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过的很快,过完年天气暖和了,先是百里泓迎娶了安冰玉,紧接着百里越和康绮嬛也成了亲。

  凌暮晚和百里桀在沐宁峰和宇文芊芊成亲后,就准备启程回燕隋国了。

  凤妏出生前亲爹就不在了,生下来以后亲娘又病逝。在将军府生活了这些年,她已经把凌桓敬还有崔萦蓉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想到即将要离开他们,凤妏已经哭了好几场。

  可是她一想到亲哥哥一个人在燕隋国,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她又想快点到哥哥的身边,心情颇为矛盾。

  “妏妏姐。”凌泽追拉来了一个大箱子,“你回燕隋国把这个带着。”

  凤妏的眼睛这几天一直是肿肿的,看到凌泽追拉来的箱子,“这里装的什么?”

  “都是我亲手做的,你要是想我们的时候就打开看看。”凌泽追眼圈也红红的,他偷偷也哭了好几次了。

  凤妏揉了揉凌泽追的脑袋,“月饼,好好照顾爹和娘,我这次去燕隋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妏妏姐,等通了火车,你就回来看我们。”凌泽追拉住凤妏,“我会想你的。”

  他从一出生就和凤妏待在一起,生命中有了这么一个人的陪伴,突然这个人离开了,他有些承受不住。

  “姐姐说火车再有一两年就可以建成了,最慢两三年,到时候我就回来看你们。”凤妏也不知道那个铁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就希望快些。

  “你说话要算话。”

  “不骗你。”凤妏一伸手抱住凌泽追,“月饼,我到了哥哥那边就给你写信。”

  凌泽追不想哭,可到底还是哭了,“那你记得点,别忘了。”

  “不会忘了的。”

  “妏妏姐,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凌泽追抱住凤妏不撒手。

  “什么事,你说。”

  “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早嫁人啊?”凌泽追一想到凤妏再过两年可能就要许配人家,他就忍不住哭,“你十年后再成亲好不好?”

  “为什么一定要等十年后?”凤妏不解?

  凌泽追抬头看着凤妏,“妏妏姐,我长大以后肯定长得又高又帅,而且武功还非常高强。我这么聪明,记忆力还好,别的男人都比不上我。”

  听到凌泽追自吹的话,凤妏竟然被他逗笑了,“是啊,你这么好,长大后不知道便宜了哪家有福气的姑娘。”

  “便宜给你好不好?”凌泽追眨了眨眼睛,“十年后我就长大了,你等我吧!”

  凤妏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曲起食指在凌泽追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我是你姐,你乱说什么呢!”

  凌泽追撅起嘴,“我就一个姐,她叫凌暮晚。”

  凤妏用两只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瓜子,“你当不当我是你姐不重要,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弟弟。”

  听到凤妏这番话,凌泽追就好像被晴天霹雳给劈了。

  看着凤妏完全不把他说的话当真的模样,凌泽追暗中叹了一口气。

  他对着凤妏龇牙,“我不管,反正你得等我,没有我同意,你不能嫁人。”

  “好好好,等你等你。”凤妏就当他说笑,一个六岁小孩子说的话,指不定几年后他自己就忘了。

  得到凤妏的回复,凌泽追非常开心,不过想到自己如今的潜在威胁,他放松不起来。

  “妏妏姐,你慢慢收拾,我出去一趟。”凌泽追撒腿就跑。

  看着凌泽追跳脱的模样,凤妏笑了笑,果然是小孩子心性,又跑去玩了。

  此时凌泽追跑到了狄鹰的房间,他敲了敲门,“在不在?我有话和你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