮晚叹了一口气,“那就先带他一起去燕隋国吧,也许以后能有机会帮他找到家里人。”

  “迟迟还挺喜欢他的,这些天一直陪着他,和他说话。”百里桀说话酸溜溜的,“那小嘴一天叭叭叭的,和我这个当爹的都没说那么多。”

  凌暮晚看到百里桀这打翻醋坛子的模样就想笑,“这就开始酸了?那等迟迟长大嫁人的时候,你还不得酸死?”

  百里桀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儿,“酸死?我怕我会哭死。迟迟以后要不然别嫁人了,这世上没人能配得上我们迟迟。”

  凌暮晚伸出手摸了摸百里桀的脸颊,“要是当爹的都像你这样,我爹当初都不能让我嫁给你。”

  百里桀勾起她下巴亲了一口,“我不一样啊,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底下就我能配上你。”

  “所以,能配上迟迟的人迟早会出现,你做好准备吧!”凌暮晚笑道。

  百里桀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长得不好看绝对不行。”

  “迟迟从小就是看脸的,未来女婿长得肯定好看。”

  “打不过我的,肯定不行。”

  “你放心吧,连你都打不过的,迟迟也看不上。”

  百里桀咬牙切齿,“晚晚,你到底帮谁?”

  凌暮晚轻笑出声,“我尊重我闺女的意思。”

  “你还笑。”百里桀直接坐起身,“还得继续运动一下。”

  凌暮晚哎呀一声,“我困了。”

  说完,蹭到床里面抱住了段旖旎。

  看着凌暮晚闭眼睛装睡,百里桀磨了磨后槽牙。

  不行,他现在就得教闺女习武了,以后就算嫁了人也没人敢欺负。

  就从明天开始吧!

  段旖旎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还不知道她爹要把她培养成为一个武林高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