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沉渊父亲说起了前段时间,小羽他们几个到葡萄酒庄园去玩的事,他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小羽,一看见她,就觉得这丫头特别亲切。

  而且小羽比他想象中活泼,小羽一来,瞬间就觉得家里有人气了。

  等到孩子们走的那天,自己还觉得有点不适应,感觉整个园子冷冷清清的。

  程小羽听着这些褒奖,心里却有点发虚,看了自己爸妈一眼,讪讪一笑。

  果然,老爸毫不留情地拆了她的台,笑道:“这丫头就是太爱说话,平时在家里也是,她在我身边叽叽喳喳地念叨没完,我耳朵都是嗡嗡的。”

  程小羽:“……”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要不要这么黑自己女儿啊老爸!

  但心里再多话,也不敢顶嘴。

  在时总的父母面前,程小羽乖的很,甚至有点怂。

  时爸爸苦涩一笑:“我是想让人在我耳朵边念叨,也没有这福气啊!”

  老爸也笑道:“你们可不要这么夸她,这丫头特别容易骄傲,得意就忘形。”

  老爸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她这性子啊,大大咧咧的,以后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尽管告诉我们,我们说她。”

  程小羽:“……”

  这是不是亲爸呀!

  通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表现出对女儿的疼爱,在婆家面前,为女儿撑腰,让女儿今后有底气吗?

  时沉渊悄悄在桌子底下拉了下她的手,她看向身边的人。

  他看了眼她口袋,示意她看手机。

  程小羽拿出来一看,是时沉渊给她刚发来的消息,因为手机静音了,没有听到。

  他说:[老丈人越这么说,我们家越要宝贝你的。]

  程小羽回:[?]

  时沉渊笑着抚了抚额,快速回复一条:[你爸正护着你呢,笨!]

  [……噢。]

  不过被时沉渊一提点,程小羽有点懂了,老爸的意思好像是,他的女儿,他可以训,别人不可以?

  时沉渊可能是见她这会儿迟钝的厉害,无奈叹了口气,打字回复:[只要知道我们都爱你,就行了。]

  程小羽偷眼看了时总一眼,飞速地眨了下眼睛,心里有点暖。

  而两人此时就像上课时,互相传纸条的小情侣,悄悄享受着两个人的私密空间。

  但她不敢老看手机,毕竟不礼貌,于是把手机重新放兜里,注意力也回到了桌面上。

  她听着两位爸爸的聊天,这会儿时爸爸又在夸她呢。

  时爸爸说她又懂事,又爱学习什么的。

  程小羽听得是一愣一愣,懂事,她自然是懂事的。

  但……爱学习这一条,怎么都不像是在说她……

  考虑到这有可能是时爸爸的客套话,她没太在意。

  时爸爸又说,连园子的管家和主厨,都对她印象特别好,主厨还跟小羽成了朋友呢。

  老爸一听这,用手指点了点她,笑道:“你是不是净贪吃了,不然怎么和主厨成朋友了?”

  “我没有……”程小羽身子缩了缩,“我是跟主厨大叔学做菜来着。”

  现在她明白了,时爸爸说她好学,估计也是指这一点。

  在庄园的那几天,她有空就去跟主厨偷师学艺,掌握了好几道菜。

  不过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嘴馋……

  但愿老爸别继续吐槽她了……

  内心正祈祷着,便听到老妈笑着说:“我家小羽的好学,可都体现在吃上面了。”

  程小羽:“……”

  老爸不拆台,老妈拆是吧?

  老妈说完,老爸还补了一刀,赞同地点头:“可不,她刚上初一的时候,一放学,第一个冲向车棚,骑上自行车就往家里奔,刚带他们班的班主任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我们家有什么特殊情况,她得赶紧回家什么的。然后家访的时候问起来,我很不好意思地跟老师说,我家一切正常,就是这丫头饿了,赶着回家吃饭呢,可把班主任笑坏了。”

  程小羽擦了擦冷汗,看向时沉渊,只见他正面带笑意看着她:“从小就爱吃,怎么也不胖?”

  小羽的妈妈叹了口气:“可能是她要练舞,消耗大,吃多少都不长肉了,瘦了吧唧的,邻居们都以为我故意饿着她,让她保持体型,好跳芭蕾,可谁能想到,她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吃三个大肉包子了!”

  大家听完,又是不禁大笑。

  程小羽:“……”

  这算什么啊,曝黑料大会吗?

  虽然屋里的都是自己人了,可她毕竟是女孩子啊,被说饭量大,也太让人难为情了吧……

  哎,早知道刚才就不嘱咐那些没用的了,就应该叮嘱爸妈,不要这么黑她呀,好歹留点面子。

  大家又围绕小羽的童年“黑历史”说笑了一会儿,她俨然已经成了全家开心果了。

  时爸爸喝了几杯酒后,情绪也放松了不少,他叹了口气,对小羽的爸妈感叹道:“我家小冉和小羽的性格还挺像的,小冉在的话,应该会和小羽成为好朋友,可惜我命里没女儿啊。”

  此话一出,屋里安静了两秒。

  时妈妈脸上还挂着刚才的微笑,但笑容已经在眼底凝固,她拿起酒杯,独自喝干了杯中酒。

  他们是想起那早早夭折的小女儿了。

  程小羽就怕会聊到这个,没想到还是不可避免地让时沉渊父母触景生情了。

  正想着该怎么往下接这个话,时沉渊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对父亲说:“怎么命里没女儿,这不是已经嫁到我们家了么?”

  时爸爸愣了下,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酒杯,跟小羽的父亲碰杯,说道:“亲家放心,小羽来了我家,我们肯定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对她。”

  时爸爸这一句话,让程小羽内心一暖,鼻子都酸了。

  时沉渊给她夹了口菜,低声道:“这个挺好吃,尝尝?”

  说着,他在桌面下拍了拍她的手背。

  程小羽点点头,吃了时沉渊给她夹的菜。

  之前总是说时总是直男,不体贴人什么的,但她只是一个眼神的变化,时总就察觉出她内心情绪。

  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这一刻,程小羽知道,自己嫁对了。

  而这时,双方家长已经进入互夸模式……

  时沉渊的父亲夸赞小羽如何开朗,如何懂事。

  小羽的父亲谦虚几句,称赞沉渊如何优秀,如何有涵养。

  程小羽万万没想到,这次双方父母的见面,竟然会发展夸孩子大赛。

  互夸环节结束之后,便聊到了两人的婚礼细节……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