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第756章 电影式求婚11

小说: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作者:安缨 更新时间:2021-10-22 13:35: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离骚听着夜思缘说的话,深思道:“你哥确实是个好哥哥,比明镜的所有哥哥都称职,包括我。”

  这时候,夜惊蛰小冰山看到前赴后继,越来越多涌上顶层的僵尸,道:“别聊啦,舅舅,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再想办法!”

  司离骚估算着时间,一边拎着扑过来的僵尸朝海里扔,一边道:“再坚持坚持,救援应该马上就到了。”

  夜思缘也是同样的动作,与司离骚背靠着背,说:“你说的是船长之前提到的救援吗?万一他们不是来救我们的,而是要来摧毁整艘游轮的怎么办?”

  “那就只能在心里祈祷了。”

  正说着,远处便有十一架直升机朝着这边飞过来。

  巨大的轰隆声由远处传来,呆在两人身边的夜惊蛰小冰山抬头望去,冷酷的小声音若有所思道:“来咯,是福是祸,马上就要揭晓。”

  这时候,飞来的直升机忽然对着海面疯狂扫射。

  漂浮在海面上的僵尸,被炸得横尸遍野。

  一条云梯,从直升机上放下来。

  云梯不敢放得太低,生怕僵尸们会顺着云梯爬上来,但是这个举动,摆明了直升机上的人,是想救他们的。

  夜惊蛰小冰山看到不断下降的云梯,对陷入战斗顾不得朝天上看的夜惊蛰和司离骚道:“姑姑,舅舅,他们是来救我们的。”

  砰砰砰砰……

  另外几艘直升机,对着顶层不断围攻上来的僵尸疯狂扫射。

  但僵尸们不怕子弹,即便中弹也阻止不了他们疯狂冲上来的举动,甚至缺胳膊断腿都阻止不了,整个顶层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云梯几次想要放下来,都望而却步。

  有武装人员从云梯上爬下来,伸出手道:“先把孩子抱给我!”

  司离骚道:“思缘,抱惊蛰上去。”

  “我空不出手了。”

  司离骚四下一扫,当机立断:“退到护栏边上去。”

  这是个好办法。

  他们离护栏边本来就只有几步路而已,两人边防御边后退。

  退到护栏边后,夜思缘立刻躲到司离骚的身手,两手一夹,将夜惊蛰夹起来,将他举高高,希望能够递给云梯上的救援人员。

  直升机上的驾驶员见此,配合着调整直升机的方位,云梯上的救护员人朝夜惊蛰伸出手,说:“把手给我。”

  夜惊蛰小冰山努力高举手臂。

  救援人员是个年轻小伙子,一把抓住夜惊蛰的小手臂,将他拉了上去,给他腰上系上安全绳索,说:“小朋友,自己顺着云梯爬上去,有没有胆量?”

  “有!”

  夜惊蛰小冰山一边顺着云梯往上爬,一边思考着:“奇怪,难道这些救援人员也是npc吗?”

  如果不是npc,又怎么可能看得见他?

  夜惊蛰小冰山还没想明白,已经爬到了直升机上,被直升机上的两个救援人员解开腰上的安全绳索,被安慰着,同时也被检查身上有没有咬痕。

  确定没有任何咬痕后,直升机上的救援人员松了口气,将他安置在后排。

  直升机的下方,夜思缘当机立断,顺着护栏爬上去,努力把手递给救援人员,被救援人员一把拉上了云梯。

  夜思缘爬上云梯后,并不愿意顺着云梯爬上去,而是焦虑的低头,看着陷入僵尸包围圈的司离骚,大喊道:“离骚,把手给我。”

  司离骚抽不出手,围攻他的僵尸太多了。

  他一旦分出一只手,就有可能被僵尸咬到。

  夜思缘看到这种状况,灵机一动,忽然将自己倒挂在云梯上。

  她常年跳舞,身体柔韧度高,两腿条勾着云梯支撑自己,上半身朝下,两只手时刻想要抓住司离骚,逮住机会将他拉上来。

  因为直升机高度调整不好,她几次想要捞司离骚,都以失败而告终。

  那些僵尸看到画面,反而一层叠着一层,想要扑上来咬她。

  实在没有办法了,夜思缘说:“离骚,逮住机会朝护栏外跳,我会抓住你的,我一定会抓住你的,你相信我!”

  司离骚观察了一下环境,一个字:“好!”

  这是需要几方配合的事情。

  救援人员顺着云梯爬上直升机,告知驾驶员,需要驾驶员配合。

  驾驶员听明白后,将直升机调整方位,让倒挂在云梯上的夜思缘整个人都悬空到了游轮外的海面上。

  司离骚逮住机会,踹开涌上来的好几只僵尸,朝着游轮护栏外纵身一跃。

  他是看准倒挂在云梯上的夜思缘的位置,然后再跳跃的。

  纵身一跃的身体,在海面上做了一个抛物线的弧度,差点与伸手想要捞住他的夜思缘失之交臂,幸好在最后关头,夜思缘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

  过程不过几秒钟,夜思缘的肾上腺素却猛地飙到最高点,抓住司离骚手臂的那一瞬间,悲喜交加,她激动得眼泪滚出来,大喊道:“我抓住你了,离骚,我抓住你了。”

  悬在半空中的司离骚,仰头看着激动得大喊大叫的夜思缘,她激动的眼泪低落在他菲薄的唇上,司离骚眼底的炙热与她滚烫的泪水同一个温度。

  他说:“是的,宝贝,你怎么这么棒?”

  夜思缘用力拉,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终于将司离骚拉了上来。

  司离骚的另只手勾到了云梯。

  他单手抓紧云梯,向上爬了几个阶梯。

  夜思缘也双手抓着云梯,将倒挂在云梯上的自己顺过来,被司离骚紧抱在怀,与劫后余生的司离骚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两人笑过之后,偏头,看着逐渐远去的恐怖游轮,又回眸,望着彼此。

  忽然,司离骚单手扣着夜思缘的后脑勺,捕捉到她的唇。

  两人悬挂在直升机下,吻得难舍难分。

  夜思缘哭了。

  明知道只是电影里的劫后余生而已,她却有一种最真实的体验,她将脑袋贴在司离骚的胸膛上,这一刻两人的心贴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近。

  人在共患难之后的那种情感,是太平盛世时候每天甜甜蜜蜜的煲电话粥难以比拟的,共患难之后的心会变得更牢固,拉得更近,更近……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