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鹰打开门走了出来,“你找我?”

  凌泽追看着面前这个比他年长、比他高大、比他健壮的少年,表情严肃起来。

  “妏妏姐虽然是在将军府长大的,可她没学过多少功夫,遇到厉害的人她就吃亏了。到了燕隋国,你能不能保护她别让人欺负她?”

  狄鹰剑眉一挑,“她是师父的妹妹,我自然会保护她。”

  凌泽追一咬牙一跺脚,“我喜欢妏妏姐,长大后要娶她。你要是也喜欢她的话,能不能等我长大,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十年,就等我十年。”

  狄鹰,……

  他不知道该不该笑凌泽追这么幼稚,一想到凌泽追才六岁,幼稚也是正常的。

  “我可以等你,但是我可不敢保证其他人也像我一样君子。”狄鹰不否认喜欢凤妏,那么好的姑娘,凡是有眼睛的人,应该都会喜欢。

  凌泽追就很气自己为什么长得这么慢。

  “那你帮我盯着点其他人,我送你个好东西。”凌泽追从怀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机关匣子,有些像弩箭,不过只有半个巴掌大小。”

  “这是什么?”

  “可以固定在手腕上,发动机关能同时射一百根让人麻醉的针,可以连发十次。”

  狄鹰对这东西有些好奇,他接过后仔细观察,“你说,这里有一千根针?”

  “嗯,因为体积太小了,要是换个大些的,还能发射更多。”

  狄鹰对凌泽追刮目相看,这么精细的机关,别说六岁的孩子,有人穷其一生都做不出来。

  他收了机关匣子,“我答应你,只要有我在她身边一天,就不会让其他男人接近她。”

  凌泽追伸出小手指,“那拉钩。”

  狄鹰脸颊抽了抽,“小孩子才拉钩。”

  “我就是小孩子。”凌泽追觉得承认自己年纪小也没什么,抓过狄鹰的手和他拉。

  “十年后,你真的要娶她?”狄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十年后你正值年少,可她都已经过了双十年华,你能保证十年后的你还想娶她?”

  “当然了。”凌泽追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变心,“只要妏妏姐等我,我肯定娶她。”

  狄鹰目光幽深,“那万一她喜欢上别人呢?你还能阻止她找自己的幸福不成?”

  凌泽追神色黯然,不过他很快打起了精神,“妏妏姐这一走,也不是见不到面了,我可以去燕隋国看她,她也能回烈夏国看我。我这么优秀,妏妏姐肯定看不上别人。”

  “希望如你所愿吧!”狄鹰拍了拍凌泽追的肩膀,“快点长大。”

  “我会的!你也要遵守约定,把那些狂蜂浪蝶都赶走了。”凌泽追打量了狄鹰一下,“你自己也要注意点,别监守自盗。”

  狄鹰轻笑出声,监守自盗还有这么用的?

  “我尽量。”

  “别尽量,你要控制住。”凌泽追又叮嘱了几句。

  凌泽追和狄鹰说完,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他又跑去和他姐姐还有姐夫道别了。

  “师兄!”向融和狄鹰住在一个院子里,直到凌泽追离开他才出来,“你真答应他帮他看着师姑啊?”

  狄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如今蛊毒门那些人都是真心实意听师父的话吗?只要有一个还心存反叛,那蛊毒门就不是安全的。回去后,我们理应护她周全。”

  向融一想也是,“我和师兄一起保护师姑。”

  “那倒也不必,凌家小公子收买我说,让我帮他看着所有狂蜂浪蝶,这其中就包括你一个。”

  向融眼睛瞪大,真的是人在房中坐,锅从他师兄嘴里来。

  “凌家小公子看走眼了,其实,就属你最危险。”向融哼了一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