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吴心清明白,这也怪不得儿子误解她,这些年来,只要和时光远见面,两个人必然会争吵一番。

  而每次吵架,似乎都是因为她态度不好引起的。

  她让沉渊放心,自己知道分寸,不会令他下不来台的。

  匆匆说了两句话后,沉渊结束了通话,吴心清内心暗淡了几分。

  看来,要重新赢得儿子的信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吴心清暗叹了一口气,把手机还给时光远。

  “沉渊跟你说什么?”时光远接过手机问道。

  吴心清瞥了时光远一眼,“让咱俩别吵架,怕他岳父岳母笑话。”

  时光远不禁笑起来,对旁边一直在玩手机的容晔说:“我还真没见你哥这么在乎过一个人。”

  时容晔头也不抬地说:“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受得了他的女孩,当然得好好珍惜了。”

  吴心清立即批评小儿子:“容晔,怎么说你哥哥呢!”

  容晔继续盯着手机屏,一边打游戏,一边说:“妈,你不跟他一起生活,你是不知道,我哥脾气特别臭,事儿还多,又洁癖又挑食,还不会哄女孩开心,而且只知道工作,超级无趣,真没几个女孩受得了。”

  时光远“嘶”一身,看向吴心清:“这不跟你一样么?”

  吴心清淡淡瞥向他,“我的儿子,跟我一样,有什么问题么?”

  “我就开个玩笑,”时光远拍拍她手背,笑道:“一会儿可别这么凶,万一亲家看见你这婆婆这么厉害,不让女儿嫁给咱儿子了,你看你傻眼不。”

  吴心清瞪向他那只手,因为小儿子在旁边,不好直接说他,只得用眼神警告。

  时光远笑笑,把手收回去,呷了口茶。

  吴心清不再看他,手背却在悄悄发热。

  容晔抬了下头,看到了两人之间的互动,然后重新低下头去玩游戏。

  过了片刻,他来了句:“对了爸,您和那主持人小姐姐咋样了,有后续吗?”

  吴心清愣了下,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心,瞥向时光远。

  主持人?

  前两天她从小羽那听说,似乎时光远有了约会对象,就是这个什么主持人么?

  还小姐姐?这老不着调的!

  时光远没看她,笑着对小儿子说:“谁跟你说的。”

  容晔笑着看了眼父亲:“反正我听说了,您就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后续啊。”

  时光远清清嗓子,对容晔说道:“有后续肯定告诉你们。”

  吴心清淡淡说道:“看来,我们快吃上你的喜糖了?”

  时光远笑了笑:“可能吧。”

  说着,他给她倒了杯茶,吴心清抿了一口,苦的要死。

  ……

  时沉渊这边,叮嘱完父亲母亲,锁了车,来到了饭店大厅与小羽一家会和,然后带着小羽和岳父岳母一起去往早已预定好的包厢。

  之后,两家人见了面,互相寒暄问候一番,各自落了座。

  菜早已经点好,服务生开始陆续上菜。

  本来程小羽还担心两家人见面后,会冷场,提前都跟时沉渊说好了,让他多想几个话题,省得见面没话说,大眼瞪小眼。

  但没想到,根本不需要时沉渊找话题,两位父亲见面后,很自然地开始聊天。

  聊聊天气,聊聊路上的交通,一开始是有点尬聊,不过渐渐熟悉后,也就打开了话题。

  尽管两个人曾经从事不同的职业,也有着不同的生活背景,但好在两位的性格都属于外向型,因此很容易就找到了共同话题。

  时沉渊的父亲有葡萄酒庄园,现在喜欢打理庄园里的作物,程小羽的父亲过去刚好在农科院工作过一段时间,两人便有的聊了。

  两位父亲有的聊了,两位妈妈却比较慢热,都是面带微笑,偶尔附和几句,很少主动攀谈。

  程小羽和时沉渊也是见缝插针地参与话题,或者跟容晔聊聊天。

  就这样,一家人围坐一桌,倒也没有出现过冷场的局面。

  唯一让程小羽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母亲。

  时妈妈本来就是个话少的人,不主动聊天,在她意料之内。

  但自己老妈绝对不是慢热的性子,怎么今天话这么少?

  程小羽猜测着,老妈多少可能有点拘谨,于是菜一上来,便给老妈夹菜,省得她太拘束,吃不好。

  过了一会儿,妈妈笑着拍了她的胳膊:“好啦,我自己来就行。”

  小羽便乖乖放下了筷子。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妈妈并不是拘谨,程妈妈只是在观察着亲家,担心着女儿未来的生活。

  豪门不豪门,她并不在乎,因为女儿不嫁豪门,日子也不会差。

  只要结婚后不受委屈,程妈妈就放心了。

  沉渊的爸爸人是不错的,没什么架子,看得出来,也很欣赏小羽。

  总的来说,小羽嫁到时家,她是很放心的。

  不过,小羽的这位婆婆,似乎有点不好相处。

  但又想到,这位婆婆好像有自己的事业,平时很忙,应该也顾不上家长里短。

  好在沉渊这孩子比较实在,相信他会照顾好小羽的。

  这么一想,又安心了一些。

  总的来说,她对女儿嫁的这家人,比较满意。

  时妈妈看着小羽给她母亲夹菜,羡慕道:“还是女儿好啊,多贴心。”

  “其实没什么区别,”小羽的妈妈笑着说:“而且孩子惹我们生气的时候,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都一样让人上火。”

  时妈妈还是流露出了羡慕的表情:“那也还是女儿好啊。”

  容晔有眼力,赶紧也给自己母亲夹了块鱼肉,“来,儿子也给您夹菜。”

  时妈妈终于笑了,揉了揉小儿子的头顶。

  程小羽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着桌上发生的一切,她注意到,刚才容晔给时妈妈夹菜的时候,时沉渊也拿起了筷子。

  只不过弟弟快了一步,他便抿了抿唇,重新把筷子放下了。

  程小羽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真是干着急。

  她知道时沉渊是想和母亲拉近距离,但他好像难以启齿。

  真想替他把心意说出来啊。

  但程小羽不能那么做,也不能逼他像容晔一样,只能慢慢开导他了。

  她悄悄在桌子底下拉了拉时沉渊的手,他回握了她一下,笑了笑。

  而此时,桌上的话题也转移到了小羽的身上……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